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少祖复仇记•假痴不癫[第一军团]

菩提少祖 收藏 125 358
导读:[B][size=18][face=仿宋_GB2312][color=#DE1010][center]一、初享战果[/center][/color] “哈哈,这家伙也有今天啊,活该!”小哥哥手里拿着一沓报纸兴冲冲闯进房间,嘴里大声嚷嚷着。 “你说谁呐?什么事儿让一贯含蓄的您这么高兴呀?”爱爱等人一脸的迷惑,笑着问。 “菩提少祖呀!除了他,还能有谁?!”小哥哥趾高气昂地将报纸往桌上一扔,“大家都来看看——咱们的杰作问世了!听说效果出奇的好,社会各界的反响还很强烈,哈哈哈~

一、初享战果


“哈哈,这家伙也有今天啊,活该!”小哥哥手里拿着一沓报纸兴冲冲闯进房间,嘴里大声嚷嚷着。

“你说谁呐?什么事儿让一贯含蓄的您这么高兴呀?”爱爱等人一脸的迷惑,笑着问。

“菩提少祖呀!除了他,还能有谁?!”小哥哥趾高气昂地将报纸往桌上一扔,“大家都来看看——咱们的杰作问世了!听说效果出奇的好,社会各界的反响还很强烈,哈哈哈~”

大家一人手里拿一张报纸品头论足,情绪热烈地交换意见。

“嘿嘿,《人熊大战》,作者:小哥哥……哈哈,小哥哥你还挺能忽悠的啊,不光让他与狗熊掺乎在一块,还没忘记拿芙蓉姐姐臊着他呀!呵呵呵~”灵儿看着在一旁翘腿抽烟的小哥哥,由衷地夸赞。

小哥哥很拽地行个美军甩手礼后,笑眯眯的不置一词,低下头捧着一个热气腾腾的茶杯猛啜。

“我拿的这份是《梦醒时分》,爱爱姐写的,讲的是……什么,少祖尿床?哈哈哈,爱爱呀爱爱,实在是高呀!”老虎笑得脸都变形了,眉飞色舞地说,“姐,你这招儿可是直指这丫的七寸死穴啊!哈哈……”

爱爱超级自信地一甩智慧的长头:“对他嘛,就得用狠招儿~”

随即,又晃着自己手里的报纸,“喏,这是咱们新成员一介通天同志写的《少祖你踩到狗屎了!》,虽然他跟少祖素未谋面却能马上进入反攻状态,战斗高潮还来得这样的快,不错、真不错啊……”

“俺誓与你们共存亡!”一介通天被夸得激动起来。

“什么亡不亡的,呸呸呸,净瞎说!”爱爱抛了一个可爱动人的小白眼儿,转过身说:“嘿嘿,这儿还有琳宫逍遥写的《劝降书》一份……”

“天啊——小哥哥你居然用古文?!”娜娜在一旁大呼小叫,表情夸张。

“我看看。”爱爱和老虎一起凑近脑袋。

看了一会儿,几个人异口同声地惊呼,“小哥哥,你太有才了!”

“小试牛刀而已,鸡毛蒜皮,不足挂齿。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左右而调戏之、前后而蹂躏之……”小哥哥嘴里不住地谦虚,压抑着内心的欢喜踱到窗边,深邃且带着忧郁地望着远方。

屋里的人挥舞着精心策划的檄文,七嘴八舌地指点江山闹成一团,仿佛革命的胜利曙光已经照耀在了逍遥派的窗台,一个个显得格外的兴奋……没人搭理正站在窗边造型的大诗人。

小哥哥顿觉无趣,悻悻重新落座。“静一静、静一静,你们先别急着庆祝胜利。”

众人停止喧哗,转睛看着小哥哥。

小哥哥狠狠摁灭烟头,慢慢抬起头,非常冷静地回望大家,“菩提少祖这人我了解,绝非是个一打就垮的窝囊废,咱们不能高兴过早,还得先看看他的反应……”

“对,局面对咱们暂时是有利的,但不能放松警惕!我们要以不变应万变,继续部署下一阶段的应对措施。”爱爱优雅地扶一下眼睛边框,不露声色的说。

“嗯,我们是应该冷静点,”老虎捏着下巴颌子陷入深思,仿佛那儿挂着一缕山羊胡须似的逼真,“——小心谨慎、防范反扑。要与‘防盗、防火、防抢’工作紧密联系到一起来抓!咱们要加上更重要的一条:‘防少祖’。别忘了,这家伙可是咱们这搞恶作剧的一霸……”

“少祖是恶搞的‘一爸’?”新来的一介通天不熟悉情况,仍旧很懵懂。

“嗯。”众人点头默认。

“那谁是‘一妈’?”

