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中被美军俘获的第一名日军战俘

东方闻英政委 收藏 6 3097
导读:许多有关珍珠港事件的战史著作中,在谈到日本方面的微小损失时,一般都说日本人仅仅损失飞机29架、飞行员55人。这种说法实际上忽略了珍珠港事件中日本海军曾损失了5艘袖珍潜艇并导致了9名艇员身亡、1名艇员被俘的事实。而这名被俘艇员酒卷和男少尉,是在珍珠港事件中被美军活捉的唯一的日俘,为此酒卷和男有幸成为太平洋战争中被美军俘获的第一名日军战俘。 袖珍潜艇出航 1941年10月末,日本海军佐佐木大佐接到密令,选派5艘袖珍潜艇组成特别攻击队,参加珍珠港作战。其任务是溜进珍珠港在空袭开始时向敌主力

许多有关珍珠港事件的战史著作中,在谈到日本方面的微小损失时,一般都说日本人仅仅损失飞机29架、飞行员55人。这种说法实际上忽略了珍珠港事件中日本海军曾损失了5艘袖珍潜艇并导致了9名艇员身亡、1名艇员被俘的事实。而这名被俘艇员酒卷和男少尉,是在珍珠港事件中被美军活捉的唯一的日俘,为此酒卷和男有幸成为太平洋战争中被美军俘获的第一名日军战俘。


袖珍潜艇出航


1941年10月末,日本海军佐佐木大佐接到密令,选派5艘袖珍潜艇组成特别攻击队,参加珍珠港作战。其任务是溜进珍珠港在空袭开始时向敌主力舰只发射鱼雷,扩大战果。


本来,这种袖珍潜艇是以在舰队决战前后的混乱情况下进行袭击为目的而制.造的,如果用来潜入戒备森严的敌军港作战,无疑需要过人的胆量和高超的技术。经过严格筛选,佐佐木最后决定选派酒卷和男等10名队员参加此次“特攻”作战。11月18日,夜晚漆黑一团,作为日军海军先遣队的“伊—16”、“伊—18”、“伊—20”、“伊—22”、“伊—24”号潜艇鱼贯驶出军港。在它们指挥台前的狭长甲板上各自驮有一艘袖珍潜艇。由于负重,5艇减速航行,沿四国和九州的丰后水道南下,向珍珠港外的指定地点东进而去。


日军袖珍潜艇实际上是一种自殺性的进攻武器。艇长24.4米,最大直径1.83米,水下排水量46吨。它的进攻武器是两枚457毫米鱼雷,可以从艇首发射管发射。艇员两人,一名尉官,负责驾驶潜艇,一名士官,负责操纵阀门,保持艇的平衡。袖珍艇上没有装发电机,蓄电池组只能由母艇充电,它的动力来自一部单轴600马力的电动机,水面最大航速23节,水下最大航速19节。高速行驶时,它的续航时间非常短,只能走55分钟;即使以2节的速度潜航,也只能走大约100海里。这就决定了它们的作战方式:在目标附近离开母艇,而后独自发起攻击。12月6日日落时分,特别行动队的5艘母艇驶抵珍珠港外,并成扇形展开,作好释放袖珍艇的准备。按计划袖珍艇的出击时间定在航母部队第一波飞机撤出,第二波飞机尚未攻击之前。这就要求在第一次空袭前,5艘袖珍艇要偷偷潜入航道内,潜到战列舰停泊处附近待至突袭开始,然后浮出水面把两枚鱼雷射向某一大型目标,发射后的袖珍艇趁乱迅速外撤。7日夜间,母艇将在拉奈岛以西大约7海里处浮出水面,等候袖珍艇,如果当晚会合失败,8日夜间将再次接应。


