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小鹰”号亲历战争

开篇明义 收藏 7 785
导读:报名“嵌入”美军 ------------   2月20日   跟随美国大兵去海湾报道伊拉克战争?我连做梦也没有想过。但现在,这种可能性却实实在在降临到自己身上。美国已在中东集结了几十万重兵,海湾上空战云密布,伊拉克战争已迫在眉睫。五角大楼邀请新闻媒体派随军记者深入前线进行报道,我作为新华社驻华盛顿分社记者也报名参加。   消息在“情人节”降临   消息来的有些突然。“情人节”那天,新华社华盛顿分社社长王发恩通知我作好思想准备,说要派人跟随美军去海湾采访这场可能爆发的战争。我当时的第一个念头是

报名“嵌入”美军

------------

2月20日

跟随美国大兵去海湾报道伊拉克战争?我连做梦也没有想过。但现在,这种可能性却实实在在降临到自己身上。美国已在中东集结了几十万重兵,海湾上空战云密布,伊拉克战争已迫在眉睫。五角大楼邀请新闻媒体派随军记者深入前线进行报道,我作为新华社驻华盛顿分社记者也报名参加。

消息在“情人节”降临

消息来的有些突然。“情人节”那天,新华社华盛顿分社社长王发恩通知我作好思想准备,说要派人跟随美军去海湾采访这场可能爆发的战争。我当时的第一个念头是,不会是开玩笑吧。看他表情一脸严肃,不像开玩笑的样子。王社长说,总社领导对这场战争的报道极其重视,听说美国国防部允许外国记者随军采访,指示分社一定要千方百计报名参加。

第二天一早,王社长就与美国国务院外国记者俱乐部主管此事的里克先生取得联系,询问有关情况并要求报名参加。可有许多问题仍然没有从里克身上搞清楚。问他何时出发?他说等通知吧。跟随什么部队去?轮到哪个部队就哪个部队。去多长时间?悉听尊便!美军是否提供发稿和食宿方便?请自带一切设备。里克声称,不论记者是否支持美国攻打伊拉克,都欢迎参加前线采访。

提出申请后,分社一直在焦急地等待美国国防部的回音。19日晚7时左右,王发恩社长打开电子邮箱,终于发现国防部蒂莫西·布莱尔少校发来的邮件。邮件中除了邀请信和报名表外,还有4份国防部的链接文件。分社立即为两名文字记者和一名摄影记者报了名。第二天,布莱尔少校回话说,目前只给新华社一个名额,我有幸被选中了。从报名表来看,新华社记者将被“嵌入”出征海湾的美国海军部队中,但具体安排在航空母舰或哪艘军舰上还不得而知。

布莱尔少校在邮件中说,这是“艰巨和危险的”采访,五角大楼感谢新华社有兴趣报道国防部和美国军人,乐意为新华社提供“嵌入”作战部队采访的机会。但他同时指出,布什总统并未作出对伊拉克动武的决定,发这一邮件是为了让我们早做随军采访的必要准备。布莱尔表示,收到报名表后,五角大楼将于21日左右为新华社记者分配具体的部队,届时可以直接与部队联系。随着更多的部队将接到部署海湾的命令,以后这种采访机会可能增加。他还强调,鉴于不是每一个海湾国家都愿意接受随军记者,所以从报名到成行可能要费些周折,有些甚至可能根本无法成行。

行前须签“生死状”

在接下来的国防部链接文件中,第一份是天花和炭疽疫苗接种项目和程序的介绍,包括接种时间、地点和付款方式等。美方强调,接种疫苗是自愿行为,并非作为随军记者的前提条件。有两份是自愿承担接种疫苗带来的一切后果、不追究美国政府责任的法律文件。第四份文件相当与随军记者与美国政府签订的“生死状”,写明如果记者在随军期间发生受伤、死亡和财产损失等情况,美国政府概不负责,记者及所在单位不得提起诉讼等。这份“生死状”必须有记者本人签名和所在新闻机构的名称,并在接种疫苗前将一份交给美军医疗机构,另一份交给所随部队的指挥官。

战争片刻间离我如此之近。说实在的,接到这一通知后,我比谁都关心伊拉克战争会不会爆发,何时爆发。前几天还觉得战争离我很远,但这几天却在为准备奔赴前线而紧张忙碌起来--购置并熟悉设备、准备资料、做妻子的思想工作等。分社领导特别关心战地记者的安全,主动提出为其购买人身保险。