满屋哄笑,大家不约而同地望着爱爱。就在众目睽睽之下的爱爱红着脸蛋,狼狈不堪地正要反驳的时候,门开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慢慢走了进来,头发蓬乱,眼神迷离。

“——少祖?!”老虎惊呼,众人膛目。



二、少祖疯了


不管大家围在边上说什么、做什么,少祖都是一付无动于衷的样子,就是傻傻的坐着,没有发出任何声音,脸上也没有任何表情。就是一个人孤单颓废地靠在墙角,闭着眼睛,好像进入了四大皆空、与世无争的最高境界……

整整三天,少祖的眼睛始终没有睁开过。


“呸,鸟人一个,装什么深沉?!”大卫忿忿,朝地上吐了一口蓄谋已久的唾沫,浓的。爱爱和娜娜不禁眉头一皱,脸色冷峻。

小哥哥嘴里叼着根烟,一旁说话了:“少祖兄啊少祖兄,你还真行啊,整整三天都水米未进,想遁入佛门洗心革面了吗?”

“……”

“现在知道与大多数人作对的下场了吧,体会到人民无产阶级专政铁拳的厉害了吧!”老虎一边摇旗呐喊,双手乱挥。

“……”

“少祖啊,如果当初你不那样——今天也不至于这样啊!”爱爱也不停感叹。

“……”

“打击一个,我们尚且能够做到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可你怎么能打击一大片呢?这不应该呀!”

“你这叫啥?恃才放旷!与杨修同罪,知道吗?这德性到曹孟德手下去做事,那是该问斩滴!”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在少祖耳旁狂轰乱炸着,大有恨不得其立刻高举白旗、跪地求饶之咄咄凶势,可少祖仍旧是一付针扎不着、水泼不进的模样,双眼紧闭、不言不语。

一轮艰苦卓绝的批斗下来,倒显得义愤填膺的群众有些得理不饶人了。这不禁让大卫是怒火中烧:“少祖,我说你倒是给个表情呀!别以为不吃不喝不说话不睁眼的,就妄图逃过人民的群起而攻之!”

“都别劝了,他是感到自己罪逆深重,正在内心深深自责着、煎熬着,不断忏悔去祈求得到菩萨的宽宏大量呐!哈哈~”小哥哥俨然胜利者的姿态,谈笑风生。

就在大家偃旗息鼓准备散去之时,忽然有一种异样的氛围让群众们感觉不对劲了——少祖几天未开的双眼,渐渐睁大了……一眨也不眨地盯着四周的人,一个也没放过,吓得众人头皮发麻、背流冷汗!

接着,少祖开始笑。不是往日秋波荡漾的微笑,也不是露八颗牙齿的欣然浅笑,更不是宏亮爽朗的大笑,而是一种从没见过的、令人毛骨悚然的怪笑!比用刀片刮人的神经还要难受。

再下来,胆小的爱爱和娜娜不禁捂住了耳朵,其他人也叫苦不迭:少祖学着小孩的哭声,尖厉而凄惨,像从地狱的死人堆里不断伸出的一双双瘦骨嶙峋的小手在抠着大家的喉咙眼儿……

就在大家目瞪口呆、不知所措的时候,眼前的一幕更是让人永生难忘:少祖已经将小哥哥喝水的紫砂杯——啃掉了一大半!嘴里还在那儿嘎嘣嘎嘣地咀嚼着,样子跟洪七公在御膳房里寻着“极品八宝鸡”似的滋滋有味。

老虎、灵儿、小哥哥、大卫四个人冲上去死死按住少祖的双手和肩膀,好不容易才将其制服。而少祖这时显得从未有过的高兴,唱《我爱北京天安门》、《大阪城的姑娘》、《两只蝴蝶》、《香水有毒》,一曲一曲的连唱还配以手舞足蹈,嘴里的唾沫星子飞舞吹着节奏、打着鼓点,乐得不行……

