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魂 兵魂 21、顺利过关

独1狼 收藏 2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8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80.html[/size][/URL] 检查站的边防军人们连看都没看,直接搬开了关卡上的路障,发出了准许通行的信号。 怎么回事?方杰和张成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诧异和迷惑。呆滞中的华兴运毒队居然在这个时候犹豫了,准备好了拼死一搏的他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车队奇异地停在了打开关卡的边境检查站前,陷入了呆滞。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80.html


检查站的边防军人们连看都没看,直接搬开了关卡上的路障,发出了准许通行的信号。


怎么回事?方杰和张成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诧异和迷惑。呆滞中的华兴运毒队居然在这个时候犹豫了,准备好了拼死一搏的他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车队奇异地停在了打开关卡的边境检查站前,陷入了呆滞。


边境检查站长不耐烦了,再次发出了准许通行的信号。


“会是圈套么?”


“有这样吸引敌人进入伏击圈的么?”


方杰和张成对视一眼,不再犹豫,命令全体人员做好战斗准备的同时,一打方向盘将自己的车靠到一边,停下来掩护其他车辆出关。


十几秒钟之内,华兴运毒车队的车辆在T国边境检查站军人的注视下驶过关卡,出了国境线,进入了M国。奇异压抑的气氛笼罩着双方的心头,无论是谁都觉得此时此刻的画面实在太不可思议了。整整五卡车的海洛因、数以吨计的毒品就那么大摇大摆地在T国政府军的面前驶出了国境线!


然而与此同时,边境检查站的T国军人们却都悄悄地抹了把冷汗,内心不易察觉地颤抖着。一个貌似检查站领导的中年军人有些微微颤颤地拦下了最后一辆车。坐在车里的张成等人瞬间出枪,驾驶座上的方杰直接将枪口顶在了中年军人的脑门上。已经过境的其余八辆车上的押送人员利索地跳下车,纷纷将手中的枪对准了对面的T国检查站。


就在扳机扣动之前,中年军人抬起双手忙不迭声地说道:“不不不,不必紧张,我没有任何的恶意。我,我们其实想要一点钱来作为回报。你知道,刚刚通过我的检查站出境的是价值惊人的货物。”


明白了,原来是索取贿赂金。张成这下彻底是无语了,虽然他已经在T国待了一年的时间,但是却从没有见识过如此的场面。转念想想T国的状况,他倒也多少有点理解和感慨了。


方杰却见怪不怪,只是他没有想到这个时侯会有这种事情,要钱不要命。他吩咐手下从后尾箱拿出了一叠美元递给那位中年军人,然后在中年军人的军礼下驶过了关卡。


另一边的M国边境检查站早已废弃了,大多数时候,通过此处进出T国和M国的人员都是由T国边防部队一力承当检查责任的。事实是如此,在M国“金三角”地区,政府军从来就是一种附属的存在。


车队顺利进入了M国境内,已经脱离了联合扫毒部队的行动区域,暂时可以修整一下。车队整齐地靠着土路边停了下来,大大松了口气的押送人员忙着给车加油加水。


方杰斜斜地盯着几十米开外的仅仅相隔了一道铁丝网的T国边境检查站,拍出一支烟递给张成,突然疯狂地哈哈大笑着拍打着车顶。


张成知道他在笑什么,本以为过境势必会有一场恶战,却没想到区区一叠美元便将其化解于无形。他也笑了,很苦地笑了。同为军人,确切地说,张成这位曾经的特种兵在替那些T国军人感到悲哀,感到羞耻。


“你怎么了?”方杰止住笑声,走到张成面前。


张成回过神来,道:“没什么,我在考虑接下来的路线。你知道,我们现在已经进入了M国金三角,任何帮派都不会对这么一大批白货无动于衷的,真正的威胁还没到来。”


方杰凝重地点了点头,“嗯,按照老板的计划,我们应该去寻找坤沙先生的帮助,在他那里进行逗留。”


张成不可置否地耸了耸肩膀,“你认为坤沙会因为和老板的那点交情而放过这么一大批白货吗?要知道这可是我们华兴集团将近一年来的收成!事实上,早在老板讲述他的计划时我就想说了,可是我知道他是不会听的。”


方杰眉头跳了跳,“你有更好的办法吗?”


张成向方杰点点头,抽出那张随身携带的地图,铺到车前盖上,用手指在地图上划出了一条弯弯曲曲的路线。


“什么?”方杰狠狠地倒抽一口凉气,不自觉地后退几步。他的下巴都快掉下来了,“从这里一直到吉桃港?阿成你疯了吗?你知道吉桃港离我们有多远吗?上千公里!”


张成等方杰稍微平静了点,将他拉到地图前,指着地图沉声道:“你认为我真的发疯了么?你看看,从这里穿越金三角丛林,只要走出了金三角,这里,你看看,这有一个火车站,来往吉桃港的列车通过此处。我想,在M国,我们可以用美金铺设一条直通吉桃港的快捷通道!”


“OK,OK!”方杰重重舒了口气,“即使你所说的一切顺利,那我的问题是,到吉桃港干什么呢?”


张成笑了笑,“阿杰,你为何不能冷静下来想想?这个时候华兴集团的军师是不能激动的。”


方杰愣了愣,有些尴尬地笑道:“你说得对,必须冷静。可是,你的办法太令人惊讶了,不,是太令人疯狂了。要知道,吉桃港离我们实在是太远了,而且我们去那干什……”


“吉桃港?”方杰若有所思,“你的意思是从那里直接出货?”


张成微微点了点头,方杰毕竟不是一般人,只要冷静下来,张成的意图他是完全可以猜测到的。张成沉声道:“与其把货物存放在别人手中,倒不如自己把货物运送到港口,发往第三国。出货是迟早的事,在T国对毒贩武装进行围剿的时候出货或许能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你的意思是通过海路将货物直接运往中国南港市?”


“为什么不?反正我们在那里的布置已经完成,正好用上。”


方杰沉思了,他皱着眉头仔细思考着。他心里已经开始赞同这个大胆的计划了,只是对于能否顺利地到达吉桃港,毫无疑问是困难重重的。且不说如何通过铁路潜往吉桃港,如何混过M国海关顺利出海,单单是穿越这片M国的“金三角”地区的丛林就已经让他们大伤脑筋。不是因为丛林环境的危险,对于从小就在原始丛林中玩儿大的华兴集团武装来说,丛林就是家。让人防不胜防的是那些大大小小的M国毒贩武装,同为一个行当里面的人,方杰是完全可以预见M国毒贩武装看到这么一大批白货时会是怎么一种表情的。要知道,这可不是一两个手提箱几十公斤的货物,而是足足装了五卡车的上等成品!


高风险高回报,风险和回报从来都是成正比的。不可忽略的一个事实是,在中T两国对“金三角”地区毒贩进行联合打击之后,毒品的产量无疑会降到历史的一个低点。到那个时候,如此大的一批成品突然杀进饥渴的市场,无疑会获得比以往更多的利润!


在中T两国扫毒的同时,有这么一大批成品成功地溜了出去,就凭这点,在道上,其他帮派都得高看华兴集团一眼。而且,当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到“金三角”时,华兴集团正好利用这个机会将毒品输入第三国。


短暂的时间里,方杰便想到了种种好处,如果按照张成说的那样去做的话。当然,只是他们俩人有那份自信还不够,现在的问题是如何取得老板华诚星的同意。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