挫了林彪阴了粟裕的国军“光头悍将”刘玉章

狼烟007 收藏 0 1145
导读:[size=16]挫了林彪阴了粟裕的国军“光头悍将”刘玉章 辽沈战役战绩是辉煌的, 不必多言。 可是,每次在总结这次辉煌战役的结尾时,总是不免带有些遗憾。遗憾的是有一小部分国军,共约16000人从海上逃逸。相对于四野歼灭了50万正规军来讲,这本来算不了什么,林彪倒台后批林时是当作一个反对毛泽东证据来批的。政治气氛变化后 ,这种不地道政客的手法消失了,人们更多的从军事上的角度来查看这次失手。 逃逸的部队是国军的52军,这个部队是国民党正规军,但不属于老蒋的那个亲信圈子

挫了林彪阴了粟裕的国军“光头悍将”刘玉章



辽沈战役战绩是辉煌的, 不必多言。



可是,每次在总结这次辉煌战役的结尾时,总是不免带有些遗憾。遗憾的是有一小部分国军,共约16000人从海上逃逸。相对于四野歼灭了50万正规军来讲,这本来算不了什么,林彪倒台后批林时是当作一个反对毛泽东证据来批的。政治气氛变化后 ,这种不地道政客的手法消失了,人们更多的从军事上的角度来查看这次失手。



逃逸的部队是国军的52军,这个部队是国民党正规军,但不属于老蒋的那个亲信圈子里的。 现在谈军史一开口就是张灵甫74师 ,孙立人新1军, 胡链兵团, 52军2师知道的人较少。其实这是国民党后期十分出色的一个部队, 在东北初期打败过林彪嫡系主力梁兴初,四保临江中对阵另一个更凶悍的上将韩先楚也没吃亏,临跑之前还踹9纵詹才芳一个窝心脚。这里主要谈52军的主脑人物 ,后来的国民党的四星上将刘玉章,‘刘光头’。



国军中有两个光头是比较有名的,一个是老蒋 ,但没有人敢当面叫他 ;另一个是刘玉章,别人称‘刘光头’,那是抗日时打鬼子留下的光荣印记,自己叫,长官叫,朋友叫,共产党林彪的部队也叫,绰号比本人有名。

刘玉章,陕西省兴平人,(1902—1981),黄埔四期,和林彪是同学。毕业后不过是个排长,后来累计战功, 历任排、连、营、团等职,是一步一个叫脚印从战场上杀出来的战将。


刘在国军中不是老蒋很赏识的人 ,政治手腕不够 ,是个比较纯粹的军人,抗战后才升到 52军第2师师長 。后来在东北和林彪的几个纵队来来往往打了很多硬仗 ,才勉强升到副军长、军长。可以说仕途上够坎坷的。


今天回过头来看,刘玉章的指挥才能升到兵团司令是足够的,至少比老蒋喜欢的那几个弟子和留学生强。刘后来在回忆录中不止一次抱怨明珠暗投,怀才不遇.他最恨的几个人是陈诚、廖耀湘 ,恨廖尤其露骨。


要了解刘玉章的坎坷军履, 就必须了解些他的老师、老上级关麟征。 关麟征字雨东,人称‘雨公’,抗日名将。 18岁那年,蒙于右任引荐,赴黄埔,一期毕业后纵横沙场25年,身经百战。52军是关麟征手创,副军长是后来闻名於世的杜聿明。


第52军原军长关麟征将军


关麟征熟读中外兵法,私下以武圣‘关公’自许。关麟征经常告戒部下不懂文化就打不好仗;七七抗战爆发前在北平的几年,他经常和北平的一些学者和教授交往。有这样的儒将为主帅,52军读书风气甚盛,士兵认字、练字,官长的房间都有书架,有各种军事书籍供阅读,因此行伍出身的排、连、营、团长并不比学生干部差。


关麟征在滇南驻防时,打破学历资历,提拔刘玉章为二师师长,曾激起52军从未有过的一场大风波。二师几个资格较老的将领,参谋长、师长、团长一起请长假对抗,关麟征大笔一挥——准!以后事实证明关麟征是正确的。一个精锐的部队,交给庸人领导,即成废物。关提拔刘玉章,并无丝毫之徇私,虽然刘玉章也是陕西人,但他们素无来往,关只知道刘玉章鲁南会战、瑞昌防守战战功卓著。


