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中央非常委员会”案侦破记

tjzqb2008 收藏 15 1417

作者:于桑


(一)

这封反革命信件使用16开油光纸油印,全文一万多字。写信人对解放后中国共产党的内外政策,特别是对我国的外交政策,进行了全面的攻击。对毛主席、周总理等中央领导人进行了人身攻击。全信字迹清楚、端正。标题为“中共中央非常委员会给全体党员的一封公开信”,署名“中国共产党中央非常委员会”,落款日期“1967年10月1日”。反信刻印以后,用人民日报包封,在封面上用有光纸再包一层,用自来水笔写上收信的机关、学校、团体、工厂的名字,投邮寄出。

从信件的邮戳上看,投信人是从东城区六国饭店南口开始投邮,沿路到纺织工业部西侧,横穿东长安街,进入南河沿街,到东华门街往东经和平宾馆,再转东单北大街南行,转到外交部街,然后转回来继续南行到东单,再由东单到北京火车站。沿途见到邮筒就投一、二封。案发后专案组共收回“反信”48封,其中有一封投到设有警卫的外交部门内的邮筒。破案后审讯,罪犯供认在京一共投了54封,还有6封因收信人怕惹是生非,把它烧了。

(二)

这个案件,是反对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的领导,另搞一个所谓“中国共产党中央非常委员会”的伪中央。其目的是要推翻共产党的领导,推翻人民民主专政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全面否定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全面否定我国的各项内外政策,对毛主席、周总理等中央领导人进行人身攻击。并且希望蒋介石反攻大陆,回来统治中国。这一反信的反革命性质是十分清楚的。我们在侦察此案时,始终是把它作为一个反革命案件来侦破的。

根据所掌握的材料,我们从以下几个方面开展了调查研究工作:

1、调查包“反信”的《人民日报》的印刷地点。

我们把包反信的报纸,拿到《人民日报》社去鉴定,查明是属北京印刷的。因为《人民日报》在北京印的,只发天津、河北、河南等十个省、市。其他较远的省、市、自治区,是用飞机送版由当地印刷发行。根据这一点,就把侦察范围缩小到天津等十个省、市,我们当即通知在这十个省市进行调查,查了好久,没有结果。我们又到《人民日报》印刷厂,经仔细鉴定,最后确定包反信的《人民日报》是天津的。因为印发这十个省市的报纸,谁负责印发都标有记号,以备检查。这样,又把侦察范围进一步缩小到天津。

2、对油光纸产地的调查。

经研究纸张的专家们化验鉴定,认定油印反信的油光纸和包反信的油光纸是天津造纸厂生产的。

3、对书写墨水的调查。

研究墨水专家的鉴定,墨水也是天津产的。

4、邮筒调查。

经邮局找有关人员调查分析,从盖邮戳的时间上看,此信是白天投的,投递路线,是从国际饭店开始往北,穿过东长安街,进南河沿街,东华门街,和平宾馆,东单北大街往南,外交部街,东单,北京火车站。经过调查,这条投邮路线

基本上可以肯定。只有一点存疑,就是投到外交部大门内邮筒那封反信,因为外交部门口24小时都有解放军卫兵站岗,犯罪分子又没有登记,他是怎么投进去的。

5、发动群众辨认笔迹。

我们把反信字迹复印出来,发到有关省、市、自治区,特别发到北京、天津两市公安机关,要他们通过机关、学校、工厂、企业的保卫组织、派出所、治保组织、居民委员会,把字迹发下去,要群众辨认。与此同时,我们又要各级公安保卫组织、派出所、治保会,从我们掌握的五类分子、劳改分子、重点人口等管辖视线之内分子的档案中查对笔迹。这个时间大约搞了二十多天。在这期间,我们还特别督促天津市公安机关,要他们深入发动群众,发现作案线索。还告诉他们特别要在受过我们打击、文化程度较高、有写作能力的人中间去查找线索。根据当时掌握的材料,这个案子发生在天津的可能性很大,因为许多证据都与天津有联系。

2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