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屠杀,就是第二次屠杀”纪念张纯如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94年12月,当IRISCHANG在加州矽谷心圣荷西郊区的库帕提诺,生平第一次看到南京大屠杀的黑色照片时,感觉到了无比的愤怒,这种情感的强烈程度大大超过了IRISCHANG 所能产生的情感烈度。的确有南京,的确存在大屠杀,但是在所有的英文非小说类书籍里,在屠杀发生后近60年居然没有一本提及这段本不应该被遗忘的历史。

1997年12月,南京大屠杀60周年。张纯如历经两年,访问了14位幸存者,参阅上千页的历史文献,出版了她英文版的《南京大屠杀:被遗忘的二战浩劫》。这本书一经问世,震惊了英语国家,在美国连续数月位于排行榜首位,并且被评为年度最受读者喜爱的书籍。在随后数年内再版十余次,印刷超过50万本。她用她的努力和勇气,直面那一段惨绝人寰的历史,告诉世人:“人类残酷对待自己同胞的历史纪事,是一段漫长而悲伤的故事。如果要将这类恐怖的故事作一比较,那么,在世界历史中,很少有哪些暴行,在强度与规模上,能与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的南京大屠杀相抗衡。

张纯如说:“忘记屠杀,就是第二次屠杀。”美国评论家乔治·威尔在听完日本右翼“南京大屠杀虚构论”和看完她的书后说:“由于张的这本书,她终结了对南京的第二次强暴。”当屠杀真相被掩藏时,屠杀永远都是屠杀。只有屠杀为世人所知时,冤魂才能远离追杀,成为历史上的定格。

她可能都不知道,这世界上究竟有多少华人在偶然间拿起这本《南京大屠杀:被遗忘的二战浩劫》就再也不能释手,一气读完,泪流满面。有太多这样的故事,有太多这样的人,在美国、在法国、在马来西亚,在飞机上、在书店里、在网络中。有移居海外30多年的老华侨,有在南洋的第四代华人,他们不能停止阅读,因为那些文字疼痛而灼人,因为那些文字就烙在他们的根上。

有位老华侨说:作为一个来美定居三十年的“老华侨”,我很有“理由”不关心中国文化。比如说:对中国历史社会感到很遥远;既已入籍,落地生根;现实生活忙碌,哪有时间去想那么玄那么抽象的事;况且中国问题那么复杂,我这样一个文化边缘的人能起什么作用?可是4月17日那一天,我在柏克莱大学听张纯如讲南京大屠杀后,我的种种“理由”不得不丢进字纸篓……假如张纯如、拉贝都那么关心中国,我作为一个吃中国奶水、在中国文化土壤生长过,后来移民来美国的“老华侨”,真的没有理由不关心中国大地的一切。

可是,在用丝线穿起无数同胞的同时,回顾这一段人类史最黑暗最恐怖的历史,张纯如也在忍受着巨大的精神煎熬。有什么人能在面对自己的同类,自己的同族被暴行残酷蹂躏的时候不会觉得撕肝裂胆、目眦欲裂呢?在《南京大屠杀:被遗忘的二战浩劫》一书的写作过程中,张纯如经常“气得发抖、失眠噩梦、体重减轻、头发掉落”。她一个人替我们所有人完成了一项我们60年都未完成的责任,因此她也承受了我们所有人的痛苦。

11月9日,以《南京大屠杀》成名的华裔著名女作家张纯如女士用手枪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在短暂的一生中,她忍受着巨大的精神痛苦,留给了我们整个民族一段难忘的记忆。凭借这一记忆,她让更多的美国人、加拿大人和西方社会了解到,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在亚洲这块古老而又多灾多难的土地上,中国人民曾遭受过怎样的人间浩劫和刻骨铭心的伤痛。这伤痛使无数海外华人即使分散在世界各地,也能在一呼一吸之间感觉到彼此的血脉相连。张纯如的去世,在北美大地产生了很大的反响。据不完全统计,美国有230多家报纸、电台、电视台播放了这一消息。“张纯如的死比生让人学到更多东西。”

张纯如,一个与我们骨肉相连的华裔女性,用自己年轻的生命,给所有华人讲述了一个道理:人最宝贵的东西是自己的“根”,人不能没有“根”。她的死,是一篇刻骨铭心的“警世通言”,她让我们突然醒悟:忘记历史就是对“根”的背叛。然而,这种代价太大了!这个代价是一个年轻的生命,是“中国人的莫大损失”。

这些天,我一直在痛苦中徘徊:为什么我们总是在一个人离去之后,才能意识到她的价值?为什么我们就不能早一点理解他们、关心他们,让他们更好地活着,为我们的民族创造更多的价值?焦裕禄、周国知、吴玲积如此,张纯如亦是如此,直到她抑郁成症,结束了生命,我们才惊呼她是“华人世界的一大损失”,可我们早干什么去了呢?

如今,有人把张纯如的死因归结为两点:其一是撰写《南京大屠杀》时,悲恸和哀伤一定常笼罩她的内心。其二是来自外界的威胁和恐吓,使她一直生活在恐惧中。但归根结底,还是对现实的失望和无奈。张纯如曾经表示:“鉴于美国以及西方社会一直都有重欧轻亚的理念,华人一定要团结起来参政议政,而不能‘自扫门前雪'。”张纯如是多么希望华人能够直面历史、不再冷漠自私啊,她也好希望在她的世界里,能够多一些来自同胞的慰问和关心,哪怕只是一些给她壮胆、抵御恐吓的只言片语,可我们什么都没有做,只是漠然地看着她在还原惨痛历史的道路上一个人孤独地追问,最终别无选择地离开这个世界。

如果她的“死”真能比“生”让我们学到更多的东西,她也许就能瞑目了。可是,我们学到了么?我想,此时此刻,每一个中国人都应该在内心深处打上一个问号。如今,在美国、在法国、在马来西亚,有太多太多的华人,他们偶然间捧起这本《南京大屠杀》就再也不能停止阅读,因为那些文字疼痛而灼人,因为那些文字就烙在他们的根上。而国人呢?媒体呢?我们的民众呢?但愿张纯如的死能给我们带来一些反思和启迪。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97年,张纯如在接受一个主流杂志访问时说:“这是我真正不得不写的一本书。我写,是出自义愤。即使拿不到一分钱,我也不在乎。让世界知道1937年在南京发生了什么事,对我来讲,这才是重要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