5艘母艇相继浮出水面,袖珍艇员登上舰桥,眺望珍珠港。威基基海滩的霓虹灯闪闪烁烁,希凯姆机场一片辉煌。港外,水面涟漪沸沸,微风吹来阵阵悦耳的爵士音乐。但是酒卷他们却无心欣赏这迷人的夜色,各个摩拳擦掌,都希望尽快用一枚枚鱼雷,把这个温柔之乡炸得粉碎。就在这时,“伊—24”号母艇所携带的袖珍艇罗盘仪坏了,又修不好。按母艇艇长的意见不准备让这艘袖珍艇出击,因为没有罗盘仪的潜艇在水下如同瞎子。但刚刚提拔的青年军官酒卷和男少尉却竭力请缨,并向艇长保证出色完成任务。在酒卷和男再三请求下,艇长最终同意他照常出击。


12月7日凌晨,母艇甲板上紧固袖珍艇的钢夹打开,发出一连串的铿锵声。每隔3分钟启航一艘袖珍艇,不一会儿,5艘袖珍艇便在水波浩淼的洋面上依次向珍珠港挺进,母艇随即下潜开走。


出师未捷身先“沉”


珍珠港入口是一条珊瑚礁密布的航道,美军在入口处设置了一条保护网(以防鱼雷和潜艇),保护网只有当美军舰艇通过时才打开。因此,袖珍潜艇唯一的办法就是在入口处待机,一旦有美军舰艇通过,即刻尾随其潜入港内。


机会终于来了,6时30分,美靶舰“大火星”号进港了。他吃力地驶过正在港口附近巡逻的“沃特”号驱逐舰,两舰相互鸣笛致意。“沃特”号舰长奥特布里奇上尉望着渐渐远去的靶船,忽然发现它的尾迹中有一浮标状物体,正以一定的速度尾随行驶。他一眼看出,那个浮标状的物体是潜艇的指挥台。看来潜艇企图借助靶船的掩护,溜进港内。“各就各位!”随着奥特布里奇上尉一声令下,“沃特”号高速逼近,两个齐射就击中了潜艇的锥形塔,袖珍艇开始下沉。“放深水炸彈!”随着汽笛4声长鸣,4颗深水炸彈从船舷滚入海中,1号袖珍艇连同它的两名艇员就这样命归阴曹。紧随其后的另3艘袖珍艇同样未逃厄运,在珍珠港入口处分别被“布鲁”号、“汉尔姆”号、“莫纳汉”号驱逐舰击沉,6名艇员无一幸免。


在击沉不明潜艇后的6时51分,“沃特”号向司令部报告了情况。但由于译电的延误(7时12分才送到司令部),更由于思想上的松懈,司令部的答复竟是:“继续核实”。


7时55分,从南云机动部队6艘航母派出的183架日机飞临珍珠港上空。几分钟后,鱼雷机队、水平轰炸机队相继下手,肆无忌惮地攻击港内的船只。珍珠港的和平气息一扫而空,到处都在燃烧。浓烟冲腾……日军偷袭成功了


大难不死的酒卷和男


酒卷的3号袖珍艇虽不像头4艘艇那样还未来得及浑水摸鱼,就被打得艇毁人亡,但也是屡遭厄运。


一离开母艇,酒卷的袖珍艇就头朝下,一股劲地往下沉。他发狂地操纵潜艇,企图恢复平衡,同时大声命令同艇的北岛中士,将5公斤重的压载铅块从艇首搬向船尾,以消除首倾。袖珍艇的壳体很薄,最大下潜深度只有30米,只须两三分钟光景,潜艇就有滑过安全深度的危险。经过高速倒车,酒卷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使潜艇止住下滑,上浮到潜望镜深度。由于罗盘仪出现故障,他只能用磁罗仪导航,同时升起潜望镜,进行观察。航行了20分钟,酒卷忽然发现,小艇正背离瓦胡岛,驶向外海。他赶快转向行驶,几经努力,但始终没有找到正确的航向。


黎明给酒卷带来了一丝希望。他利用太阳做参照,确定了自己的艇位,开始重新向珍珠港航进。


7时许,酒卷发现前方出现了两艘舰只(“沃特”号和“康道尔”号驱逐舰)。由于比预定时间晚了一个小时,酒卷急不可待,决计孤注一掷,操纵袖珍艇驶入两舰的尾迹之间,然后再一鼓作气,全速直奔入口。


