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满洲国成立始末

一、伪满洲国成立之动机

日人蓄意侵吞东北以来,已三十余年。去岁更借口中国军队破坏南满铁路,实行军事占领。但因东北之国际关系复杂,未敢率尔吞灭,乃师亡韩故智,使东北与中国脱离关系,然后实行日满合并。故事变以后,即唆使汉奸成立伪国,供其操纵。虽然日本在表面上是承认伪国独立,实在大权均在日人掌握。伪国已等于朝鲜第二。九·一八事件后,东京之朝日日日两新闻,即有满洲国成立,国号中和或明光之记载, 众颇惊讶,深悉此次日军阀之发动,实不借惹起世界第二次大战,以夺取数十年垂涎之满蒙。

二、伪满洲国成立之经过

A、未建国前诸汉奸之叛国经过

九月十八日,日本既占沈阳。翌十九日,即有汉奸袁金铠等奉天地方维持委员会之设立。该会在念四日正式成立。中心人物,除袁而外,复有李友兰、佟兆元、丁鉴修等。彼等之意,当初即欲成立政府,臧式毅为主席。日本关东军司令官本庄繁,以臧等非日本预定之人选,乃发禁止政治运动布告,仅允组织地方维持会。于是在日本卵翼下之伪维持会,乃得成立,进行其一国勾当。参与者之名姓如下:委员长:袁金铠(前东北政务委员)副委员长:于冲汉(振兴公司总理)阚朝玺(前热河都统)委员:李友兰(本溪湖煤铁公司总办)张世箕(前省议会议长)丁鉴修(弓长岭煤矿公司总办)孙其昌(纺纱厂总理)金梁(博物馆长)佟兆元(前辽宁道尹)当时除袁×外,复有阚朝玺派之辽宁四民维持会,以辽宁大西关外之省议会为本部,阚为会长,王维周、祖宪庭副之。然遭日人之忌,在十月九日解散,后虽迎溥伟(清恭亲王)为副会长,以表示媚日决心,然亦未能永续。

时吉林方面自省政府主席张作相逃往北平后,以满人熙洽代理主席。九月二十六日,熙洽改吉林省政府为吉林省长公署,自为吉林省长官。改组军队,废旅长为警备司令。以王安珍警备省城,李杜警备依兰,赵芷香警备绥宁,李桂林警备吉长,常尧臣农安,刑占清哈长。然刑常均不奉令,李杜更统率健儿,反抗日军。

黑龙江方面,在哈尔滨之特别区长官汉奸张景惠,于九 月二十七日设东省特别区治安维持会,自为会长,常务委员。

中有王瑞华、丁超、臧启芳三人不为利用。丁现独奋身抗日,期打倒伪国。

洮南地方,洮辽镇守使张逆海鹏,在十一月一日宣言独立。称边疆保安司令率一旅又三团之兵!欲夺黑龙江省政。时黑河警备 司令马占山受政府委任,为黑龙江主席,率兵迎击。

张逆溃退洮南,与袁金铠、熙洽诸奸通声息。

在沈海线北山城子之于芷山,在九月二十九日称东边保安司令,与袁逆等联络。

以上诸奸,均甘心卖国,为日人傀儡,其他各地亦有维持会发生,如营口维持会、抚顺地方治安维持会、铁岭之辽宁省自治会等。无非为日人所弄花样,以炫惑世界之耳目者。

各地方维持会相机成立,日人之布置已妥。十月二十任赵欣伯为沈阳市长,增置伪保安队,又以翁思裕为财政厅长,高毓衡为实业厅长。又组织伪东北交通委员会,以丁鉴修为委员长,金壁来(肃亲王第七子)为副委员长,十一月七日,以该会名义宣布与张学良及国民政府断绝关系。