大家一人出了一身大汗忙乎了近一个小时之后,少祖终于安静了,蜷缩在沙发的一角,像只安静的小猫般睡着了。

“额滴妈呀,他该不是疯了吧?”老虎惊魂未定,声音颤抖。

“这家伙肯定是在学《红岩》里的华子良——装疯卖傻的想蒙混过关、逃脱制裁……”大卫慢慢挪到几米开外,斜着眼睛跟国民党特务似的,不屑一顾。

“你们怎么看?”老虎六神无主,回头转望众人。

“俺倒是给人看过一些小病,可自学的参考医书是蒙古版本的……不好下诊断。”一介通天若有所思。

“我跟他不熟,拿不了这么大的主意,听你们的、听你们的……”琳宫逍遥连忙摆手,退后一步。

娜娜急得直跺脚,“那该怎么办呀?整出大事来,谁也负不起这个责啊!”

“就是,怎么会这样啊~”爱爱眼眶里已经有泪花在涌动。

“有办法了,”一直没发言的小哥哥忽然冒出一句,“——可以知道他到底疯没疯!”

“拿烟头烫他!”大卫满脸兴奋,脱口而出。

众人怒目相视,大卫讪讪退下。

“小哥哥,你接着说。”爱爱收回谴责的目光。

“爱爱,你和娜娜得做一点小小的牺牲,你们愿意吗?”



三、试疯行动


“简单是简单,可这样有用吗?”与小哥哥一通耳语之后,爱爱和娜娜心生狐疑。

“你们俩只管去试探,我们几个会在边上观察的,放心。”小哥哥笑着由衷感叹,“真希望你们能这样来试试我啊~唉,便宜这臭家伙了!”

“他醒了!”老虎跑过来通报。

“去吧,敬业点——就把他当作是我。”小哥哥既是鼓励又很惋惜,表情很复杂。

“呸!”

“呸!”

爱爱和娜娜一人冲小哥哥一声“呸”,扭身来到少祖身边,每人手里拿着一袋子饼干和糖果。少祖朝着俩人傻笑,“姐姐,姐姐好漂亮!肚子饿,要吃吃……”说罢,便伸手去抢她们的零食。

“臭猪猪别急,姐姐喂你吃啊~”爱爱坐到少祖身旁,伸出纤纤玉指去喂。

“饼干好好吃哦,我还要!”

“可以,但你得先回答姐姐几个问题,好吗?”

“好!”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臭猪猪。”

“你怎么知道你的绰号?”

“姐姐刚才喊臭猪猪就是臭猪猪的啊!姐姐真笨,嘿嘿嘿~”

爱爱盯着少祖的眼睛,从里面看到的不是往日熟悉的戏谑,而是小孩一样纯净无瑕,于是叹气摇头,喂海洋馆里海豚似的往少祖嘴里塞块饼干。

“你看着我——换我来问你!”娜娜一把揪过少祖的脸蛋,“一加一等于几?”

“不知道!”少祖嘴巴嘟着,干脆利落地赌气。

“说!”

“不说!”

“不说我打你!”

“三。”

“为什么?”娜娜问。

“给糖吃,告诉你。”少祖谈条件。

娜娜抓把糖果递过去,“糖也有了,你说吧。”

“你嫁给我做老婆,是‘一加一’……再生一个孩子,就等于三了嘛……笨死了!”少祖边嚼着软糖边嘟囔着。

“嘿,你个狗东西占我便宜呀!”娜娜举起手掌,作扇耳刮子势。

“哇——”少祖扯开嗓子大哭,泪涕俱下。

“臭猪猪别哭别哭,”爱爱拍着少祖的后背,轻声安慰,“姐姐心疼你啊~”

“两个姐姐好看吗?”

“你好看,她不好看!”少祖指着娜娜,“本来她也好看的,刚才她骂我了,所以她没有你好看!但是,她给的软糖很好吃。”

“……”爱爱一时词穷,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小哥哥一旁使劲打眼色,爱爱看了特别的不好意思,又对少祖说:“你真的觉得姐姐好看吗?”

“嗯。”少祖俩个腮帮子鼓着像装两个乒乓球似的,嘴里剧烈地咀嚼着含混点头,边吃还边盯着爱爱手里的零食。

“那、那姐姐让你亲一下脸蛋……要不要?”

