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屠杀是确凿的历史事实

南京大屠杀是确凿的历史事实

——代译序

距今四十余年前的一九三七年十二月十三日,中国首都被侵华日军攻陷,疯狂

的日军犯下了烧、杀、淫、掠等惨绝人寰的暴行,南京被俘军民惨遭屠杀者达三十

万人以上,其中被集体杀戮者约十九万人,被分散残杀者约十五万人;日军大肆奸

淫妇女,在占领后的一个月中,发生了两万起左右的强奸事件,许多妇女在被强奸

后又被杀害;日军向老百姓抢劫他们所想要的任何东西,无数住宅、商店、库房、

机关都遭侵入和抢劫,他们并且经常在抢劫后把房子烧掉,全市约有三分之一的房

屋被毁。南京人民蒙受了空前的浩劫。

日军的暴行,在当时就遭到国际人士的谴责。战后,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对日本

首要战犯进行审判,认定南京大屠杀的暴行是“严密意义上的战争犯罪”,对这一

事件负有罪贵的元凶终于受到了应得的惩罚。事情至此原已告一段落,但从七十年

代起,日本国内出现了一连串的翻案文章, 竭力否定日军在南京的暴行。其中主要

的有:一九七二年铃木明在《诸君》月刊上发表的题为《南京大屠杀的虚妄性》等

文章,第二年三月汇集成《南京大屠杀的虚妄性》一书出版,其中三篇采访报道获

得了《文艺春秋》的大宅壮一报道文学奖,评选人赞不绝口,说:“这是令人钦佩

的作品”(草柳大藏),具有“很大的勇气”(开高健),引起了很大反响。以后

该书每年重版,被“大东亚战争肯定论”者奉为圭臬。接着于一九七五年十一月、

十二月,山本七平把他于一九七二至一九七四年在《诸君》上发表的长篇连载文章

汇编成单行本出版,书名为《我方的日本军》,比铃木更进一步,说:“南京大屠

杀是无稽之谈。”一九八四年六月,原松井石根的随从兼秘书、自称是拓殖大学讲

师的田中正明写了《“南京大屠杀”之虚构》一书,不仅否认日军的暴行,而且为

发动侵略战争推卸责任,诬蔑性地诿过于中国。

日本的许多正义之士,纷纷起来指责这般翻案逆流。最有名的是前早稻田大学

文学部教授洞富雄,一九七三年七月他在《历史评论》上发表了《南京事件和史料

批判》一文,并于一九七五年八月出版专著《驳南京大屠杀是所谓“无稽之谈”》

(日本现代史出版会),批判铃木和山本的错误论点。一九七三年九月,《朝日新

闻》记者本多胜一编写了《笔杆子的阴谋》(潮出版社)一书,同样批判铃木等人

的论点,书中也收录了洞富雄的文章。

洞富雄是日本著名的学者,著有《日本母权制社会的形成》、《枪炮的传入及

其影响》等著作多种。特别是对南京大屠杀这一历史惨案,他以远东国际军事法庭

的有关史料为中心,结合当时报纸的有关报道及战后出版的有关记录、回忆录等第

一手资料,进行对照、鉴别,一九六七年写成《近代战史之谜》(人物往来社,后

半部分为《南京事件》),一九七二年四月出版单行本《南京事件》(新人物往来

社),一九七二年十一月出版日中战争史资料8、9《南京事件》1、2(河出书房新

社),成果累累,赢得了人们的尊敬。一九八二年日本文部省在审定教科书时篡改

历史、美化日本军国主义,他又立即于同年十二月出版了定本《南京大屠杀》,对

“虚妄”说进行了有力的驳斥。

这个定本《南京大屠杀》内容分为两编,第一编《南京暴行真相》,以确凿的

历史事实说明了南京大屠杀的真实情况,洞富雄指出:南京城区被杀害者不下二十

万人,加上周围地区,全部被杀害者近三十万人,其中一半是普通老百姓,包括男

女老幼;并通过对各种战斗记录的考证,证明中国军队大部分不是死于战斗,而是

被俘后根据日本军司令部发出的命令惨遭残害的。第二编《驳南京大屠杀是“无稽

之谈”论》,有力地批判了铃木、山本等人的“虚妄”说。铃木等人的主要论据是

说什么关于南京大屠杀的真正的资料太少,认为在三铃书房出版的多卷本现代史资

料中,一行也没有关于南京事件的资料,并举出编辑部的看法:“关于南京事件的

文献全部加起来虽然那么多,数量很大,但是由于大部分是东京审判记录和以后出

的东西,几乎没有可以认为是‘同时代的第一手资料’,所以未能收编进去。”他

强调:“连那样的组织和权威还没有能找到‘真正的’资料”,于是引出了他的所

谓“虚妄”说。对此,洞富雄驳斥说:尽管在日本战败后不久,外务省和陆海军当

局销毁了所有有关南京屠杀事件的资料,但参与南京攻陷战的部队官兵们的手记之

类以及部队的记录等资料已有几种公开发表,而且似乎还可有待于新的发现[1] 。

他列举了当时一些外侨和日军指挥官、士兵、随军作家的大量有关记述,以及日本

军官的日记和亲笔记录,包括最高指挥官松井石根的谈话和训词,指出:所有这些,

虽然只反映了南京大屠杀的部分情况,但却充分说明了所谓“几乎没有可以认为是

‘同时代的第一手资料’”的说法是站不住脚的。

当前,日本国内对于南京大屠杀的争论颇为激烈,不久前,大家就“南京大屠

杀的核心问题”进行了一次公开辩论,据说激烈地辩论了六个小时。在辩论会上,

洞富雄教授正义敢言,驳斥铃木、田中的论点,而铃木却闪烁其词,田中则蛮横、

狡狯,反映了他们对侵华战争的各种看法。

洞富雄的定本《南京大屠杀》,是日本学者对南京大屠杀真相进行系统研究的

第一部专著。它通过综合、分析,以大量事实揭露了日本帝国主义的血腥暴行,影

响极大。这部著作的翻译出版,有助于我们了解日本国内对南京大屠杀事件的看法,也为史学界和广大读者进一步研究、了解这一事件提供了有益的资料。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