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小歪原创][我的二战]伤口(短篇国军抗战历史小说)

战犯2014 收藏 38 4566
导读:“你看这儿”单宝轩手指地图对他的副官说道,“过了前面的村庄,预定地点即可到达!”眼里流露出了些许的兴奋,坚定的语气彰显出了他此刻的胸有成竹。 “连长,我看我们在在前面的小村里休息会儿,任务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完成的!”副官此刻是满头大喊,边说别用袖子擦额头上的汗。 就在这时,侦查兵气喘嘘嘘的跑了过来,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长官,前方……前方有……鬼……鬼子!” “鬼子?他奶奶也太快了吧。”副官接话道。 上一秒的窃喜已经从单宝轩的眉宇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紧锁的眉头。“娘的,告诉弟兄们马上隐蔽!” “是!

“你看这儿”单宝轩手指地图对他的副官说道,“过了前面的村庄,预定地点即可到达!”眼里流露出了些许的兴奋,坚定的语气彰显出了他此刻的胸有成竹。

“连长,我看我们在在前面的小村里休息会儿,任务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完成的!”副官此刻是满头大喊,边说别用袖子擦额头上的汗。

就在这时,侦查兵气喘嘘嘘的跑了过来,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长官,前方……前方有……鬼……鬼子!”

“鬼子?他奶奶也太快了吧。”副官接话道。

上一秒的窃喜已经从单宝轩的眉宇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紧锁的眉头。“娘的,告诉弟兄们马上隐蔽!”

“是!”副官迅速收起地图,朝队伍的跑去。

“日军如此之快,看来北岸的阵地已经被突破了,虽说前方遭遇日军,可一路上并没有听到坦克卡车前进的轰鸣声,看来不是什么大部队,难道是小股侦查部队?”单宝轩的脑袋瞬间闪过很多种预测,他在找寻着最接近当前状况的哪个选项,以备下面即将开始的遭遇战!


单宝轩的队伍全部匍匐在这股日军的不远处。单宝轩爬到几个平时准星很好的士兵处对他们说:“看到离咱最近的那3个小鬼子了吗?端枪的那几个,那一定是负责警戒的,一会我喊打,你们先把他们敲掉!”几个士兵肯定的点点头,把眼睛钉死了单宝轩所指的几个鬼子。单宝轩去爬去别处忙碌的准备着进攻。

“长官,你看!”侦察兵小声的招呼单宝轩,单宝轩爬到侦察兵匍匐的小高坡,接过了望远镜。镜头的出现了更远处的几个日本兵,他们并不是趾高气扬的列队行进,而是几人一组,聚在一起正在研究什么,对这远方指指点点,当中的一人还用纸笔记录。

“娘的,是侦查测量队,正在观察地形!”眼前的景象单宝轩再清楚不过了,他确定这就是一支日军的侦察部队。

“连长”副官爬到单宝轩身边,“打吧!寻思什么呢?”副官直愣愣的看着单宝轩,一副你不打就是傻X的模样。

单宝轩拍拍他的肩膀,笑笑道,“我想抓几个活的!像我说的,做好随时战斗的准备!”副官可急眼了,抓什么活的呀,小鬼子全杀光了才好呢!当然,单宝轩是希望从他们口中知道一些日军的情报,可能对以后的遭遇有所帮助,关键时刻兴许能派上用场。

副官还要追问,被边上的侦察兵打断了。“长官!快看!”单宝轩接过望远镜,只见一名上身一丝不挂的,双手捂胸的妇女哭嚎着的妇女出现在了镜头里!旁边的几撮日军都笑盈盈的看着一个军官模样的鬼子追逐调戏着这个中国妇女!包括最前面警戒的几个鬼子也帮着军官设置了一道“防线”好不让她跑的太远。

