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风云 六十一 仗恃 六十一 仗恃

叶风沙粒 收藏 0 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03.html


61.

“老爷,还是去请孝儒出面担保四少爷吧!要是等到去了日本诉讼机关,就没挽回的余地了,日本人还不往死里整,然后跟我们开条件?”徐则焦急地对徐祖泰说。

“让我舔着老脸去求他吗?他那德行还会顾及几十年的恩情吗?不是找没趣!”徐祖泰郁闷地说,他怎么就想不到这个后果呢?但他实在放不下脸面去自讨没趣。

“还是让我去找他!总该试试的。”徐则说。

“那还不是一样?他肯定知道是我派你去的。”徐祖泰长长的吐了一口烟圈。

“找他开条件总比找日本人开条件要好的。”徐则重重地说。

徐祖泰没有做声了,他与孝儒是家事,而与日本人是国事了,这怎么分不清轻重呢?于是他点了点头。

徐则硬着头皮去了县府大院,而徐孝儒对他的到来并不感到意外,这都是在他意料之内的事情,当他得知徐东升被羁押的那天开始,他就在琢磨着怎么去筹划一切了。

“大少爷,不用我说你也该知道我的来意了。”徐则谦恭地说。

“我不是你的什么大少爷了。”徐孝儒冷笑着说,徐则一听心里就嘀咕上了,不叫大少爷可你不还是姓徐,要不姓徐那姓什么呢?那不是明里向人证明自己不光彩的出身吗?

“就看在几十年做兄弟的情份上就拉四少爷一把。”徐则恳求着。

“情分?在我面前还能谈什么情分?当初我娶亲,其实他早就知道了我那未婚妻跑哪去了,可他胳膊往外拐;不只这些,还帮着外人给我难堪,他来做好人,我成了绝情绝义的人了;好了,看着我不姓徐就赶紧挖我墙脚?这还是做兄弟的做出来的?”徐孝儒怨恨地说,在芳萍的事情上,他不但心怀感激还嫉恨,这是谁也想不到的,徐则当然是一头雾水。

“现在你对四少爷不闻不问,别人心里不会纳闷吗?”徐则轻声地说,他注意到徐孝儒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

“这叫大义灭亲,哈哈哈哈,大义灭亲!懂不?谁纳闷?大不了被人说成为了讨好卖乖不惜牺牲自己的手足而已,还能怎么纳闷?这年月,为达到某种目的不惜一切手段的事太平常了。”徐孝儒夸张地笑着,笑声里透着冷气。

徐则轻轻地敲开了徐祖泰办公室的门,徐祖泰没有抬头,继续在整理手头的文件,只是问了一句:“回来了?”

看来,他是不相信徐则能带来什么好消息的,就好比是“胸有败竹”吧。

“恩,他要兴泰织厂30%的股份 。”徐则犹豫了一下说。

“什么?他还有什么资格要徐家的股份?”徐祖泰冷笑这把文件扔到桌子上。

“现在他可不是以徐家大少爷的 身份来要求的,而是以商务处处长的身份开的条件。”徐则小心地说。

徐祖泰愣了一下,是啊,还有什么说的呢?只是没想到他的 胃口比日本人也不差多少。当初听了孝智的话当上国货会会长,没想到不但没捞到好处,反倒连累了儿子,被别人下了套,李泽年说了好多次要国货维持会正面向政府去交涉,他就是犹豫,还是不敢真和政府去撕破脸,所以才出此下策找孝儒出面。

“泽年,快去码头去看看!”金贵慌慌张张地喊。

“出什么事了?慌成这样?”李泽年看着金贵大口地喘着气,可能是他跑急了。

“一艘日本军舰停在了码头!”

“可能是来县城示威的!”李泽年边说边跟金贵往日货码头快步走去。

当他们走上大堤,一艘白色的军舰停靠在日货码头,在一面膏药旗下站着许多日本士兵,军舰的甲板上架着一顶长炮炮口正对准码头,码头工人正往军舰旁边的一艘货船上搬运东西。

“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呢?星萍他们还被羁押在县衙,小日本肯定会胁迫政府追究的。”

“就想用这个长炮吓倒我们吗?那就太小看了我们工人的力量了,我们决不妥协!”李泽年看了一眼日本军舰,眼里满含轻视,然后拉了金贵转身离开。

“就是,我就不信这狗日的日本人就这么大胆!”金贵向码头狠狠地啐了一口。

“说明他们怕我们了?看见那条船了吗?”李泽年说完用手向码头指去。

“那不是日商的汽船吗?”金贵看过去说。

“我就要让它空着开出去。”

金贵一听,狐疑地看着李泽年。

“明天我们就组织人去码头阻止那些坐日本轮船的旅客。”李泽年对金贵说。

“这是个好办法!要不要通知云飞?”

“当然,我们明天就把车拉到码头,随时接应,以妨不测。”说完两人就分头行动了。

日本人以为有这军舰仗恃,工人就不敢有任何抗议行为的,日商汽船公司的轮船耀武扬威地拉响了汽笛,应该是旅客上船的时间了,可不见一个旅客,于是就派人上岸查看是什么原因,只见码头处聚集了很多学生,他们跑过去一看,才知道学生们正在劝阻旅客不要搭乘日本轮船。

这时,只见从候船室冲出了一群流氓,开始殴打学生,李泽年他们见状,赶紧跑过去,码头工人也跟着围了过去,那些流氓一见形势不妙,赶紧后退。

“工人们,抓住这帮狗东西!”云飞大声喊着。

于是,码头工人七手八脚的把这些流氓按倒在地,扭送进警察厅,那些流氓终于架不住工人的气势,全部交代了他们是受日本码头的指使,李泽年要求警察厅找出幕后指使的人并给学生一个交代,可是警察厅却慑于日本的压力不敢去追究,于是,李泽年和云飞商量组织学生游行,要求“严重交涉、以全国体”;各界群众联合抗议要求严惩凶手,而此时政府却为日本人辩护,说是学生的过激行为。

“如果不给我们一个交代,我们就组织工人罢工,不释放玉卿他们我们决不上工!”李泽年在工人夜校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我赞成,只有这样才能迫使那些狗日的政府就范。”金贵首先站出来表示支持。

这时周海气喘吁吁地跑来,高兴的对他们说:“徐东升被放出来了,他刚捎信过来,说是先回家一趟。”

“真的吗?”金贵不相信的反问。

“其他人呢?怎么没星萍她们的消息?”李泽年问。

“不知道,等他来了可以问他的。”周海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