“沃特”号十分机警,声纳很快发现目标,随即就朝袖珍艇投掷了5颗深水炸彈。凶猛的爆炸摇晃着小艇,酒卷被摔倒,头部受撞伤,接着失去了知觉。当他慢慢醒来时,为了弄清方向,把潜艇浮出了水面。通过潜望镜,他看到珍珠港内到处升腾着浓烟。“空袭!”他兴奋地对北岛喊道,更令他吃惊的是,他的艇竟出乎意料地突破了驱逐舰的警戒,钻到了珍珠港的大门前。


8时15分,通过潜望镜,酒卷发现一艘驱逐舰从港内窜出来,但他没有开火。他那两枚鱼雷是用来捕捉更大猎物的。他又把潜艇沉入水中,朝入港处盲目前进。不料航行途中又生枝节,小艇在入口处触礁了,艇首破水而出,搁在了珊瑚礁上。酒卷费尽了心机,才使小艇退入水中。


酒卷十分沮丧,触礁使袖珍艇的发射机构遭到破坏,已无法发射鱼雷。但他没有放弃进攻决心,孤注一掷的他打算让小艇成为一艘人操鱼雷,连人带艇一道撞击目标。


这时南云的机群早已撤走,珍珠港内一片混乱,酒卷最终还是没有钻入港湾。由于几次三番地遭到深水炸彈的攻击与撞礁,小艇忽然操纵失灵,舵机不听使唤。小艇时左时右,航向飘忽不定。酒卷双手把着潜望镜,干瞧着目镜中一闪而逝的景物。他绝望了,只好无可奈何地放弃攻击企图,任小艇在港外随波逐流。


晚间,小艇晃晃悠悠地漂在海上。酒卷打开舱盖,让海面清新的空气流入舱内。正是这时,倒霉的小艇又一次触礁了,由于蓄电池组电能耗尽,小艇没有了动力,裸露无疑的小艇注定会落入敌手。为了不使这种“秘密武器”被美军俘获,酒卷决定炸艇,他和北岛中士仓促准备了一番,便点燃了导火索,随后他们跃进波涛汹涌的大海,拼命向远处的岛上游去。不一会儿,海浪把他们强行冲散,酒卷朝夜空呼喊着,没人回答——北岛失踪了。


第二天,在离珍珠港大约80公里的威玛纳格海湾,美国陆军中士大卫·阿奎发现了失去知觉的酒卷。就这样,特别攻击队的唯一幸存者酒卷少尉,便成了太平洋战争中被美军捉到的第一个俘虏。


“军神”或战俘?


珍珠港事件后,日方在公布战果时,为了达到没有日军被俘的宣传效果,日军舰队在战果表上将酒卷毫不犹豫地列入失踪一栏。虽然美军在战后报道了这名在珍珠港事件中俘获的日军,但终因战果惨不忍睹而未被各界人士重视。


侥幸活下来的酒卷和男少尉被送到美国东部田纳西州战俘营关押。在去田纳西途中的漫长旅途中,他听到了中途岛海战中日本海军惨败的消息,也看到了遍布美国城乡的工厂和无边的田野,他终于明白了小小的日本还没有真正体会到美国的全部威力,而中途岛一战仅仅是日本帝国覆灭的开始。


1942年3月6日,为了倡导“武士道”精神,鼓励士兵为军国Z義卖命,日本海军省给在珍珠港事件中阵亡的9名袖珍艇艇员晋升了2级并追授“军神”称号,而酒卷因被俘而未被晋级和授予称号。在美国战俘营中的酒卷得知这一消息后,毫不羡慕这种荣誉,他为自己终未成为军国Z義的殉葬品而感到高兴。战后,酒卷和男被遣回国。他随遇而安,在名古屋的一家工厂当机械工为生。工作之余,他写了《我攻击珍珠港》一书,书中谈了战时他在袖珍艇上的经历和在美国的战俘生活,此书曾在日美两国引起轰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