“就是现在!”狠念一闪而过,突然自己第一个站了起来,对着手下的士兵喊道:“弟兄们,给老子狠狠的打!留个活口给老子!上!”副官,一时间楞了一下,旋即马上像离弦的箭一样冲了出去。

小鬼子突然听到前方出现了红了眼的一群中国士兵,顿时惊慌是错,最前面的警戒兵也一个接一个的倒在单宝轩准备好的狙击手的枪口下,其余的鬼子,吱哇乱叫的开始向着黄河大桥方向逃命。那个军官模样的鬼子,边跑边系皮带更是狠狠的摔了个狗吃屎。

单宝轩的士兵蜂拥的冲向鬼子,他自己也是一马当先,枪响人倒!追逐的过程中,单宝轩抓住一个战士大声的对他喊道:“快去看看刚才的那个妇女,快去!”看着战士向后跑去,单宝轩不住的对身边的士兵喊道,“给老子抓活的!!”单宝轩紧咬牙关,使出了全身的力气向前奔跑,一直追到了刚才地图上标识的村落。嘶鸣与鬼子的嚎叫声充斥着整个战场,虽然单宝轩希望抓活的,可是杀红了眼的士兵还是把这股日军一点一点歼灭了。



“连长!你看!”副官正笑盈盈的拿着一把日本刀挥舞着走向靠在墙边喘着粗气的单宝轩,看来刚才那个军官死在副官的手下了。

“回去给你小子记一功,派人打扫战场,看看有没有活的,在看看咱们有什么损失!”单宝轩对这个副官可谓是又爱又恨,爱他的果敢勇猛,恨他的有勇无谋啊!

“连长,我们一共打死了27个鬼子,没一个逃出去的!嘿嘿,咱只是胖子受了点伤,他非要抓活的,抓什么……”突然副官意识到自己不小心说出了心里话,一下子没了话茬。傻乎乎的看着单宝轩眨巴着眼睛。

“27个?以往小鬼子不是都是30人为一个侦察队的吗?一个都没逃出去?”单宝轩更不没有在意他说错的话,反而把重点放在了歼敌的人数上。“不对,这是还有猫腻!”快挨家挨户的给我搜!

气氛骤然间重新变得紧张起来,战士们开始小心翼翼的地毯式搜索!

“在这!”一名战士边叫喊着边拨开了一个放满了干草的马厩,3个小鬼子真颤抖着伛偻在最角落里面,瑟瑟发抖。

“奶奶的个熊的,真他妈能躲啊你,看老子活刮了你个王八犊子!”副官闻讯后是一个赶来的军官。

“别吵吵,嚷嚷什么,缴了械,绑起来!”单宝轩虽然语气上貌似在责备副官,但是他眼睛中流露出的喜悦之情可完全出卖了他。

“连长,我可没让他们逃了吧!”副官拍着胸脯趾高气扬的对单宝轩邀功,好像第一个发现的人是自己一样。

可单宝轩并不买他的账,却是对第一个发现的双子说道:“双子,好样的!回去给你记一功”惹得全连的战士一顿哄堂大笑。

“笑什么笑,奶奶个熊的!就是老子发现的!知道个屁啊你们!”副官耍着无赖在哄笑中跟着单宝轩挤出了人群。

“连长,怎么处理他们?”副官对着单宝轩说道。

“你叫磊子把他们几个先押回连部,等我回去再说。”单宝轩用力的拍着刚刚爬在地上粘上的泥土,显然是个很爱干净的人,副官可是从头到脚灰头土脸呀。


“连长!你看……”一名战士无助的叫喊打断了单宝轩的思考。

单宝轩的心咯噔一下,问道“怎么了?”

