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礼!老兵! 敬礼!老兵! 三十六

走过冰山 收藏 16 15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7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77.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潘大伟看着戴在手上的手铐,是彻底地傻眼了。 好好的一场恋爱给谈成了可能的牢狱之灾,潘大伟真想抽自己一个嘴巴,要是那会不那么“色迷心窍”就好了。 “呸!都他姥姥的什么词呢!”潘大伟对自己啐了一口。 “潘大伟,嘴里放干净点!”负责调查的s军保卫干事不得不出声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77.html


潘大伟看着戴在手上的手铐,是彻底地傻眼了。

好好的一场恋爱给谈成了可能的牢狱之灾,潘大伟真想抽自己一个嘴巴,要是那会不那么“色迷心窍”就好了。

“呸!都他姥姥的什么词呢!”潘大伟对自己啐了一口。

“潘大伟,嘴里放干净点!”负责调查的s军保卫干事不得不出声制止潘大伟。

“要得!”潘大伟表现出了合作,并特意地解释道,“报告首长,我是在批评我自己呢!”

“打住!你惹事之前,怎么不想到要自我批评?都说你们这些后门兵是不见棺材不掉泪!还真没错!你现在在心里肯定特不服气是吧?你明明知道,部队规定现役军人是不能在驻地找对象,你一个两个口袋的大头兵,就这样青春期骚动,就那么急不可耐?”保卫干事感觉自己还真有文采,第一次把话说得这么顺溜。

“报告首长,如果是您,在爱情来了的时候,您会不会跟着感觉走?”潘大伟对保卫干事的话颇为反感,什么叫“青春期骚动”?什么叫“急不可耐”?把他纯洁的爱情都说成什么了?

保卫干事面子上挂不住了,猛地拍了下桌子,“潘大伟,我现在找你谈话,是在给你机会,是在挽救你,你一定要放端正态度!”保卫干事一着急,一口湘潭话就直往外冒。语声顿挫抑扬,颇为押韵。

“……”

潘大伟无言以对,现在他的处境实在是不太妙。一想到下周就要过堂(上军事法庭),潘大伟心里直发悚。

保卫干事看潘大伟态度老实了,接着问话了, “我问你,被拉爆的手榴弹是怎么回事?”

“手榴弹?”潘大伟被问得一愣。

“是的!”保卫干事肯定了一下,补充道,“爆炸的手榴弹是怎么回事?”

虽然自十月份被送进了禁闭室,潘大伟还是不愿意去想起那事。都是他娘的那破手榴弹闹的。


刚新兵训练结束,潘大伟就下被放到了t军z师6团3营8连。部队驻地距离蓉城比较远,不过却是在一个共和国老帅的家乡,离叶晗家比较近。(四个川籍老帅,你随便猜,^_^)本来盘算好,到休假时就请假,就往叶晗家跑一趟,到那里混吃混喝几天。

结果还没在驻地呆上半个月,部队的调防令就下来了,说要开往版纳,一听是位于南疆。潘大伟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建功立业的机会来了。因为版纳附近就挨着红河州,和小霸交界,能调他们部队过去,肯定是有机会“捡子弹壳”(意指:打仗)了。

开拔前一夜,潘大伟激动得找不到北,一夜反复起来了好几次,好不容易挨到了天亮,等到集合整队之后,上了闷罐一样的运兵车,他更是兴奋到了顶点,在车厢内闹腾了一路。

一路上,潘大伟高唱起了战歌,连长和指导员都呵斥了好几次,潘大伟哪会听劝,连长和指导员管了好几次之后,也就由潘大伟去了。

好在潘大伟的嗓子不错,其他兵听到他的歌声也能缓解一下旅途的疲劳和心理上的紧张。兵们都知道目的地,都知道版纳在南疆,具体部队驻地会不会在战场,却没人心里有个谱。

好事也有变成坏事的时候,到潘大伟唱到《啊,朋友再见》(南斯拉夫电影《保卫萨拉热窝》主题歌),就引起了不小的骚动。

“……我实在不能再忍受,如果我在战斗中牺牲,你一定把我来埋葬,请把我埋在高高的山岗,啊!朋友再见吧再见吧再见吧!……”

有些兵哭了起来,并很快在车厢内连成了一片。

因此,潘大伟落了一个结果,不但没上成战场,还被发配到了离中越边境线最远的地方,连长的理由是,潘大伟在,只会扰乱军心!