连日来,分社也一通忙碌,想方设法配备战地采访所需的一应设备,包括卫星电话、数码相机、钢盔、防弹背心等。经过上网和电话查询,我们与纽约的一家海事卫星发稿系统供应商杰克先生取得了联系,但在咨询数天后,杰克突然告知,由于产量有限和赴海湾地区采访的记者太多等原因,我们需要的海事卫星MINI-M终端站库里缺货,如果现在预订,则要到3月中旬到货。我们又赶紧与佛罗里达州的一家供应商进行了联系,决定从那里购买海事卫星移动站。分社赶紧办妥购买手续,供应商答应收到汇款后第二天就将设备寄送到分社。

以往美军在海外的军事行动,媒体采访无不受到严格限制。在1991年的海湾战争中,大多数记者都远离战争场面,他们只能坐在沙特阿拉伯的新闻发布会上,等待军事官员的吹风,或是呆在航空母舰上,等待填鸭式的新闻公报。那时,美国的各大电视网主要播放的是由五角大楼提供的进行外科手术式打击的高空录像资料,或是由将军们对着地图向观众讲解战况;少数随军记者尽管也能到指定地点进行采访,而他们拍摄的图像则要几天后才能播出。

五角大楼这次网开一面,对战地记者变得十分“慷慨”,宣称一旦美伊战事打响,将“不加限制地”让记者随部队一起上前线实时报道战况。五角大楼称,让西方媒体记者到战争第一线进行现场报道符合公众利益,因为这样可以防止伊拉克作“歪曲事实真相”的报道。听说,即使连以报道“基地”恐怖组织头目拉丹而闻名的“半岛”电视台也可以提出随军采访申请。

据美国国防部负责与媒体联络的布赖恩·惠特曼介绍,今年他们将大量采用所谓“嵌入”式的采访方式,即把挑选出来的记者编入美军,派他们到前线部队、航空母舰以及前沿阵地之中,与美军士兵同吃、同住、同行动,以加深他们对军人的了解,并进行更深入、更客观的报道。惠特曼说,他们希望被选中的记者要有长期随军的思想准备,时间可能是几个星期,也可能是几个月,关键要看战争持续多久。

惠特曼说:“从许多方面来说,这是历史性的。”自从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美国军方允许如此多的记者跟随大兵们一起进入前线阵地采访,与作战或后勤部队共同行动,这是破天荒的第一次,也是美国军事史上前所未有的。即使在二战中的诺曼底登陆战役中,也只有30到40名记者与美军一起行动。在越南战争中,尽管记者也到前沿阵地或参加战争报道,但他们没有被如此大规模地“嵌入”不同部队。

惠特曼说,被选中的记者需要注射炭疽和天花疫苗,另外可能还需要接受一定的特殊训练,以掌握在战场上保护自己的基本技能。美军将为记者发放基本的防生化武器和放射性武器的装备,其他需要的东西一律由记者自己准备。

国防部上月在国内兵营为232名随军记者进行了军事训练,内容包括沙漠求生、战地救护和防生化武器袭击等。与参加二战和越战采访的记者不同,这些战地记者将不允许携带和使用武器,不能使用自己的车辆,也不用穿军装,但他们可以自己购买迷彩服。

新闻战方兴未艾

美伊两军尚未在阵前对垒,一场没有硝烟的另一场大战已在新闻媒体中展开。据报道,在伊拉克的各国记者加起来已有1000多人,驻扎在伊拉克周边国家的记者也大量增加。为了加强对伊拉克局势的报道,新华社已先后向海湾地区增派了6名文字记者、3名摄影记者和1名技术人员,并为巴格达等分社增配了多台海事卫星通讯设备。目前新华社在中东地区的记者和编辑总数已近60名,

在美国,三大24小时滚动播发的有线电视新闻网--福克斯(FOX)、有线新闻网(CNN)和全国广播公司下辖的(MSNBC)都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卯足劲准备在另一个战场上为争夺观众而一较高下。在1991年的海湾战争中,CNN以其时效快的现场报道异军突起,大出风头,并成为电视新闻报道中的龙头老大。但最近一年来,CNN受到福克斯的强健挑战,头把交椅的地位岌岌可危。因此,CNN决定在对伊战争中投入巨资再展实力,并派出像沃尔夫·布利策、尼克·罗伯逊、克里斯蒂安娜·阿曼普尔等大牌记者到前线报道战事。CNN已决定为这次战事报道拨款3500万美元。

