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主沉浮 第一卷 江湖浮萍 第一百零三章 弥勒之乱(二十六)

gaoyu19840128 收藏 3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0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04.html[/size][/URL] 江仲武与穆老头儿一战,靠山王杨林看得清楚,两人每次出招都力求将对方置于死地,最后到底是以其中一人的身死而收场。见到这样的结局,靠山王终于放下了先前对江家兄妹的疑虑之心,待江仲武撤回山丘上,杨林便出言邀江仲武随他从军,想要将其收为己用,可话刚说了一半儿,就被战场中雷鸣般的战鼓声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04.html


江仲武与穆老头儿一战,靠山王杨林看得清楚,两人每次出招都力求将对方置于死地,最后到底是以其中一人的身死而收场。见到这样的结局,靠山王终于放下了先前对江家兄妹的疑虑之心,待江仲武撤回山丘上,杨林便出言邀江仲武随他从军,想要将其收为己用,可话刚说了一半儿,就被战场中雷鸣般的战鼓声和撼天动地的喊杀声给淹没了。

众人转头再看,好家伙,只见漫山遍野的弥勒军一眼望不到尽头,半边大地被他们那所特有的黄色而覆盖,冲锋在前的弥勒教徒就好像汹涌澎湃的海浪,蕴含着巨大的能量,向隋军大阵扑去。

面对弥勒军气势如虹的冲锋,隋军三个矩阵迅速合拢,并做一字长蛇阵,三通鼓毕,军令旗摆,后排早已准备多时的三千射手将强弩斜四十五度抬起,三千支弩箭呼啸着倾泻到弥勒军的前锋。弥勒军大都是无甲单位,哪里抗得住军用强弩的冲击,一轮箭雨过后,竟然有千余名弥勒教徒死伤倒地。不过如潮的攻势却没有因为这千余条人命而止住半分,在战鼓的激励下,作为锋线的弥勒教徒依然狂叫着向隋军盾墙突击。

弩的射程和穿透力虽然远胜于弓,但它的上箭速度要慢于弓。所以当第二轮箭雨再次放倒千余冲锋敢死队后,弥勒军已经冲到弓力所及的范围内,弥勒军中也有一些弓箭手开始向隋军方阵点射起来。不过弥勒军的阵型及其混乱,弓箭手只是掺杂在前冲的大队人马中,根本无法形成大兵团对战时所需的那种弓阵箭雨,想要射到人是及其的不易,况且隋军官兵大都披甲带盾,所以想要真正射杀一个目标,就好像抽到大奖一样让人感到不可思议。

“哼!还真是不好对付啊!”,看着那些悍不畏死的弥勒军,靠山王一张老脸阴沉得很,冷生道:

“没想到这些乱军竟如此彪悍,难道他们都不怕死吗?!”

“老王爷有什么好担心的,他们再彪悍又怎样,不还是会被官军一片片的射杀吗?”,长孙无垢是一群人中唯一的军盲,小丫头茫然的眨着她那双迷人的大眼睛,十分不解的问道。

“傻丫头,以他们这样的冲锋之势,我们最多还能再射出一轮箭雨,两军交锋在所难免,以万余精锐官军肉搏四五万彪悍如斯的乱军,我们占不到多少便宜啊!”,看着远方那即将撞上隋军紫色大阵的黄色海洋,杨林忧心忡忡的道。

“王爷大可安心,以洛琪看,这些乱军不过是外强中干而已,不堪一击的!”

“哦?丫头你是不是有什么破敌良策?快说与老夫听听!”,所谓伤敌一千自损八百,靠山王最不想看得的情况就是在战场上与弥勒军以命搏命,所以老头子一听江洛琪这样说来,便急不可耐的问道。

“王爷莫急,且听洛琪仔细道来这其中缘由。”,说着江大美女玉手轻抬,指了指弥勒军的冲击前锋,道:

“王爷您可曾发现,所谓悍不畏死之徒,其实大都位于冲锋队伍中?”

“哦...果然如此!这...这是为何?”,杨林顺着江洛琪指向仔细看了看,情况果然入她所说,除了最前线的冲锋敢死队,中间茫茫一片的弥勒军给人的感觉就好像羊群一般,完全是被别人牵引或是驱赶着前冲。

江洛琪闻言淡淡一笑,悠悠然道:

“据洛琪所知,那向家父子手下的忠诚教徒不过万把人,刨去老弱妇孺,其中能战者最多只有五千人而已!若是洛琪猜的不错,这冲锋敢死队就是向家父子嫡系的一部分,而另一部分,八成是在弥勒军阵后方驱赶那些不愿拼命的后附者。看现在的情况,估计他向家父子的那些家底,很快就要拼光了!”

