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穿特异现象的真面目

投笔请缨 收藏 0 420

为什么还会有很多人相信巫师和通灵者,愿意花钱去寻求所谓特异功能者提供的服务呢?其中一个明显的原因就是,通灵服务这种现象在现实生活中是存在的。正因为如此,1882年,在英国伦敦创建了一个科学调查机构,其宗旨就是用科学的方法去检验灵魂聚会中所发生的一切。这种灵魂聚会在当时曾风靡一时。问题随即也产生了,比如我们发现,在通过物理或化学试验能够得出不容置疑的明确结论的时代,当人们去衡量一个人的特殊能力时,却还要同人的心理打交道,要去辨别其中是否有欺骗。19世纪,同达尔文一起创建了进化论的杰出科学家阿尔弗雷德·罗素·华莱士(1823~1913)以及化学元素铊的发现者威廉·克鲁克斯爵士(1832~1919),他们都相信特异现象的存在(因为他们证实过),并因此受到了同事们的指责,说他们不是权威的科学家。另外一些学者,比如在化学与电磁学方面有很多发现的英国著名科学家迈克尔·法拉第(1791~1867),也做了同样的试验,但结果什么也没有发现。这就很明显,要想验证某些说法,除了自身必须是严肃认真的科学家以外,还必须是了解骗术的行家里手。但是相信特异现象并不能简单地以过去时代的单纯与幼稚做出解释。本世纪70年代,以色列的通灵者乌里·格勒(见本文后面的介绍)除了借助沟通手段以外,以其天资和才能说服了两位美国物理学家罗素·塔尔格和哈罗德·普托夫,并且使他们同意将观察和看法发表在权威的《自然》科学杂志上。后来,还有两位新西兰的心理学家戴维·马克斯和理查德·卡曼,他们想通过试验进行研究,但收效甚微。同时代的魔术师和特异现象的研究者詹姆斯·兰迪在观察了格勒之后,向人们揭示说,只要略施魔术师通常使用的技巧就能够模拟出同样的特异现象来。然而,人们现在对这种现象的迷信和崇拜比任何时候都更为活跃,其中的原因是颇为复杂的。为了分析其原因,我们听取了意大利特异现象监督委员会(CICAP)两位专家的看法。马西莫·波利多洛是一位心理学家,他发展了对特异假想能力进行有控制的检验程序,排除了诸如偶然性、命运或欺骗这些因素。波利多洛是兰迪在这一研究领域中所带的惟一一名学生。


路易吉·加拉斯凯利是一位化学家,也是意大利帕维亚大学的研究员。他对神秘玄妙的事物和离奇古怪的现象迷恋有加,在研究工作中不放弃使用科学方法。他同弗朗科·拉马奇尼和塞尔焦·德拉萨拉一起生产出一种“触变性”的物质,特别类似圣真纳罗(古罗马皇帝迪奥克莱齐亚诺迫害基督徒时的殉教者,后人尊其为圣人。据称在那不勒斯的主教堂里至今还保存有他的血,每年的9月10日是他的祭祀日)的血液时,立刻就引起了国际上的广泛兴趣。


法拉第的试验


1848年,美国的福克斯姐妹俩说,她们同一位在她们家中遇害的流浪者的灵魂交谈过。此后,10年左右的时间里,不论是在美洲还是在欧洲,这种聚会极为盛行。聚会中,桌子开始晃动起来,许多“唯灵论者”(灵魂聚会的信徒们)认为,使桌子晃动的原因是由于奇怪的“引力”作用,是电力的神秘现象。1853年,一组医生在研究了一些课题之后得出的结论是:桌子的移动是由于肌肉的运动所致,而这种肌肉运动常常是无意识的。当时著名的科学家迈克尔·法拉第也对一些通灵者进行了研究。在没有发现通灵者周围存在电力场或磁力场之后,他开始了对无意识活动的研究。他在桌子上叠放了几张很光滑的纸,一张纸放在另一张磨得很粗糙的纸张上面,这张粗糙的纸直接接触桌面。叠放其他的纸张时,纸与纸之间放上一些细小的水泥微粒。法拉第观察到,如果在放纸的桌面划上一道线,试验之后去查看纸张的位置,就会发现纸张有移动现象。为了验证通灵者无意识活动的可能性,他设计了第二个试验:将两块板子重叠放在有通灵者的手靠着的桌子上,两块板子不相连,它们可以自由滑动。将通灵者的手同一种测量两块板子相互移动的工具联接起来。当通灵者能看到这一工具时,工具上的指针不动,而当指示器隐蔽时,法拉第就测量到一种机械压力的动作。这里涉及的是因肌肉无意识运动形成的“自我欺骗”。然而,像桌子为什么能自动浮起来等问题,下面将做出解释。