少祖停止了毫无修饰的嚼动,呆呆地看着爱爱光滑的粉脸,又看着爱爱的眼睛,忽然间又开始大声啼哭。

“你哭什么嘛?”

“呜呜呜……姐姐是坏人,姐姐让臭猪猪耍流氓!臭猪猪不做臭流氓~呜呜呜~”

爱爱掩面含羞,满脸通红地悄悄退下。出门前狠狠踢了小哥哥一脚,“瞧你出的这馊主意!混蛋!”

“该!”娜娜跟着出门,“——你观察出什么东西来了吗?”

“NND……这丫的真幸福!”小哥哥抱着小腿,倒吸凉气说。



四、民意表决


“昨天的行动,已经证明是无效失败的。”小哥哥垂头丧气地说,“可是,这也太便宜他了!咱心不甘啊,得找办法、找办法……”

“我倒有个办法,一般人准得乐的满地打滚,试一试他……也无妨。”老虎习惯性地捏着下巴颌子说,间或还拔下根胡须。

“你说,快说!”小哥哥伏在桌子上,瞪大眼睛追问。

“跳艳舞。”老虎从嘴里轻轻吐出三个字,引来阵阵喝倒彩。

“无聊。”

“缺德。”

爱爱和娜娜保持着观点的绝对一致,蔑视着老虎。

“就是啊,爱爱和娜娜已经为前期的试探工作付出了那么多的矜持与保守,你这主意可真不咋地。”

“可——要是换做男的来跳呢,你们会不会乐?”老虎对众人的非议置若罔闻,继续摸下巴、拔胡须。

“嗳,这倒蛮有意思的。”

“是啊,那该多有趣呀!”

“嗯,有创意,支持!”

老虎的一句话,犹如往油锅里撒上了一把盐,屋内顿时热闹起来。

“主意是不错,可让谁来担当此重任呢?”小哥哥眼珠子乱转,四处打量着,满屋子寻人。被他看到的男子,全都躲瘟神似的选择了低头、抬头、偏头,不敢正视。

“灵儿,你说呢?”小哥哥面带狰狞,眯眼瞅着灵儿。

灵儿浑身不禁一个冷战,蝴蝶扇翼似的拼命摇手,“绝对不行!我宁可去死,也不干这事儿!”

“到了组织上需要你的时候,就开始推三阻四了吗?”小哥哥拉下脸来,冷若冰霜。

“是啊,只要是组织上需要,就得人人有责地出来奉献自己甚至是牺牲自己……是这个意思吧小哥哥,我同意你的这个观点。”爱爱笑眯眯地说。

灵儿恨恨地看了爱爱一眼,哀怨地低头不语。

“对滴,爱爱说到我心底里去了!”小哥哥轻舒了一口气,欣慰地看着爱爱,“——关键时候,还是咱们爱爱同志通情达理、原则性强啊!”

爱爱嫣然一笑,“呵呵呵,谢谢。”

小哥哥含情脉脉地对着爱爱,点头示意她继续。

“关于这舞者的人选嘛,我有这么一个意见。”爱爱把目光转向大家,意味深长地说,“首先,必须得拿得起、放得下,出得众、献得丑,大家说对吧?”

房间里鸦雀无声,没人还敢在这个时候擅自发表意见,唯恐惹祸上身。

爱爱不以为然地笑笑,继续畅所欲言。

“然后呢,除了跟少祖有深仇大恨之外,还得具备一定的从业经历和演艺经验……这很重要。”

大家好像明白一点意思了,纷纷抬起头来,心领神会地齐声应承。

“是的!绝对重要。”

“那当然,文艺不分家嘛!”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我们这儿除了大卫,就数你小哥哥最苦大仇深了!”

“爱爱,你继续说,请继续说!我们爱听......”

爱爱刚要说话,被小哥哥悍然打断,“阿修罗726,你什么意思啊?!”

“群众的意思。”

“你们什么意思啊?”小哥哥好像脑袋被门撞了一下似的,茫然四顾。

“我们觉得——由小哥哥来担纲主跳,不仅是民意,简直就是天意啊!”灵儿扬眉吐气地站了起来,意气风发。“大家同意吗?”