MSNBC是微软和通用电器公司下属的全国广播公司两家的合资企业。对于处于第三位的MSNBC来说,新世纪的第一场大规模战争是摆脱老三位子的极好机会。1991年在巴格达为CNN服务的阿奈特这次加盟MSNBC报道伊拉克战争,势将为该电视台增色不小。当年,电视记者阿奈特作为留在伊拉克的唯一西方记者,利用当时惟一的一部卫星电话报道海湾战争,使CNN在电视界异军突起。与当年相比,记者们今天的装备有了很大改进,竞争也更加激烈。目前,至少有200至300台卫星电话分布在伊拉克,随时可以向外传送图片和文字。

新闻媒体对五角大楼允许记者随同美军进行报道的计划作出了积极响应。已经进入科威特为报道战争做好了准备的CNN主持人比尔·海默说:"这将是创纪录的,因为我们将首次有机会对军事行动进行直接的采访报道。"

事实上,美国报刊和广电媒体已经纷纷把自己的记者安插到了前线部队中或者是驻扎在伊拉克首都巴格达和南部城市巴士拉等重要地方。目前,报名参加随军采访的记者至少有500人,包括文字、图片和电视记者,其中有100名来自美国以外的国际新闻机构,其中还包括以播放拉丹录像和录音带而闻名的阿拉伯“半岛”电视台。不过,美军除了提供防生化和放射性武器袭击的装置外,要求随军记者准备物品。

据说五角大楼上周已经为报纸、通讯社和电视台分配了随军记者名额。预计最近这些新闻机构将上报随军记者名单,以便让他们有时间接种天花和炭疽疫苗。波士顿、旧金山、亚特兰大和休斯顿的主要报纸均分别得到了4到6个名额,男女记者报名均可。尽管一些记者回来后可能出书,但这次没有邀请准备写书的自由撰稿人参加战事报道。

曾在1962年代表《纽约时报》采访越战、并在1964年获得普利策奖的哈尔伯斯坦说,与1991年海湾战争时对战争新闻的严格控制相比,这是一种“积极的转变”,但关键问题是:“你能去你希望到的地方吗?”他说,战地记者接近士兵当然有好处,因为他们愿意与记者说心里话,真实报道战场画面。但俗话说“日久生情”,和士兵在一块儿待得时间长了,很可能会模糊记者本应保持的客观立场。

《新闻周刊》的洛奇报道过非洲、巴尔干和阿富汗战争,并曾在阿富汗与美军特种部队共同生活了一周。她说,五角大楼的新政策也给记者提出了许多问题,他们面临的最大压力是如何在与自己朝夕相处的士兵面前保持记者的独立立场。

不管在伊拉克还是在阿富汗,美军都对记者报道进行了严格限制,因此也有的记者担心国防部对稿件的审核会影响时效。国防部显然没有忘记,哥伦比亚广播公司记者塞弗记录下一名美军士兵用打火机在越南点燃一间茅草屋的镜头,激起了美国国内反战的怒火。自从越战以来,美军和记者之间一直存有芥蒂,互不信任。

不过话说回来,美军当然也不会让记者在战场上“自由驰骋”。虽然美军允许记者随军采访,但还不能指望记者们可以随心所欲、不受限制地发送新闻。

“他们当然不希望我们将行进在巴士拉通往巴格达公路上的美军坦克车这一现场画面直播出去,这样伊拉克人就会知道美军坦克的所在。”CNN首席新闻执行官乔丹如是说。

由于担心现代记者配备的各种电子采访设备可能泄露军事机密,五角大楼制定了战地报道守则,要求随军记者严格遵守。其中包括:

——正在进行中的战斗情况必须在战地司令官同意之后才能够发布,否则不能进行现场报道。

——以前常规军事行动的日子、时间、地点和结果,未经同意之前只能用笼统的语言来报道。

——在战斗正在进行时,禁止随军记者报道“将威胁战争安全和军人生命的有关友军移动和作战部署等方面的具体消息。

——为了保护作战安全可能有时会禁止发稿,但在安全警报戒除后将很快取消禁令。

——军方将严格禁止涉及未来作战计划的报道,有关推迟或取消的军事行动也不得泄露。

——部队指挥官为了作战安全可能暂时限制记者使用电子通讯设备。在作战或不利环境中记者在使用电子设备前必须提出申请。

哥伦比亚广播公司驻白宫记者罗伯茨说:“从记者的观点来看,这是一辈子只有一次的经历;而从个人的观点来说,战场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地方。”