关麟征是黄埔出名的战将,作战练兵自成一套为同学们刮目相看,可叹原籍陕西,老蒋喜用浙人,所以一直作同学浙江人汤恩伯或胡宗南的手下。关麟征在抗战中除领52军参加台儿庄之战外,也在此前参加过北京外围的古北口战役。曾经名动一时。


关麟征黄埔的派别中本应该属于土木系的陈诚,但关征始终不买陈诚的帐。一意孤行走何应钦的路线。而何应钦却自“西安事变”中主战要轰炸西安取蒋而代之而失宠於蒋。关麟征於是一直并不得意。后来孤苦伶仃,客死香港。跟着这样一位老师刘玉章命运可想而知。



刘本人少年是个读过书的人,可以写得古朴翔实的文章,可人在军中,天天枪林弹雨,身不由己,所以外表常给人一种粗鲁的假象,粗到什么程度?只要在兵营,开口就是“日他娘”一副十足的丘八作风。有一次部下认为分配不公,闹得鸡飞狗跳,他出来劝解,说:“我爱护你们,我就是鸡*巴,你们呢是鸡*巴毛,拔哪一根我都疼,我对谁都一样,绝对公平,都他妈鸡*巴毛给我下去!”这一骂,大家都舒舒服服了。



另外一事是李敖讲的,刘玉章做台湾军管区司令时,张大千拉关系‘做公关’,搞个赠画仪式,把刘玉章请过来,就是要送这幅画给他的时候,张大千忽然看着他,跟他说:“刘司令,你穿起军服来看起来好神气,很威武。”刘玉章接碴就说 :“当我脱光的时候啊,我更威武,更神气。”心直口快,不失为至性之人。



外表大大咧咧的刘玉章带兵练兵很有一套,粗中有细,很多战术和练兵方法独有心得,在东北很林彪部下作战时,这些战法影响了解放军的打法 。

在东北之前,林彪是有些名气的,但还不是全国知名,国统区的大部分人并不知道共军有这样一号人物 ,林彪不过是个小有名气的战将, 即使是平型关那样的战斗 ,也是局部地区的一个小规模的作战, 没有改变战略上的形势。‘林总’这个称呼是解放战争47年以后才叫响的。 而在45年底到46年底这段时间, 林彪基本上是挨打的、撤退的。


林彪不是天生会打仗的, 也不是天生会指挥大兵团作战的 ,在战争中学习战争,林彪是打出来的。


这里我是试图通过国军的一个师长的视角来看东北解放军成长。


1节[接收东北 日抢三关]


争夺东北,毛泽东有2个人可以候选:林彪、陈毅, 毛泽东点了林彪。蒋介石也有两个人候选人:关麟征、杜聿明,关杜都是一期,两人同乡,又是拜把兄弟;老蒋点了杜聿明为东北保安司令长官。关麟征打仗稳而猛 ,从指挥讲更适合大兵团的作战 , 而杜聿明资格欠缺些,后来受他节制的军长均对他指挥不满, 认为杜就是个军长、师长的材料,把杜气病了。


1945年10月,当52军的还在越南海防的兵营时,国防部的紧急命令下来,部队立即开拔东北。52军甚至连自己的骡马物资都来不及带,就整个建制的登上了美第七混合舰队的运输舰。此时52军军长是赵公武,下辖2师、25师、195师三个师,而2师的师长就是将来的军长刘玉章。同时赴往东北的还有石觉的13军,13军、52军久经战场,大部分为经过抗战的老兵。


林彪在东北率四万人,后编成二十七个团,老百姓称为“旱八路”,吕正操所部四万人,由山东半岛渡海至辽东半岛,称之为“水八路”加上各种杂牌共10万。


1945年11月4日,13军、52军先后登陆秦皇岛 ,前进攻击山海关。52军因为从云南紧急调入,而东北正是北风肆虐时候,部队衣着单薄。但问题是:和刘同时开来13军却是全套美式装备,衣甲鲜明,让老刘着实郁闷。


16日早晨,13军与52军以七万人向山海关九门口正面发起总攻。山海关有李运昌部杨国夫部由于敌我实力悬殊,抵抗几下就撤了,杜聿明轻松获胜,打开了通向东北的大门。毛泽东得知山海关失利,直接发电指示李运昌19旅:必须死守山海关、绥中、兴城一线,时间至少三星期。李运昌回电:山海关至兴城一线只有正规部队不到1万人,战力有限,恐怕难胜此任。


