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纣为虐的美国评级机构

纠正风气 收藏 0 93

当前全世界的金融界正陷入严重的危机之中,世界各国纷纷抨击美国政府。美国近期举行国会听证会, 探讨“金融海啸”的根源。令全世界震惊的是危机的源头竟是美国的信用所在,美国最具权威的三大国际评级机构穆迪(MUDI),慧誉(HUIYU),标准普尔。人们不禁要问美国政府和企业总以美国的价值观和标准衡量世界,而美国评级机构在经济霸权的庇护下对全世界各国的企业和公司枉加“评头论足”,如今终于尝到了包括自己在内种下的恶果。有议员指责三大国际评级机构像盲目跟随华尔街“发狂的暴徒”。导致“数以百万计的投资者依据评级机构的评估作出判断,可他们却辜负了投资者的信任,联邦监管机构忽视了监管,结果就是令我们整个金融体系陷入危机”。一位评级业务经理在听证会上说:“为了赚钱,我们把灵魂出卖给了魔鬼。”

在金融体系中,美国的三大评级机构曾经扮演着“金融市场的门神”,通过对企业的等级“评分”向投资者反映相关企业的风险度,它所亮出“3A”等级被视为安全投资的黄金标准,他们标磅自己“向投资者提供准确的情报”,但是所提供的“准确情报”预警却屡遭质疑。英国《独立报》披露,为了争夺市场分额,穆迪在金融衍生品的评估上不断帮客户往最低的标准看齐。美国《商业周刊》评论说,标准普尔综合指数中被评最有价值的181家企业和机构,实际背负着3880亿美元的债务,这样的信誉指标究竟从何而来?看看评级机构的收入吧,向客户收取年费以及对每项评级收费是他们的主要收入。他们向投资者提供上市公司情况,一边从受评级的上市公司收取费用。一些投资银行为了拿到好评级,往往“货比三家”选给自己最高评级机构。英国《金融时报》报导说,在“降格以求”的原则下,美国三家评级机构,从2002到2007年的收入达到六十多亿。标普一位发言人在《时代》杂志上撰文称,他们为次级债评级的收费是为公司债券评级收费的3倍,价值10亿美元的次级债可以给评级公司带来120万美元的收入。加拿大《环球邮报》披露,标普一高级评分师一次与同事网聊的记录:同事说“这桩交易太离谱了。”评分师说“我知道,我们的评级忽略了一半的风险。”同事说“那我们不该对它进行评估。”评分师说“我们对任何东西都可以评级,哪怕它是一头母牛。”《国际先驱论坛报》称,评级机构早就知道为这些金融衍生品“涂脂抹粉”会出事,有一位评级机构的雇员甚至赤裸裸的说:“希望这座纸牌搭成的大厦倾倒时,我们已经赚够钱退休回家了。”

表面上看企业,银行是“衣食父母”,但实际上评级机构掌控着“衣食父母”的命运。例如:德国的汉诺威再保险公司本来不是他们的客户,有一天该公司收到穆迪(MUDI)的商业信函,称:愿意为该公司提供免费服务。当时汉诺威已是另外两家评级公司的客户,便拒绝了。但是穆迪还是为汉诺威评级,连续二年给了很低的级别,予以公布。汉诺威坚持不付费,然而在其他公司认为汉诺威财务状况良好的情况下,穆迪突然把汉诺威的债券状况降至垃圾一级,导致股票的抛售潮,几小时损失近二亿美元,最终汉诺威不得不投降。