惹祸的下场,就是被调到了一个版纳军队农场里当哨兵。潘大伟好不容易鼓起来的不怕牺牲的勇气,就被连长瞬间就灭了一个干净。一接到调令,潘大伟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军队农场。


在这里,潘大伟过得很抑郁,天天除了面对庄稼还是庄稼,军队农场说是需要站岗看哨,潘大伟就是一觉睡到日上三竿,都不会有人来干涉。

只要一到站岗放哨,潘大伟准会带着口琴上岗,悠扬的琴声吸引了一批忠实的听众,一个傣族姑娘罕娜就成了潘大伟的铁杆听众,只要轮到潘大伟上岗,罕娜总是会第一时间出现在潘大伟面前。

罕娜很漂亮,在村子里的追求者据说不少,舞也跳得很棒,潘大伟第一次在版纳看到的《孔雀舞》,就是罕娜的真人秀。君子好逑古来有之,更何况潘大伟不是君子,来农场不到半年,潘大伟就对罕娜展开了热烈的追求。

罕娜也喜欢潘大伟,甚至是巴心巴肺的喜欢,要么偷偷地给潘大伟做点好吃的,要么就是偷偷给潘大伟洗衣服。

总之,潘大伟的初恋美好到了极点。

按说潘大伟如此违反纪律,农场场长应该出面干涉,农场场长却懒得去管,他也是一个老兵,他就找了一个傣族姑娘当老婆。当初,农场场长也遭到过上级的干扰,并郑重地提出过警告,农场场长一句话就顶了回去,“怕个鸟毛灰!真心喜欢人家,就大胆地去追求,大不了不穿这身军装。”

潘大伟那时,估计就是把农场场长的话当成了金科玉律,却忘却了一个基本的事情,他还是一个普通的兵。

忘记了就忘记了吧,这会的爱情多甜蜜哟!

别人当三年兵,都是练得小胳膊小腿上的肌肉硬得子弹都打不穿,潘大伟反而把自己养得浑身上下一堆泡泡肉的。

为了罕娜,潘大伟申请超期服役两年,并得到了上级批准,反正没几个兵愿意到农场,孬兵才会被发配到农场,农场场长以最快的速度给潘大伟办了超期服役的手续。

但总不能当一辈子的大头兵吧?

于是到了农场第三年,潘大伟第一次写了信给潘乾云,让潘乾云借这个缓冲时间给他想办法找一个在版纳工作的单位,以便扎根边疆服务边疆,潘乾云不疑有它,还真以为孙子要在边疆搞建设一辈子呢,却没想到潘大伟背后正在打着的小九九。

按说,事情至此,就该功德圆满了吧?


初恋是美好的,爱情也是美好的,世界上的一切事情都是美好的吗?

事实上,一切都不会那么美好到底。

至少有人会棒打鸳鸯,罕娜的父亲就不同意,自打知道潘大伟和罕娜好上了,罕老爹就不同意了,主要是看不上潘大伟,他认为潘大伟是一个好吃懒做的人,如果罕娜爱上了这样的人,将来的一生就算完了。

罕老爹有自己的判断,具体是不是,谁也不知道,人的一生有什么造化,谁能完全看得准呢?但罕老爹就认死理,抵死不同意。

罕娜很痛苦,几次都想提出要跟潘大伟分手,却又舍不得潘大伟,话到嘴边就忘记了说。于是,两人商量好,潘大伟登门跟罕老爹谈一次,如果谈不拢,潘大伟一转业,两人就去民政部门领结婚证,如果那个`时候,罕老爹还不同意,罕娜就跟潘大伟回蓉城。

坏就坏在这次见面上,傣家人好客是出了名的,潘大伟上门作客,罕老爹绝不会摆脸子,该请潘大伟喝酒就喝酒,该请潘大伟吃肉就吃肉。

酒足饭饱之后,潘大伟把来意一说,喝高了的罕老爹大脑不听使唤了,居然变戏法一样摸出了一颗手榴弹,二话不说,就揭了保险盖,拉燃了导火索。

“日!”

潘大伟叫骂出声之后,一把夺过了手榴弹,使劲一扔,手榴弹扔出没多远,就当空爆炸了。姥姥!彻底坏了,附近的人全受伤了,都被弹片有所擦伤。

听到爆炸声,罕娜家所在的那个寨子的民兵们以为是小霸特工来袭,立刻动员了起来,跑步至爆炸声响起之处,当场就把潘大伟给逮了。民兵们都认为是潘大伟拉燃了手榴弹,潘大伟浑身是嘴都说不清楚这事,罕娜在关键时刻当了叛徒,顺着罕老爹的意思说是潘大伟拉燃了手榴弹。

好家伙,这下倒好,人证、物证全齐活了。寨子里的民兵队长立刻给农场的上级打了电话。农场的上级又报告到了s军的军部。

……


保卫干事走后每几天,潘大伟就过堂了,经过几天的审讯,潘大伟的判决书下来了。

“……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半,送往豫省劳改农场,……”

只看了这几行字,潘大伟哭了,“完了,完了!全他妈地完了!”

在这一天,潘大伟埋葬了自己的初恋,也埋葬了他对爱情的幻想。


当叶晗看到通报上有潘大伟的名字时,差点没有跳起来。他仔细地看了看照片,是他从小认识的那个潘大伟。

叶晗一把扯掉了战报,叫骂出声,“狗日的潘大伟,这下肇皮(丢脸)了,白穿几年军装了!”

此时正在政治学习,“老大”不得不出声制止,“叶晗,发啥子牢骚?”

“你看看这叫什么事?”叶晗抓起了被撕烂的通报,指了指上面的照片,“这个龟儿子,和老子从小在一起玩,虽不是什么毛根(开裆裤)交情,但也不差那几年,你看他狗日的都做了些啥子事情!”