17日早上,杜聿明乘吉普车亲临前线,监督l3军快速前进。当时国军第2,25,4,89,54五个师混乱地挤在一条公路上行进,绵延五十公里,向绥中前进。下午15时,杨国夫师刚刚撤到绥中,还没喘口气,杜聿明尾随而至,立刻展开迂回包围。杨国夫观察了几分钟形势,只得继续后撤。当夜24时,进驻绥中。杜聿明连胜之时,林彪正匆匆南下,奔往前线,从锦州一直跑到兴城、锦西一带才停住了脚。来得太晚,手上无兵 他无法再前进了。林彪等着黄克诚和梁兴初的主力部队了。先等来了李运昌杨国夫衣衫不整的残兵败将。


11月21日,等来山东军区1师8,000人在师长梁兴初、政委梁必业的率领下,终于赶到了兴城。这个师的前身是八路军115师的685和686团,是林彪的老部下。看到他们长途强行军后疲劳不堪的样子,林彪忧心忡忡。现在的条件,不要说打胜仗,就是基本的作战条件都不具备。

11月22日,国军到达兴城。杨国夫师再撤。占领兴城之后,杜聿明命令13军沿公路继续向前推进,52军2师则跃进攻击锦西、葫芦岛。守在葫芦岛沿岸的冀东31团见侧翼受到威胁,也不战而撤。于是,仅在11月22日这一天,国军便连占兴城、锦西、葫芦岛三处要地。


11月24日,杜聿明乘胜赶到锦州城下,立即下令52军为右攻击兵团,向大凌河东岸进攻。13军为左攻击兵团,主力沿塔山、高桥向锦州进攻,锦州再失。几次抵抗中林彪就近仔细观察敌军队的作战特点,有一次端着望远镜跑到了梁兴初部前沿,只有硝烟能引发了林彪的灵感,把梁兴初吓个半死,赶紧派人拉走了林彪。


时近12月,林彪迎着寒风北撤,心中别有一番滋味。他到了东北,先丢了山海关,弃了整个辽西走廊。一败再败,令人想起了长征前的征兆。不过这次不同了, 林彪观察着对手,研究他的长处和弱点 ,等待着复仇的机会。东北作战的初期由于敌我军力的差别悬殊,我军整个思想上、组织上的混乱状态, 国军的胜利是明显的。和林彪初次交手后,从战术角度刘玉章对林彪的部队印象不佳,觉得‘没有坚强的战力’。


刘玉章对部下的训导是:“ 快动、猛打、穷追”。这些作战方针是以前国军对共军作战中少见的。抗战开始,刘玉章开始也是采取国内战争猛冲、硬拼死斗的方式,在日军精确的射击下,伤亡惨重众,于是领悟战术因素,主要为射击技术,对部队教育,特别是近战、夜战射击训练痛下决心。对来自农村知识简单的士兵,经常以浅显引喩说服,锲而不舍的训练。所以刘的部下敢于打近战、突袭。 遭遇强敌时有‘我方愈静则敌愈怯’的据守态度。 这些战术特点逐渐对林彪的原先那些习惯于游击和‘便宜仗’的部队产生了影响。


这个时期的国军士气上还是很高的 ,那些经过近抗日战火锤炼的老兵还集中在班、排、连等基本作战单位。比例很大,小股兵力也敢于主动出击作战。


第2节[血战摩天岭 智赚程世才]


1946年1月初,东北局人民自治军改称为民主联军。建东、南、满、北满四大军区。北满军区由高岗担任司令员,陈云任政委;南满军区司令员程世才,政委肖华;东满军区司令员是周保中,政委林枫;西满军区司令员为吕正操(后为黄克诚)、政委李富春。12月底 美国特使马歇尔主持的军事调处执行部已告成立。中央的刘少奇和他在东北的部下彭真都对这次调和大肆宣扬,但这是真的和平吗?