江大美女望着不断被射杀的弥勒军,自知谋害向家一党奸计得逞,嘴角竟不自觉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看得罗士信一阵阵的发毛。

“向家父子为什么把嫡系都派到前面去送死了呢?为什么不叫那些依附他们的人去呢?”

江大美女闻言甜甜一笑,耐心的向长孙无垢解释道:

“垢儿妹妹有所不知,有句话叫做兵败如山倒,那些依附者大都是一群匪贼流民,哪里会有什么忠义能战之士?他们又怎会愿意替向家人送死?让他们充当锋线,一旦有一人逃跑,那必将导致全军的溃败,一发不可收拾啊!”

“哈哈哈...丫头,如你所说,只要我大军保持阵型,暂且不与他们交锋,一旦他们的锋线死伤殆尽,乱军攻势便会自行瓦解,是这个意思吗?”

“正是!”

“好!”,靠山王闻言朗声一喝,命道:

“老四,你去传我帅令,叫苏成苏凤顶住,敌军溃乱之前,不得出击!”

“是!父王!”,四太保李祥一声领命,打马向隋军大阵绕去。

.......................

李祥传令的功夫,弥勒大军的前锋距离隋军盾墙已经是咫尺之遥,从这里看得非常清楚,盾牌手全部以肩顶盾,准备迎接敌军的强烈冲击。而盾牌手身后的长矛兵则稍稍迁移,将手中长矛从盾牌之间的缝隙中探出去,远远望去,长长的盾墙就好像突然长出许多尖刺,等着对方自己撞上来。

虽然明知道撞上去后果根本是十死无生,可是锋线的弥勒军已经收不住前冲之势,带着强大的惯性,有些被刺得对穿,有些则硬生生撞到了盾墙上,场面壮烈无比.....

若是按隋军以前的作战方式,之后应该是盾兵前压,长矛兵不断的从缝隙刺杀敌军,同时弩箭手继续齐射,数轮过后,盾兵分开,后方身披明光甲的刀盾兵冲锋,与敌人正式展开肉搏。可是现在苏成苏凤两人已经得到杨林之令,不仅并为前压,而且还喝令后方刀盾兵过来帮忙顶盾,而长矛兵和弩箭手则继续收割对方的性命。

“冲!给我冲!冲入敌阵,与他们肉搏!”

江洛琪所料一点儿不错,此时在后方压阵的向海明好像一只热锅上的蚂蚁,眼看着自己的嫡系人马一点点的被消耗殆尽,而隋军盾墙却丝毫没有松动的意思,他直急得血往上涌,真恨不得亲自冲上去督战。若是短时间内不能突破隋军盾墙,那溃败之局将不可避免。

可是不管向海明怎么督战,该来的终究还是会来。在前锋敢死队几近殆尽之际,便开始有个别人后退,后来演变成一队一队的逃跑,最后全军溃败的场面终于还是发生了,惊慌失措的弥勒乱军四散奔逃,有些索性连手中兵器都丢掉了,以平生最快的速度逃离这杀戮之地。

苏成苏凤看准时机,当即下令冲锋,此时那堵用无数条人命都不曾冲开的盾墙终于被放倒,早已蓄势待发的隋军官兵一窝蜂的冲了出来,肆意收割着已无抵抗之志的弥勒乱军...

“哼,进退无据,一群乌合之众!”,眼看弥勒军败局已定,杨林不屑一哼,向众人招手道:

“这里没什么悬念了,我们可以走了!”

“王爷还请稍等片刻...”,一群人刚想转头离去,江大美女突然开口道。说着江洛琪策马来到罗士信身旁,指了指远方正焦头烂额的向海明,问道:

“士信师兄,这个距离你能否将向海明那厮射杀?”

众人所在的山头距离向海明的帅旗距离相当远,普通人目测都很费劲,更不用说精确射杀了。不过江洛琪却见识过罗士信神乎其技的箭法,当初在黄河之中,大约也是在这样的距离上,罗士信曾射杀数名水鬼。之前因为向海明不仅有许多的大旗阻挡视线,而且他身边还围着一圈的刀盾手,所以不可能将其点杀,但此刻却是不同,弥勒军的大旗几乎都倒了,那些护卫向海明的刀盾手也都去忙着收拢乱军,向海明的身影已经彻底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江大美女眼尖心细,就是注意到了这个情形,所以才会有此一问。

“丫头你还真能说笑,我这孩儿虽然箭法出众,但这样的距离也不可能射中的嘛...”

“嘿嘿,父王...”,罗士信微微一笑,半真半假的说道:“说不定孩儿还真能将向海明那厮做了呢!”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