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城下:袁崇焕的关宁军打赢了后金?

陈继承 收藏 0 153
导读:十一月二十日,北京城下第一场交锋,宣大军、关宁军对后金的战况 十一月二十日后,在北京城下发生了大小几次战斗。这短短的十天对袁崇焕来说是很关键的时刻,这几天过去之后,袁崇焕将从九重天上跌下十八层地狱。十二月初一袁崇焕下诏狱,此后再也没有走出牢狱之门,直到次年八月或九月被凌迟处死。 对此,一个意见是这十天之内发生的一个突发事件决定他的生死——这个突发事件就是十一月二十九日后金所施的反间计。后金的档案中还相对完整、绘声绘色地记述了他们施反间计的过程。事实如何,究竟袁崇焕被逮、定罪、处死各自是否与反间计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十一月二十日,北京城下第一场交锋,宣大军、关宁军对后金的战况


十一月二十日后,在北京城下发生了大小几次战斗。这短短的十天对袁崇焕来说是很关键的时刻,这几天过去之后,袁崇焕将从九重天上跌下十八层地狱。十二月初一袁崇焕下诏狱,此后再也没有走出牢狱之门,直到次年八月或九月被凌迟处死。


对此,一个意见是这十天之内发生的一个突发事件决定他的生死——这个突发事件就是十一月二十九日后金所施的反间计。后金的档案中还相对完整、绘声绘色地记述了他们施反间计的过程。事实如何,究竟袁崇焕被逮、定罪、处死各自是否与反间计有关,反间计又是否确实存在,这十天的记录将会给我们启发。


十一月十七日,后金到京郊牧马场,满桂、侯世禄已于先一日至京(一说与袁军同日至京)。十七日晚,袁崇焕到达左安门。二十日,后金大队人马和德胜门的满桂、侯世禄军,广渠门的关宁军展开战斗。


“二十日,大军起行,汗营于北京城北土城关东隅,两翼兵沿东北隅立营。哨兵来告,瞭见明兵集德胜门等语。汗遂率右翼诸贝勒,领白旗护军及蒙古兵前进。又告瞭见东南隅有明兵集结,遂遣爱巴里、索尼、白格依传令。左翼贝勒莽古尔泰、台吉阿巴泰、台吉阿济格、墨尔根戴青、额尔克楚虎尔、台吉豪格率白旗护军及蒙古兵前进。遣人查实德胜门之兵,乃是大同总兵官满桂、宣府总兵官侯世禄军。汗曰:'令我■手近前发砲火。俟敌官砲毕,蒙古兵及红旗护军由西面进击,黄旗护军,由侧面冲入。'于是,按所授方略,两路进击之,填拥于狭隘处,尽歼之。其遁出者,汗复遣御前兵,尽歼之。左翼诸贝勒所攻之兵,乃是宁远都堂袁崇焕、锦州总兵祖大寿军。贝勒莽古尔泰,分兵为三队,台吉阿巴泰、台吉阿济格及墨尔根戴青、台吉豪格率兵前进进杀,时明伏兵四起,前进之四贝勒兵,即行反击追杀。贝勒莽古尔泰,额尔克楚虎尔及随行军士,屡败明溃卒来犯。巴克什乌讷格、额附苏纳,率蒙古兵击败另外三队兵。”(《满文老档》960页)


“辛丑,大军起行,逼燕京。上统大军,营于城北土城关之东。两翼兵营于东北。哨兵驰告,明大同总兵满桂,宣府总兵侯世禄等,以兵来援,俱至德胜门。上遂率右翼大贝勒代善,贝勒济尔哈朗、岳讬、杜度、萨哈廉等,领白甲护军,及蒙古兵前进。哨兵又告,瞭见东南隅有宁远巡抚袁崇焕,锦州总兵祖大寿等,以兵来援。上遣爱巴礼、索尼、白格传令左翼大贝勒莽古尔泰、贝勒阿巴泰、阿济格、多尔衮、多铎、豪格等,率白甲护军,及蒙古兵迎击。上立德胜门外,审视虚实。谕火器营兵,进前发炮火。又谕蒙古兵,及护军等,俟敌发砲毕,蒙古兵,及红旗护军,由西面径进。正黄旗护军,从旁冲入,于是两路进兵攻击,追至隘口,掩杀之,有遁出者,上复遣御前兵追击之。


