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屠杀71周年祭:儒学是惨案主因? ZT

shan..lin 收藏 0 10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71年前的今天,即公元1937年12月13日,日本侵略军以其第6、第9、第16、第114等师团共20余万人,高唱着《君之代》,攻陷了当时中国的首都南京。在接下来的近两个月的时间里,残暴的日寇,如同一部全力开动的野兽机器,对无辜的南京市民和众多放下武器的中国军人,展开了一场旷世不遇的大屠杀。超过340000人惨死于这场浩劫。一时间,南京,这座华夏大地上的历史名城,被誉为“六朝古都”的城市,瞬间成为了黑暗与悲惨交织的人间炼狱。日寇令人发指的暴行,令苍天为之动容,令草木为之含悲......

现在翻看当时关于那场浩劫的史料,每个炎黄子孙都会为罹难者悲戚。但是,除了悲戚之外,鲜见反思。

为了炫耀武功,当时日军中有大量的随军记者,用手中的照相机,在杀戮现场拍下了一幅幅血腥的照片。其中有很多中国人被日军斩首的画面。照片中,一个个中国人双手被反绑,双膝跪地,头颅下垂,等着身边的日军手中锋利倭刀的落下,真可谓“引颈就戮”这一成语的绝好写照。本文系转帖,作者:毛毛虫我不怕

这些照片中手举倭刀,在镜头前耀武扬威的日本军人,有可能是野田毅,有可能是向井敏明,有可能是田中军吉,也有可能是谷寿夫或者中岛今朝吾,但是,它们面前的中国人,却都是一个样子:满脸菜色目光呆滞任凭发落听天由命......

这是为什么?

再后来,野田毅向鹿儿岛县立师范学校附属小学六年级的学生报告说:“实际说来,在冲锋突击的白刃战中,只不过砍杀了四五人而已。我们是在占领了敌军战壕时,对着里面呼叫:‘你,来!来!’那些支那兵……就一个跟着一个出来,走到我的面前,我把他们排列好了,然后一刀一个地砍下去……差不多都是这样干的,我们的行为并没有那么‘勇武’,却以‘刀劈百人’而出了名。”

这又是为什么?

同时期的苏德战场,在载入史册的列宁格勒保卫战中,苏联军民在天寒地冻的900个日夜中与德军作战,以自己伤亡3倍的代价对付着德军。面对围困,面对饥饿,全城老少依然斗志昂扬,在废墟中下棋谈天,音乐会也照常举办。每一条战壕、每一座防空洞、每一个地下掩体都激荡着肖斯塔柯维奇的《第七交响曲》。人们的脸上,写着坚定......

我无数次的想,为什么斯拉夫民族有这样惊人的承受能力,面对锐不可当来势汹汹的曼施坦因的装甲集群,犹如面对着一群静静吃草的绵羊,那样从容那样释然。难道是“酒壮衰人胆”的原因?难道因为他们有烈性的伏特加?难道......

这都不是主要的,因为他们历史上没有孔子,没有儒家学说......

诚然,儒学,有其积极一面。但是,在两千多年的漫长岁月中,将华夏民族软化的没有了悍猛之气;将那个自秦汉以来颇为强势的族群,浸染的弯曲了脊梁,这皆是儒学所为。

火药是我们的发明,因为儒学,我们用它制成了烟花炮仗;领先世界的航海技术,因为儒学,在明中期日渐式微;抗战时面对日军受伤的战俘,因为儒学,我们的战士为其包扎,却被对方以刺刀捅死......

可能有些卫道士会面红耳赤的蹦出来,对着我说:“住口!这干儒学何事?”

我会当仁不让的告诉他,这绝对是儒学所系。我舅妈的弟弟,大我一岁,按说是同龄人,但是,20多年在其父其母的肆意打骂和呵斥下,现在在别人面前都不能挺身站立,说话没有底气,什么时候都是唯唯诺诺。为何?还有,马戏团新购进的小象,会将它拴在地上的铁柱上加以鞭笞,小象受痛挣扎,甚至将铁柱拔起。但,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昔日小象成为成年大象,气力倍增,伴随始终的这种鞭笞,已将它变得即便拴在小木桩上,它也会静静站立,直至主人牵走。这又是为何?

