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致江青的信》烧毁前后的复杂政治生态

雪夜xueye 收藏 2 1505

这里所说的《毛泽东致江青同志的信》,就是指毛泽东1966年7月8日的那封“在西方的山洞里住了十几天”的信。但是这封信是被烧掉了的,而且是遵照毛泽东的指示“烧掉”的。


那么,烧掉了的信,后来又是怎么发表的呢?有没有底稿?底稿放在哪儿?为什么要发表?当事人怎么不出来说话?这中间到底反映了中国当时什么样的政治生态?


我们得从接读这封信的当事人说起。


最先接读这封信的当然是江青。毛泽东给江青的信,在此之前,不多。一则是因为夫妻俩经常在一起,没有多大的必要写信;二则是毛泽东不大愿意与江青讨论党内生活的一些问题。见之于公开发表的,在中央的权威文献中,就是1950年1月4日毛泽东在苏联访问期间以电报的方式发给江青的“同意你去新区看一看”的信。还有1957、1961、1965年的几封短信。


在1966年7月那样的一个文革运动启动的时刻,江青收到毛泽东这样的一封信——一封几近“黑话”的信,江青一定是震住了。她不可能读不出毛泽东信的内容。因为就在毛泽东离开韶山滴水洞刚到武汉的6月28日,她还给毛写过一封信,说的也就是文化大革命中的一些事。毛泽东正是就着她的来信的一些话题,超长地回了这封信的。


江青读完信,感到兹事体大,不敢独专。又唯恐误了毛的大事,便找到周恩来,让周看了一遍。江青把这么重要的信给周恩来看,没有经毛泽东本人同意。也许江青自己也明白,这不是夫妻之间的家书,这里牵涉到的是中国最复杂的政治斗争,“所思、所虑、所阐发的感慨,无一不是严肃得可以听到枪炮声”(《毛泽东家书》语)的问题。


周恩来看了,以他对事物的理解,觉得毛泽东的这封信不应只给江青一个人看的。以周恩来的为人和处事的小心谨慎,他知道看到这样的信不见得是好事。但既然看了,也就还要有第三者看到才安全,否则今后的政治斗争说不清楚。因而他提请,这封信一定要给当事人看。同时,周恩来也有借这封信给林彪提一个“醒”的想法:万事有个边界,“吹”人的话适可而止。经与江青协商,再向毛泽东请示,毛泽东也同意将此信给林彪一看,但嘱咐:林彪看后,当面烧掉。


毛泽东的这个安排,起到了两个作用:既给林彪敲了警钟“提了醒”,又“给了政策”——当面烧掉。只要改正,后话好说。


当时林彪正在大连休养,他不知道毛泽东写了此信。所以,当他看到这封信时,一时手足无措。但周恩来立即当着林彪的面(一说当叶群的面),用火烧掉了这封长信。这个动作又让林彪大吃一惊,因为烧掉毛泽东的文字,是要冒很大风险的。周恩来只是笑笑了事。


这封只有江青、周恩来、林彪三人看到过的信——毛泽东的手稿,就这样消失了。


真的消失了吗?历史有时候真是太吊诡了。


1971年9月13日,林彪命丧蒙古大沙漠后,这封信被毛泽东翻捡了出来——是一份底稿抄件!


毛泽东写给江青的这封信,居然让人抄了一份底稿,而且暗暗地收藏着。他当时对贴身秘书的嘱咐是,“原稿发出,抄件存档”。据后来看到过这一个“抄件”手稿的人徐景贤回忆,“抄件”是抄在“一种直条纸上的”,“抄信人的字迹很稚拙”。徐景贤的回忆录没有提到这位“贴身秘书”是谁,经查,1966年跟随毛泽东的所谓“贴身秘书”是徐业夫。这是一件很耐人寻味的事。因此,林彪出事后,毛泽东自知中共党章上所写定的“接班人”摔死他国,是不好交待的一件事,为了洗清自己,他让拿出了这封信的抄件,并决定在1972年的中央工作会议上公布出来。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