莽古尔泰等,未率大军同行,止以护军,及蒙古兵二千往。见宁远巡抚袁崇焕,锦州总兵祖大寿兵二万,屯沙窝门外。莽古尔泰,分兵为三队,令■额真等,率护军前进,令阿巴泰、阿济格、多尔衮、豪格继进,时敌于右偏,伏兵甚重,因约我军入隘口,宜趋右偏,不趋右偏,而由正路入者,罪与避敌同。比入隘口,豪格独趋右偏,败其伏兵,追杀至城壕。余三贝勒不趋右偏,由正路入,击败敌兵,亦追杀至城壕。止于中途,多铎,以年幼,与莽古尔泰留后,值明溃卒来犯,两贝勒追杀之。又有敌兵一队,距离城稍远,屯树林内,遂令左翼蒙古各旗往击。额驸恩格德尔、贝勒巴克,率扎鲁特、喀尔喀部落诸贝勒兵,不俟整队徐行,骤马而进,与敌兵接战,遂败归。巴克什吴讷格、及外藩扎鲁特部落贝勒色本、马尼、突入迎战,始击败敌兵。收军后,上召四贝勒入御幄,讯之,阿济格对曰:因豪格驰入敌军,曾令阿巴泰,从右偏进,鞭其马颈,不从,乃拥臣而来。阿巴泰曰:敌兵众多,臣与豪格离散,诚然。若阿济格鞭臣马颈,使从右偏进之言,则无之。因自誓。……上曰:阿巴泰,非怯懦者,特以顾其二子,致延迟耳。朕奈何以子故加罪于兄,因宥阿巴泰罪。以■额真康古礼甲喇章京郎球韩岱等官,逗留中途,削职罚赎,夺其俘获以■额真哈宁噶。俄罗塞臣善战,俱授备御,以额驸恩格德尔、及喀尔喀部落莽果尔岱等贝勒,自蒙古首先投诚,功大,免削职,仍罚赎,夺其俘获,以所罚物一半,给巴克什吴纳格,令分赐同时迎战将士。”(《清实录》第二册80~81页)


宣大军在城北,关宁军在城南,皇太极在德胜门附近对阵宣大军,命右翼分别从西面和北面攻击,把他们逼到狭隘处歼灭。明朝的记载大体一致地认为满桂并没有打胜,或损失惨重。同时明朝的记载也认为满桂浴血奋战,英勇杀敌。


“庚子。建虏大至。宣府总兵侯世禄大同总兵满桂俱屯兵德胜门。世禄避敌。桂独战。城上发大砲。误伤桂兵殆尽。桂负创卧关将军庙中。”(《国榷》5504页)(《崇祯实录》略同。)


“……忽有报昨夜战时,满大将军桂,在安定门与西虏束不的战,败绩,且不知处。营中遗弃辎重甚多,公亟令寻觅满帅,并简所遗军器。少顷,回报满帅带有败卒百余,卧关圣庙中。其所遗弃军实,见有城上内臣在彼收取。时犹虑满帅不免于法。迨二十二日,则满帅且调入内城矣。”(《辽师入卫纪事》)


“大同總兵滿桂,夷種也,勇悍敢戰,率兵五千入衛,營於勝德門外。虜騎以十一月初三破遵化,十五至壩上,二十日薄都城。自虜衝突而西,從城上望之,如黑雲萬朵,挾迅風而馳,須臾已過。滿桂身帶重傷,血染征袍,所存僅三千人。”(《烈皇小识》卷二)


从资料上看,《辽师入卫纪事》是认为满桂败得彻彻底底,但没有说原因与战斗情况;《国榷》则记载“城上发大砲。误伤桂兵殆尽”,应该算是一个因素;《烈皇小识》则描述得很详细,历历在目。“從城上望之,如黑雲萬朵,挾迅風而馳須臾已過。滿桂身帶重傷,血染征袍……”《烈皇小识》是记载文秉自己的回忆和一些当事人的追述,“年來屏跡深山間,有客相過從,詢及舊事,尚有一二仿佛胸臆間。竊恐失此不傳,後悔無及。又承同志或一人一事相示,因纂抄成冊,名曰烈皇小識”(《烈皇小识·自序》)正因为如此,《烈皇小识》所采事迹甚至可以详细到一言一行,有其独特的价值,同时也因为年深日久记忆模糊而可能有误记。己巳之变期间,文秉之父文震孟在京师为日讲官,身临其境,应该熟知当时发生的事情。


二十二日“开德胜门瓮城。休满桂余兵”(《国榷》5504),证明城上对此战有所了解,而且对满桂的战斗持认可的态度,从侧面可证《烈皇小识》的说法。


关宁军与后金的战斗则有些争议,据《辽师入卫纪事》,战斗的过程是这样的:


“二十日早,报奴大队分六股西来,公传令开营迎敌。先遣都司戴承恩择战地于广渠门,余随行间。……而公正在布阵,其祖帅正兵镇南面,寄将王承等列西北,公与余劄正西,阙东而以待敌。


