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塌地陷 第二章 征战母大陆 第四十三节 造枪的事(一)

美丽的马蹄声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5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50.html[/size][/URL] [1]倏忽之间,太平国金黄的秋日过去,萧索的冬天不知觉间就到了。 这天一早,天还未亮,乔桥起身到户外练剑。出得门来,却见校场上白晃晃一片,空中正纷纷扬扬地飘着雪花。好一场大雪! 见到雪,乔桥不禁想起前年冬天,在大陆海边和可怡等人一同找寻谷物的事。倏忽年余过去,那些事直如昨夜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50.html


[1]倏忽之间,太平国金黄的秋日过去,萧索的冬天不知觉间就到了。

这天一早,天还未亮,乔桥起身到户外练剑。出得门来,却见校场上白晃晃一片,空中正纷纷扬扬地飘着雪花。好一场大雪!

见到雪,乔桥不禁想起前年冬天,在大陆海边和可怡等人一同找寻谷物的事。倏忽年余过去,那些事直如昨夜残梦,恍恍忽忽,似真非真。也不知伏羲、女娲、少昊等人怎么样了,那些善良的人们如今是否已经到了黄河岸边,寻到了新的家园?

乔桥心中感慨,不觉立在门前,看着飞舞的雪花发起呆来。待惊醒时,已是雪花满身了。

此时,天已大亮,可人等五位姑娘也已起身,都提了剑来校场习练。

几人各自练了一会,乔桥又回头指点可怡等人。半个时辰过去,便已到用早餐的时候了。

早餐时,乔桥对可人等人道:“我今日要去山中巡视特战营,你等可愿随我同往?顺便也可看看山中雪景。”

姑娘们一听,都欢呼起来。她们自来这太平国后,平日里也就只在京城里转转,山野间的景象在脑中都有些模糊了。现在一听要去山中,自然都十分高兴。

可怡嚷道:“公子,你今日可发善心了。几月以来,我等姊妹闷在城中,山水的影子都不见,这心里啊,都快生霉了。”

乔桥听可怡说话,觉得这丫头在五位姑娘中确实不一样。一个生长于原始部落的女孩,能有这等感受见识,的确可爱可喜。

乔桥笑道:“好啊,可怡,你今日就随在本公子身边,待我把你的心拿了出来,好好洗洗。”

可怡听到“把你的心拿了出来”,心头一动,倏地红了脸,道:“公子就爱玩笑,不与你说了。”

姑娘们一阵哄笑。

用餐毕,乔桥带着五位姑娘,出门上马,向城郊驰去。

出得城来,一路上看不尽的高山奇峻,雪原辽阔,玉树琼枝。姑娘们指指点点,嘻嘻哈哈,好不欢喜。

约有半个时辰,他们来到了特战营营地。此时的营地里,将士们正在进行各种课目的训练,一片热闹景象。乔桥看着,心中极是满意。大冷的冬日也能如此,说明他这几月的辛苦没有白费。

见乔桥到来,特战营几名将官都围了过来,请乔桥指导他们训练。

乔桥赞扬了他们几句,便指着可人等几位姑娘道:“姑娘们今日且做一回你等属下,你等将她们领了去,也照课目练上一练。”

特战营指挥朱日脸露难色,道:“大人,众位姑娘深闰弱质,哪禁得这般折腾。大人莫要玩笑。”

乔桥笑道:“此言差矣!我这几位姑娘绝非深闰弱质,你等可莫小视了她们。带她们去试试吧!”

那朱日打量几位姑娘,见个个英姿飒爽,决非弱女闰秀模样,便道:“如此,属下遵命。姑娘们请吧。”

将校们将五位姑娘引走之后,乔桥把朱日留下,问道:“如现时拿特战营与宫内侍卫500人作战,你有几成胜算?”

朱日想了想,道:“如仅凭刀剑拳脚,现时有八成胜算,再过一月,我有十成胜算。不过大人,宫内侍卫全用上了大人铸造坊所造之新式枪械,我特战营将士血肉之躯,如何抵挡?”