眼前的情景触目惊心!一股寒气顿时从单宝轩的头顶沁入心扉,眼里却又像冒了火一样,焦灼难忍。战士们围观的是一口枯井,枯井已被尸体填满了,里面有老人,有孩子,还有很多身上一丝不挂,满身刀伤的妇女。很多小战士看到这样的情形留下了热泪,很多老兵谩骂着诅咒着该死的小鬼子。

“连长!”一名小战士哭着叫道。单宝轩此刻已不想再看到任何人间炼狱般的景象了,但还是十分不情愿的走向了另一个围观的人群。

一个猪圈里塞满了人头和躯体分离的尸体!倒吸了一口冷气。

“连长,这是刚才那位妇女!”一名战士带着披着军装外套的那名妇女来到单宝轩的面前。

“谢谢长官!谢……谢谢……”妇人嘭的一声跪倒在单宝轩的面前。

“这是干什么!快给她扶起来!”几名战士赶忙上前扶起了妇人。

单宝轩的一脸平静的对着妇人说:“我是军人,救你是应该的!一会你跟着他们先回连部!”说着单宝轩招呼着押解俘虏的磊子,“磊子,把这位大姐一起捎回连部”边说着单宝轩走开了,像是躲避着这个妇人一样。

“弟兄们,马上集合!我们还有任务!副官,你叫胖子从他们排抽一个班留下来把乡亲们的尸体都埋了!大家听明白了吗?”单宝轩准备集合队伍继续前进。

“明白!”战士们一个个都回到了前进的道路,副官急匆匆的跑到单宝轩的身边。单宝轩对这相亲们的尸体敬了一个军礼也转身离去。


1938年3月2日晌午2时,黄河大桥被炸断。这只炸桥的小部队,是来自贵州的国军新编第八师2旅的4团3连,连长 单宝轩,地主家庭出生,早年出国求学,日本陆军军官学员毕业。刚才的那名副官叫石铁锤,是个铁匠的儿子。这支部队隶属于第一战区国军程潜的黔军蒋在珍部,他们此次的任务正是炸掉前面的黄河铁桥,阻泻日军进其防区。此时,太原失守,日军先锋直逼豫东和苏北。国军胡宗南部,汤恩伯部正在赶往苏北重镇徐州,第一防区也开始了紧锣密鼓的准备。


1938年4月8日,台儿庄战役结束,战果辉煌,蒋介石调集中央军20万进入苏北企图与日军决战。

5月初,日军迅速调集10多个师团30万人向徐州地区夹击,旋即于五月中旬徐州失守。

同一时间,土肥原率14师团约2万人强渡黄河,突入陇海线一带,进去了单宝轩所在的防区。


6月7日,第一战区新八师驻地,3连连部。

副官形色匆匆的破门而入,“连长,徐州失守了!”

“什么?委员长不是说要死守徐州,决战中原吗?”单宝轩听完从凳子上跳了起来。

“决个鸟,60万部队全部撤退了,现在土肥原的部队都快打到开封了!”副官便说便解开军装的扣子,奔着桌上的水壶就去了。

“你从那里听到的消息?”单宝轩焦急的看着咕嘟咕嘟大口喝着水的副官。

“从开封前线扯下来的弟兄那里!”副官把帽子拿在手里扇着不大的风费劲的回答道。

“开封??是冲着龙海线来的!”单宝轩若有所悟的点点头道。

“连长,这是我们防区啊……。”副官的话被传令兵所打断。

“报告连长,团部命令”

“念”单宝轩递给副官一只香烟。

传令兵打开文件夹,“命令你部配合师部直属预备队于6月9日前去赵口集结。团长,谢晋元!”

“知道了”回了一个军礼后,传令兵走出了连部。

“连长,这是什么意思啊?”副官划着了一个火柴递向单宝轩。

单宝轩狠狠的抽了一口,长长的吐了口烟“不知道,战局的发展已经超出我们的想象了,委员长精锐的部队在河南境内一败再败,徐州又丢,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啊!”

