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煤老板二奶自述屈辱史:真是后悔死了

liubingyun2008 收藏 9 1413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提要:山西,以晋商著称。晋商的老祖宗们,为了汇通天下,跋山涉水,离乡背井,闯荡市场;他们往返于“茶马古道”,奔波于大漠之北;他们顶酷暑,冒寒风,风餐露宿,以“诚实守信、义利并举”的儒商精神,称雄商界,使“诚信义利”成为明清晋商的金字招牌,铸成晋商的精神之魂。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如今,以“新晋商”自居的山西煤老板,他们的生活状态如何?


近几年来,人们谈起山西的煤老板,无不想到他们挥金如土,腰缠万贯,开悍马,买群楼,包“二奶”——“煤老板”与“金钱” 似乎已成了同义词。


煤老板究竟是怎样发迹的?他们是怎样的一种人?他们的人生观、价值观、荣辱观是什么?他们的内心世界又是怎样?


带着这些问题,我从煤老板的“二奶”的角度,做了一次深入调查。



他们的发迹史



小张,刚刚20出头,四川绵阳人,娇小、漂亮、瓜子脸,齐耳的短发,几缕松散的刘海下,有一双会笑的大眼睛。



但一说起自己的遭遇,她的眼里却噙满了痛苦与悔恨的泪水……



2002年8月,由于家里贫寒,她来到山西大同打工。初来乍到,也不知该干什么好。在几位老乡的介绍下,她到了一家理发店。



后来,一位煤老板光顾该店后看中了她。在物欲的刺激下,一来二去她便开始投怀送抱。


“真是后悔死了!”



她长长地叹了口气,闪出无可奈何的神情,“我原以为逢场作戏,玩玩就算了。谁想到,他当了真,非要娶我不可。可他有老婆,又离不了。于是,在外边给我租了一套房。几次打胎后,我怕以后再不能生育了,就给他生了一个孩子。最可气的是,他出口就是脏话,而且还经常喝很多的酒。回来后,稍有不顺,就拿我出气!我真受不了!”



我见她怨恨满腹,想找个轻松的话题,问道:“那他是怎样发家的呢?”



她沉吟片刻,从桌子上的小方盒里抽出一张纸巾,轻轻地按了按眼角的泪水,说道:“因我们这里离火车站比较近,理发店的条件也比较好,来我们这里的煤老板较多。据说,在这些大大小小的煤老板中,最高学历仅是高中,大部分是初中毕业,有的连小学都没念完。但他们经常走南闯北,脑筋灵活,能说会道。一般在村里都算是‘精明人’。”



接着,她又告诉我们:“我家这一位,早年并不做煤炭生意,而是和老婆一起在县城里开了个火锅店。90年代初,用挣来的钱买了一辆二手车跑运输,干了七八年,挣了一些钱。90年代末,煤价下跌,产品滞销,大部分煤炭企业都在亏损,尤其是县乡管理的小煤矿,更是惨淡。于是,县里对煤矿生产经营权进行拍卖,他就把自己几十万元的积蓄全部投入到经营煤矿上。从2003年开始,山西煤炭生产进入了黄金岁月,他也就发了家。”



后来,她还和我提起了她的表妹小王。原来,小王正被蒲县的一位煤老板包养。据表妹讲,这家老板真有钱!盖的就像北京的故宫一样的房子,光门楼就花了60万元!家里家外长工二三十个,男男女女一大堆。有护院的,有做饭的,有烧茶炉的,有当保姆的,还有专门喂狗的饲养员。前年,他给儿子娶亲,场面十分壮观。两位新人高达10米的婚纱喷绘照,挂在办公楼的正面,异常鲜艳夺目。省内外著名歌唱家、戏曲演员、主持人等都来助兴。结婚那天,迎亲队伍就有3里多长,3辆奔驰呈三角形开道,12辆悍马车紧随其后,龙凤彩车上的锣鼓队、鞭炮队震耳欲聋。据一位司机讲,每辆彩车的装修费就高达六七万元。



可是,万万没想到的是,她表妹傍的这个煤老板竟然“一点文化也没有,斗大的字不识半箩筐,只会写自己的名字”。一些需要签字的财务报表,为了不失面子,简单行事,他随身带着一枚私章和印盒。在需要他签字的地方,盖一下即可。需要与外商谈判时,他们一般都带着翻译、秘书、财务总监,还请了不少法律顾问。



奢华下的忐忑



煤老板的“二奶”, 一般都比较难见。她们闭门享受,足不出户,偶尔出门,大都带着自己的小保姆。在吕梁,记者通过各种关系,总算找到一个。



她叫李艳(化名),年芳二九。广西人,高颧骨,凹眼睛,娃娃脸。一头黑发披在身后,粉红色的背心外,套着一件用针钩的白线衣。



刚刚被王老板包养了半年多的李艳,天真、直率,十分健谈。她告诉我们,她这位老板挖煤发财之后,一些“红头发”(指赖小子)总要敲诈他,特别是他听说很多煤老板被人劫持、绑架的消息,总想弄一支手枪用来防身。