停战令生效后,蒋介石借机大举向东北增兵。美国海军第7舰队集中所有运输舰,从上海、广州、越南等地陆续运送国民党新1军、第60军、71军、93军到秦皇岛、葫芦岛登陆。杜聿明在没有任何阻碍的情况下,更是四处延展,1月15日,52军25师到达沈阳,国民党不费一枪一弹,轻松占领了沈阳以西和辽东半岛的大片地区。


1946年2月9日,著名的主力王牌军新6军在廖耀湘登陆秦皇岛,挺进锦州。杜聿明顿时鼓舞,下令沿铁路线发起新一轮进攻。


在战场在前线的将军最有发言权,林彪在全党第一个站出来向中央呼吁:“此次和平协定的实质,实为蒋之一重大阴谋。这一阴谋是对我党力量采取避实就虚、各个击破的方针 。他不等中央的回复,于1月15日向所属各部队连下两道命令:第一,时局尚在动荡中,各部须严整战备,只有战争才能争取和平;第二,切勿向下级指战员散布和平空气,以免解除精神武装。只应鼓励为和平而战,为停止敌之进攻而战。


刘玉章的部队仍然是国军的主力 ,对我军由陈云萧劲光萧华领导的南满造成了强大的威胁。特别是是在摩天岭战斗后,刘师锋镝所向,使我军在南满地区节节败退。 唐将薛仁贵征东时,就在摩天岭打过仗。摩天岭分大小摩天岭,层峦迭嶂,形势险峻,高500-700公尺,周边多为悬崖削壁,对安东〔丹东〕形成“一夫当关,万夫莫敌”的屏障,二十一日,开始拂晓攻击,刘玉章夺取警戒阵地后,继续仰攻,最后至短兵相接,白刃搏斗,敌我双方,伏尸壕内,比比皆是。摩天岭战斗绵亘余脉八十余里,苦战两日夜,解放军终于抵挡不住,刘玉章打开进出安东的唯一门户。


1975年,台湾制片厂曾向刘玉章索取此战役资料,摄制「大摩天岭」影片,还重提此事,这是刘一生中的得意战斗。


摩天岭战后,四纵司令程世才指挥部队分成五道阶梯,逐次抵抗,程世才湖北人,是原来红四方面军徐向前麾下的猛将,因作战勇猛24岁即被破格提拔成军长。这次经不起刘玉章的轮番超越前进,剑及履及,前锋一到炮击发射,接着是一波接一波的冲杀突击,程世才的12旅节节败退 ,国军乘车经公路上 遗体二百余塞在公路,卡车竟在尸体上辗压而过。


刘玉章到达雪里站,由俘虏口供,得知当面是程世才部之鞠文义团。鞠系山东籍,刘玉章一时心血来潮,玩笑式的命少校参谋山东人,试接公铁路长途电话线,叫安东程司令员通话,居然一叫即应,袁称为自己是十二旅鞠文义团长,报告战况十分危急,请求迅速增援。正被气得脑门儿冒烟的程世才紧急中竟没有辨出真伪,答称 :安东现在只有一个营,无能为力。目前凤凰城正在撤运物资中,你们必须坚持住 。这是千真万确的直接情报。国军哄然而笑,用所有卡车,循环运输部队,向凤凰城急进,。竟在一日之间长程挺进一百六十华里,下午五时抵达凤凰城城。 驻凤凰城城一营,在营区内解放军以为自己人到,措手不及,整队投降。

这一时期刘玉章部队作站有几个特点:


1.指挥官位置超前


人人奋勇当先作战,战斗间,那里危险就到那里, 各级指挥官在战备行军时的位置,向前推进一级,即连长要在尖兵排先头,前卫营长要在尖兵连先头,团长要在前卫营先头,师长亦在前卫团先头,因此对前方的情形地形,提前明了,把握战机。


2.‘当面指示重于命令下达’: 使部下彻底了解情况,以期贯彻,加深其责任感,2师内‘师长总有办法的’说法。


3.全面督战,在火在线,谁退人人都可以打死他。


4.三不打,看不见不打,瞄不准不打,打不中不打;


......


我军在战役中的经验,总结过52军第二师(刘玉章师)的作战特点:守备和野战均较暂二十一师为强,一般军官指挥能力较好,守备中能组织反突击 ,有一定突击力。一般战斗狡猾,见形势不利及早逃窜。林彪四野后来总结的很多作战原则,都是从一次次和刘玉章这样强硬的对手血战中摸索出来的。国军中并非尽是酒囊饭袋,林的对手空前的强悍,对手强悍 ,林彪才变得更强悍!


