[原创]老屋

清风明月夜 收藏 22 245
导读:老屋 老屋,就是一所年代比较久远的房子。由于那些老房子沉淀了太多岁月的积累、经历了太多风雨的沧桑,里面蕴含了太多曾经发生的故事,而时常引起人们的怀念,时常拨动人们心底的琴弦。 天下有很多很多老屋,那些老屋里有着各种不同的故事。但人们对于这些老屋所受到的感动却是相通的,因为这些老屋里的故事,大都带有时代特色,它的变迁反映了时代的变迁,见证了不同时代人们的生活。因为这些老屋,在见证了时代变迁的同时,也蕴含记录了一代代人们的繁衍生息的生活。我家的老屋也和其它的老屋一样,记录了我家几代人的故事。 我的家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老屋


老屋,就是一所年代比较久远的房子。由于那些老房子沉淀了太多岁月的积累、经历了太多风雨的沧桑,里面蕴含了太多曾经发生的故事,而时常引起人们的怀念,时常拨动人们心底的琴弦。

天下有很多很多老屋,那些老屋里有着各种不同的故事。但人们对于这些老屋所受到的感动却是相通的,因为这些老屋里的故事,大都带有时代特色,它的变迁反映了时代的变迁,见证了不同时代人们的生活。因为这些老屋,在见证了时代变迁的同时,也蕴含记录了一代代人们的繁衍生息的生活。我家的老屋也和其它的老屋一样,记录了我家几代人的故事。

我的家乡地处辽南地区的丘陵地带。东边是连绵起伏的千山山脉,西边是一望无际的东北大平原。我家的老屋就坐落在一个三面环山、一面临河,只有几十户人家的小村落里。

我家的老屋坐北朝南,门前是一条从山上流淌下来的弯弯曲曲小溪,小溪清清的流水里记录了我很多童年玩水、溜冰的有趣故事。老屋是由三间上房、两个各三间的厢房构成。上房的两端各有一个粮仓,厢房的南端各有一个猪圈,用泥巴垛起来的围墙把上房、厢房、猪圈连接起来,围成了一个小院,我就出生在这个小院里。从能够独立行走开始,就和伙伴儿一起在这个小院里玩捉迷藏、网蜻蜓、弹玻璃球、跳绳、拍皮球等等层出不穷的游戏。可以说与这个小院结下了深深地情谊。

虽然现在我也年过半百了,离开家乡也有三十多年了,但在我们很小的时候,有时爸爸给我们讲起老屋的来历时那种兴奋自豪的样子,依然历历在目。爸爸的神态与老屋的历史故事共同沉淀在我的记忆深处。

爸爸出生于光绪二十八年,也就是公元1903年。爸爸小的时候,还没有老屋。旧社会,每个家庭的子女都比较多。爸爸有兄弟姐妹六个人,三兄弟、三姐妹,爸爸在三兄弟里排行第二,上有兄长,下有弟弟。靠给人打长工度日的爷爷、奶奶要支撑这个八口之家,其艰难程度可想而知。因而,也没有自己的房子。爸爸说:“他小的时候,都是租别人的房子住。”

那时的生活真是艰难啊,只靠爷爷一人养家糊口显然不行,所以,采取了各种办法。孩子长大一个就出去一个。爸爸说:“他七八岁的时候,有幸读了两个月的书,就是这两个月的学历,使爸爸成了六兄弟姐妹里识文断字的人,竟然可以看很多古典小说了。直到如今,我这个大学毕业的人都难以理解爸爸是怎么学习的,只知道小时候爸爸给我们讲的许多故事都是来源于爸爸看的小说。

爸爸到了十岁的时候,就需要靠自己的能力谋生了。由于力气实在太小,还不能做什么像样的农活儿,于是爷爷就给爸爸找了一个“工作”-----给盲人带路(老百姓话:叫做领瞎子-----为避免对盲人的不敬,就不这样叫了)。旧社会,有好多盲人靠走街串巷给人算命摇卦谋生。爸爸的老板就是这样的人。工作的报酬是供吃饭,每年两块大洋(袁大头,银元)。