奴拥众直突东南角,我兵奋力殊死战,奴奔北,见前处有承胤等兵,方立马无措,若承胤等合力向前,则奴已大创,不意承胤等乃徙阵南避,翻致奴众复回,径闯西面。一贼抡刀砍值公,适傍有材官袁升高以刀架隔,刃相对而折。公获免。■一巨酋背黄旗者,■向余,亦以夜役高得富射贼落马。时贼矢雨骤,公与余两肋如猬,赖有重甲不透。得南面大兵复合,贼始却。我兵亦倍奋砍杀,游击刘应国,罗景荣,千总窦浚等,直追贼至运河边。贼忙迫拥渡,冰陷,渰没者无数。此一战也,自午至酉,麋战三时,杀贼千计,内伤东奴伪六王子,暨西虏名酋都令。我兵亦伤亡数百。盖九边尚首虏,每以争割首级误事。公深鉴陋规,于未战之先,与诸将士约,惟尽歼为期,不许割级,故将士得一意剿杀,以获此胜。是晚收兵,直至二鼓方毕。”(《辽师入卫纪事》)


由于没有其他类似的记载,后来多种史料对这场战斗都是直录《辽师入卫纪事》,比如《国榷》、《崇祯实录》等,在此不再摘录。


左翼莽古尔泰等率兵攻击关宁军,所带仅止护军与蒙古兵。“莽古尔泰等,未率大军同行,止以护军,及蒙古兵二千往。”(《清实录》)他们事先约定从一处突入,而阿巴泰等没有遵守,过程中当是造成了一些不大的损失,因为事后皇太极过问这件事,命众议罪,却又赦免阿巴泰。也就是后金记载中的“因约我军入隘口,宜趋右偏,不趋右偏,而由正路入者,罪与避敌同。比入隘口,豪格独趋右偏,败其伏兵,追杀至城壕。余三贝勒不趋右偏,由正路入,击败敌兵,亦追杀至城壕”;和明朝记载的“奴拥众直突东南角,我兵奋力殊死战,奴奔北,见前处有承胤等兵,方立马无措,若承胤等合力向前,则奴已大创,不意承胤等乃徙阵南避,翻致奴众复回,径闯西面”;这两条记录说的是同一件事,可以看出如果不是关宁军自己也出了状况,有人被打得搬了家,后金的损失会较为严重——这大概也就是后来要议阿巴泰罪的原因。


阿巴泰的失误则因为王承胤避敌而减轻不少,没有造成重大损失。此战后金人数或者是护军和蒙古兵共二千,或者是护军若干,蒙古兵二千,与关宁军的九千相差悬殊。一般认为结果是互有杀伤,事后双方都说自己把对方追杀到运河(城壕),《辽师入卫纪事》认为获胜,《明史》评之为“杀伤相当”。


这场战斗除了关宁军之外,可能还有另外一队兵,《满文老档》记载,“又有敌兵一队,距离城稍远,屯树林内,遂令左翼蒙古各旗往击。额驸恩格德尔、贝勒巴克,率扎鲁特、喀尔喀部落诸贝勒兵,不俟整队徐行,骤马而进,与敌兵接战,遂败归。巴克什吴讷格、及外藩扎鲁特部落贝勒色本、马尼、突入迎战,始击败敌兵。”树林里的这队兵和关宁军列阵的记录对不上,不知是何方军队。


而辽师入卫纪事所说“杀敌千计”肯定是有夸张,抛开当时习惯性的自称“杀伤数千”、“杀死无数”等之外,没有首级斩获也是个重要证据。因为阵地是明军的阵地,后金撤退之后,如有杀伤一定会留下部分尸体。即使战斗过程中不割首级,战斗过后收拾战场亦应有收获。既然一个首级也没有割到,说明杀伤不多。


关宁军究竟是胜了还是败了,《崇祯遗录》留下了一些蛛丝马迹。“兵屯畿南,一战败绩,复召诘曰,尔擅杀大帅,以今日又不能扞御,恢复之言何在。”说明袁军的战斗并没有使人满意的战果,甚至有人描述为“一战败绩”。直接从《辽师入卫纪事》和《满文老档》上看,袁军并没有占到很多便宜,因为王承胤避敌,错失良机,并不是《辽师入卫纪事》所宣扬的如此大胜。


长期以来,这场战斗的胜负就一直是争论的焦点,莫衷一是,然而其中仍有被忽略的细节。袁崇焕在随后的召对中表现古怪,张扬敌人势大,甚至说“达子此来要做皇帝,已卜某日登极矣”(《烈皇小识》卷二)。袁崇焕统领强大的关宁军,又刚获大捷,应该是振奋人心、意气风发的时候,又怎么会说这样耸人听闻、自坠威风的话?如果袁崇焕取得了足以安定人心的捷报,必不至此。这是战斗的直接指挥者,第一当事人袁崇焕在战后的意见,足可参考。


“及入对,先以危言耸侍臣,冀朝臣惧而从款议也。”(《幸存录·东夷大略》)


“崇焕出言无状,对百官讼言:'达子此来要做皇帝,已卜某日登极矣。'户部尚书毕自严至挢舌不能下,举朝皆疑之。”(《烈皇小识》卷二)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