据英国《经济学家》杂志说,1975年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建立了“国家认可的统计评级组织”。穆迪,慧誉,标准普尔三家评级机构成为首批会员。从此只有这三家机构在受保护的市场中蓬勃发展,后来侥幸加入的评估机构也被他们吞并吸纳,其他机构根本得不到证交委的批准。三大评级机构的特权是美国政府赋予的。《纽约时报》评论说“我们生活在两个超级大国的世界里,一个是美国,一个是穆迪。美国可以用炸弹催毁一个国家,穆迪可以用债券降级毁灭一个国家。有时候说不上两者谁力量更大。”。。。“上世纪90年代,对于一个发展中国家领导人来说,最重要的访客也许不是一个国家的首脑,而是来自穆迪的一个职员。”韩国《每日经济》说,为了帮助美国金融资本进行海外扩张,三家评级机构不仅对别国企业进行评级,还将国家列入评级的对象。国际金融资本根据它们的评级决定是否对该国投资,一个国家如果受到低级别信用评价,不仅不能吸引到足够的投资,还会导致已有的投资撤离。但是,它们对美国本土企业和债券网开一面,对美国以外国家和企业却飞杨跋扈。从加拿大到多米尼加,从俄罗斯到韩国,都对这些评级公司颇为不满。德国金融监管机构前总裁曾不满的表示,美国三大评级机构成为“不受约束的世界霸权”,并“主宰着全球市场”。资料显示,1975年穆迪和标普承接的主权国家只有5个,至2002年达到了202个国家和地区。

1995年加拿大准备削减开支,增加税收以支持加元,就在政策公布前,穆迪擅自宣布将加拿大债券降级,使市场出现了加元和债券的抛售潮。亚洲金融危机时,三家评级公司常常紧急下调受影响的东南亚国家的评级,严重加剧了市场恐慌。2002年国际货币基金会曾在工作文件中严厉批评三家评级公司“仓促下调评级,致使局面恶化”。最显著的例子就是冰岛,因慧誉,标普连续下调级别,导致冰岛银行业几乎崩溃,正面临整个国家的破产。今年初标普将韩国主要的7家银行信贷列为负面观察名单,导致韩元在亚洲金融危机以来的最大跌幅。韩国《国民日报》援引一位高官的话说,这些评级公司似乎有意从亚洲的金融市场淘金。韩国《金融新闻》斥之评级公司为,对美国金融信用错误的评价,导致世界性的金融危机。却要对韩国金融界强化标准,这种“双重标准”是非常不公平的。《国民日报》愤怒的说:他们只知道按自己的标准行事。

由于国家体制的差异,这三大评级公司一直评中国的主权及企业为较低的级别。直到2003年年底中国的主权信用仍被标普评为“适宜投资”的最低水平。去年穆迪虽调高了中国政府长期外汇债券的评级,但仍然低于美国政府的国债。更具风刺意义的是,中国的大多数银行即使在金融危机后,他们的级别还停在较低水平。而成鲜明对照的是,在金融风暴下中国成了世界经济的稳定器,被他们高唱的华尔街却倒下了。更令人发旨的是三大评级机构还配合美国政府,对别国的政策横加干涉。2004年布什总统在争取连任的选举中,表示要通过国际压力迫使中国人民币汇率升值时,穆迪立即根风,表示将降低中国债券的级别。德国《明镜》周刊报道,2003年施罗德对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说“不”,标普将包括德国最大钢铁企业蒂森克虏伯在内的一些德国企业信贷级别降至垃圾级,使得蒂森克虏伯的股票跌至有史以来的最低点,令德国人愤怒不已。有官员说“不排除德美紧张关系影响了评级结果的可能。”“巧合”的是,澳大利亚全力支持美国对伊拉克动武,标普将澳大利亚外汇债券评级升至最高级别。事后,德国调查说,这是美国强权的工具,。。。投资者只能惟其马首是噡。。。

尽管美国近年来各界也不断呼吁对评级机构进行改革和进行加强监管。但因为他们在美国实施对全球的经济霸权中扮演着特殊角色,政府的监管部门一直没有对其采取监管措施。美国的三大评级机构凝聚着美国资本市场和国家的力量,因此他们的市场权利得到极度的膨胀,几乎充当了全世界金融市场的调节大师,美国社会也借助其在全球推销美国标准和价值观。它们的错误判断被原封不动的转嫁到投资者身上,三大评级机构的神话之所以破灭,再次印证美国霸权价值观的衰落。但也有美国分析人士认为,经管这些评级机构的“渎职”,使美国在全世界面前遭受前所未有的信用危机,然而美国将是从这场金融海啸的风暴中最先站起来的国家,因为只要华尔街的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仍然还在,三大评级机构仍然能够以“武士”的身份,帮助美国完成其全球金融的掠夺及经济的霸权。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