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手神枪 第二季 菊之忍者 第十二章

359001664 收藏 28 62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6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60.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傍晚,天平寨沐浴在一片火红的残阳中,远远望去,如同升腾的火焰。夏少校伫立在一处高坡上,通过望远镜注视着彤一步步接近寨门。 他不想让更多的陌生人看到自己,所以才选择在此时送彤回家。彤的父亲在太原经营银号生意,规模相当大,北京和天津等大城市都设有分号,可谓是日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60.html


傍晚,天平寨沐浴在一片火红的残阳中,远远望去,如同升腾的火焰。夏少校伫立在一处高坡上,通过望远镜注视着彤一步步接近寨门。 他不想让更多的陌生人看到自己,所以才选择在此时送彤回家。彤的父亲在太原经营银号生意,规模相当大,北京和天津等大城市都设有分号,可谓是日进斗金,是当地首屈一指的富商。

彤的老家在天平寨,这次回来是看望生病的奶奶,没成想半路上被土匪给绑架了。老康是彤父亲雇来的保镖,专程护送彤回老家,不料他竟然暗中勾结土匪劫持彤,目的当然是为了钱。

只可惜他的运气太差,开枪惊醒了夏少校,活该倒霉!

不管彤如何追问,夏少校始终没有告诉她自己的名字。他不愿欺骗这个天真美丽的女孩,但更不愿给她带来不必要的危险,对自己了解越少就对她就越安全,最好是当什么也没发生过。

彤还没有靠近寨门,就已经有人抢先迎了出来,不少人手里还拎着步枪,想必一定是彤家的护院了。彤在众人的簇拥下向寨门走去,临进门前忍不住回头张望,夏少校已然消失不见了。

为了救彤,夏少校耽搁一白天,原计划今天下午返回羊井镇自然是不可能了,如果不想再次在野外露宿,就必须连夜赶路了,明天天亮前回到敏的身边应该不成问题。

自从杀死犬养一郎后,夏少校发觉诸事不顺,就拿这次“狩猎”来说吧,先是差点被鬼子追杀成功,紧接着在返程的途中又遇到了土匪,虽然最终都平安化解,但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他当然不会有什么迷信的想法,可总感觉自己似乎是得了胜利病,有点松懈轻敌了,危险的信号。

刚才站在高坡上目送彤回家就是个错误,太过暴露,自己应该躲起来观察的,也许此时天平寨内正有人同样用望远镜观察自己呢,怎么老犯这种低级错误呀?作为一名狙击手,就应该应时刻保持警惕,处处隐藏自己的行踪,敌明我暗才是制胜的法宝,动不动就轻易现身,早晚会挨枪子!

再这样下去,自己迟早会成为别人的猎物。

夏少校越想越郁闷,也没心情吃晚饭了,决定加快速度赶回羊井镇。为了尽早回到敏的身边,他不知不觉中又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竟然走上了大路,完全忘记了隐藏行踪的重要性。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大路上的能见度变得非常有限了,夏少校大步流星地往前赶路,浑不觉正一步步向危险靠近……

大当家老远就看到山路上有个人走过来,速度很快,似乎是急着赶路。这里距天平寨不远,很可能就是寨里的人,正好抓住问问里面的情况。他今天一直等到下午三点,也没见瘦高个和老康他们把李凤歧的闺女给带回来,心想一定是出事了,急忙带着手下出来寻找。

他不太相信老康,这家伙既能出卖雇主,同样也可以出卖自己,虽说有瘦高个从中牵线,但还是小心一点的好。因此他没有亲自出马,担心是圈套,只派瘦高个带几个人去协助老康。

现在看来,这件事还真有可能是个陷阱,要不瘦高个怎么一点音信也没有,抓一个毫无反抗能力的小妞会如此费事吗,况且还有老康这个内贼在呢!

由于李凤歧发财后不忘乡亲,舍得积极为老家的乡亲们谋取生财之道,使得天平寨成了这附近方圆几十里最富裕的村寨,多少外面的姑娘都千方百计地想嫁到寨子里来。这块肥肉大当家的可以说是垂涎已久了,他曾多次派人到天平寨李家索要财物,却仅仅得到了几百块大洋,简直就是一种侮辱。他早就想找机会给李凤歧一点颜色看看,可这老东西远在太原,不好下手,天平寨又易守难攻,心中有气也只好暂且咽下了。

如今老康送来这个难得的好机会,他岂能错过,只要将李凤歧的闺女弄到手,不怕他不乖乖地听话,到时候自己要什么他敢不给!听说李凤歧的闺女长得非常标致,今年刚满十七岁,在省城最好的女中上学,说不定还是个处子呢!