“什么精锐,桂永清的部队算精锐吧,还有德式战车营呢,见到小日本,那个叫什么土肥原的,不到一天兰封就失守了。”副官拿着香烟轻蔑的说道。

“这土肥原来头可不小,原来我在日本上学的时候就听过他的名声,他……。”

“连长,团座电话!”接线员大声的打断了单宝轩的话。

“哦,马上来,奇怪了,团座什么时候亲自来过电话。”单宝轩喃喃自语的走向接线员。


“团座!?这是计划??”单宝轩拍着桌子嚷嚷道。接线员看傻了,跟了连长1年多了,也没见连长这么发火过。“什么?委员长!?”单宝轩显然接到的是一个让他接受不了的任务,“是!既是军人!坚决服从命令!”单宝轩重重的扣上了电话。

“连长?怎么了?”副官被单宝轩这个反常的举动弄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没事,集合部队,现在出发!”单宝轩匆匆扣上扣子说道。


随着单宝轩的命令,他的一行人马匆匆的背上行囊开始了行军。一路上,单宝轩没说一句话!

队伍前进的速度还是很快的,这只部队跟着单宝轩也两个年头了,虽说平时他是个很好说话的上司,可是训练时他对手下的士兵可谓是严格到了苛刻的地步。但是,没人怪他,因为大家都知道训练多付出战场就少流血,战士爱戴这位年轻的连长。

“连长,前方就花园口了!”单宝轩只是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无力的挥着马鞭行进着。


“团座!”到达目的地,单宝轩看到了自己的顶头上司4团团长谢晋元,旋即下马行礼,也是他这一路上说的第一句话,不,应该是迫不得已蹦出来的这么一个词。

“恩”团长只是简单的回了一个军礼,随即招收示意其他的连长过来。

几人匆忙赶了过来,走在最前面的是2连连长曲尽忠,一看到单宝轩满脸堆笑道:“单兄,别来无恙啊”

紧跟其后的是4连连长何庆,也堆笑着打趣道:“单兄乃我党国之高材生,不知过得惯这鞍马劳顿的戎马生活吗?”

“呵呵,小弟我……”单宝轩的话被刺耳的一阵枪声打断,1连连长刘凯插生硬的话道:“团座,此处也有鬼子?”显然他不向其余两人对单宝轩那样友好。

“奶奶的,让你抢让你抢,抢出个鸟蛋来了吧!”谢晋元愤恨的说道。

“团座?此话怎讲?”此时,单宝轩充满了疑惑。

“单兄有所不知,听到说是委员长亲自命令,郝俊的那个团别提有多起劲了,非要抢着去凿!”何庆也愤愤不平的说道。

“此事关重大,岂可争功?再者,何功之有?”单宝轩锁起了眉头。

“团座,师座和旅座来了!”众人朝着随着传令兵手指方向望去,果然是师长和旅长。

“速去迎接!”谢晋原赶快整理了一下军容,把身上拍了拍,虽然身上的军装已经脏的像抹布一样了。


新八师师长蒋在珍根本没有回礼,而是直入主题,朝着谢晋元就是一顿牢骚:“妈了个巴子,你他妈的干鸟呢?啊?为什么还不动手?”。

“师座,我……”蒋在珍也知道自己没什么好争辩的。

“少废话,快给我挖,你们分几批,分头上,务必给我凿开!”旅长孙冲接下话茬道。

“是!”谢晋元转身对傍边的刘凯说道:“你先上,给我按标识好的地段挖!”谢晋元有了台阶下,自然爽快。

“这样太慢!全部打乱建制,抽800个身强力壮的给我上,把倪诗洋的那个团也给我掉上来,也抽800人,给我轮番狠狠的挖!”蒋在珍对下属的办事不利显然极为恼怒。

“是!”看来这个师座还是很难糊弄的,“这样,刘凯,你到各连去挑精壮的,单宝轩,带我的直属排准备工具,何庆和曲尽忠去工兵营调人,分成两队。”