“同意——”

“有反对的没有?”

“没有——”

“民主投票,同意由小哥哥来跳艳舞的,请举手!”

哗啦啦一大片手掌高举着,有如整齐划一的桦树林傲然挺立,除了小哥哥那孑然一人的少数派将头深埋在桌下。



五、艳妆上阵


“为了咱们共同的恶搞事业,我跳舞可以,但你们要派人专门盯着少祖啊!注意他的眼神、注意他的表情,注意他一切的行为举止甚至是微小的反应,都可能泄露他的真实状况和内心世界……”

小哥哥站在小房间里任人摆布,不停地叮嘱蹲着忙化妆的大卫和老虎。

“知道了,咱们都一边看你的精彩表演,一边仔细观察少祖的一举一动。”

“放心吧,这家伙是咱碗里的肉、锅里的鱼,跑不了!”

大卫用手从桌上的瓶瓶罐罐里挖出一大坨粉底霜揉擦在小哥哥的脸上。接着,用小刷子蘸着白粉一层一层刷上去,跟装修师傅刮墙面仿瓷似的,使小哥哥的脸变得一片惨白,连原来的浓眉都淡了。

老虎则用眉笔重新勾勒出小哥哥的眉线,又细又长又黑的眉梢往上挑。然后再画眼线、夹睫毛、涂睫毛油、抹口红……

最后,俩人又在小哥哥的颧骨处分别涂上胭脂,完成了小哥哥最终的艺术形象——那是一副妖艳、骇人的嘴脸。

“深呼吸——对,吸气。”大卫抱着小哥哥的肥腰,为其系上演出用的草裙。

“我靠,你们预备的这草裙也忒短了点吧!”小哥哥喘着粗气责怪,低头质疑,“这,跟没穿有什么区别吗?”

“不还有条短裤头给你保留着吗?别瞎吵吵,系不牢实一会掉下来了,可别怪我偷工减料。”

“嘿,你干嘛呐你?!”小哥哥惊恐万分,躲避着大卫双手擎着的护胸用品,带黑色蕾丝边的。

“胸罩呀,俗称‘包二奶’,你会不认识?”

“我为什么要戴上这玩意儿呀?!真是胡闹,拿开!”小哥哥气咻咻地推搡。

“演戏要投入,行头要专业。你那几年文艺界白混了?还巨星呐,扯蛋!”

“你就权当是为了艺术吧……过来,别逼咱们哥俩给你霸王硬上弓啊!那样你更痛苦,来,戴上,乖~”

小哥哥面如白纸,形同木偶。一行清泪悄然滑过那张英俊的脸庞,留下一道仿如被雨水冲刷过的痕迹。

“好了没有啊,都等你们半个多钟头了!”爱爱推门进来,看着小哥哥惨白的脸蛋和猩红的大嘴巴,不禁哑然失笑,浑身带震说:“哈哈哈哈——小哥哥,你这是准备出去演聊斋还是扮木乃伊呀?出去就等着爆棚吧!哈哈哈~”

“等会,”大卫挡在小哥哥面前,大手在其胸前摆弄着。“对咯,再把这......两个苹果......给塞进去......一边一个......才叫完美......无缺......呢,好了,撒欢去吧!”



在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中,小哥哥粉墨登场了,随着强烈动感的节奏一边扭,一边往前卖力送着胯。

观众一阵喝彩。

大卫和老虎鼓掌叫好,眼睛却时不时盯着少祖——他就跟个三岁孩童似的面无表情,只是怯怯地紧靠着爱爱一言不发。

小哥哥在大家极为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中渐入佳境,胆子也大了、动作也开始狂野不羁:抛媚眼、舔舌头、俯身撅臀,双手提溜着裤头的两边,来回拉扯着,极尽妩媚与妖艳。哪边观众有尖叫声,就屁股蛋子朝着哪边摇摆……

少祖满脸泪水,显然已经被这突如其来的“怪物”给吓哭了,抱着爱爱的胳膊使劲哭泣,吵着要离开。可喧嚣的噪音早已盖过了一切,大家已经几近痴迷疯癫,忘我地陶醉在小哥哥无私奉献给大家的视觉盛宴中去了……




本文内容于 2008-12-14 6:52:17 被菩提少祖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2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