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提拉入侵西罗马

pzkpfw4111 收藏 3 1814
导读:到了450年左右,山河飘摇的西罗马帝国已经进入了生命的晚期。这时西罗马的皇帝是瓦伦提尼安三世。他是罗马最后一个大帝的孙子。在他统治的三十二年漫长的时期,帝国从低谷进而至濒临解体。他无所事事的参与了这些重大的历史事件,然而这些事件的编年史中就是抹去他的大名也无碍史诗的进程。 当时的匈奴人的大王(也就是单于)是阿提拉。在他继承王位之后,匈奴成为了一个极其强大的王国。臣服在单于宝座之下的数十个民族,形成了一支极其强大的力量。似乎二百年前和东方的西汉对抗的天之骄子又可以从罗马帝国的废墟中诞生。 匈奴人在东罗马占

到了450年左右,山河飘摇的西罗马帝国已经进入了生命的晚期。这时西罗马的皇帝是瓦伦提尼安三世。他是罗马最后一个大帝的孙子。在他统治的三十二年漫长的时期,帝国从低谷进而至濒临解体。他无所事事的参与了这些重大的历史事件,然而这些事件的编年史中就是抹去他的大名也无碍史诗的进程。

当时的匈奴人的大王(也就是单于)是阿提拉。在他继承王位之后,匈奴成为了一个极其强大的王国。臣服在单于宝座之下的数十个民族,形成了一支极其强大的力量。似乎二百年前和东方的西汉对抗的天之骄子又可以从罗马帝国的废墟中诞生。

匈奴人在东罗马占尽便宜之后,又将征服的方向转向了虚弱的西罗马。这时有三件历史事件促成了这次很可能成功的入侵。那就是汪达尔人和西哥特人的裂隙,法兰克人的内乱和罗马公主向阿提拉的求婚。

信仰***的西哥特人在此不久之前刚刚和西罗马发生过一次战争。西哥特人打败入侵的西罗马军队,俘虏了这支军队的主将利托里乌斯。西罗马宿将埃提乌斯接管了惨败的军队,并恢复了和西哥特人的友谊。西哥特国王狄奥多里克为了抗衡西罗马人的势力,将女儿嫁给了西罗马人的世仇汪达尔国王的儿子。但是汪达尔国王根西里克忽然怀疑这个儿媳妇可能参与了暗杀自己的阴谋,就割掉了她的鼻子和耳朵,将受害者遣返回婆家。心胸狭窄的根西里克非但不忏悔自己的恶行,反而对西哥特人可能的义愤和谴责担心不已,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向西哥特人的邻居匈奴单于遣使邀请,请他和自己合力攻打西哥特人。

法兰克人的王国正局限在下莱茵地区。这支蛮族作战骁勇,惯用飞斧击敌。他们也刚刚和西罗马的埃提乌斯交战。那次埃提乌斯趁克罗狄昂国王的儿子举行婚礼,兴兵偷袭,大破法兰克人,虏获了新娘。不久,老国王逝世。两个儿子不思进取,将战斧举向一奶同胞,非要争得独一无二的王位。弟弟墨洛维乌斯向西罗马求援,哥哥也自然向另一个巨人阿提拉求援,将两个决战的民族引向战场。

罗马自己的后院也为引发这场危机提供了借口。皇帝瓦伦提尼安的姐妹,也就是霍诺留皇帝的女儿,东罗马的霍诺里娅公主,在十六岁的妙龄,屈服情欲的烈火,与寝宫主管(在帝国末期和漫长的东罗马,这是个很大的官)尤金尼乌斯私通怀孕。性格刚烈然而脑筋死板的皇后普拉西迪娅,不但没有用心掩饰皇家的丑行,反而欲盖弥彰,使得此事人人知晓。公主被流放到修道院。