能够浮起来的小桌子


法拉第并不是同施展魔术的人过不去,而是抓住视觉见证不可靠这一问题不放。在灵魂聚会时使用的那种三条腿的桌子当然不是一种很稳当的结构。在黑暗中参加灵魂聚会的人所感到的桌子自动浮起现象,事实上只是桌子的倾斜,它是以一条腿为支点而形成的一种正常现象。使人感受颇深的骗术则是通灵者要人们相信,由于来自他们手中的某种心理感召力,小桌子在空气中才能够浮起和晃动。其实这种把戏非常简单,但却非常巧妙,难度就在于玩弄者的熟练性,这需要经过一定的训练才能掌握。玩此把戏需要寻找一张尽可能轻的小桌子,它的桌面要有足够的粗糙度,使人看不见钉在上面的一个或更多的大头钉,而且这种钉子还略微凸起一点。波利多洛解释道:“通灵者戴有特殊的戒指,在手指肚部位有一个很合适的凹槽,当通灵者的手放在桌子平面上时,这些凹槽就同钉子的盖头钩上了。他的手在桌面上移动时,其实是在寻找挂钩点。当通灵者感到他的‘吸引力’足够有力时,他就令桌子浮起来,并使之摆动和旋转,好像桌子有生命一样。”如果桌子很轻,玩弄的技术又很熟练,那么成功就有了保障。


会写字的小杯子


在这种意想不到的表演中,灵魂聚会的所有参加者都对表演坚信不疑,他们的手指都指向一只倒置的小杯子。这杯子好像自己在移动,逐渐接近放在它周围的那些字母,好像要将这些字母拼成一段文字。事实上,这是一种由无意识支配的不由自主的现象。如果这种解释还难以使你们信服,你们可以自己试一试,将字母混起来面朝下放,或者将聚会参加者的眼睛蒙起来。小杯子还在移动,但产生出的字毫无意义。


变换物品


正如人们所熟悉的,专业魔术师和魔术爱好者的熟练技巧中最重要的一招就是快速变换物品。典型的例子是金属的“意念”弯曲,特别是在玩一些小型物品时更显得灵验,比如硬币。魔术师的高明之处是在观众面前能以缓慢而自然的动作完成物品的变换。波利多洛对格勒的活动做出了成功的揭露。格勒称他的那些活动是受所谓的精神力量的驱使。波利多洛说:“在一些情况下,科学家必须有魔术专家的协助,因为科学家也同其他人一样会上当受骗。”另外,使用摄像机、与通灵者事先达成商定的试验协议等,所有这些都是不可缺少的策略。


巫师与预言家


即使某些预言家对你们做出了详尽的预测,但你们会相信它吗?很多的巫师都在预言未来,正如假想的实体与通灵者对话那样,他们常常讲的是一些适合于所有人的普通道理。这就是所谓的“巴纳姆效应”。巴纳姆(1810~1891)曾是美国最善于创新和最受人赞赏的马戏团的经纪人。这些预测是如此的空泛,几乎所有的人都能对他们所宣扬的东西对号入座。加拉斯凯利建议说:“你们可以试着问一下通灵者,你们银行自动取款卡的密码是多少,接着就会发现对方的神奇之力会立即下降。很多人认为占星术灵验,因为解读星座的描述好像很准确。不过检验起来极为简单:只要解读一下全部12个星座,不要将相关的黄道十二宫暴露给我们,然后去寻求发现自己的星座:意想不到的结果就出现了。”


智力游戏


“预言家”常常会发表诱导性的讲话,以便使客户能间接地向他提供他想知道的信息。不管是有意识还是无意识地玩弄这一技巧,在魔术界这是众所周知的所谓“精神主义”。最直接的就是对客户察颜观色、审视客户的举止和态度。这里还有别的一些技巧可以让“预言家”应用于实践,同时注意要以谅解与和善的口吻讲话:


首先,你们要成为一种综合性的人物,说出来的话要模棱两可,要“放之四海而皆准”。如果你们说:“这里提到的是一位亲属。儿子?还是女婿?”人的心理状态总是这样的:一直在思考如何回答问题,但对所提的问题却忽略了,记不起那些摸底的话。如果最后结果是女婿,而你们却说了是儿子,你们就可以这样来打圆场:“但是你思念女婿就像思念儿子那样深切。”比如你们说“你们家有四口人”,对话者就将你们的话同他本身的情况去对号了,包括排除可能有的儿女、祖父母或叔叔们。