“是!”四人一口同声的喝道,旋即上马分头行动力。

“师座,这可是个损功德的事儿啊!”言语间谢晋元透露出来一种不情愿。

“刚才郝俊那里就出事儿了,妈了巴子的,叫民工来干屁啊!”蒋在珍烦躁的朝着谢晋元咆哮,好像出了岔子的人是他,而不是他口中的郝俊。

“师座,我不得不再问,老百姓可都不知道呢,他们怎么办?”谢晋元试探的说道。

这似乎戳到了蒋在珍的痛处,他猛然回头放高了声音对谢晋元说:“那你叫我怎么办?程潜说,这事是党国机密,不能透漏给任何人,要是给传来传去让日本人知道了,可是要掉脑袋的!”

“恩……”谢晋元闷应了一声,行礼而去,下意识的看了看山下的小村庄,摇摇头加快了离去的脚步。


“长官?长官?”

“啊?”单宝轩被一名小战士从幻想中拖回现实。

“长官,你想什么呢?”

“哦,没什么,想起了那年刚回国就参加了家乡‘十万青年十万兵’的征兵!”单宝轩话锋一转“唉……当年的战友一个个,死的死伤的伤,剩下的不多了呀,呵呵,你看什么呀?”

“没什么!连长,我觉得你是好人!”小战士稚气的声音中带着绝对的坚定。

“为什么?”单宝轩微笑着看着这个小战士,他的年纪似乎还不到16岁。

“咱们穿草鞋,走路的山路多了,有些人脚上起泡,你把自己的靴子都给别人穿了,虽然他穿了还是很疼,因为靴子更硬……”好像发现了自己说错了话,小战士委屈的低下了头。

“哈哈,是么,我都忘了”单宝轩被这个小鬼逗得哈哈大笑。

“连长,咱们来这挖……”

单宝轩马上由笑转怒,“不该问的不问!孩子啊,你干好自己的就行了,连长还有事,先走了”单宝轩头也不会的匆忙离去,他躲什么呢?作为一名军人此刻的无奈也是旁人无法解读的吧。


1938年5月,日军已进逼郑州,为了阻止日军前进,也为了让前线的部队迅速撤离,以备武汉会战。蒋介石采纳了陈果夫的“以水反攻制敌”的建议,电示第一战区司令程潜核办。而单宝轩所在的新八师在商震部第53军几个团在中牟县赵口决堤失败后,临危受命,决定在花园口掘堤。

6月9日凌晨,在经过一天两夜不间断的作业后,花园口黄河决口初步形成。没有人欢呼,连里的那名小战士似乎还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莫名的四处张望着,此刻,单宝轩极力的躲避着小战士的眼神,叹气转过身子,使自己背对着决口处。

“单兄,此口一破,可谓罪孽深重啊!”刘凯看出了单宝轩心思,上前搭话道

“刘兄严重了,谁不知你对凿坝可谓鞠躬尽瘁啊!”单宝轩此时心头正有一口恶气没出呢。

“单宝轩,你!”刘凯被单宝轩说的顿时满脸通红,恼羞成怒的用手狠狠指向单宝轩。

“什么时候还逗嘴皮子!”谢晋元发现了他这两个爱将又掐了起来,无奈之下只好过来调停。

“团座!”两人一看是谢晋元,也顾不上争吵了,同时向其敬礼。

“师座马上过来了,准备准备把部队撤到安全的地方!留守的把炸药放到凿好的预定地点也扯了吧”谢晋元显得很憔悴,两眼布满了血丝,嘴唇也裂了开来。从命令到团部再到今天决堤基本成功,他已经3天没有合眼了。

“可是,团座,下面的……”单宝轩隐忍已久的一句话还是只吐露了半句,当然,作为下命令决堤的谢晋元,他不可能不知道,坝下最近的村庄住着几百号老百姓,临近的村庄不下六个,单宝轩此刻焦急的期待着谢晋元肯定的回答。

