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血浮玉 正文二 第二十六节 狼袭鬼子 肖山自刎

zhouzhonfu 收藏 1 2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6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60.html[/size][/URL] 肖山一郎奉命到桥头镇的公路上去接应给养,等了好久还未见绐养的影子。急得他在马路上走来走去, 等到天黑还没来,他也不等了,立即带部队返回。当他们走到一片树林前时,遭到了特别中队的袭击。肖山未接到物资,本来心情就烦躁,被特别中队一打,更是怒气冲天。他一面用手举枪向树林中的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60.html

肖山一郎奉命到桥头镇的公路上去接应给养,等了好久还未见绐养的影子。急得他在马路上走来走去, 等到天黑还没来,他也不等了,立即带部队返回。当他们走到一片树林前时,遭到了特别中队的袭击。肖山未接到物资,本来心情就烦躁,被特别中队一打,更是怒气冲天。他一面用手举枪向树林中的战士射击,一面向鬼子大喊大叫。

王拥东一瞅,就知道肖山已方寸大乱。毫无章法的肖山赶着鬼子迎着飞来的子弹向前冲,王拥东一边指挥战士们奋勇杀敌,一边向战士鼓动着::“同志们!肖山太君今天喝多了,我们趁机把他们送到阎王那里去!”此时,天已大黑.双方都看不见对方的人,惟有喷着火焰的枪口在熠熠发光,王拥东忽生一计,叫几个投弹高手朝敌人发光的枪口投弹。投弹手们心领神会,准确地把一个个手榴弹抛到该到的位置。

敌人的火力顿时减少了一半,肖山一看,顿时冷静许多,他知道如此下去凶多吉少,忙带人趁着天黑向山上逃逸。王拥东见状立即发起了冲锋,他们打死了后面的一批鬼子后,王命令停止追击,随后便整队回指挥部。

肖山领着残兵败甬慌不择路地误闯了狼嚎峰,他们在惊慌失措中向山上逃命。由于天黑路陡,又有几个鬼子跌下悬崖,山谷中传来一阵阵撕心裂肺的惨叫。这叫声惊醒了正忍受饥饿的狼群,于是它们在头狼的指挥下,纷纷有条不紊地从狼窝中出发,凭着敏锐的嗅觉朝肖山部包超过来。原来狼嚎峰上只有两个狼群,因为长山之战的影响,其它零散的部落纷纷到狼嚎山落户,于是引发了一场狼与狼之间的利益大战。

来自五指山的一只雄性野狼,凭健壮的身体,和超常的智慧打败了一个又一个敌手,勇登狼嚎峰上的第一把交椅,成就了群狼之首。它深知居无定所和颠沛流离的辛苦,于是命令:“只要是来投奔狼嚎峰的,他全部照单全收,妥善安排。”没到一个月的功夫,山上狼数大增,严重破坏了原有的安定的生产生活秩序,几天间便把山中可食的动植物全部耗尽。狼嚎峄的生态链条发生了断裂,吃饭问题成了狼主的头等大事,它十分地懊悔因没有加强实行宏观控制,而带来的步骤的紊乱,从而引发的狼群生存的危机。它也深知: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狼主不仁以群狼为刍狗的道理。后悔不该以一时之仁义而接受众多逃难之狼,忘记了古训,导制了集团利益和自己家庭的利益受损。

几声鬼子的尖叫,把狼主从苦恼中拖了出来,它忙登高辽望,心中一阵窃喜:天赐良机,一片片膘肥体壮的东洋肉呈现在眼前,它仿佛嗅到肉香,心中暗想:一定要抓住发展的机遇,带领狼民走出困境,重新制定合适的狼的生活生产秩序,这一仗的成败直接关系到,狼嚎峰的经后的发展。于是它立即下达了:各分狼主率自己的狼群有序地进入突袭鬼子的计划。各分狼主便规规矩矩地认真执行总狼主的命令。

肖山见有几个鬼子已摔到山下,也不敢再走了,他捡起一支枯枝点燃一照,便吓得出了一身冷汗,原来在他身后的两步处,便是深不见底的悬崖。惊魂未定的他,忙领着鬼子奔进树林,他们来到树林的中心,点燃了干柴,一个个便拿出随身带来的干粮吞咽着。肖山见行军困难太大,便打算就此休息,等天明再作打算,他命令传达给大家后,也无心吞食就鬼使神差地爬上大树,靠着硕壮的树干就睡着了。