乔桥摇头,道:“我且问你,如交战之时,你意外失了枪械,亦或弹药用尽,而敌之枪弹足用,你将如何杀敌?如何求生?如何取胜?”

朱日想了半晌,脸现茫然,道:“属下愚钝,请大人指点。”

乔桥道:“我将你部以‘特战’名之,即因战时你部将常投入特殊之战场,身陷重围、弹尽粮绝乃常有之事,故你部将士应人人有绝境求生之本领。为达此目的,一要习练袭敌速度,要能瞬间毙敌,而后夺敌之武器以为己用;二要习练各种潜藏、伪装之术,做到接敌无声,隐遁无形;三要习练各种毙敌手段,要做到刀剑枪械能杀人,战场之一木一石亦能成为杀敌之利器。如此,才能用之能战,战则必胜!”

朱日一面听一面不断点头,脸上渐渐现出兴奋的神色。待乔桥说完,他便道:“大人一席话,属下茅塞顿开。属下定当遵循大人嘱咐,督促将士们加紧习练。不过,我部如能用上大人所造枪械,则如虎添翼啊!”

乔桥拍拍朱日的肩膀,笑道:“我知你眼馋那些新式枪械。我会择机奏明圣上,尽快为你部配备。走,随我各处看看。”

二人正看着,忽听蹄声得得,一人纵马驰来。乔桥一看,马上的乃一宫内太监,心下十分疑惑,不知这太监跑到他这特战营来干什么。

那太监纵马来到乔桥身边,下马对乔桥施礼,道:“乔大人,玉妃娘娘懿旨,请大人往后宫觐见。”

一听是秦玉卿找他,乔桥心中很是反感,但又不好表露出来,只好道:“公公且先回吧,转告娘娘,本官随后即到。”

那太监走后,乔桥对朱日交代了一些训练细节,便将可人等五位姑娘召来,要带她们一道回城。由于上次路上遇到的怪事,他不放心让姑娘们在他之后回城。

可怡脸上红红的,兴奋地道:“公子,我等正练得起兴呢,为何就要回城?”

乔桥笑道:“不必多问,上马吧。”


[2]从皇宫出来,乔桥心中极是郁闷。

秦玉卿再次以色相和利益哄诱他,让他帮助其登上皇后宝坐;哄诱不成,便再次威胁他不要阻碍她计划的实施,要他别再给德仪皇后护驾。

从言谈中,乔桥已经判断出那天晚上,他在德仪皇后寝宫看到的从窗前一闪而过的黑影是秦玉卿。如此一推断,不只秦玉卿要杀皇后,在秦的背后,还有一股力量极强大的邪恶势力也想置皇后于死地,只不知他们到底有什么目的。

现在可以肯定的是,在秦玉卿和德仪皇后的背后,都有一股势力,而且都很强大。这两股势力在较量,在拼斗。它们争斗的目的绝不只是争夺皇后位置那么简单。至于它们到底在争什么,乔桥却不得而知。难道是像秦玉卿说的那样,它们都想要控制这个国家么?除此之外,乔桥实在想不出别的什么。他唯一能清楚感觉的,就是德仪皇后这一派,应是正派力量,自己应该和他们站在一起。

然而,自己夹在两股势力之间,后果会怎样?想到这点,乔桥就觉得头脑发胀。而实际上,他现在还不止是夹在这两股势力之间,朝中的形势也复杂得令乔桥头痛。东王势力的彻底式微并未让朝廷安静,反而使局势更加微妙。皇帝一派,西王乌恒一派,仓孔一派,都在为各自的利益明争暗斗,都在极力拉拢他这股“新生力量”。三大势力之间,自己到底何去何从,乔桥到现在都还无法想得清楚。

抛开这点不说,从秦玉卿那里出来,乔桥进宫见皇帝,又添一层郁闷。他向皇帝要求给自己的中央御林军配备火枪,皇帝吱吱唔唔,顾左右而言他,并借口铜矿供应不足,下旨明确要求他放慢造枪速度。

现在一想,乔桥就明白了,这个荒淫皇帝实在不糊涂。乔桥知道,下一批火枪已确定配发给宫廷近卫军。那么,除了乌恒军中有少量火枪外,配备火枪的如今就只有拱卫宫廷的军队。这皇帝的意思很明显,他不想皇宫之外存在一支能威胁他的军队。既如此,当将来有一天,宫廷侍卫和近卫军全都装备上火枪之后,当皇帝身边的人学到掌握了造枪技术之后,这皇帝老儿会把自己和铸造坊的高麟等一帮“造反奴才”怎么样?

