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党卫军”-德国海军第二步兵师


海军拥有陆战兵力这并不是什么希奇事情,比如美国的海军陆战队,不过他们是为了特种打击或登陆作战任务,并不是完全的陆战部队。而德国的海军步兵师却是由于二战后期陆军兵力缺乏而脱离自身定义的陆战步兵部队,这在兵种上是非常独特的。

1943年2月2日,希特勒命令“陈旧的大型舰艇必须解体,取下大口径火炮作为岸防炮使用,这个命令等于使德国海军的大型水面舰艇失去了存在舰队的意义。除了U艇部队和蛙人部队外,德国海军仅存的“欧根亲王”号、“吕措夫”号和“舍尔海军上将”号成为了训练舰,或在波罗的海为陆军作战提供炮火支援,由于兵员上的短缺,德国国防军陆军又把主意打到海军身上,在此之前,已经有过空军人员参加陆地作战的先例。在《希特勒的末日》一书中记载:1945年4月,维斯瓦集团军群司令海因里希向希特勒要后备兵力,戈林首先发言:“我将派遣10万名空军人员支援阁下,他们将在几天内达到奥得河。”希姆莱也迅速作出反映:“25000名党卫军在奥德河捍卫他们的荣誉。”最后,海军元帅、希特勒的继承人邓尼茨也表示将派给海因里希一个海军步兵师。海因里希十分厌恶那种把士兵生命当政治筹码的行为,一方面也担心那些非正规的陆军部队战斗力低,给作战计划带来风险。第2海军步兵师以的行动来证明了他们自己。

1945年2月至3月,第2海军步兵师的人员开始在石勒苏益格地区集结,大多数士兵都来自与原来的海军水面舰艇部队,由于训练仓促,有些人还没能够熟练使用步枪。4月6日,海军司令部将其编入H集团军群,前往遭英国军队强大压力的布莱梅西部的奥斯那布瑞克填补兵力空缺。第2海军步兵师编有第5、6、7海军掷弹兵团,第2海军轻步兵营,第2海军炮兵团,第2海军工兵营和第2海军坦克歼击营,该营装备有10辆追猎者坦克歼击车,其余部队番号不详,总兵力达10500人,机动性是所有海军步兵部队中最好的,且有充足的反坦克武器。

由于前线告急,该师只能在运输途中下车,在布莱梅西南部艾拉河沿岸构筑防线。第7海军掷弹兵团和第5海军掷弹兵团1营驻守维尔登;第6海军掷弹兵团和第5海军掷弹兵团2营驻守雷登;第2海军轻步兵营在得到加强之后在埃瑟尔地区防守。第2海军步兵团的首任师长恩斯特•薛艾伦海军少将于4月8日在战斗中阵亡。第2任师长由威尔纳•豪宁•冯•列维佐陆军上校接任,这是一个老资格陆军军官,在同行中口碑极佳。第2海军步兵团基层军官中也不乏战功卓著的人物,第6海军掷弹兵团1营营长莱茵哈特•哈尔德根海军少校是德国海军中的传奇人物之一,U-123号艇艇长,骑士十字勋章获得者,战绩为23艘舰船,总计128412吨。

“雷登之战”-雷登在布莱梅40公里处,是艾拉河沿岸3条主要公路的交汇点,驻守该处的海军第5、第6掷弹兵营和第2海军坦克歼击营都没有满员,但他们得到了第125铁道高炮营5门105毫米高炮、2门20毫米高炮、1门4联装20毫米高炮和1门双联装37毫米高炮的火力支援,这些火炮安放在火车站周围。第5海军掷弹兵团由该团2营营长伯格尔海军上尉指挥,共3个连,350人,均大量装备“铁拳”反坦克火箭筒。第2海军坦克歼击营装备最弱的1连从其他3连各要了1门75毫米反坦克炮加强自己,装备最强的第4连将自己的重机枪排和75毫米轻步兵炮分给其他连使用。迫击炮排在艾拉河东岸展开。伯格尔海军上尉将自己的3个连分散在艾尔弗雷德至薛曼米尔之间的农舍和火车站内,雷登西郊由1营的2个连守卫,分别驻扎在西北部的沃尔伦多夫和三岔路口的斯维内瓦特。此外,还有第604劳工团高射炮营的2连和117高炮营4连的数门88毫米高炮在艾拉河东岸展开,为己方部队提供火炮支援。4月10日上午9时,英国第53师先头部队第5皇家轻步兵团1营发起攻击,A连进攻沃伦多夫,B连进攻艾尔弗雷德北部,C连进攻斯维内瓦特。英军在空旷的平地展开,立刻招致德军各据点火力密集射击,再加上河东岸的88毫米炮轰击,遭受严重损失后被打退。其中一连仅剩24人。

