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摩司机丧心病狂 无辜天保命断荒滩


在写此贴前,提醒所有珍惜生活和生命的人,人最宝贵的东西是生命,每个人的生命都只有一次,所以万事要小心,要多留个心眼,不可存侥幸心理。特别是出门在外,安全第一,凡事要多问个可不可以,多冷静,三思而后行。

看完此贴的朋友,你还会去搭乘黑摩的吗?还会去乘野的吗?

那件案子发生在几年前,而到今天,它仍然没有告破。无辜者在九泉之下尚未得以瞑目,犯罪分子至今仍然逍遥法外。当人们茶余饭后谈起这件事的时候,仍不免为逝者感到惋惜。然而逝者已逝,他的教训时刻提醒着我们,有些事情看似偶然,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何况这万一的事情,其实是可以避免的呢。

我们这个地方,处在横断山脉尾端,虽说是末端,但山仍奇高。正所谓是高山林立,河流纵横,开门见山的地方。虽说有国道和省道贯穿全境,可是交通仍旧十分不发达。但就是这交通十分不发达的地方,外面地方有的东西,我们这里也有。就拿摩的和野的来说,我们这里也是一样也没有少。

所谓摩的、野的,我不说大家也都明白。野的,就是未取得营运许可的的士,而所谓摩的,同样的道理,因为摩托车相比汽车而言,它的安全系数要远远小于汽车,故国家是禁止摩托车从事营运业务的。然而。正如我上面所说,虽然我们这里国道省道贯穿全境,但不上标准的乡脚路还是很多的。所以摩的的市场需求还真不小,这也是为什么野摩的屡禁不止,屡打不绝,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原因。当然很多摩的司机是迫于生计才出来跑摩的的,不外乎就是自食其力,提高家庭生活水平(要说解决温饱,那是假的,温饱早年就解决了,所以不存在解决温饱的问题),他们中绝大多数挣的是辛苦钱,但也有混迹其中的极少数人,就坏透了顶。

而野的和正规营运车辆相比较它们的区别在哪里?首先,一个有手续,一个没有手续,有手续的照章纳税,没手续的一文税费也用不着交;其次,一个买了车辆保险,包括第三者险,而一个没有买;再次,正规营运车辆均挂靠在出租车公司,而野摩的没有。这就明显了。当然,不出事故则罢,出了事故怎么办?正规的营运公司因为入了保险,有保险公司负责理赔,再加上出租公司赔偿的精神损失部分,受损害人应该得到一笔不小的赔偿,而野摩和野的,没有入保,和保险公司是没有任何关系的。而且,野摩、野的司机一般家庭条件都不是很好,他们也是为了逃税费、逃保险费才不办理营运手续的,所以受损害人就别指望肇事者给予多少多少的赔偿了。怎么办?对野的司机来说,卖了车估计也值不了几个钱,对野摩司机就更不用说了。卖了摩托车,也只值千把元,而如果摩托车在事故中受损的话,也就值几百元,他拿什么赔偿你?更不用说按照国家赔付标准来赔了。可知医疗费又不是个小数目,而且如果因故死亡的话,还有死亡赔偿金,即使按照国家标准,少说十来万,多则几十万,要不然是说不好的。

谁想出事故呢?谁都不想出事故。但那些出了事故的,难道他们想出吗?他们也不想出。问题是事故出了。所以一旦出现事故,至少正规营运车辆会给你一个交待,或者给你的亲人们一个交待。而野的和摩的呢?毫无保障。所以,出门还是不要坐野的和摩的的好,这是对自己的安全负责,也是对自己的家人负责。

话归正传。

某乡一位天保员。不知大家知不知道什么叫做天保员?因为前些年森林砍伐过度,长江流域洪水泛滥,泥石流等自然灾害频发,河流干涸,水土不保,有的小河竟出现断流现象,环境资源受到严重破坏。所以国家当年决定实施退耕还林工程和天然林保护工程。于是就产生了天然林保护员这个称谓,这些人实际上干的就是林业员的工作,有的干脆就是林业员兼任的,属林业局管辖,但上班在各乡政府,每个乡有一名天保员。