东北战役的第一阶段告落后 ,形成国军占领了主要大城市和主干运输线而我军主力则退守松花江, 占领广大乡村的国共形成僵持局面。这时陈诚走马上任 ,接到接替了杜聿明, 由于争功和派系矛盾, 以及和上司冲突以及刘玉章愤而挂冠,请了长假离开2师。经过‘三下江南’、‘四保临江’的林彪的部队,前后历时3个多月,粉碎了杜聿明的“北守南攻”战略。国军队的机动削弱,逐渐丧失了主动进攻的能力。而民主联军由被动防御转为主动进攻,东北局势发生了重大变化。林彪经过新式整兵已经扩充至十二个纵队,另外尚 有很多独立师、团、支队等番号,总兵力已达四十万之多。


48年初,国军在彼长我消中渐渐龟缩, 新五军遭受挫败。刘玉章长假期间 ,新开岭战役歼52军25师8900余人,25师师长胡晋生在鞍山被俘,首创东北民主联军在一次战役中歼敌一个整师的最佳战果,荣获中央军委电令嘉奖。延安《解放日报》于十一月五日发表题为《第二十五师的毁灭》的社论,予以祝贺(二十五师后又重建))


国军52军各团长催返和陈诚廖耀湘堵气的刘玉章,老军长关麟征从旁劝导。到部的第一天,即奉调任军长,此时东北司令长官易人,陈诚托病,由卫立煌继任。


很多有经验的国军将领看出了局势的严重。刘玉章后来总结说: 国军由失去‘面’的掌握,而至‘线’的处处中断;更由‘线’的中断,而形成‘点’的孤立;渐渐各个孤立的‘点’,剩下长春、沈阳、锦州三据点。


关麟征期间2次到东北,希望有所作为 ,但老蒋因关难于驾驭放心不下,关于东北战局,有记者访问:“最初上级曾令将军到东北(此时任陆军副总司令),果尔,你将以何种决策,对付林匪?”关麟征简要的回答 :“自始即集中优势兵力,城有所不攻,地有所不略,惟一的是:彻底歼灭林匪羽毛未丰的有生力量,林彪窜到那里,我就打到那里。”后来东北局势益形危急 ,他又来考察,有人再问:“依目前情势将军复将何以决策乎?”关将军说:“现仍有十数个装备优良的国军,应立即放弃消极的『守点』现状。如即行调整部署,集结兵力,以平津葫芦岛为后方,以锦州为前进据点,进可以攻,退可以守, 裕如也,随后相机反攻,亡羊补牢犹未为晚。”


平心而论,关麟征的想法是国军内部有见识的思想, 这种优势时以歼敌为目标, 失利时以自保为根本是深得兵法的原则 。共产党在整个与国军的对抗过程一直非常自觉的采取这个原则, 毛泽东给林彪的无数电报 林彪给部下的指示在这个问题上都是非常一致的。但由于政治目和宣传需要,国军始终处于犹豫和摇摆的选择中,这样直到林彪量出底牌,锁住锦州,南京才知道大势已去。


4.[抢占营口 海运撤退 ]


林彪打廖耀湘兵团的路线和当年他撤退的方向是整体逆向的,林的十几个纵队像狼群一样紧紧盯着廖耀湘这只猛虎,寻找他的露出的一丝一毫的空隙。现在看来刘玉章的逃逸就绝不是偶然的 ,在此之前刘已经预见到整个东北的陷落,所以他一直留着一条后路,而远在西柏坡的毛泽东也一直担心着海上逃敌这个大空隙。看到廖耀湘眼高于天,且好吹功,刘玉章不服廖耀湘的指挥,直接向东北总司令卫立煌要求脱离廖兵团的建制,改由卫直接指挥。这事闹得满城风雨,不过由于老蒋在南京特地召见过刘玉章,也知道廖耀湘这样的外国军校留学生指挥不了这些打了几十年仗,土生土长的老兵油子,也就格外恩准。这个偶然的决定使52军在廖兵团全线崩溃时可以自行定夺,避免了陪葬的命运。


围住锦州后,廖耀湘行动迟缓,以高度机械化部队,十余万人每日行程仅20公里,主力沿北宁路北侧移动。正所谓:“宋人议论未定,而金兵业已渡河矣!”锦州失守后,一直伺机窥视的林彪在这千载难逢的一瞬间看到了战机 ,他好像解牛的疱丁,洞悉了敌人经脉 ,预筹妥备,以骑兵部队 ,扰袭大军,摧毁中枢,破坏通讯,数十万大军,群盲无首,竟在数小时内全部崩溃,此时的刘玉章老谋深算, 首先他没有进入援救锦州的西进序列, 其次他得到了占领出海港口,打通海上的交通的绝好差事,第三,10月21日后他的一个军占领鞍山营口一线后严密封锁消息,使辽南解放军居然对这股准备潜逃的大部队毫不知情。


