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从未有过民族压迫,歧视政策

worldme 收藏 29 997
导读: 现在对于满清入关的影视,文学作品中,充斥着对历史的歪曲,把满清入关写成解放者,写成社会的进步,不仅如此,还往往认为满洲人贫困,是大明政府欺压盘剥的结果,是不满大明统治的革命,例如《明朝民族屠杀政策》,《明初对云南的破坏》等,正是无耻文章的代表。在这个人妖混杂,真理混淆的时代,我们要保持清醒的头脑进行甄别。 事实果真如此吗? [B]大明的民族政策[/B][center][/center] 自洪武以来,,满人蒙古人等关外民族由于其生活苦寒开始南下,与新建立的汉民族政权接

现在对于满清入关的影视,文学作品中,充斥着对历史的歪曲,把满清入关写成解放者,写成社会的进步,不仅如此,还往往认为满洲人贫困,是大明政府欺压盘剥的结果,是不满大明统治的革命,例如《明朝民族屠杀政策》,《明初对云南的破坏》等,正是无耻文章的代表。在这个人妖混杂,真理混淆的时代,我们要保持清醒的头脑进行甄别。

事实果真如此吗?



大明的民族政策


自洪武以来,,满人蒙古人等关外民族由于其生活苦寒开始南下,与新建立的汉民族政权接触,从此开始了大明政府与这些难下少数民族的关系史。在对于这些民族的政策上,大明政府采取了极其宽大的方式,以一种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宽厚仁和,接纳安置了他们。

1.优待安置

自洪武十五年(1382年)二月,“故元鲸海千户所速哥帖木儿,木达哈千户所完者帖者儿,牙兰千户所皂化自女直来归”开始,大明对这些民族除了一些被留在辽东,编入辽东都司所属卫所之外,大部分安置在北京或南京。

大明除了安置其驻地,还供给基本的生活资料和生产资料以及赏赐,可以说是有求必应。如洪武十七年(1384年)六月,“兀者野人酋长王忽颜哥等十五人自辽东来归,赐绮,帛衣,钞有差。”永乐六年三月已未:“喜乐温河,钦真河等卫女直野人千户喜省哥等来朝,自陈愿留京师,赐袭衣,彩币,牛,羊,薪,米,居宅。”永乐七年六月丁未:“敷答河千户所镇抚弗里出,忽儿海卫镇抚火罗孙,皆自陈愿居东宁卫,从之,命礼部给赐如例。”永乐九年四月:“有帖卫指挥亦令哈,建州卫千户牢若秃等愿入开原及自在州居住,从之。”永乐九年九月:“建州卫千户囊纳哈等来朝奏,愿居辽东快活城,从之。”等等,这样类似的记载在《明实录》中随处可见。

并且,永乐六年(1408年)四月,大明政府把这种优待安置政策进行制度化,“兀者右等卫千户贾你等奏,愿居辽东三万等卫,从之。赐钞币,袭衣,鞍马,其居室,什器,薪米,牛羊,命所在官司给之,自后愿居边者,赐予准此例。”


2.自由来去

对南下归附的少数民族,大明政府不仅给予极其优待安置,而且给予了最大的自由度,让其自由来去。其自由度之大,即便是现在,也是不多见的。

永乐六年(1408)四月,明成祖:“自即位以来,东北诸胡来朝者多,多愿留居京师,以南方炎热,特命于开原置快活,自在二城居之,俾部落自相统属,各安生聚,近闻多有思乡土及欲省亲戚去者,尔即以朕意榜示之,有欲去者,令明言于镇守官员,勿阻之。”

又有永乐十六年(1418年)九月,“上谕行在兵部臣曰:近辽东缘边官军,多出境市马,以抚夷人,其禁。今后非朝廷文书,而私出境者,处以重刑,其守臣不严管束者,论罪如律。若安乐自在等州,女直野人鞑靼,欲出境交易,不在此例。”汉人无政府文书出境就是重罪,而女真蒙古出境却是来去自由,比汉人自由的多。


3.税赋俱轻

南下归附定居者当然也要承担军人守土之责,然而与同为军人的汉军相比,这些南下定居这负担要轻不少。作为大明国人的汉军是无役不从,而明土军(多为朝鲜族与女真)是一人服役,其余兄弟子侄都可以免除赋税。

据《朝鲜李朝实录》记载:“臣于前年赴京时,见东八站居人,问赋税力役轻重,答曰:所耕虽多,一年纳税只米三斗,家口虽多,一人出役则余皆无役。 其税役之宽如此,且土地沃饶,真所谓乐土也。”

而鞑军的处境就更好一些,不当差,不纳粮,也不委任以事。万历三十五年(1607年)所载辽东巡按肖淳的条陈:“建州毛怜等卫夷人降附,安置安乐,自在二州者,名说达官……至于自在,安乐二州达官,初谓其犬羊就钾,犷悍犹存,故不差不粮,亦不委任以事。” 也就是说,女真人在大明是享受的超国民待遇。“不差不粮”,即便当今堪称福利社会的欧洲,也是不能和大明政府相比的。


4.设立互市

永乐四年(1406年)三月,明朝政府“设辽东开原,广宁马市二所。初,外夷以马于边,命有司善价易之。至是,来者众,故设二市,命千户答纳失里等主之。”

