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江湖 第五章 第六节 1976和林若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38.html


小笨匪在瞄准的副将府门口等了一天,都不见瞄准出来,她只能很失望的返回住所。

入夜之后,换了一身夜行服的瞄准翻过墙头,离开他自己的副将府,来到封楼帮。瞄准翻墙而入,找到一个他在封楼帮的亲信,对那人交代了一番之后,他又从原路返回自己的副将府。

第二天,小笨匪再次去瞄准的家门口等了一整天,又是一点动静都没有发现,瞄准根本就没有离开他的府第。满怀失望的小笨匪回到自己的住所,却看到花之俏和小叶在她的住所等她。花之俏一见到小笨匪就很高兴的对她说:“老板娘,老板有消息了!”

“真的?”听到这个消息,小笨匪喜出望外。

花之俏说道:“我们也是听封楼帮的人说的,说有人在金国境内山东济南府一带发现你丈夫一鹤飞天的下落。”

“快,你们马上带我去见那人!”听说自己的丈夫有了下落,小笨匪当然是十分激动,她要花之俏和拥有小叶马上带她去找那个知情人。

三女来到封楼帮,那个所谓的知情人出来见了小笨匪,告诉她在金国境内的封楼帮分舵有人曾经见到一鹤飞天,估计是在山东济南府一带,那人还让小笨匪到了济南府之后,找一个叫蓝卒子的人,那人见过一鹤飞天,那人还把蓝卒子的地址给了小笨匪。小笨匪和她的丈夫本来就是山东人,她对这个消息一点都没有怀疑。所以听到这个消息后,小笨匪决定天一亮就出发去找自己的丈夫,于是她匆匆收拾了一下行李,只等天亮就出发。

天刚刚蒙蒙亮,襄阳城的城门刚刚打开,小笨匪就骑上马出了北门,一直往北面去。可是她根本就不知道,瞄准的亲信把她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就在她刚刚骑上马出发,瞄准的亲信就放出一只信鸽给十一唯人报信。

十一唯人收到信鸽之后,他打开竹筒一看,只见里面的信上写着:“我是瞄准,在襄阳有人了解我的一切,她叫小笨匪。我们必须除掉小笨匪,否则我迟早有一天要被她所发现的!现在我已经把她骗到济南府一带,希望三王爷马上派人去除掉她!”信里面还附有一张小笨匪的画像。

十一唯人看完信,他转头对邪灵法王、西北洗胡沙和李家泰他们说:“你们拿着这张画像!画像上面这个女人是瞄准的心腹大患,现在瞄准已经把她骗到了济南府,你们马上赶去济南府,一定要找到这个女人!”

邪灵法王不满的说:“为什么要我们出动?三王爷可以让济南府下一道通缉令,就能把这个女人抓住!”

“不可!如果下了通缉令就打草惊蛇了!这个女人很聪明,武功也不错!一旦被她知道一点风吹草动她肯定会跑掉!只能让你们神不知鬼不觉的找到那个女人,才能抓住她!记得不要杀她,把她带回来给我!这个女人还是个大美女呢!在济南府那边,瞄准都已经安排好了!”十一唯人说道。

于是,邪灵法王、西北洗胡沙和李家泰就离开燕京,往济南府的方向去。从燕京出发,只用两日即到了济南府。

再说那个小笨匪骑着马走了五日,方才到达济南府。到了济南府之后,小笨匪按照封楼帮那人提供的地址去找那个蓝卒子。

蓝卒子的家是在济南城外一座小村庄内,小笨匪按照封楼帮那人提供的地址很快就找到了蓝卒子所住之处。她来到门口轻轻叩了叩门,门内传来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找谁啊?”

“我找蓝卒子。”小笨匪回答道。

门开了一条缝,一个满脸横肉的人从里面探出头来:“我就是蓝卒子,你找我干吗?”

小笨匪回曰:“我是小笨匪,我听人说你见过我的丈夫一鹤飞天,所以我特意从南方赶来这里找先生你帮忙。”

“你就是一鹤飞天的夫人小笨匪啊!快,快里面请!你先进去坐一下,等我收拾一下东西马上就带你去。”蓝卒子说道。说完他打开大门,带着小笨匪走进院子内。小笨匪环视一圈四周,却总觉得有点不对劲。

走进厅堂,蓝卒子招呼小笨匪坐下,他端来一杯茶递给小笨匪。小笨匪接过茶水闻了闻,这其中的蛛丝马迹自然逃不过小笨匪的鼻子。原来小笨匪本身就是擅长使用蒙汗药和毒药的好手,这茶水中的不对劲又如何瞒得过她?趁着蓝卒子走开,小笨匪把茶杯往桌子上一放,站起身来就往外走去。

突然听到一声大喝:“老板娘,既来之则安之,你还想要走?”

