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今天的繁榮不是正常的繁榮,因為香港的經濟不是一個正常的經濟,從1842年起就不是,現在也不是,在可預見的未來也不會是。






(1)香港寄生於中國






中國有一句話說:「靠山吃山,靠水吃水」。



那麼香港靠什麼呢?



答案是:香港靠海,吃的自然是水。香港在割讓給英國以前是一個小漁村,居民以捕魚為生。捕魚能致富嗎?當然不能。不過那時候的香港人雖苦,過得是自食其力的正常生活。



英國佔領香港後把香港建設成英國對中國的轉口港,香港這就發達了。這時候香港人吃的是什麼?是中國辛勤創造的財富,不再是香港附近水中的魚。換句話說,香港人是寄生在中國的一群人,本身並沒有什麼生產力,生活雖好並不踏實。






事實是,香港人優裕的生活是建築在香港成為西方世界在中國的橋頭堡上。這是西方人的驕傲,香蕉華人的光榮,中國人的恥辱。





(2)香港經濟的騰飛






很多人,尤其是香蕉華人,肯定不同意上述香港寄生中國的說法。讓我們用一些簡單的數字來說明。






香港與九龍分別於1842年與1856年割讓給英國,但是在1950年以前並不比中國沿海的大城市更繁榮,譬如天津與上海。香港真正的繁榮開始於50年代,由於西方國家對中國禁運與封鎖,香港成為中國與西方世界唯一的窗口。但是由於中國主張自力更生,香港的繁榮在這段時間是有限的。






香港經濟真正的騰飛起於中國的改革開放。被西方封鎖將近三十年的大陸,一旦政策從自力更生變成改革開放,需要從西方引進的物質是不得了的。






讓我們用數字來說話。香港的恆生指數1978年以前接近500點,1998年達到18000點,20年內翻了40倍。沒有中國大陸改革開放後巨大的需求和西方國家在轉口貿易的操縱,香港經濟是不可能騰飛的。






(3)香港的明天






我們要問:香港的明天會更好嗎?



答案是:不會,香港沒有這個條件。地緣決定一切,香港未來必定被邊緣化。






香港的未來是本文要討論的重點問題。YST想從地緣政治與地緣經濟的角度來分析香港的未來。






(4)香港經濟的競爭對手






我們問:香港經濟的騰飛(20年內翻了40倍)是正常現象嗎?



答案是:絕對不是。香港的繁榮是畸型的,是政治操縱下的氣泡,這個被英國吹起的泡泡終歸是要破滅的。






我們再問:泡沫化的香港會回到一百多年前的小漁村嗎?



答案是:當然不會。這正是中國的悲哀(the true sorrow of China)。






好了,你一定會問:香港已經回歸中國了,它的經濟競爭對手到底是誰?



很多人都認為是上海,這個回答不全對。是的,上海已經部分取代了香港在中國金融界的地位,只等中國大陸開放人民幣自由兌換,上海很快就完全取代香港的金融地位。






但是上海也只能取代香港的金融地位,真正把香港全面邊緣化的城市是廣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