刘玉章的52军10月26日、27日接到卫立煌2份电报 :一是回归沈阳,二是固守营口。刘玉章一看就明白:沈阳已经成死地, 自己没有必要陪葬 ,于是营口备战,据守营口北之石桥子阵地。


林彪击溃廖耀湘兵团,以主力直扑沈阳,同时惊醒营口方向有漏洞。于是急派七纵邓华、八纵段苏权、刚在锦州活捉了范汉杰的九纵詹才芳〔原李运昌部,真是冤家路窄,〕及辽南独二师则是在歼灭廖兵团之后星夜兼程南下营口。沿途张贴标语:“解放五十二军!活抓刘光头!”


29日,段苏权先头一营,全部乘马,既未搜索,亦不疏散,由牛庄向营口前进,午后抵达石桥子阵地前,竟不料刘玉章25师在严密荫蔽下,近至最近距离时,突然奇袭,前卫部队几全部遭到击灭,30日晨,八纵、九纵、长江支队,全力猛扑营口阵地。这时侯,后有大海,前有超过52军三倍的虎狼之师,刘玉章背水为阵,属下也知道再无退路 全都杀红了眼,以五个团全面反击,刚刚打完胜仗解放军没有料到残敌竟然会摆这样的陷阱 溃退了十余里,喘息整备.。刘玉章胆大包天,以攻为守 ,我军因远袭疲劳,未带重武器等原因,战斗不利,我25师师部被攻破(9纵25师大战52军25师),被俘约一千七百人,还被缴获不少机密文件。


这一战事在辽沈战役亲历记、中国人民解放军资料从书中的辽沈战役一册都略有提及。根据东野内部战史说,25师被俘1700人,也许陈光被免职,和这一战有点儿关系。


10月31日黄昏,九纵25师与敌小股警戒部队交火,追击至石桥子。五个团被刘玉章一个加强营堵住,规定时间内未克!


这时国名党海军总司令桂永清亲自率领的海军乘重庆号到达营口外海,但同来的商船只有三艘,船上只有立锥之地,挤得像沙丁鱼罐头。刘玉章担心混乱,上船之前格令:各连排班长须在先头,到达上船入口处时,连排班长即停止,监视本连排班士兵,依次全部上船后,再随后最后一人跟进,营团师军长,同此类推,各部队特务营连,分别在码头各轮上船入口处,分两列对面排列,中间仅 容一路纵队通过,严格遵守,违者当场格杀勿论。52军军部及25师大部居然井井有条的登船撤离。2师倒霉,装载2师的运兵船起火,但仍然有五六百人想办法乘机帆船到达葫芦岛。


这次逃逸无碍大局, 只是未能使东北的解放战争在战争艺术上完美无瑕 ,林彪因此遭到了毛泽东的批评 。而刘玉章则打肿脸充胖子, 恬称为东北的‘敦克尔克’大撤退。老蒋十分珍惜东北战场遗留下的一点骨血,遂优先补充编制,从此倚为重镇 。故未及两个月,人员装备均获齐全,又过了半年 ,粟裕指挥的三野打到上海, 创伤复原的52军又和三野在上海近郊开战,重创担任主攻月浦任务的十兵团29军,史称‘月浦之战’, 俘虏解放军约1200名, 三野主力伤亡损失8000余人以上,28,29军大伤元气。这是国民党在解放军的四面楚歌,全面溃退下少有的胜仗。后来弃掉上海 ,52军再次坐着军舰跑 掉。 〔据KHC兄考证《爸爸的草鞋》就是讲52军的在大陆经历的〕


大厦将倾 孤木难撑


事情并没有就此结束,52军逃到台湾后成为老蒋手边仅有的几张主牌, 那时他叫嚷着反攻大陆,就是以52军为核心主力编制了作战计划。后来朝鲜战争爆发 。老蒋想重演戴高乐故事,38线上助阵美军打志愿军,想借机打回大陆,坚持不懈要派台湾军队参战朝鲜战争。美国国务院考虑到政治操作方面的麻烦, 3次明令回辞, 52军随后成为金门的驻军,刘玉章任台湾警备总司令、兼军管区司令和大陆对峙数十年。


岛内军队派系固然是老蒋一手遮天, 但新生的派系都是从这几个漂流过去残余部队分化而来。 五十二军整编后始终是保卫台澎金马的重要力量,2师改编的333師及25师改编的234師,是保卫南台湾及中台湾的主力部队。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