这一工作做了两年,到了十二岁上,开始给人家放牛。把这个工作换给了逐渐长大的弟弟,也就是我的叔叔。放了两年牛,到了十四岁上,有了一些力气,开始给人做农活了。当然,还不算成年人,那时统称叫做“半拉子”。就是一半儿劳动力的意思。这时候,伯父也就逐渐长大脱离了“半拉子”行列,成了一个完整的长工了。叔叔开始给人家放牛了。兄弟三人走过的童年之路,几乎是相同的。

这样的家庭,连吃饭都成问题,也没有一亩属于自己的土地,怎么能盖得起属于自己的房子呢!能够把父辈六个兄弟姐妹拉扯大,已经难为爷爷奶奶了。

听叔叔父辈人讲,我家还真是有一点传奇色彩。话说有一年的年景很不好,家里揭不开锅了(就是没有米下锅的意思),把爷爷愁得走投无路。又逢农闲季节,出去打工也没有机会。爷爷当时有淘金的喜好,这一天,拿起锹、铲、簸箕等淘金工具,去山溪里淘金,到了该吃午饭的时候,仍然是一如既往地无所收获,肚里难耐的饥饿加上疲劳,就在沙坑边坐了下来。想到家里的窘境,不免愁从中来,更显得无精打采了。爷爷手拿着枯萎的树枝,漫无目的的拨弄着地下的沙石,以排解心中的烦闷。忽然,一个亮闪闪的东西出现在爷爷的眼前,爷爷拾起来一看,竟然是一块半个拳头大小的沙金!当然,这使爷爷兴奋不已,毕竟给困境中的爷爷带来一片光明。

据外姓叔叔说:“那是我们家积德,上天的赏赐,从那以后,我们家的日子才逐渐好起来。”爸爸说:“也不像外面人传说的那样离奇,只是一块比较大一点的金子而已,而且因为是沙金,里面还杂有一些石头,日子逐渐好起来,则完全是因为三兄弟逐渐长大,勤俭持家的结果”。不管怎么说,那也是我家转变的一个契机,他使爷爷主持的那段日子度过了灾荒。

光阴荏苒,岁月如梭。兄弟三人相继长大成人,成了名副其实的庄家把式,劳动所得也相应增多了,一个个也到了成家的年龄,房子、耕地显然成了他们的奋斗目标。于是,便一边拼命干活儿,一边省吃俭用,逐渐地积攒下点钱,首先盖起了三间上房。

上房的墙是由泥巴垛起来的,房顶笘的是山上生长的一种比较长的野草(我们都叫它笘房草)。按理说,相对于现在的钢筋水泥结构来说,应该成本很低了,可在旧社会,就不是很容易办到的事情,这三间房,不知凝聚了多少父辈的期盼、多少心血。

后来,随着积蓄的增长,逐渐买入薄田,兄弟三人可以在为别人打工的同时,也有自己的地可以耕种了。有了自己的耕地,也就需要耕具和畜力,于是又养起了耕牛。随着三兄弟年龄的增长,也逐渐成家了。家里人口的增加,进一步加大了房子的需求,如此一来,也就建起了两个厢房,形成了一个三合院。应该说,这时我家的日子正是如日中天、蒸蒸日上的时候,几乎达到了自给自足的程度。

但到了1937年,皇姑屯的一声炸响,日本鬼子的铁蹄踏上了东北的白山黑水,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了巨大的灾难。肆意掠夺造成了赋税横流,严重地影响了经济的发展。我家自然也成了艰难度日的人家了。

最为惊险的是,有一年在日本统治下的村里组织让爸爸出劳工,不知什么原因,后来没有去,真是万幸!!!看看现在存下来的日本统治时期残害中国人留下来的一个一个万人坑里的森森白骨,令我毛骨悚然。那次如果爸爸去了,世界上就不会有我们的家了,更不会有我了。我的一切都拜托了那次不知什么原因的没有去成。

一直到1945年光复,小日本投降,东三省的白山黑水才得以回到祖国的怀抱。从1947年的东北解放开始,人们才得以过上安定的生活。

在轰轰烈烈的土地改革中,我们家基本算是自给自足的类型,划分为中农。土地入了合作社,房屋却留了下来,还是自己居住。

到了1958年大跃进的年代,由于我们家是个规整的三合院,容纳的人多,方便于人们的活动,便倒出一半儿,作为了生产队的食堂,每到吃饭的时候,村里的父老乡亲们就会三一群两一伙儿的到食堂里吃饭。很是热闹了一阵子。

