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8日,两艘中国海洋调查船巡视中方钓鱼岛海域。12月9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就日本提出的无理抗议,给予义正词严的强硬回击。值此法国"耍赖"、中欧交恶之际,中国继对法国强硬之后,又主动开始对日本强硬宣示主权,这一系列的外交举措,既深思熟虑,自然进退有理!应该说,钓鱼=主权,而维护主权就是硬道理。


虽然"钓鱼"是硬道理,时机的选择却依然有着深刻的寓意。因为,眼下最大的时局--建立新的国际经济秩序,关乎G20各方的核心利益。当然,中国不急,因为中国的思路是一贯的,既不排除大刀阔斧式改革,更坚持渐进式、"摸着石头过河"、从局部扩展到整体。因此,笔者在《日中携手再造秩序》一文里,始终把日本摆在前头,因为中国必须把精力放在处理国内的政治经济和社会问题。


日本当然更愿意在这样一个影响深远的全球战略目标上,向世界展示自己的领导能力。日本首相面对国内内部的"民主"政治制衡危机,也迫切需要在外交领域,抓住眼下这一千载难逢的战略机遇,并反过来赢得国内的议会选举。


在《日本柔道的奋力一击》一文里,笔者已经把欧洲和日本的较量做了分析。法国失德,日本有义。因此,笔者希望新兴国家支持日本,做下一届G20峰会的主持。中国有一句《老子》的话:"将欲取之,必故与之。"同理,"将欲与之,必故取之。"因此,中国现在"取之"在先,未来对日本或有的大动作,也就不言而喻。


试想,假如中国支持日本发挥在G20峰会的主持地位,那么,中国国内的民间反日情绪,届时又该如何处理?因此,中国政府吸取了以前的教训,把钓鱼的鱼杆从别人手里,拿回到自己的手里。不能不说,这是一个聪明之举。因为,凡是破坏中日关系的图谋,最容易得手的就是"钓鱼",并借此挑动中国民众、形成对政府的情绪对立。


中国必然会成为一个前所未有的伟大国家。因为,一国两制证明了她的确可以包容异己。这是一个闻所未闻的大"太极",其含义就是"仁者无敌"。中日在东海问题上已经"搁置争议",把"主权"和经济利益挂钩,给后续问题的解决,提供了良好的先例。其实,笔者在这里要提一下"新加坡苏州工业园区",中国民众对此没有任何敏感的民族主义情绪,难道亚洲的邻国不该对此做一个反思?事实上,中印之间也有领土问题,在争议地区,可否也采取"自由贸易开发区"式的公司化治理?当然,在钓鱼问题上,中国大陆一定会考虑台湾同胞的利益。甚至于,这有可能成为国民党执政之后,所能得到的最高大礼。


东亚都讲究围棋,一条问鼎"天元"的长龙,至少要有两口"气"。此正所谓《易经》云:"二人同心,其利断金"之意。欧美现在是僵而不死,日中能否携手,关键还要日本拿出诚意。


在此,本文对钓鱼岛问题稍做历史回顾:


1971年6月17日,日美签订《归还冲绳协定》时,钓鱼岛也被划入"归还区域"。


1971年7月9日,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亨利基辛格博士乘坐的飞机秘密降落在北京南苑机场。

1971年9月13日,中共战神林彪陨落蒙古。(有说:为此,毛泽东中风二次;周恩来痛哭一场。笔者认为完全符合情理。)


1971年10月25日,中国恢复在联合国的一切合法权利。


1971年12月30日中国外交部发表声明,强烈谴责美日两国政府公然把我钓鱼诸岛划入"归还领域"。之所以选择在年底抗议,并放弃了琉球群岛的主权问题(并因此钓了一条"大鱼"),相信这是毛泽东当年的无奈之举、也是明智之举。至于此前毛泽东反"韬光养晦"的外交"大跃进",给中国造成的巨大损失,笔者已经在《美元与人民币》一文里,做过全面简述。


1972年2月28日中美签订《中华人民共和国和美利坚合众国联合公报》(《上海公报》)。


1972年6月17日,发生"水门事件":在华盛顿水门公寓民主党全国委员会总部查获窃听事件。当时有5人被捕,他们带着手套、电筒、复杂的偷听工具和电子窃听器。("深喉"成为美国英雄,相同的林彪事件也同样有这样的英雄。只是,你我都应该动一动脑子......)


1972年9月29日,中日两国签署《中日联合声明》,实现邦交正常化。


可以说,中日关系、中美关系都来之不易。相比中共战神林彪,现在的国内民间反日情绪,已经今非昔比。中美两国的领袖,面对各自军方的巨大压力(想想看,当时双方还在越南激战,《第一滴血》表达的就是那样一种反对和平的激进情绪),开创的是一个太平洋的太平世纪!


中国对日本或有大动作,和平依旧是主题。日本想当世界领袖,主导建立世界经济新秩序,那就要拿出携手中国的诚意。否则,渐进式改革,中国是主动力,而美国也不会成为阻力。东盟+中国=亚洲崛起,对此东盟和中国一直在行动,对韩日的参与,态度上也一直很谦虚。


月映天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