一次,他听说河北白沟有卖枪的。于是,连夜驾车而去,殊不知,他们前脚买上枪,刚出街口,就被“公安”查住没收了,每人还罚了几千元。



后来,他通过各种关系总算在某县武装部弄来一支五四手枪,不知怎样让公安发现了。结果,武装部的这个人被通报,受了处分。他还被拘留了几天。



为了预防不测,枪买不到,他们只好买些钢丝鞭、催泪弹以及一些刀具别在裤腰上或放在自己的汽车里。一旦遇有险情,掏出来总能应付一阵子。



她说,他的老板,自己有七八个保镖,出门浩浩荡荡,前呼后拥。他还给上高中的儿子雇了一个保镖。他们村西头的魏老板害怕盗贼入室,在3米高的围墙上,又加了一圈铁丝网。据说,这家老板的地下还有3个暗道。



李艳说到这里,我突然想起,前不久,一位跟随煤老板多年的保镖曾对我说:“别看煤老板有钱,可他们常常提心吊胆的,活得很累,到哪儿也不放心,就像做贼似的。一次,山西的一位煤老板进京办事,刚刚落脚,半夜听说附近发生了一起入室杀人案,赶紧带着随从回家了。”



“那你在这里生活得还愉快吧?”看着眼前这位天真烂漫的姑娘,记者忍不住问了一句。谁想到,这句话却刺到了她的痛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顿时,她低下了头,半晌没有开口。我们从她那纯净的眼神中,看到一丝忧伤。



“我最讨厌他的儿子,他比我大1岁,每次放学回来,他都要来纠缠我。一次,让他爸看见了,狠狠地骂了我一顿。还有一次,他儿子趁他爸去了北京,晚上到我房间就是不走,非要与我干那事。我不从,他就打我。”



说着,她委屈地捋起胳膊袖子让我们看。在那白嫩的胳膊上,满是横一道竖一道的紫红印子。



此时此刻,我们能说什么呢?



屋里静悄悄的,只能听见墙上钟表的秒针在“噌、噌”地响。



在李艳情绪稍微平静时,我们又问:“你来这里半年多了,见过王老板的原配夫人吗?”



她羞赧地抬了一下眼皮,轻轻地将“见过”两个字滑出嘴边。



“她没和你吵架吗?”



“她敢!”李艳两条细细的眉毛陡然倒竖起来,“他老婆刚要发火,王老板就说她,你要敢碰她一下,你就给我滚出去!”



在采访中,记者接触了不少煤老板的原配夫人,她们大都情绪低落,生活郁闷。对自己丈夫的劣迹,她们一清二楚,又无可奈何。



离吧,与自己的丈夫同床共枕已几十年,儿女一个个都长大成人,自己也人老珠黄,风光不在,一个农村的女人家还有什么奢望?



不离吧,一股闷气又出不去,常常食不甘味,夜不成寐。只好忍气吞声,睁只眼、闭只眼。



“我现在有吃的、有喝的、有穿的,他干啥我也不管,我就想把这几个孩子培养成人,他们只要过得好,我也就死而瞑目了。”灵石的一位煤老板的夫人面对记者郁郁而谈。她面色枯黄,形容憔悴,眼圈发黑。



“那他就经常不回来住吗?也不惦记孩子?比如逢年过节?”



“不!有时候回来转转,看一眼就走了。”说着,她低下了头,“我就是担心他的身体。”



毕竟是几十年的夫妻了,一个中国农村善良、朴素女人的情怀,在寥寥数语中充分地体现出来。



也许“饱暖思淫欲”,一些煤老板“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他们大多数都有自己的“小蜜”或“二奶”,有的甚至明的暗的四五个。



吕梁一位煤老板光老婆就3个!有时人们有些好奇,忍不住问他们的“下人”,那咋生活呢?



他们回答道:“3个老婆各过各的,井水不犯河水。一个老婆一串院。老板在这个老婆家住一段,然后再到那个老婆家住一段。要不,你看我们老板瘦成啥了!”



据记者从医院获悉,很多煤老板都患有肾亏。在他们的家里、办公室、皮包里经常装着“肾宝”、“龟令集”、“六味地黄丸”等壮阳补肾的药。



一位跟随煤老板多年的司机跟我们讲,我们老板一到药店就走不动了,每次回来总要买一大堆补药,进口的、国产的应有尽有。有一回听说药店进回来一批特效的壮阳药,他竟掏出一万元现金,让我买回一箱子的药。



煤老板花天酒地,一掷千金。在北京的王府饭店、国贸酒店,广州的中国大酒店、天鹅宾馆等五星级宾馆,常年包住的有很多就是山西的煤老板。他们一桌饭少则几千,多则上万。在家里吃腻了,就到北京、上海、广州;在国内吃腻了,就到国外。小姐玩够了,就玩少女。他们经常是歌厅、桑拿的常客。20世纪80年代末,山西太原的歌厅在全国闻名遐迩,全市大大小小的歌厅足有上万家。据报道,山西某领导嫌乱,准备抓一批卖淫嫖娼者,歌厅的小姐纷纷取款而逃。殊不知,银行告急——银行的存款一天竟被提走一个多亿!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