不安寂寞的公主铤而走险,派遣忠诚的使者将自己的戒指作为订婚信物送给了阿提拉。虽然阿提拉对这个公主并无很多感情,但还是遣使前来求婚。东罗马皇室拒绝了这个危险的婚姻,并将有罪的公主遣回西罗马。感觉受到侮辱的匈奴单于阿提拉于是带领自己多民族的大军在法兰克国王的长子引导之下,于451年正式入侵西罗马帝国。

厄运当头,西罗马帝国派系倾扎,意大利青年听到战争的号角就面无人色吓得浑身哆嗦。东罗马对于自己的同胞可能面临的遭遇袖手旁观。西罗马帝国唯一的指望就是大将埃提乌斯。埃提乌斯派自己的朋友找到了西哥特人的国王狄奥多里克,劝说他捐弃前嫌,合理抵抗匈奴人的入侵。西哥特正处在名声和势力的颠峰状态。在年迈国王的号召下,西哥特人组成了罗马的强大援军,还使得其他在两大民族之间举棋不定的部落和民族倒向了西罗马的军队。这些民族包括法兰克人、莱提人、阿摩里卡人、布雷翁人、萨克孙人、勃艮第人、萨尔马提亚人、阿兰人、里普阿里人。大军迅速前往北匈奴人包围的奥尔良。

阿提拉看见敌人的援军,立刻收缩兵力。两只大军在赛恩河畔的沙隆平原相遇。在撤退中,不同的支队相互交杂,遭遇战经常不期而遇。法兰克人和臣服于匈奴人的格庇德人交战,致使一万五千人被杀。然而这只不过是这场会战序幕而已。

乔南德斯曾估计,这片战场约一百五十哩长、一百哩宽,大致就是现在的香槟。平原上起伏不平的制高点,是控制这片战场的阵地锁钥。西哥特王子托里斯蒙德,抢先占领了最高的小山。匈奴人的仰攻失利,单于阿提拉下令祭司查验神迹。牺牲的结果显示出主要敌手将会死亡,而匈奴人会战败。

无畏的阿提拉无视不利的神迹,照样展开他的队伍。最前列是匈奴人,而他自己站在最中央。剩下臣服的民族包括:右翼由格庇德国王阿达力克指挥,左翼正对着西哥特人的队伍是东哥特人。阿兰国王桑吉班摇摆不定,就放在中央有匈奴人监视。罗马人和西哥特人联军这方面,主将埃提乌斯指挥左翼,狄奥多力克指挥右翼,托里斯蒙德仍在中央高地。

在会战中,匈奴人首先突破敌军中央部分,然后集中兵力对付左翼的西哥特人。西哥特国王狄奥多力克纵马驰奔,被东哥特人安达吉斯击中,落马而死。这一重大事件似乎印证了阿提拉单于占卜的预兆。在中央的托里斯蒙德为了给父亲报仇,纠集败兵重返战场。匈奴人被击退。

入夜,阿提拉为了显示决战的决心,下令把马鞍和贵重的物品全部集中。他宣称只要防线被突破,他就点燃这些贵重的财物,然后自己冲入火中自焚。

西哥特人整顿残军,找到战死国王的遗体。在这场会战中表现最英勇的王子托里斯蒙德被抬上盾牌,宣布继任为新国王。然而西罗马人和西哥特人对于如何打垮匈奴人产生分歧。埃提乌斯就劝托里斯蒙德赶快返回自己的祖国,以免他的兄弟篡位。随后两支大军分散返回。阿提拉对于敌手的撤退感到惊讶,怀疑其中有诈。他用大车围城车阵,在战场上停了几天,于是也引军而撤。法兰克王子墨洛维乌斯率军追击匈奴人,直达图林根人的边界。由于图林根人在匈奴军队里当兵吃粮,进军和撤退时都经过法兰克人的地区,犯下很多暴行。以至于80年后,法兰克国王洛克维的儿子还要前来复仇。他屠杀图林根人的人质和俘虏,并将200名年轻妇女用野马分尸,将骨头用大车碾碎,丢弃在路旁任凭野兽吞噬。

有人说,这次民族会战,有162000人被杀,还有的说法是300000人。规模之大令人难以置信。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