鬼子们吃完饭后就更显得疲倦,一个个倚着大树围着苒火就睡着了。干柴渐渐燃尽,凉风把微火吹得若隐若现,若熄若灭,惟有星星点点的火星被凉风吹得东躲西藏一会便无踪影。

饥寒交迫的狼群,在苦苦等候五个多小时后,终于等到了大好机会,它们按照原定的计划,在狼主的命令下,向鬼子实施强有力的攻击。它们五只狼共同对付一个鬼子,分别从鬼子的头和四肢下手,不一会儿,就把睡梦中的鬼子连哼一声的机会都没有,就被肢解了,地上留下了一滩滩的血泊,一摊摊的白骨,和一颗颗的头颅。狼主见众狼群大获成功,便命令各自带上众鬼子的人肉,凯旋回窝。

刺鼻的血腥味,呛醒了熟睡中的肖山,他睁眼一看天已大亮,当他跳下大树时,眼前的情景吓得他魂飞魄散,一阵呆滞后便大叫地奔出树林,向山下狂跑。王拥东遵照洛尘的命令在此等候有幸逃脱的鬼子,肖山一见王拥东便毫无敌意,竟然抱住他大哭不止,嘴里说道:“皇军无道,必遭天谴!连鬼神猛兽都站在中国这一边,想想看,也是皇军必亡,只是可惜了大和子孙了!”

王拥东一边趁机下了他的武器,一边安慰道:"不要慌张,一切都会好起来的。''随行而来的日本投诚士兵吉野春树,走上前拉住肖山的手和气地说:“一郎君!上次浮玉纵队怎么对待我们这些俘虏的,你也是亲眼看到的!而我日本军队是如何对待中国百姓的,也是我们亲身经历的!浮玉纵队以德报怨,不记前嫌,待我们如亲兄弟,而且不让我们上前线,我们这一批投诚人员都下定决心,跟着浮玉走下去。一郎君,你意下如何?”

要是在以往,肖山非一枪崩了他不可。但今天他已心有余而力不足,他呆呆地看着吉野春树,半天说不出一句话。王拥东见肖山暂不表态,也不急于求成,便叫孟赞背起肖山回营复命。孟赞毫不费力地背起肖山一路急行,王拥东命战士顾前瞻后地跟着,一路快跑,风尘仆仆地来到纵队驻地。洛尘亲自安置肖山的起居,并亲切地对他说:“肖山君!您受苦了,先好好地休息吧!有事我们找时间谈。”说完就走了。欧家成根据洛尘的按排,诚心实意地照顾着肖山一郎。纵队的队医也过来检查肖山是否受伤,当发现他无外伤后,便作了内科常规检查,肖山心律紊乱的厉害,医生立即熬制汤药,喂肖山服之。肖山顿觉头昏欲睡,家成便侍候他睡下。

肖山醒来后,立即主动要见洛尘。家成立即汇报,洛尘来到肖山休息的农屋。家成用日语催促肖山进行沟通,肖山说:“原来我以为,天下的军队,只有两支能战无不胜!一支就是希特勒的德国军队,另一支就是我们大日本的皇军,我们分别占领东西两个半球,联合统治整个世界。但残酷的事实却告诉我,战无不胜的军队必须要用最高尚的道德做支撑,用最得人心的制度作辅料,用最智慧的方法去战斗,而不是用野蛮的武力和先进的武器以及霸占地球的狂妄野心。”家成准确的翻译,洛尘认真而严肃地听着。然后问道:“肖山一郎,照你们原来的计划,如果,真的日本占领了东半球,而德国也占领了西半球,以后你们会不会与德国开战,独占地球?”肖山肯定地回答:“以后会的,但暂时不会,因我们不会与他人共同享受世界这个大宝库的!”

洛尘听后便大笑不止,他冷静了一会便绷住脸说:“贪欲过胜的民族,总喜欢做小蛇吞大象的美梦,象这种世界性的大事件,决不是某个个人和一两个民族所能决定的,世界是最广大人民的世界,只有符合世界人民的意愿,才能取得人民的信任,只有尊重天下的公德,才能取得绝对的胜利。日,德,联手倚仗综合实力和暂时强大的军事力量,大肆地向世界各国发起侵略,暂时确实取得了一些成效,但那是因为世界各国的政府领袖,整天忙于自己的私利,奔波在灯红酒绿的艳馆,或穿梭在集团权力保护的保垒中。再者就是为如何剥削,压迫本国的人民而大伤脑筋,疏忽国防,让日,德军队有机可趁,使世界人民遭了灾。但这一切的灾害都是侵略者和被入侵国的贪官污吏造成的,但是,战争一开,世界上的沉闷格局立即打破,那些贪官恶霸从美梦中惊醒,它们纷纷放弃手中的权力,带着平时尽心竭力剥削来的财富,逃之夭夭,各国的被入侵地的权力受到了暂时的空置。于是各国的人民就会拥戴真真能代表人民利益的人,来领导他们进行重建政权,抵制侵略,打击入侵军队。苍海桑田,峰回路转,殊途同归,世界各国的国家权力重新回到人民的手中,人民兴高采烈,励精图治,他们正准备打一场反对侵略,弘扬正义的人民战争,试问?天下的人民都起来了,德,日,法西斯的灭亡之日还远吗?”