B、伪国成立之概况

十一月日军大佐土肥原,潜赴天津劫溥仪到大连。十一月十六,汉奸臧式毅就伪省政府主席职。民国廿一年一月,日军攻锦州,张学良不抵抗,全师退关内。时马占山,亦因孤军无援,受日寇压迫,伪为就范。日人见大势已定,乃改伪治安维持会为东北行政委员会,作产生伪国之准备。二月十 七,伪政委会正式成立,发满蒙独立宣言。伪会之人名如下:伪委员长张景惠(特别行政区)伪委员臧式毅(奉天)马占山(黑龙江)(现已反正)熙洽(吉林)凌升(呼伦贝尔)齐王(哲里木盟)汤玉麟(热河)独立宣言发出以后,伪国之建设日亟,预置大连之傀儡溥仪,乃欲正式抬出。初溥仪胆小不敢干,经日人之威胁,汉奸郑孝胥、罗振玉之劝说,勉强答应。时汉奸中多数主共和,郑孝胥等力主君主,日人鉴于世界大势,及东北现状,乃亦赞成共和。元首团体问题既定。此一幕滑稽剧。遂尔开始,民国二十一年二月廿五,伪东北行政委员会发左之伪国建设通电:奉天省政府、吉林长官公署、黑龙江省政府、热河省政府、哈尔滨特别区长官公署、呼伦贝尔都统公署、哲里木盟盟长公署、昭乌达公署、车索图公署均鉴。本会成立后,筹议东北各省区,及蒙古区域建设新国家事项。兹议定新国家之名为满洲国,元首称执政,年号大同,国旗用新五色旗,首都定长春。特电告。

大同元年二月二十五日

东北行政委员会

三月一日,伪建国宣言发表。越九日伪满洲国建国式于长春举行。某日本新闻记者,曾详记其事。为译述大意如下以明当日之滑稽情形。

满洲国之建国式,于大同元年(伪国号)三月九日午后三时在新都长春郊外市政公署之大礼堂举行。午后二时半,余等为赞礼官导入一西式之大礼堂中。堂极广,作长方形,白色之天井,薄桃色之壁与浓色之玻璃窗,相映成彩。经五分之时,参列之大官名士,次第列席。定座直前之西侧为二名盛服之赞礼官,及郑孝胥、罗振玉、万绳拭等清朝之老臣代表十名。东侧为本庄关东军司令官,内田总裁、森独立守备司令,板垣关东军高级参谋,驹井关东军特务部长。其它外人来宾百二名。东北行政委员会长张景惠,同委员臧式毅、熙洽、马占山四氏东西分列,占第一列之席。次为哲里木盟长,齐王、蒙古王公四名,占二列。第三列各省区军人代表二勿名,第四列各省区民代表二十名。后方近壁,则为新闻代表三十名。着席既定,音乐忽起。满洲国执政溥仪,从休息室出,着黑色大礼服,挂黑眼镜,年甚幼,身长,依侍从武官张海鹏之先导入场,坐于正面半园形之高坛上。参列者一同低首,行执政就任之仪。郑孝胥、罗振玉及其他之清室旧臣,特行跪拜,如帝政时代臣子事皇帝之礼。次东北行政委员长张景惠,以黄金之满洲国玺捧呈新元首。次同委员臧式毅氏,以满洲执政印上呈。于是罗振玉氏,代溥仪朗读执政宣言,侍从武官与参列者一同行觐见新执政之礼。其次大礼服之满铁总裁内田康哉伯爵,代表外人朗诵祝词。午后三时二十分,礼成。于后场摄影纪念,并举行国旗揭扬式,旗为赤蓝白黑满地黄旗,四角,地之四分之三为黄色,左上隅四分之一更四 等分之,钳以赤蓝白黑四色。闻黄代表满洲,赤代表汉人,蓝代表蒙古,白代表日本,黑代表朝鲜云。

三、伪满洲国之政治机构

伪满洲国为日人操纵不啻朝鲜第二,政权军权完全为日人把持,其伪建国大纲,亦为日人小山知贞氏所乱拟。最触目惊心者,即以伪国军队为治安军,而以日本军队为国防军是也。夫以日本军队任伪国之国防军,则伪国存亡之权,操诸日军掌握可无疑义。又彼辈所拟伪自治国家草案,代表国民之最高机关国民议会,其中代表比率大可研究,彼辈之规定,汉人七,日本人如之,满人三,朝鲜人二,蒙人二,白种人一。查日人在东三省不过二十余万,而代表竟与占绝对多数之汉人相等,则伪国为日本之第二朝鲜,又可了然。

又伪国之政府组织,上为执政,其次为备咨询之参议府,及立法组织之立法院,监察审计之监察院,执行政务之国务院。国务院又分民政、外交、军政、实业、交通、司法各部。

各部之中,以总务司为最重要,机密之书、官英会计、庶务等事,胥由总务司管理,而国务院之总务所长为日人驹井,各部之总务司悉皆日人,则诸汉奸不过备员尸位,实权尽为日人掌握,可概见矣。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