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80.html


方杰看了看张成,随即拿起卫星电话拨通了华诚星的电话,这种事情一向是由方杰来做。


没花多长时间,方杰就征得华诚星的同意了。华诚星是一个明白人,他知道在这种时候必须无条件地信任手下,相信手下的判断和意见。所以,只是简单地一比较,他就同意了张成的意见。事实上,当获知中T两国要扫毒,他就知道华兴集团这一年的大部分收成有一半在水里了,与其寄人篱下时刻面临着被人吞并的危险,倒不如博上一把,没准还能获得更好的效果。


张成并没有因为华诚星获得的首肯而感到高兴,事实上他早已料到华诚星会同意的,张成了解华诚星,他是一位富有冒险主义精神的毒贩头子,也正因为如此,华兴集团才得以在他的带领下取得了令人震惊的扩张。


之所以提出这样一个方案,张成的目的其实很简单,就是要保障这批白货的完整,至少是大部分。如果失去这批白货,张成的计划就要继续拖延下去,他不能再去等待又一个一年了。


想到接下来可能遇到的种种当地毒贩武装的袭击,张成不由环视着那五十多名在华兴集团里精挑细选出来的护送士兵,其中包括华诚星倚为安全保障的二十名亲卫队。这些人都是张成亲手训练出来的,亲卫队更是接受了张成的系统的特种作战的训练,当初为了彻底融入华兴集团,张成不得不使出浑身解数表明自己的价值。


诚恳地说,张成训练出来的这些士兵是其他毒贩武装不可比拟的。张成认为,华兴集团亲卫队的技战水平是T国特种部队都有所不及的。然而,仅凭区区五十余人就想穿越M国众多的毒贩武装地盘,张成心里还是没有底,原因在那些白货上——装了五辆载重量为五吨级的解放卡车整整20吨上等海洛因!


虽然每一辆卡车上都有10名华兴武装士兵随车押送,但是现在已经相当于陷入了M国各毒贩武装的包围中的华兴集团武装押送队来说,这点人无疑是不够人家塞牙缝的。


然而,目前应该考虑的是路线。


张成重新趴到那张囊括了M国东北部的大比例军用地图前,仔细地研究起行动路线。他纯粹是习惯所致,行动前选定几条,取其中最适合当前形势的一条作为行动路线,其余作为备用路线,同时做出几套应付各种突发情况的备案。什么情况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措施,这是特种兵必备的素质,当然少不了的是更重要的随机应变的能力。在著名的中国陆军“短刀”特种部队服役了将近五年的少尉军官,张成的特战技能无疑会在需要的时候发挥得淋漓尽致。


方杰之所以轻易地被张成说服接受这样一个可以称为天方夜谭的方法,张成的特战经历也是一个原因。而张成加上一个无论是身手还是头脑都为人赞赏的华兴“军师”方杰,无疑也能发挥更大作用,这也是华诚星答应下来的原因之一。


那张地图很怪异,张成第一眼看到这幅来自T国国防部的军用地图就有了这种感觉。之所以很怪异,是因为这幅内容应该为T国北部地区的军用地图,除了T国“金三角”之外,却囊括了以T、M边境线为中心的T国与M国两国的边境地区,深入了M国东北纵深地区。


除了T国的情报部门,张成想不出T国中谁是这幅地图的作者。至于这幅地图是怎样经过那位与华诚星有着金钱关系的国防部高级官员的手辗转到张成手中的,谁会去关心它呢?


事实上,张成产生这样一个看似不可能的想法,最大的动因是这幅地图。上面清清楚楚地标明了M国东北地区的大大小小为人知为人不知的交通路线、M国政府军控制范围以及驻军点、各种地区武装的势力范围以及屯兵点,甚至兵力数量和武器规模都有简单的标注。


方杰虽然没有张成的那种经历,没有敏锐的军事目光,但即使如此他也看出了这幅地图的不寻常之处,同样为之而感到庆幸。


正当两人在仔细地对着地图研究行动路线时,派出警戒的亲卫队士兵突然发回了信息。


“教官,12点方向有巡逻队,七人,距离约两公里。”


“继续警戒,做好战斗准备!”张成扶了扶耳麦式单兵电台沉声道,然后看了方杰一眼,指着地图上的一个小点说:“朱安朱老四的地盘,看来我们的第一步就注定难以顺心了。”


方杰苦苦地笑了笑,“这个朱老四啊,看来我们跟他挺有缘分的。以前他的货经过我们的地盘,我们给他护送了一段,说好了的护送费却不兑现,这一次我们一起把这笔帐给他算了。”


方杰没有一点闯进了别人地盘的觉悟,口口声声地说要跟朱老四算旧账,这倒不是方杰目中无人,他有这样说话的底气。跟华兴集团相比,朱老四的贩毒武装完全是小巫见大巫。整个“金三角”地区,除了M国的坤沙集团,没有哪家敢和T国的华兴集团对着干。但是,在大量的海洛因面前,铤而走险的人无疑是很多的,大家都是提着脑袋干活的人,理论上不存在谁怕谁的问题,更何况这是在M国,是在朱老四的地盘上。


在一边沉思的张成听完方杰的话,眉头猛地一展,和方杰对视着异口同声地说:“算旧账!”


“没错!”方杰知道了张成和他想的一样,不禁为彼此的心灵默契扬起一丝微笑,“阿成,你把亲卫队全部带去,注意安全!”


“不!”张成摇头拒绝,“我只要十个人,人多了反而不好。”


方杰不再坚持,特种作战方面张成是专家。


事不宜迟,两人迅速做出了几套方案确定了行动路线。张成收拾好自己的装备,挥手叫上亲卫队长挑选十个人,然后脱离大队,钻进了密林中,向那支七人巡逻队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