“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想到这句名言,乔桥有些不寒而栗。

“不行,得给自己留条后路,得未雨绸缪。”乔桥骑在马上,对自己这样说。他在心中初步打定了一个主意,然后扬鞭催马,加快速度往铸造坊而去。

乔桥来到铸造坊,将高麟单独找到自己的总管房,劈头就是一句:“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贤弟可知其意?”

高麟愣住了,想了一想,摇头道:“兄长之言高深莫测,小弟难明其意。请兄长指点。”

乔桥道:“适才我进宫见皇帝陛下,奏请为我中央御林军装备火枪,未获恩准。陛下又下旨要我延缓造枪速度。以贤弟之见,陛下此举,是何用意?”

高麟道:“我铸造坊现下所造枪械是配发与宫廷侍卫或近卫军么?”

乔桥道:“贤弟真乃聪敏之人。正是要配发与近卫军。”

高麟冷笑一笑,道:“如此不是极为明了么。这皇帝不欲皇宫之外,有人能威胁其宝座。”

乔桥叹了口气,道:“贤弟之言极是。我所虑者,待我等枪械弹药造齐,这皇帝陛下会将我等怎样?现已有确切消息,陛下拟派一亲信近臣来铸造坊接任副总管一职,并潜心修习铸造枪弹之术。贤弟试想,陛下枪弹有了,铸造之术有了,我辈岂不成了无用之人?”

听了乔桥的话,高麟沉思起来,半晌,道:“狡兔死,走狗烹。兄长适才所言,小弟懂了。高麟等身为奴才,死不足惜,能苟延性命至今日,已是邀天之幸。然兄长天人一般,万不可听任那昏君摆布!”

乔桥道:“然则,依贤弟之见,该当如何?”

高麟道:“依弟愚见,兄长可一走了之。凭兄长本事,何处不可安身立命?何必非要在此受那昏君闲气?”

乔桥摇头道:“我若走了,你等岂不又要受苦?再者,现下尚不至非要远走避祸。”

高麟道:“话虽如此,那昏君荒淫无道,兄长却不可不防着些。”

乔桥道:“依贤弟看,当如何防法?”

高麟想了想,道:“我等可私下造些枪弹,以备不测。”

乔桥道:“我亦有此想法,然原料有限,如之奈何?”

高麟道:“我等可将枪管短造些许,余下材料亦可再造些枪械,虽不多,却也聊胜于无。”

乔桥眼睛一亮,喜道:“此法甚好!然此事须做得隐秘,如何方能不露痕迹,不走漏风声?”

高麟道:“兄长只管放心,此事不难。铸造间工匠皆我高家昔日将士,木工与杂工也大多与我交好,我管保将此事做得神不知鬼不觉。”

乔桥道:“如此甚好。然所造枪械藏于何处?贤弟须知,此事一旦为人察觉,我等皆是谋反罪名,罪在不赦啊!”

高麟笑道:“这有何难,我等于铸造间之下挖一地窖,尽可藏下多造枪弹。此地地势极好,既无潮气,又冬暖夏凉,枪弹于地窖中藏上三年五载亦无大碍。”

乔桥大喜,道:“贤弟真乃足智多谋!如此,此事便拜托贤弟了!另,请贤弟亲自主持,让工匠们赶制一批短刀。此事亦须秘密进行。”说着,拿出一方黄绢,那黄绢上画着短刀的图形。这批短刀是专为特战营赶制的。

高麟接过黄绢,展开看了,点头道:“兄长但请放心,两件事小弟均会尽心竭力办好。”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章。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