“等待命令吧”谢晋元避开了单宝轩的眼睛,就像他避开小战士时一样。

“是……”放下军礼,单宝轩有气无力的随声应了一句,看了看谢晋元,无奈的愤愤而去。

“但愿他们感觉出来吧”谢晋元此刻也是百感交集。


9日凌晨3点,木已成舟,蒋在珍更是带着从师部搬来的几门山炮,来到了决口处。此时,4团所有参加决堤的士兵一字排开站在堤坝上方,默默着注释着即将引爆的决口处。单宝轩干脆闭上眼睛,不想也不看了。

“轰~~~!嘣~~~!”一声巨响,经过炸药洗礼的决口只是开始缓缓的流出了黄水。显然要造成洪水之势还不够。

“师座,用我们带来的山炮吧!您不是料到了也有可能炸药炸不开决口吗?”蒋在珍还没有从刚才的一幕中回过神来,被孙冲这么一提醒,猛然想到,自己不是还带来了几门山炮吗?

“下令用山炮打吧!”孙冲以为蒋在珍有些犹豫了,提高了语气说道。此时,所有的将士都注视着蒋在珍和正在对着他手舞足蹈的大声呼叫的孙冲。除了他们没有人说话,鸦雀无声的等待师长做出决定的的那一刻,气氛可谓压抑到了极点。

“等等!”所有向另一个发出声音的人望去,不是别人,正是单宝轩!

“师座,此情此景可能是上天不让我们再不进过百姓的允许下私自决堤啊!让我带人下去通报”单宝轩挤破人群,冲破死一般的寂静说出来的,却是这么语无伦次的一句。但是此刻,所有人心中也泛起了那么一丝涟漪,一丝希望吧!

“你干什么??疯了你!胡说什么呢?老子毙了你!”孙冲恼羞成怒的对这单宝轩咆哮道。

“给我半个时辰,让我带几个人去下面通报一下吧,师座!”单宝轩病态的在嚎叫着终于说出了深藏在心中哪句话,虽然他经过内心关于大局与现实,军令与生命的矛盾挣扎,最终选择了这次无奈行动。但其实,单宝轩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

“师座,你看?妈的,关键时刻成了活菩萨了你!孬种!”孙冲扭头去看眉头紧锁的蒋在珍,期待着蒋在珍的认同。

“这……胡闹!你!”此刻的蒋在珍真的被这个年轻的连长弄的里外不是人了,再也吐不出半个字。

“我之生死,全系度外!师座,求你给他们一线生机吧!”单宝轩的眼球似乎都要瞪了出来,嘴唇由于嘴巴用力过度,彪出了鲜血!

另一个声音响起:“15分钟,速去速回!”谢晋元的这句话,声音虽然不大,却好似是对所有坝下生命宣判。单宝轩也不再废话,策马就往山下冲去,副官见状,连同两个战士也一同上马去追单宝轩。蒋在珍和孙冲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幕。良久说不出一句话来。


“连长!”副官舍命追上了单宝轩,大声的喊道。

“别废话了,我们分头行动,告诉他们两个沿路喊话,到没人的地方为止,然后马上往回跑,万一来不及了,往高处跑!”单宝轩不住的用马鞭抽着被虐狂了的骏马,飞驰而去。

“连长!一定要活着回来!!”副官看着远去的单宝轩,一丝阴郁在心中闪现,他是明白的,连长可能再也回不去了,但是,他并不后悔自己的决定。副官加快了挥鞭的频率,同时也与几个战士朝着不同的方向飞驰而去。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单宝轩的喉咙已经喊出了鲜血,可是他还是不断的往前跑,丝毫没有回头的意思,乡亲们早就听到了日夜施工的声音,但是他们真的没想到这是为了掘开黄河!难道蒋委员长没想过洪魔一旦被放开,我们都也难逃一死吗?