后来,农村的大锅饭式的食堂不办了,一家人才又回到了自然生活状态。

以入合作社为标志,爸爸的兄弟三人分家另过。三叔另外建起了自己的住房,老屋这里,就剩下伯父一家和我们一家了。可习惯上,叔父还称这里为老院子,称这里的房子为老屋。

到了1974年,我已经中学毕业,回到生产队参加了劳动。不幸的是这一年海城地区发生了7.3级大地震。

大地震的头天晚上,我和姐姐哥哥几个在土炕上打扑克玩升级。大约晚上九点多钟,正在激战正酣之际,忽然感到有些颤抖,抬头看看吊着的电灯,就见白炽灯平白无故地有些摇摆,我们猜测说:“可能是地震了。”但也没有在意,继续打我们的扑克。隔几小时之后,又有了震感。后来几乎隔几小时就有一次震感。

第二天白天,大队的广播里,播送了防震通知。生产队里组织了人员值班,以便得到通知就挨家挨户督促防震。我就是这个值班人员里的一员。记得那一天没少跑路,村上村下、一家一户地反复走访。

临近晚上八点,正在生产队值班的我们,忽然感觉大地有了不同于往常的颤动,地底下仿佛有雷声轰隆隆地滚过,我们几个跑出生产队的房门来到院子里,这时的大地已经像摇车一样晃动起来,就连我们这些二十几岁的壮小伙子,也站不稳,感觉飘忽忽地腿有些发颤。天上一道道蓝光闪过,地下轰隆隆的雷鸣,眼看着一些不够坚固的房子坍塌下去。此时,才真正感觉到了人类的渺小,渺小到就像波涛汹涌的大海中的一叶小舟一样。

地震弱下来时,我们踩着仍然抖动着的土地,伴随着发生的阵阵余震,立刻进行了一家一户的搜查。值得庆幸的是,我们生产队由于预防做得到位,没有人员伤亡,至于房屋的倒塌,在这时就算做小事情了。

忙过之后回到家里,看到父亲和姐姐安然无恙,心里也踏实了很多。只是我家的老屋的墙和烟囱被强烈的地震震倒了大半。有些东西掩埋在倒塌的墙土里。

地震过后,人们基本上都用轻质材料搭建了简易房屋,我们在简易房屋里过起了日子。

春节过后,天气渐渐地暖和起来,大地解冻了,小河又有了哗啦哗啦的流水声。家家户户便都忙活开了。一边进行春耕春播,一边进行修缮房屋。在这次修缮中,我家的老屋也从泥垛的墙换成了砖墙,纸窗换上了玻璃窗,算是基本跟上了现代的步伐。这次修缮花费,已经不像父辈那样吃力了,毕竟我和姐姐都参加了劳动,有了些余钱。看着修缮一新的老屋,我们的心里也充满了自豪。

后来,我和姐姐陆续升学,家里只剩下了父亲一人住在老屋里。再后来,我毕业了,在市里工作,组成了家庭,把年迈的父亲接到市里,家里的老屋也就转卖了别人。

岁月匆匆,转眼已经离开生我养我的老屋三十多年了。

前些日子,借出差的机会,回到阔别的老家祭奠已经过世的父母,看到我们的老屋,已经被翻盖成了非常漂亮的现代房屋,院里铺上了甬道,大门也换成了焊接的铁大门,只是没有了厢房。据说,翻盖这所房屋要十多万元呢。

看着眼前的一切变化,不禁使人感慨万千。我家的老屋啊,你已不仅仅是物是人非了,连你的曾经的面目也改变了模样!你的那些往事,除了在我们这些曾经经历过的人们的心里,还能掀起阵阵涟漪以外,统统淹没在这不断流逝的岁月风尘里了。我家的老屋啊,我不知道将来你会变成什么样子,但我知道,眼下的容颜也不是你的永恒,你还会伴随着人类的进步变化,就像这不断变化的世界一样,永远地变化下去。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