辽东马市正式成立。后又于天顺八年秋七月乙未(1464年),设抚顺马市,先后在开原,广宁,抚顺设五关五市,即广宁设一关一市,以待朵颜,泰宁两卫;开原设三关三市,以待海西女真,野人女真及福余卫人;抚顺设一关一市,以待建州女真。

大明之所以设立互市,宣德六年十一月乙亥记载:“朝廷非无牛马而与之为市,盖以其服用之物,皆赖中国,若绝之,彼必有怨心,皇祖许其互市,亦是怀远之仁。”

设立互市,只是使大明小程度的减少边境被骚扰发生,然而极大解决了南下归附者的日常生活需要,隆庆六年七月辛丑“海西,建州诸夷衣食皆易自内地”,而且对于这些南下定居的民族来说,还有避免天灾的作用,如永乐十五年(1413年)冬十月丁未“兀良哈之地旱,泰宁卫指挥使锁喃等,以马千匹来易米。前此易米者其数不多,止用马驼,今泰宁一卫用车三百辆运米”。

即便是大明国难当头的土木堡之变(正统十四年1449),大明政府也不过“革朵颜三卫互市。”因为兀良哈三卫叛附于瓦刺,寇扰辽东,所以停止其互市,以示惩罚。但和海西女真,建州女真的互市仍在继续。成化十四年三月记载:“永乐间辽东设马市三处:其一,在开原城南关,以待海西女真。其一,在广宁城,皆以待朵颜三卫夷人。正统间,因漏泄边事已罢其二,惟开原南关市独在”。


5.授官世袭

永乐十三年十月: “吉里河卫女直牙失答奏,愿居辽东东宁卫,命为指挥事。”

景泰二年九月:“海西亦马刺卫故野人指挥事阿兰哈子写称哥来归,命袭指挥事,于辽东自在州安置支俸。”

等等记载亦是随处可见。

一直以来,说道大明与少数民族,主要是女真关系时,总有一股阶级斗争论调在掩盖真实的历史,诸如大明政府对其压迫剥削。

然而从史载大明政府对女真的政策,可以轻易推翻这个荒唐的论调。

如果大明政府真的是压迫女真人,那么大明政府何必接纳安置他们?更又何必在接纳之后出钱出物的补贴赏赐,甚至细到柴米,居家器物;如果大明政府真的压榨剥削女真人,那么大明政府完全可以做到罗马人对待高卢人,俄罗斯人对土尔户特人那样,直接将其沦为奴隶,压榨起来岂不更方便?


真正的民族斗争史


大明汉人之所以和女真之间的仇恨逐步加深,其原因从历史事件发生的时间次序就可以很容易的分析出来。

1.滋扰边关,屠戮百姓

景泰二年(1451年)十月:“建州等女卫直都督李满往,董山等,自正统十四年(1449年)以来,乘间窃掠边境,辽东为之困蔽。”

成化二年(1466年)正月,二月,三月,都有关于建州,海西女真侵扰辽东地区的记载.

因此,大明政府的“怀远之仁”,换来的并不是边境的长治久安,相反,换来的是屠刀,是杀戮。


2.勾结叛乱,趁火打劫

巡抚辽东都御史陈越奏折:“今朵颜穷迫,潜结海西,转市于我,而海西彼马力,数犯我边,甚为非便。”

正统十四年(1449年)发生的土木堡之变,是大明政府一次严重的危机,英宗朱祈镇被俘,瓦刺大军进逼北京城。即便有这样的国难,大明政府只是“革朵颜三卫互市”,依然保留了与女真的互市。然而,女真却在李满住,董山等带领下,趁火打劫,滋扰边关。

不仅如此,女真还勾结叛乱的朵颜三卫,利用马市为朵颜三卫走私,扰乱大明政府惩治叛乱计划。

有哪个国家对叛乱熟视无睹?


3.三心二意,脚踏两只船

据《清史稿》载,“天顺二年正月,李满住朝于明。二月,进董山右都督。时董山阴附朝鲜,朝鲜授以中枢密使。”女真人一方面向大明政府归附,接受大明官衔,一方面阴附朝鲜,接受朝鲜官职,只能说明,女真从未把自己当作大明臣民。

脚踏两只船,有奶便是娘的驱动下,何事做不出来呢?

矛盾终于激化了,大明政府终于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了。

终于,在经历了成化二年(1466年),成化三年正月,二月,三月的频繁入寇之后,大明政府于成化三年五月(1467年),“命左都御史李秉提督军务,武靖伯赵辅佩靖虏将军印,充总兵官,往辽东调兵征建州女直”,成化三年九月,明派军分五路进讨建州女真,朝鲜也配合明军遣将兵万人,“遏其东,擒斩近千人”。

而就在大明军队尚未赶到的七月,建州女真竟又“恃强为恶,自开原以及辽阳六百里,数万余家,率被残破”,六百里,数万余家的烧杀戮掠后的大规模的惨状,正在前行的大明官兵不会没有看见,因此,明军的报复手段也是极为残酷的。其后,大明政府诛董山。而成化十四年正月,女真却又“乘虚入境,大掠凤集诸堡”,“诛董山之怒”,强盗嘴脸俨然。

所谓升米恩,斗米仇,就是说当一个人快被饿死的时候,你给他一升米,他就会把你当作恩人;可你要给了他一斗米,他就会想,既然你出得起一斗米,就能给我更多,你要是不给我,那你就成为我的仇人了——大明政府就是不幸地落到这个陷阱之中。

(资料来源《明史》,《明实录》,《清史稿》)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