等搞到手后先给她开了苞,出出心中这口恶气,然后再找李老狗算账!他主意打的不错,可等来等去也不见瘦高个和老康带那小妞回来,真能把人给急死!

夏少校闷着头往前赶路,丝毫未察觉危险的存在。他边走边想该如何调整自己现在的状态,尽快摆脱胜利病的困扰,重新恢复到杀死犬养一郎前的那种状态中去。他越要越发觉独自作战有许多难以克服的弱点和局限性,优势也没有刚开始时那么明显了,如果再不适时转变战术的话,离“太行神枪”消失的日子就为期不远了!

他深知若想彻底扭转这种被动的局面,唯一的办法就是加强和共产党八路军方面的合作,双方优势互补方能打开新的局面。个人英雄主义该终结了,强强联手才是最佳的选择。

夏少校知道自己欠缺战略家的眼光,但在具体的战术方面却有自己独特之处,尤其是在特种作战方面,他是一个真正的专家。

八路军的游击战当然也属于特种作战的一种,但他们缺少正规而系统的训练,往往只是袭扰和牵制日军,无法造成致命的打击。不管是何种战术战法,最终还是要靠士兵们来完成,所以单兵的素质和技能训练是关键,不然一切都是纸上谈兵。缺乏武器装备不是理由,正所谓尺有所短,寸有所长,只要运用得当,劣势也能变成优势,事在人为嘛!

大当家带了不少手下出来,在山溪附近发现瘦高个和老康等人的尸体后,立刻展开的搜索。不久,他们便发现了夏少校和彤留下的脚印,随即奋起直追。夏少校撤离山林时也考虑到了会被人追踪的问题,对所留脚印的处理非常小心,尽量做到不留痕迹,同时又设了几处疑阵,诱骗追踪者上当。

土匪们被夏少校骗得团团转,白费力气却毫无收获,眼看天就要黑了,大当家下令直奔天平寨,碰碰运气。

大当家的运气是因夏少校的错误而得来的。他命令手下埋伏在路两侧的乱石和野草丛中,等目标进入埋伏圈后再动手,谁也不许乱开枪,务必要抓活得,十对一,胜券在握。

目标身上好像背着是么东西,天黑开不太清楚,可能是包裹一类的东西吧!这人的胆子可真够大的,一个人就敢走夜路,也不怕路上遇到土匪或山中食人的猛兽,今晚他算是霉运当头了!

五十米……四十米……三十米……二十米……十米……

目标一步步接近,仍然毫无戒心,成功在望,大当家不由得暗暗心喜。

就在这紧要时刻,一声怪异的声响打破了寂静的夜色,听上去格外刺耳,好像是有人在放屁。这下差点没把大当家的鼻子给气歪了,是那个混蛋忍不住了,偏偏在这么关键的时刻放屁。

他顾不上张嘴骂娘,立刻手持盒子炮从埋伏处现身,快速跑向目标,想在第一时间将目标给控制住。其他土匪见大当家冲出去了,也赶忙纷纷站起,一起拥了上去。

土匪们的反应不慢,但夏少校更快。他听到异响后瞬间止步,敏锐的目光随即便发现山路两侧有黑影闪扑过来。没时间多想,突现的黑影肯定不是朋友,拔枪、卧倒、开火一气呵成,夏少校的应变能力极为惊人。

大当家看到目标突然卧倒,动作敏捷熟练,其素质不亚于受过训练的军人。他马山意识到对方很可能不是普通人,往前冲的脚步立时满了下来,这个下意识的举动救了他一命。

黑暗中,子弹的射线极为醒目,以夏少校的大威力为中心,呈不太规则的扇形向前方喷射,弹无虚发。四五名冲得最快的土匪瞬间被射线击中,惨叫着翻身摔倒,其他人吓得急忙就地卧倒,再也不敢往前冲了。大当家聪明地放慢了脚步,让手下当了替死鬼,侥幸逃过了一劫。