“师座,再等等!说了给他们15分钟,时间还没到呢!”谢晋元努力的与犹豫不定的蒋在珍周旋着。

“等什么等?啊?等你个鸟!命令又不是师座下的,来人,给我炸!炸!”孙冲丧心病狂的对这几门山炮的操作手咆哮着。

“谁敢开炮,我就毙了谁!”说话之人正是单宝轩连队里的1排长胖子,“我们连长和弟兄都没回来呢?凭什么开枪?兄弟们!上膛!”

“把枪给我放下!胖子,你不要命了啊!”谢晋元对突然的变故也是始料未及。一时间也只有送上这么一句干巴巴的话,当然对于此刻的局势并没有太大的作用。

“妈了个巴子,来人给我把他们的枪缴了!”蒋在珍这回可是真火了,郝俊的部队也端枪上膛,冲突一触即发!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远处传来了哒哒的马蹄声!副官带着两名战士策马赶回了!

所有人都不再关心刚才的一切,把目光投向了副官等人的身上。

此刻时间时间已是过去了13分钟。

“单宝轩呢?”谢晋元冲了过去,睁大了眼睛拨搡着回来的三个人,“单宝轩呢?”似乎单宝轩像个孩子一样躲在了他们的身后不愿出来,“单宝轩呢???”谢晋元声嘶力竭的嚎叫着!

“连长他……”副官低下了头。

就在此时,“师座,总部电讯”传令兵冲到嘈杂的人群中。

“快他妈念!”孙冲已经焦躁到了极点!

“据可靠情报,日军前部已经到达你防区,速速炸堤,否则时机尽失!望你部以名族国家大义,速炸!速炸!速炸!速炸!速……”

“师座,师座!师座!!”谢晋元打断了传令兵的话,不住哀求般的叫着“师座”,期待着他的师座能明白此刻他的用意!

“开——炮——!”蒋在珍两眼紧紧的盯着决口处,一字一顿的说道。

“师座!!!”

“连长!!!”

“澎~~~~~~~~~~~~~!”

所有的声音被淹没在连续的几声巨响之中!

终于把水龙从决口处释放了出来,肆虐的水龙瞬间就把坝下的村落变成了人间炼狱!哀号之声满山盈野,水龙过去人畜无一生还!到处漂浮着冲岁的木质碎片,漂浮着形形色色的尸体!没有被水龙吞噬的高地上,站满了哀鸣的百姓!水龙向着更远的地方肆虐而去,一眼望不到尽头……

“团座,撤吧!”人马嘶鸣中,新八师开始了撤退,人潮涌动中,谢晋元上马望着远去的水龙,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缓缓的放下了右手,“宝轩!珍重!”旋即随着人流踏上了新的征程!


抗日战争期间,中国国民党军炸毁花园口黄河大堤,以阻止日军前进的事件。1938年4月13日,陈果夫写信给蒋介石,主张在河南武陟县的沁河口附近决黄河北堤,“以水反攻制敌”。同年5月,徐州陷落,日军土肥原师团沿陇海铁路向西进军,攻占开封,逼近郑州。蒋介石见形势对他不利,便采纳陈果夫的建议,电示第一战区司令长官程潜核办。6月4 日上午,商震部第五十三军一个团奉命在中牟县赵口掘堤。因堤坚未成,6月6日,新8师师长蒋在珍建议在花园口决口。7日,加派新编第8师一个团,改在郑州东北花园口用平射炮轰击黄河大堤,9日放水。后扩大决堤口至370余米。决堤后,一时阻碍了日军的进攻,使日军第14、第16师团陷入困境。但决堤使黄河从花园口东南泛流入贾鲁河和颍河,淹没豫、皖、苏三省44个县市。54万平方千米土地成为沼泽,89万人溺死,造成1000多万百姓流离失所,给广大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大水过后,这片土地变为荒凉贫瘠的黄泛区。成为了中国抗战史上永远的伤口!


本文内容于 2009-7-2 10:33:00 被战犯2014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