为了突破德军的阵地,英军调集了3辆布伦装甲车和2辆以布伦装甲车为底盘的喷火车进行第2轮进攻。上午11时,英军向艾拉河桥梁挺进,途中遭到德军老式的75毫米步兵炮轰击,所幸这种火炮精度较低,英军迅速突进歼灭了德军炮兵。随后,英军冒着德军猛烈机枪射击及喷火器攻击冲过街道,在桥梁400米处被反坦克障碍阻挡,德军趁机用火箭筒摧毁一辆英军喷火车,暂时阻止了英军的进攻。下午4点,英军卷土重来再次攻击艾尔弗雷德和斯维内瓦特,攻击艾尔弗雷德的英军在德军猛烈还击下被迫撤退,斯维内瓦特随着德军最后一名士兵倒下而被英军占领。18时,盟军对地攻击机在扫射时意外点燃了艾拉河桥梁上的炸药,整座桥梁被炸毁。留在河东岸的德国海军步兵没有了退路,但他们以战斗的方式迈出了最后一步。

4月11日凌晨4时45分,英国第5步兵团1营的A、C、D3个连第3次向艾尔弗雷德进攻,但又遭到德国海军步兵的顽强抵抗,于凌晨6时第3次被打退。在此前24小时的激战中英军共损失7名军官和180多名士兵。在得到第5皇家装甲团“克伦威尔”巡洋坦克和“丘吉尔”步兵坦克加强后在24架台风攻击机支援下于下午15时展开了第4次进攻。台风攻击机的火箭弹横扫了整个雷登车站,同时,英军第83和第133炮兵营共12个炮兵连72门野战炮对德军阵地进行了猛烈炮击。但德国海军步兵依然死战不退,在125铁道高炮营的105毫米高炮和75毫米反坦克炮的支持下,英军投入的所有坦克几乎都被打瘫在地。入夜后,德军将守卫在等待回收修理的英军坦克旁的步兵击退,并用铁拳将损伤不严重的坦克全部摧毁。英军于当晚21时第4次被迫后撤进行休整。德国海军步兵在雷登之战中的精彩表现不能不令人惊叹,但有意思的是他们的表现正巧验证了希特勒的一句话——“德国海军永远是陆上动物”。

“埃塞尔之战”-在德国第2海军步兵师驻雷登防御部队痛击英国人时,在埃塞尔地区驻守的第2海军步兵营和101要塞反坦克营11连也与英军展开了激烈的攻防战。第2海军步兵营的总兵力为900人,营长约瑟夫•哥德斯海军少校原来是亚得里亚海撒拉密斯岛的港口司令,1945年4月9日的兵力为第1、2、3连各150人,装备毛瑟98K步枪与铁拳反坦克火箭筒;4连120人,装备12挺机枪,4门迫击炮和3门75毫米轻步兵炮。额外兵力是第101要塞反坦克营的120人,装备了大量步枪与自行车,火力支援为第531劳工团1连的2门105毫米高射炮,连长为库彻。在战斗即将打响之时,又得到了一个强大的增援。第71重坦克歼击营1连的2辆象式坦克歼击车和2门PAK4388毫米重型反坦克炮到达了第2海军轻步兵营的驻地,经过商议,2门PAK43隐蔽在艾克洛地区,2辆象式在连长塞菲尔德上尉指挥下到埃塞尔北部4公里处的多里堡旧风车下作为预备队随时待命。劳工团的105毫米高炮在艾拉河上的124号国道桥东埋伏。哥德斯的海军步兵沿河展开,营部与3连重点防守薛瓦姆斯德特。

