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谋:1945年麦克阿瑟刚到日本就被美女围住

蜀山小剑仙 收藏 1 1696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8_12_14_38464_8438464.jpg[/img] 二战日本军妓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8_12_14_38465_8438465.jpg[/img] 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开始对东条英机进行审理的情景 随着日本国立档案馆宣布将在今年夏天公布东京审判的相关资料,60年前那场正义的审判再次引起了人们的关注。然而这场审判从酝酿阶段起,就不断受到日本右翼势力的干扰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二战日本军妓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开始对东条英机进行审理的情景



随着日本国立档案馆宣布将在今年夏天公布东京审判的相关资料,60年前那场正义的审判再次引起了人们的关注。然而这场审判从酝酿阶段起,就不断受到日本右翼势力的干扰,在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前后,右翼分子还策划了“自主审判”的阴谋,企图帮助战犯逃脱正义的惩罚。


日军强硬派竟提出以自主处置战犯为投降条件


1945年8月初,战争的形势已经越来越明朗,日本政府开始加紧与盟国联系投降事宜,但日本军方的强硬派仍拒绝接受失败的现实。陆军大臣阿南惟茂竟狂妄地提出,接受《波茨坦公告》至少要具备四个条件,其中的一条就是“日本战犯应该由日本政府处置”。这种无理的要求当即遭到盟军的断然拒绝。8月10日,在接连遭受两颗原子弹轰炸后,日本政府的抵抗意志彻底崩溃了,不得不向美英苏中四国表示接受《波茨坦公告》。但美国人出于自身的战略考虑,在发给日本人的外交复照中使用含糊的外交辞令,不但避开了“无条件投降”的问题,也没有明确宣布废除天皇制。这一结果大大增强了日本右翼分子在保留天皇制和“自主审判战犯”问题上与盟国周旋的“信心”。


8月31日,中英苏三国受降代表乘美国驱逐舰,经横须贺到达横滨。与此同时,日本首相东久迩稔彦也正在召集内阁会议,讨论投降书的措辞问题。在会议上,陆相下村定等人一致反对使用“投降”一词,他们认为,如果使用“投降”这个字眼,对日后“自主审判战犯”将极为不利。然而,面对盟军云集在东京湾的380多艘战舰,日本人最终还是按盟军的要求草拟了投降书。


派大量妓女软化美军,妄图帮战犯逃脱惩罚


日本签署投降书后,1945年9月8日,美国远东军总司令麦克阿瑟随美第一骑兵师8000名官兵进驻东京。麦克阿瑟刚进人盟军总部,立刻被一群打扮得花枝招展的日本女人围了起来,她们有的端茶,有的递烟,如此的热情令麦克阿瑟无所适从。麦克阿瑟虽然对女人怀有极大的兴趣,甚至在马尼拉还得过轻度性病,但他知道,盟军刚刚进驻东京,必须注意自己的声誉。他将手中的玉米芯烟斗一挥,厉声问道:“你们是干什么的?谁叫你们来的?”


一个娇小玲珑的日本美女柔声用英语回答:“我们是‘游兴会’的,自愿来服侍盟国将军!”“滚!”麦克阿瑟闻听后大发雷霆,“游兴会”美女一个个吓得哆嗦着退了出去。原来日本内阁在投降前就做了周密部署,曾特拨一笔款项用来招募“特殊女性”,供占领日本的美军享乐。美国人戴维·贝尔加米尼在《日本天皇的阴谋》一书中,对此事曾有记述:“1945年8月23日,在日本警察总监的授意下,东京主要艺伎茶馆、酒吧和妓院的老板们成立了一个招待同盟国士兵的‘游兴会’。几周之内,该会便在东京开设了33处服务性企业,在外地开设了5处。位于东京商业区的一家大军需工厂被改造成一座饭店……它拥有一条由250个姑娘组成的‘生产线’,专门接待美国大兵……‘游兴会’还邀请了艳名远扬的艺伎向姑娘们传授取悦男人的诀窍。”日本人妄图用这种方法软化美军对日本的强硬态度,从而帮助天皇和战犯们逃脱严惩。麦克阿瑟当时虽不知情,但他却本能地感觉到这些女人背后的阴谋。就在这一天,麦克阿瑟赶走了盟军总部内的80个“游兴会”美女。


“自主审判”阴谋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粉碎


就在日本人积极策划“自主审判”的同时,盟国要求迅速逮捕日本战犯的呼声日趋高涨,在各国催促下,美国当局指示麦克阿瑟尽快逮捕日本战犯。麦克阿瑟便责成盟军总部情报处长威洛比将军和艾克尔伯格将军组成“战争罪行调查局”,负责逮捕日本战犯。1945年9月11日,威洛比、艾克尔伯格公布了第一批战犯嫌疑者名单,共17人。


为阻止美国继续大批逮捕日本战犯,日本首相东久迩特意为美国记者举办了一次大规模记者招待会。他装模作样地说:“早在美军进驻日本之前,我们就已着手处置战犯,虐待盟军俘虏的人已经受到惩处!”然而当《纽约时报》记者询问他日本政府究竟处置了多少战犯,并请他举出其中一个战犯的名字时,东久迩顿时张口结舌,他既讲不出战犯名字,又说不出量刑程度,只好说:“本内阁将提出一份战犯名单,供盟军最高统帅部使用。”事后,日本当局只好胡乱找出四个小战犯“审判”,搪塞媒体。而据日本作家半藤一利的《昭和史(战后篇)1945-1989》一书介绍,在东京审判之前,日本当时的司法大臣岩田宙造等人,还曾秘密草拟了《战犯自主审判方案》,但因遭到包括裕仁天皇在内的各方面反对而夭折。


尽管“自主审判战犯”的阴谋受阻,但日本右翼势力仍不死心,他们企图偷梁换柱,妄想废除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对日本战犯的管辖权,间接达到搞“自主审判战犯”的目的。1946年5月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开庭后,日本右翼势力勾结一些被“糖衣炮弹”击倒的盟军高官,编造七种“理由”反对法庭拥有对日本甲级战犯的管辖权。


针对日本右翼的荒唐理由,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的各国法官们紧密合作,进行了一一驳斥,并郑重宣告:“1946年5月,本法庭拒绝了辩护方面的这一异议,肯定了法庭宪章的效力和基于它而来的法庭管辖权。”至此,日本“自主审判战犯”的阴谋彻底以失败告终。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