双方相距只有七八米,都趴在地上不敢乱动。中枪土匪的呻吟省渐渐变弱,看来已经是不行了。目标仍趴在上路中央一动不动,位置相对明显,大当家立刻挥手示意附近的手下一起向目标开火。

五支步枪和一支盒子炮快速瞄准目标开火,目标猛颤几下后便寂然不动了,好像是被击中了。大当家不放心,又命手下打了十几枪,目标依然趴在原地不动,看来是真的被击中了。他示意手下过去查看,确定目标是不是真死了。两名土匪战战兢兢地弯腰持枪朝目标走去,样子似乎是很害怕。

两名土匪极为小心地靠近了目标,先用步枪捅了捅,没反应,然后走近猛踢了几脚,感觉不像是人。其中一个土匪壮着胆子蹲下身伸手摸了摸,发现竟然是一个大型背包,里面鼓鼓囊囊的也不知塞了些什么东西,远远看去还真像有人趴在地上一样。

“不是人,是个大包!”查看背包的土匪扭头冲大当家的喊道。

“人去哪儿了?”大当家的仍不敢起身,警惕地问道。

“不知道,可能是逃掉了吧!”那名土匪摇摇头答道。

对方一出手就让自己损失了半数人手,现在又莫名其妙地失踪了,真是令人费解!敌情不明,大当家的本想率手下趁机撤走,可又有些不甘心,毕竟他们人数占优,就这样退走也太没面子了,以后在手下面前也就没有什么威信了。

他暗自咬咬牙,抬手招呼其他三名手下一同爬起来朝前走,打算看个究竟,也许能在那个大包里发现什么重要的线索,说不定能证明来人的身份呢!

夏少校当然没有逃走,而是潜伏在附近暗影中,静待出手的时机。他不清楚伏击者有多少人,所以在抢先开枪压制住对方后,飞快地卸掉背包,然后趁对方慌乱之际,快速翻滚到路旁的草丛隐藏起来。

伏击者相互之间的对话夏少校都听见了,但仅凭这些是无法判断出他们的身份的,他在考虑是不是需要留个活口问问呢?

五个人聚集在背包四周,好像是在商量这什么,也不派人到附近搜素警戒,一点军事常识也没有,夏少校暗自冷笑。其中一名看似像领头的人,正蹲在地上翻动他的背包,那里面虽然都是些食物和步枪子弹,但是当中有一颗美式手雷,这东西可绝不能落到他们手上。

夏少校突然现身时大当家的没看到,站在最外侧的一名土匪感觉到了,刚刚转身想仔细看看,当即被一枪爆头。枪声惊醒了其他人,但没有一个人能来得及扣动扳机,接连三枪无一幸免。

大当家因为蹲在地上,枪响后身子本能的往一侧闪了闪,子弹击中了他的左肩。他倒地后仍有反抗能力,右手奋力举起盒子炮想反击,但瞬间就被夏少校一枪给击飞了,虎口震裂,钻心的疼。

“你是谁?”望着步步逼近的夏少校,大当家的强忍伤痛问道。

“这话该我问你。”夏少校冷笑道。

“你是天平寨里的人?”

“先说你是谁?”

“说了你能放过我吗?”

“不说你就死定了!”

“你的枪法不错,本地没有你这么一号人物,一定是李老狗花钱雇你来的吧?”

“接着说。”眼前这人说出了天平寨和姓李的人,夏少校怀疑他很可能和绑架彤的土匪有关。

“李老狗给你多少钱,我可以十倍,怎么样?”大当家的看出夏少校有些犹豫,当即利诱道。

“你可不像是个有钱的人,我最不喜欢说谎的人。”

“我没说谎,只要你我联手将李老狗的闺女弄到手,但是别说十倍,二十倍的钱也又啊!”

“你就是那个大当家的吧?”夏少校恍然而悟。

“你怎么知道?”大当家的闻听一愣。

“去问老康吧!”夏少校懒得和他废话,手一抬,九毫米弹头准确贯入大当家的眉心,这种狗东西留着就是祸害。

虽然夏少校不知道彤的父亲为人如何,但彤给他的印象不错,救人就要救到底,干掉大当家的,彤以后就安全了。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