4月9日,英国陆军皇家来福枪旅第8营已接近埃塞尔西方的波特马镇北部的莱纳和河,南部的英军第2骑兵团2营和第15皇家轻骑兵团开始向埃塞尔进攻,由于英军占有压倒性优势,德国第2海军轻步兵营2连、3连开始撤退,但是防守波特马的2连没有即使接到命令,结果在英军坦克火炮直射下损失惨重,少数幸存者逃到了艾拉河东岸。3连在薛瓦姆斯德特战斗中摧毁一辆英军“克伦威尔”坦克,在接到撤退命令后撤出。在埃塞尔东部,第4重装连伏击了一支侦察的英军部队,用1门75毫米轻步兵炮在1000米的距离上击毁了2辆英军坦克。但是英军经侦察发现,艾拉河上的国道桥和铁路桥还没有被炸毁,英军第11装甲师师长麦尔斯•罗伯茨少将命令一定要在铁路桥被炸毁前占领桥梁。于是,英军投入了包括1800名特种兵(第1突击旅)在内的15000人的兵力。此时,德军大部分兵力都集中在国道桥附近,守卫铁路桥的“自行车”连严重缺乏反坦克装备。

10日,英军在300辆坦克和近百门火炮支援下发起攻击,德军发现英军部队后立即按下起爆器,但是炸药失灵,只炸毁了南端的陆地引桥。整座桥梁没有大碍。英军趁机冲过桥梁占领了铁路桥。11日中午,英军构筑了桥头堡,在德军防线上打下了一个契子。国道桥距离铁路桥有500米,由德国海军准尉霍姆特•波尔带领的一个装备1艇机枪的4人小队把守,在得知铁路桥失守后,在11日上午炸毁了国道桥。对于英军在铁路桥打下的契子,哥德斯少校和库彻队长经过商议后决定孤注一掷,集中3连、第4重装连、劳工团的105高炮和其他剩余兵力发动进攻,夺回铁路桥。正午过后,260名德军对英军的桥头堡发起攻击,但在英军猛烈还击下被击退,包括哥德斯在内的50人在战斗中阵亡,100多人负伤。残余部队向魏森撤退。至此,第2海军轻步兵营的兵力只剩下了平均年龄之有17岁的1、2连和2辆象式坦克歼击车。因燃料不足,1辆被当作固定火力点使用,全部燃料给第2辆供机动调用。

傍晚17时,德军在1辆象式坦克歼击车掩护下再次进攻英军位于铁路桥的桥头堡,但很快被英军猛烈炮火压制,只有那辆象式坦克歼击车在厚重装甲保护下突破了防线,入夜后由于无步兵伴随而返回。进攻再次失败。12日,英军在猛烈炮火掩护下猛攻哈德姆斯多夫,德国海军步兵残存兵力在象式掩护下沿铁路展开顽强抵抗,此时,党卫军第12预备役掷弹兵营(多由少年组成)从北方赶来支援,两支部队合力竟打退了英军的进攻,英军先锋连连长布朗邦克上尉在战斗中被德国海军步兵击毙。英军在攻势受阻后立刻呼叫空中支援,台风攻击机的火箭弹雨点般落在铁路旁,象式坦克歼击车被击毁,德军步兵死伤惨重。在战斗结束后,英军在报告中写道:他们(指德国海军步兵)是拥有钢铁般目光的少年,每个人都有资格获得维多利亚勋章。

“后记”-在埃塞尔之战结束后,又经过西北部艾克洛的战斗,第2海军轻步兵营的最后几十名残兵向诺登基辛地区撤退,与约尔登海军上校的第5海军掷弹兵营会合4月15至20日,在制滞了英军装甲部队攻势后退入布莱梅市区与英军展开残酷巷战。27日,英军占领布莱梅,大部分德国海军步兵向英军投降。少数官兵继续撤退渡过易北河,在5月8日德国战败后全部主动向英军缴械投降。第2海军步兵师的短暂历史宣告结束。由于受到他们的阻滞,英军在5月3日才占领汉堡,由于德国海军步兵大多都身穿深蓝色水手制服,英国人称他们为顽强的“蓝色党卫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