大之于国,儒学便是这种“肆意打骂”,便是这种“鞭笞”。只不过,它是隐性的,柔软的,并且,它鞭笞的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那些卫道士,你们知道你们奉若神明的孔圣人是副什么德性么?

“吾少也贱,故多能鄙事”

孔子适郑,与弟子相失,孔子独立郭东门。郑人或谓子贡曰:“东门有人,其颡似尧,其项类皋陶,其肩类子产,然自腰以下不及禹三寸,累累若丧家之狗。”子贡以实告孔子。孔子欣然笑曰:“形状,末也。而谓似丧家之狗,然哉!然哉!”

这种自小卑贱没自信的货色,被人骂为“丧家之犬”还喜形于色的傻逼,它的学说,不误国误民,不贻害万世,绝不可能。

也许有人说,儒学两千年不衰,正说明有强大的生命力。

我说,放你娘的屁,扯什么淡呢?这种鸡巴学说盛行的两千年,正是中国处于封建社会的两千年。历代帝王都看重了这种狗屁学说可以愚民的特质,加以提倡加以推崇。更有董仲舒等跳梁小丑不失时机地“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它迎合了统治阶级的卑劣需要才得以苟延,居然有人反以为荣。

多少次历史上的盛世被来自北方的马背上的民族打断,多少种伟大的发明被斥为“妖术”,“儒生”----这一历史长河中的特定称谓,成为了多少个杨家将岳家军难以瞑目的词汇。特定的学说特定的性格,儒学的信奉者用儒学祸害国家愚弄民族的同时,也不忘猎取自己的荣华富贵。

傻逼孔丘不是“周游列国”么?他其实是到处兜售自己的傻逼学说四处跑官要官。终老一生,也只是个空名的大夫。

岁月流转,当推崇假惺惺的“仁爱”的众多儒学门生,混到了庙堂之上,便开始了对烈血忠臣的虐杀,秦桧、贾似道都是这类角色。整日“仁爱”,作威作福,敌方兵马杀过来,就自动成为主降派,杀几个主战派的将军以博得对方的青睐,继续每日的莺歌燕舞奢华糜烂不知仁爱只知做爱。

它们根本没有国家的概念,为什么?它们饱读《论语》、四书五经,它们通过科举,掌握权力,就要施展自己的抱负,就要将一己之利通过儒学加以成倍攫取。所以变本加厉的愚民,让人们懂得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懂得道德伦常,懂得三贞九烈,懂得做人的操守。反过来自己每天祭祀肠胃摩擦性器报告调研开一些狗屁倒灶的学术座谈会......

两千年的时光,太久了,久的甚至不知不觉间给一个民族做了变性手术。

为什么?

因为,儒学是消极懦弱的极端体现。逆来顺受,似乎命本当此。

这种学说教育下的民众,这种学说统驭下的国度,才能够创造一个又一个让真正的龙的传人目不忍视闻之落泪的年份:1840、1900、1931、1937......

鸦片战争中,英夷义律提出条件查办林则徐,我们查办了,儒生琦善干的干净利落;

八国联军侵华,向叶赫娜拉那个老骚货索要4亿两白银,为什么,因为当时中国有4亿人口,一人一两,以示羞辱。可,我们给了,我们甚至借了钱给了。

当权者这等怯懦,况乎百姓!

所以,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抗战中那么多无辜百姓被日军斩首,而不知反抗。这是一种固有认识的常年毒害,这是一种隐性毒品的巨大威力。我就不信如果那些善良中国人知道一丝反抗的话,会有那么多齐刷刷被斩下的人头。

太多黑色的镜头在目光中辗转,太多悲凉的文字在头脑中萦绕,不说了,今天又是12月13号,除了向死难的340000中国人致以沉痛的哀悼外,我再问候一声孔子:

“你妈个逼!!!”本文系转帖,作者:毛毛虫我不怕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