肖山从来就没认真考虑过(人民)一词,他今天第一次听人把(人民)一词提到议事日程的高度,当主题来论述。使他不得不重新给(人民)一个重新的反思:人民不就是,老实巴交的农民,不就是,一身臭汗,满身污垢,手上长满老茧而身上没有几个铜版的工人,还有那些为几个小钱而累死累活的人力车夫吗?他(她)们有什么本事?难这就是浮玉纵队热衷的一词叫(无产阶级)吗?想到这里他不解地问:“陈付队长!你们说的人民是不是就是无产阶级啊?”

洛尘微笑地说:“只要不参与压迫,剥削,欺负人的和不背叛民族利益的人都可以称之为人民中的一分子,但无产阶级就有所不同,只有没有任何生产资料,从事长期被雇工或打工的人,才能以无产阶级称之。”肖山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洛尘语锋一转,直接地问道:“昨天你带人到桥头镇去干什么?”肖山也毫无隐瞒将咋天接军火物资未成的事告诉了他。

洛尘听完肖山的话后就认定:润京地区除浮玉纵队外,还有一支,或几支抗日的武装,这次敌人的补给被截,肯定是他们干的。但不知他们的性质属共还属官?肖山见洛尘面有难色,便不解地问:“我们的物资下落不明,你应该高兴,怎么反而愁眉不展?”洛尘说:“武器是双刃剑,看到了什么人手上,如果被无视人性道德的人夺去,那岂不是又要祸害无辜的百姓吗?”肖山听后从心里折服洛尘胸怀天下的苦心。

肖山已经充分认识到日本侵略战争的必败性,失民心者,必失天下,他已心灰意冷,但他也不会象那些投诚士兵一样,背叛自已的军队。于是对洛尘说:“陈将军准备如何处置在下?”洛尘大度地说:“两国交兵,各为其主,战场上的撕杀,代表不了和平时期军人之间双方个人恩怨,对于你,我们的政策是:你留下我们是朋友,你回去,我们还是朋友。总之一切席听尊便!”肖山表示要回日军,洛尘也不好挽留,只好作别。当洛尘回到作战室时,突然想起肖山的不对劲时,忙沿着肖山下山的路追去,只见他己经剖腹在山路之上,他跪在那里,腹部被军刀捅入,后腰上露出了雪亮而滴着鲜血的刀尖。他的头朝着日本的方向低垂着......洛尘无奈地望着这一切,情不自禁地流下两行热泪,这就是军人的悲哀,一但军人被邪恶的政治所统治,那军人就会象木偶一样惨遭政治的玩弄。

田野与花泽焦急地等待着肖山的归来,今天已大失所望,田野对花泽说:"一个肖山的死活,对我们的胜利影响不大,但补给如果丢失,那就直接会造成皇军的损失,对整个战事都会造成不可挽回的影响,你带人去桥头镇,看看肖山到底在干什么?”花泽也知事态的严重,便亲自点兵往桥头镇而去。他想:肖山所部不可能平空消失,此时也不会坐镇桥头,肯定是在回来的途中,被浮玉纵队所消灭。于是他叫士兵沿路细查,小心寻找一切的异常痕迹,找到战场后,方可复命于田野。他们找到了最初时交战的地方,找到了一些鬼子的尸体,但从人数上看,差距很大,又不见肖山的踪迹。花泽命令继续寻找,鬼子们顺着肖山他们留下的脚印上了狼嚎峰。

山上的刺鼻异味一阵阵地传来,花泽认定这才是肖山所部全军覆灭的地方。他捂着鼻子快步进入树林,眼前的情景使他惊讶非常,一堆堆白骨上面爬上了很多蚂蚁,一块块发黑发臭的血迹里围着很蝎子在贪婪地舔着,,,,,,一阵阵恶臭呛得人喘不过气来,一颗颗被舔得干干净净骷髅头露出了狰狞獠牙。一个个年青的鬼子吓得拔腿飞奔,嘴里发疯地大叫“恐怖!”花泽岗赤的心里防线的承受力受到前所未有的考验,他一屁股坐在林中,不想正坐在一堆白骨之上,他用手一摸,用眼一看,犹如暴风骤雨般的恐怖感觉象脱缰的野马,在他脑海中自由驰骋。他神经质地大叫:“我受不了啦!”便昏死过去。当然还有心理能力承受强的鬼子,一个曹长漠视着这一切,从容地背起花泽,领着众人下山去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