小笨匪转头一看,只见蓝卒子带着西北洗胡沙和李家泰站在背后,她知道以己之力肯定不是别人三个人相加的对手,于是她没有考虑拔腿便跑。

“追!”西北洗胡沙大喝一声,带着蓝卒子和李家泰追赶过去。那小笨匪的武功事实上和李家泰他们几个差不多,轻功也相当。洗胡沙和李家泰等人追了半天居然追不上小笨匪。眼看小笨匪就要跳上马的时候,突然听到“呼”一声风声,那马一声悲鸣倒地毙命。小笨匪仔细一看,只见邪灵法王站在自己面前!

看到邪灵法王,小笨匪自知不是对手,一时她竟然忘记跑,一下就呆立在那里一动不动。邪灵法王狞笑着,一只脏手伸向小笨匪,正要点她穴道,小笨匪却明白过来,她连忙一闪身躲避过邪灵法王那一指头。

邪灵法王见自己的点穴被小笨匪躲闪过,他又伸手向小笨匪抓去,企图一把抓住小笨匪。小笨匪知道这个黑大粗的喇嘛很是扛打,她哪里敢还手?只是施展泥鳅功一转身,躲避过邪灵法王那一抓。

邪灵法王一把抓在小笨匪肩膀上,却觉得好像抓住一条泥鳅一般,被小笨匪一扭身就脱逃。邪灵法王大怒,他运起龙象般若功一掌打去。小笨匪见那大黑粗喇嘛掌风凶恶难当,她哪里敢去硬拼?只好再施展泥鳅功躲避。邪灵法王那一掌从小笨匪肩头滑了过去,没有打正着。然而这一掌却也让小笨匪疼痛难忍,痛得她眼泪都快掉下来,只不过幸亏她的泥鳅功比较强,化解了邪灵法王大部分功力,她才没有受伤。

后面的洗胡沙、李家泰和蓝卒子上前来,正要合围上去,却听到邪灵法王一声大喝道:“你们三个不要动手!让老衲自己一人拿下这个女人!”那邪灵法王心想的是如果自己拿不下小笨匪,还要别人帮忙岂不贻笑大方?于是他阻止了另外三人。

两人交手十余回合,小笨匪渐渐处于下风,她根本就不是邪灵法王的对手,又如何抵挡邪灵法王那一招凶狠似一招的龙象般若功呢?小笨匪扭头便跑,邪灵法王连忙追赶过去。而她的轻功却也不如这邪灵法王,自然很快就被邪灵法王追上。

邪灵法王截断小笨匪的退路,狞笑着道:“老板娘,你还是老老实实束手就擒吧!这样可以减免一点痛苦!只要你跟我回去燕京,我们三王爷不会亏待你的!”

“呸!我死也不会跟你们这些金狗回燕京!”小笨匪大骂一声。她已经做好死的准备了,然而这小笨匪也是命不该绝,此时刚好有一对夫妻从这里路过,他们听到打闹喧哗之声。这对夫妻正是七十六和林若冰夫妻,他们听到打闹喧哗之声,林若冰对七十六说:“相公,前头好像有人在打架,我们去看看!”说完她策马冲入树林中。

那七十六也跟着策马冲入树林之中,两人看到一个黑粗喇嘛在欺负一名女子,禁不住大怒,七十六一声大喝:“大胆妖僧!竟敢欺负一名女子!看剑!”说完他拔出剑刺向邪灵法王。那邪灵法王听到背后风声,连忙转头,却看到杀气腾腾的七十六。两人四目相对,顿时愣住了:“原来是你这个狗贼!”

七十六大喝一声道:“夫人,这妖僧厉害,我们只能双剑合璧才能战胜这等大敌!”于是两人施出双剑合璧之剑法,向邪灵法王杀去。

邪灵法王知道两人双剑合璧十分厉害,他不敢怠慢,只能认真迎战。当下三条人影上下翻动,打了十多个回合不分胜负。小笨匪见来的这一对夫妻难以取胜,她连忙掏出一根银针偷偷射向邪灵法王。谁知那邪灵法王极其厉害,早已听到小笨匪射来银针之声,邪灵法王知道小笨匪银针厉害,他躲闪过小笨匪射来的这一银针,却没有躲避过七十六和林若冰刺来的剑,当下两人宝剑刺在邪灵法王身上,那两人的宝剑锋利难挡,刺在邪灵法王身上却发出“当”的一声响。邪灵法王冷笑了声,他从身上掏出一对钹。原来刚刚七十六夫妻两剑就刚好刺在那钹上。

邪灵法王掏出钹来迎战,他以一个人对抗三人,有一对双剑合璧的夫妻搭档,还有一个施展暗器的小笨匪,邪灵法王惧怕小笨匪那些喂毒的暗器,他渐渐处于下风,急的大喊道:“你们还看什么?还不动手!”

那西北洗胡沙、李家泰和蓝卒子原本站在一边看得都呆住了,忘记了动手,此时听那邪灵法王一声大喝,西北洗胡沙第一个拔出宝剑,向七十六夫妻砍去。那宝剑正是荷锄书生的宝剑,只见那宝剑出鞘,就是一道寒光直逼人,那剑气锐不可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