这天,这位天保员到县城办事,事情办完后,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就想赶回乡政府上班。但如果赶短途客运车辆到乡政府上班,短途客运车辆又要等满员后才能发车,于是,他决定乘坐摩的赶着去上班,这样可以节省一点时间。他到县车站外平时摩的比较集中的地方看了一下,也许注定他那天要出事,那天摩的的生意太好了,其它摩的司机都已经手揽到了生意,走了。站外孤零零的只一个摩的司机在那里。为什么只有一人?据后来唯一见过这个摩的司机的另一摩的司机说,那家伙是个新手,第一天出来拉活,具体是哪里的人他也不认识,而且他也没有问过,只从面相上看,有三四十岁的样子,穿一件黑色的皮夹克。这个天保员看见只有一辆摩的,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于是就搭乘了这辆摩的,向二十公里外的乡政府所在地赶去。

虽说是国道,但当时因为要改建,又还没争取到资金,所以路面情况非常糟糕,坑坑洼洼的。

摩托车行驶在去乡政府的路上。而事故,也就在此时发生。因为这位摩的司机是位新手,对路面情况不熟,而且驾驶技术也不精,在离乡政府约五公里的地方,这丫一个不小心,车辆碾上了路面上一块突起的大石头,而此时摩托车速度又没减下来,就这样,一个剧烈的腾空后,后座的天保员被甩了出去,掉进了跑旁的排水沟。摩的司机停车一看,天保员满脸满头都是鲜血,一动不动。这下,他以为人已经死掉了,过去拍打了两下,这位天保员动了起来,也许是在痛苦的呻吟,也许是央求摩的司机送他到医院去。

这时,摩的司机做了一个选择。我们无法知道他当时的心理,但据我的揣度,一定是这样的:摩的司机一没有正规手续,二没有买保险,三家里没钱,四更不愿意在没挣到钱的情况下反而还要赔钱,更何况,没有任何手续,而且出了交通事故,属于交通肇事,是要负刑事责任的。更主要的是,他认为这时的时机是最佳的,因为这时,往日繁华的路段竟没有一个人、一辆车。他的选择是:先把车推到路边停好,然后迅速将天保员拉在背上,背起就走,三下五除二,就到了河边,然后将其放在桥下的荒滩上,背靠在桥墩上,这真是一个极其隐蔽的场所,如果有人过上过下,也看不见。做好这一切,他返回公路,从杂物箱里取出一个小塑料桶,拧开摩托车油管,把油箱里的汽油往桶里放。看看差不多了,他迅速返回桥下,不顾天保员的挣扎,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丧心病狂的他此时已毫无理智,毫无人性,用恶魔来形容他,简直一点也不差。他拧开桶盖,竟然直接把汽油泼到了天保员的头上和身上,然后打燃了打火机。回到公路上,迅速掉转车头,拐个弯,瞬间没了踪影。

然而这一切,都被对面半山上,正在地里干活的老农全看见了。他先是无意间看到了摩托车上被甩下一个人,司机走过去拍了那人几下,似乎两人之间在说话,然后司机把车推到河边一侧,停放好,背上伤者,走到河边,放到桥下。这时的老农,还以为他要用河水为伤者清洗血迹呢。因为在山上看得不是很清楚,当时以为从摩托车上摔下来不会有什么大事,人家处理一下,自会送医院的,或者直接送回家也不一定,不过出于好奇,那老农还是一直停下手中的劳作,看完了全过程。然而老农的想法太过于天真了,直到他看见摩的司机往伤者向上泼汽油、点燃,他才声竭力嘶的狂喊着从半山上往下冲。而由于河水的声音太大,那摩的司机也许压根就没有听到他愤怒的喊叫,径自骑上摩托车,从他的视野中消失。

等老农气喘吁吁地赶到河边时,天保员早已成为一具面目全非的尸体。

直到今天,这起案子仍然是一个悬案,挂着没破呢。而那个摩的司机,从此也没有再出现过,综合见过他的那位摩的司机和对面山上老农的叙述,也只能得出那个摩的司机穿一件黑色皮夹克,三四十岁的样子,连本地外地人都不知道,更无别的明显特征。所以这起案件过去几年了,已经逐渐从人们的谈资中淡去,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将来很可能没有人会再提起。

而如果他当时乘坐的是营运车辆,也不会有后边一连串的事情发生,就算是出了车祸,就算是死亡,其家人在痛失亲人的时候,好歹也能得到一定的补偿。而搭乘黑摩的的结果是,什么都没有。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