“老大”只瞟了一眼,“通报呀,我也看过了,说真的,这样的事,我也很生气,毕竟给我们s军抹黑嘛!不过,叶晗,你也好不到什么地方去!”

听到“老大”如是说,叶晗低下了头,他最近表现不怎么好。


这是叶晗进入集训营的第四十三了,体力训练刚刚过关,“老大”让人扛了五千发子弹给叶晗,让叶晗在一个星期内全部打完,说要打出感觉,要打出水平,还要打出速度。

第一天,叶晗感觉很不错,有的是子弹打,立姿,坐姿,卧姿,反正变着花样折腾,第一天打掉了近600多发子弹,成绩很一般,让其他老兵看了个大笑话。

第二天完成训练下来,叶晗打得更多了,后遗症也随之而来,肩膀痛,扣扳机的手指痛。

第三天才射击到一半,叶晗有一种吐血的感觉,全身上下哪处要说不痛,就十足地见鬼了。

等所有的子弹打完时,叶晗第一次觉得了手里握着的八一杠有多可憎,甚至在一霎那间,他甚至想将枪扔掉。

“这算啥子练枪?”叶晗质问“老大“,“有这么折腾人的吗?还要打得又快又准,连瞄准的时间都没有,球感觉都没有”

“老大”生气了,指着叶晗的鼻子,“你说呢?你的对手会他娘的给你瞄准的时间,你就抱着这种心态上战场吧!老子倒要看看,到时候你身上会被给钻出几个眼眼来。”

“循序渐进,你知道不?”叶晗反驳倒。

“老大”当场就啐了叶晗满脸的口水,“狗屁!你还要不要试射?然后才来个齐射!你当不了侦察兵,就给老子滚到炮兵部队去!”

自那天后,叶晗的情绪低落了好几天,每天在机械地扣下扳机,心思却不在射击上,成绩也难看到了顶点,最大的本事也出现了,脱靶之后还能打断靶杆。

这事传到了集训营“1”号首长那里,当时就把“老大”猛剋了一顿,“这就是你他娘的选来的侦察兵?打靶脱靶到打断靶杆,真给我们s军侦察大队长脸面啊!自s军有侦察兵以来,这还是破天荒第一遭!同志哥啊,第一遭啊!你,去告诉他,不想当侦察兵,趁早给老子早点打背包滚蛋!”

等“1”号首长火发过了,又交给“老大”一个任务,“不要把这个苗子给老子练废了,那小子,老子是真喜欢,一定要加强他的思想教育,一定要把他的抵触情绪给老子敲掉!”

“老大”能说什么,服从命令吧,好了,对叶晗的思想政治工作也加强了,训练一结束,“老大”就抱来大堆的通报给叶晗看,反面教材多的是,够得叶晗去看。

是以,叶晗看到了潘大伟的处理结果,那个伤心哟!


“有感想了没有?那个孬兵的下场,你也看到了,你如果要有样学样,老子马上踢你出侦察兵大队。不想走,就给老老实实地练!给老子练出感觉!这个感觉,将来会救你的命!你爱信不信,老子先把话放在这里,将来你自己在战场上去体会!”

真要叶晗离开侦察兵大队,他哪里会舍得,叶晗吼了回去,“老子练,老子要揍小霸!”

“那就给老子滚回训练场去,枪打报废了,老子给你发新枪!”


哒哒……

枪声又响了起来……

“妈的,这狗日的‘8231’,又发狂了!”

集训营的侦察兵们骂开了,也包括“1”号首长,后者要的不就是这个效果吗?


潘乾云一接到潘大伟的判决通知书,差点没瘫坐在地上,只一分钟,就只一分钟,潘乾云的眼泪布了满脸,“这小东西,也太不争气了!这不是要我的老命吗?这不是给部队脸上抹黑吗?”

当天夜里,潘乾云就发了心脏病,被送进了军区总医院。

还好送得及时,潘乾云的一条老命才没给阎王爷收走。

等潘乾云张开眼,看到的却是廖荣铠和廖荣斨两兄弟,他赶紧把脸转向了一边。

廖荣铠最见不得潘乾云这个德性,“潘老六,你装什么孙子,娃娃犯了错,他还有机会改正,你潘老六跟着瞎着急干什么?”

“廖老五,又不是你孙子,你当然不心疼!这会来看老子笑话来了吧?”潘乾云急眼了。

“呸!你还有脸说,潘大伟那孩子是我特招入伍的是吧?我自己外孙都舍不得照顾,照顾了你孙子,你还说跟老子没关系,你又要跟老子犯浑了不是?”廖荣铠也上火了。

潘乾云彻底哑巴了,谁让潘大伟不争气呢!

廖荣铠有些不忍,“老六,把病养好,然后咱老哥俩一起上豫省看那孩子去,你不能就此丢下他不管了!他还年轻,这辈子的路还长呢!”

潘乾云想了会,郑重地点了点头,表示赞同廖荣铠的提议。


是啊,潘大伟这辈子的路还很长,叶晗的路也还很长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