罗伯茨的这句话也许代表了多数随军记者的想法。确实,奔赴战地采访,领略战争风云,经历炮火洗礼,对我来说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也是毕生难忘的经历。如果能够成行,我可能成为第一位随美军部队赴海湾采访的中国记者,我深深感到自己肩上承载的重担、责任和光荣。不过,战争毕竟是残酷的。一场战争下来,不知会有多少伊拉克人生灵涂炭,流离失所。虽然我期盼自己有这次随军采访的经历,但内心深处却在祈祷战争永远不会爆发,和平长驻人间。

------------

与美军签下“生死状”

------------

2月25日

当一份“生死契约书”摆在我面前时,作为新华社驻华盛顿的一名记者,我深知它的分量——我可能成为新中国历史上第一位被美国邀请随美军进入前线采访的中国记者。但为了完成使命,我必须托付我的生命。

最大“受益者”实际是美国军方

美国国防部已经批准我作为美军随军记者,并将我编入部署在海湾的美国第五舰队,采访可能发生的对伊战争。同时国防部发来了长达7页的“生死契约”。这份“生死契约”的主体部分名称很长——《免除义务、免除责任、(对政府)保持无害以及放弃起诉的协议书》。令人不解的是,在这份正式文件上,协议一词“AGREEMENT”竟然拼成了“AGREMEENT”,这是否意味着美国国防部对战地记者开放前线后,安排随军采访的烦杂事务令其有些自顾不暇?

在协议书的第一条中,美国国防部强调,挑选媒体雇员前往海湾进行战地报道是一件“互惠互利”的好事,这多少在原则上为这份协议抹上了一层平等的色彩。

其中,战地采访包括“军事行动之前、之中和之后”的全过程。而记者随军采访的方式被冠以“嵌入”之名,其具体解释为:“与美军部队一同居住、行进、进餐、睡觉并在军中进行所有职业和个人活动。”换言之,“嵌入”的记者不能离开军队半步,因为几乎记者各种可能的活动都被列举了。这是协议的最大前提。因此,可以预见,随军记者将只能在美国军方的监控下活动,一举一动都不自由。

协议书的第三条指出,“媒体组织和媒体雇员知悉并且都认为,嵌入过程将使媒体雇员同样暴露在那些部队的战斗员面临的风险和危险情况下,包括战争极端而不可预测的风险、交战行动、战斗支援行动,以及常见与非常见的军旅危险”。这一条无情的规定,实际上指明了战争是一种“不可抗力”,在战争面前,签约的记者个人生命健康都要面临法律意义上的最高风险,比如说,由于这项条款的存在,记者个人所享受的人身保险以及准备加入的人身保险,都变得毫无意义,因为保险公司通常在这种前提下也是完全免除赔付义务的。

协议书本身的最大“受益者”实际上是美国军方,它对媒体组织和媒体雇员完全自愿、自负风险的要求是最详尽的。它界定记者自愿承担的风险是“军事环境中的所有危险,包括但不限于战争极端而不可预测的风险、交战行动和战斗支援行动”。这种“环境”无论给记者人身带来伤亡,还是造成记者的财产损失,记者都放弃对美军追偿的权利。

此外,协议书还规定,由于“嵌入”的安排,记者“在由军用战车、飞机、船只和其他政府交通工具运输人员的过程中”,严重的人员伤亡危险都确实存在。而且,在上述交通工具的“近旁”,也有同样性质的危险……

在详尽的列举后,美军的义务和责任通过这一纸“契约”压缩到了最小限度。无论是记者自己的行为,还是其他有关人员的行为,无论是“政府的设备”,还是“自然环境”带来的损失,媒体组织和记者一概自负。通过协议第四条的条款,美国政府使参加“嵌入”行动的记者放弃任何法律上的主张、要求、行为、物品留置权、个体权利、代位求偿权,或者谋取任何利息、债款、由他人承担责任以及法院判决和支付律师费用等所有对军方不利的事项。

甚至为了避免个别记者占美国政府的便宜,协议还明确规定:没有伤病却接受了相应战地医护待遇的人,事后还“有义务向政府赔偿”。

在炭疽、天花面前踌躇

自“9·11”以来,炭疽、天花已经成了美国人的心腹大患。由于担心随军记者可能跟着美国“沾光”,美国军方建议我们也接种疫苗。

美国人的实用作风是出了名的,这次也不例外。

这份“生死契约”有两个副本,内容都是关于记者自愿承担接种疫苗带来的一切后果、不追究美国政府责任的法律文件。但乍一看,你会以为是美国人搞错了,为什么两份内容一模一样?其实,仔细一看才发现:一份是注射炭疽疫苗,另一份是注射天花疫苗。除了这两个单词拼写不同外,你再也找不到两份文件中还有什么区别。