其次,你们一定要注意那些能提高预测率的事。比如,大部分的老年人都会有某些病痛与不适,或者大部分的人都在从事第三产业的工作。要注意到这些情况。最后,如果你们很精明干练,就可以进行事后的修正。你们说:“复活节时,你的脖子可能会有些问题。”如果你们没有猜中,就尽力去变换细节:“不是指脖子,而是指肩膀;不是在复活节,而是在春天。”一直这样做,迟早会出现一些说对的地方,而最终给人的印象则是你们使人记忆起某些被遗忘的东西。在这种情况下,你们说错的那些看法也将会被忘记。


用“意念”弯曲钉子、勺子和硬币


除了一般常见的揣摩、操纵人的注意力等魔术技巧之外,把两个钉子折曲成“U”字形恐怕就是一种很有效的典型魔术技巧了。已经弯曲了的钉子是事先藏起来的,在需要的时刻就拿出来了。一旦完成了将钉子夹在指间相反的位置这一变换的高难动作之后就可以迷惑人了。


这种魔术给人的印象是两个直钉子,而此刻一个钉子的头追随着另一个钉子的尾,反之亦如此。在做了一些适宜的礼仪动作之后,当观众“心理”的能量已被调动到不能承受的时刻,魔术师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钉子抛向桌面,于是在人们面前就呈现出难以想像的两个弯曲的钉子。在弯曲勺子的时候,由于勺子体积较大,相应的技巧也就比较复杂了,专业魔术师不愿向观众披露它的秘诀。


詹姆斯·兰迪在研究乌里·格勒时说明,根据不同的情况选择使用不同的技巧,有一些技巧很简单,主要是转移观众的注意力和运用快捷熟练的手法。波利多洛说:“在适宜的时刻,利用隐蔽的手的弯曲动作可以将小勺子弄弯曲。”对于像钥匙、鞋跟或椅子的楔子这些坚硬的物品,可以达到迷惑人的目的。而如果出现了失败的场面,那就可以简单地解释说“精神力量”丢掉了,起码还可以归咎于检验者“疑心过重”。


占星术和检验


1985年,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物理学家肖恩·卡尔松在科学家和统计学、占星学专家的帮助下,使用“双盲”方法对占星术进行试验。试验结果发表在英国的《自然》科学杂志上。双盲方法的作用有三个:一是使试验结果免受主体无意识的影响;二是使试验效果不被受试者使用暗藏标记所干扰;三是为了防止试验者用不适宜的程序对可能具有重要意义的答案进行评估。这项试验是在严密监督的条件下进行的,最终的统计分析表明,占星术的成功率并未超过由偶然效应所获得的结果。可以说经过检验的占星术士们的预测能力等于零。


为什么还有人相信?


尽管科学家已经证实,一旦理解了占星术的那一套机理,揭开了它那谜一样的面纱,特异现象的解释就会被普通的正常解释所替代。然而,这种正常的解释却往往不会被人们所接受,因为人们认为这种解释太单薄,或者因为对自己一向深信不疑的东西提出质疑有损自尊心,因而不愿接受这种新的解释。社会学家证实,在今天科学发达的年代里,社会环境和诸多媒体对一些人日益迷信巫术和伪科学也产生了一些影响。心理学家则向人们揭示:人们的成见、偏见,以及对事物不能用概率进行思索和判断,而是随大溜,所有这些有时就扭曲了对现实的理解,促使我们去做出有利于特异现象的结论。


科学的任务就在于,寻求解答那些由于缺乏数据或难以得到应有检验而无法揭示的现象。面对特异现象产生的问题是:在120年的研究中,一个令人信服的特异现象(特别是在试验室中能够重现的现象)都没有被证实过;但是由科学所带来的“过于简单”的解释对那些为激情所左右的善男信女们说来是不够的。他们总是说自己的情况“有所不同”。


我们都是特异现象的信徒


几年前,波利多洛参加过一次电视节目,他要使人相信他是一个通灵者。他的那种心理上的“感染力”已经到达了电视观众的家里,并产生了异常现象。很快电视台的热线电话就异常繁忙,应接不暇。电视观众说那种“感染力”是如何使他们的钟表又走起来了,使他们的灯泡烧了,使他们的勺子变弯曲了。


一位心理学家讲述道:“当你在大庭广众之中做出一些空泛的预测时,你肯定会成功。事实上,这一点也不奇怪,只要我们试想这些可能性就足够了:上百万的家庭每时每刻都会有某些灯泡爆了,或者某件东西掉在了地上,抽屉里变弯曲了的叉子说不准原本就是弯的,钟表匠肯定地说有1/3被遗忘在抽屉里的旧钟表只要稍加摇动或加一点热就会走起来等等。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棒子国特产:女白领下班后玩的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