在美方拟定的协议书中写道:“我明白,我并不非要接种炭疽病疫苗不可。我知道,是否接种炭疽病疫苗完全是自愿的事情,是建立在我对相关好处和风险的个人判断的基础之上的。我懂得,接种炭疽病疫苗并非是与军队‘混为一体’的先决条件;如果我不接种炭疽病疫苗,我不会被禁止与军队‘混为一体’。”换言之,只要签署这个协议,就等于承认人家美国人并没有强迫你注射疫苗,完全是你自愿的。

------------

整装待发

------------

3月2日

2月27日,我收到美国第五舰队海军中校大卫·沃纳中校发自巴林的电子邮件,通知我3月4日后就可以到海湾报到,随其航母战斗群进行“嵌入式”随军采访。根据安排,我将作为首位也是唯一中国内地记者登上美国航空母舰和战斗群舰只,与美国海军官兵一起在可能爆发的战火中共同生活。

整装待发 最担忧能否顺利发稿

确定了赴海湾的日期,内心既兴奋,又紧张。兴奋的是我将开始一段独特的人生经历,紧张的不是面临可能的战火威胁,而是担心准备仓促,胸无成竹。

这次跟随美国大兵去海湾采访可能爆发的伊拉克战争,对我来说非常突然。从2月20日得到美国国防部的批准,到3月6日成行,只有这么几天准备时间。

出发前我的准备工作几乎是以秒来计算的:购置设备,进行图片和文字发稿培训,办理签证,收集资料……订购防毒面具、防弹衣、钢盔……组织上为我此行紧急添置了海事卫星电话、数码相机、笔记本电脑等。

由于最近买防毒面具、防弹衣、钢盔的人很多,这些东西不好买,要从网上采购颇费时日。我向海湾美军新闻中心咨询,对方回答说,我不必带防弹衣和钢盔了,他们将向记者提供防毒面具,但如果自己有合脸的防毒面具最好带来,因为他们的防毒面具只在舰上使用,记者离开舰只他们就不管了。国防部担心伊拉克会使用生化武器,建议随军记者都去打炭疽、天花疫苗。

美军对携带卫星电话、可视电话和移动卫星天线随军采访作了些具体规定。美军新闻中心告知,所有设备过巴林海关一律由记者自行办理。记者可以带卫星电话等设备来巴林,但不一定能带上舰。携带设备必须便于搬运,体积不宜过大。上舰后所有设备必须自行安装、维护和拆卸,美军不管记者设备的维修和保养。美军官员对记者何时发稿有绝对的决定权。如果要求记者关闭设备,必须立即遵守。美方还警告,违反规定将影响到记者的随军资格。

由于在航母上不得随意走动,加上美军对发稿设备和时间进行管制,所以我对上舰后能否顺利发稿最为担心。虽然美军新闻官员说航母上可以提供上网,但舰上肯定没有中文软件,用他发稿恐有困难。

据报道,部署在海湾地区的美军已达22万多人,美国最近又下令将第6艘航母――“尼米兹”号核动力航母派往海湾。遥望海湾上空,战云越积越浓。还有几天就要启程奔赴海湾了。我的家人、亲戚朋友以及一些认识的华侨华人,得知我将随美军去海湾采访的消息后纷纷打电话来,叮嘱我此去多加珍重。我在乡下的双亲更是殷殷嘱托。我将带着他们的良好祝愿踏上征途。

------------

随军32条“军规”

------------

(战况一,排版字体区别正文,下同)3月6日晚,美国总统布什在将近一年半的时间里,第一次利用黄金时间在白宫东厅举行记者招待会,向全美和全世界宣示他的“倒萨”决心。

以“国家保护神”面目出现的布什宣称:“我不会让美国人民处于伊拉克独裁者和武器的威胁之下”。萨达姆对美国的安全构成了“直接威胁”,在保卫国家的问题上,“我们不需要获得任何人的批准”。即使得不到联合国的授权,他也要解除萨达姆的武装。

3月9日

7日晚10点多抵达巴林,下榻在此间的外交官旅馆。折腾一通带来的海事卫星电话,利用房间电话试发了几条稿子,一直到8日凌晨4点才睡觉。

办妥随军记者证

3月8日下3点,我拨通了大卫中校的电话,他让我带上护照、身份证和美国政府签发的记者证,在下午4点前去旅馆610房间报到注册。

610房间是美军设在旅馆的新闻中心,协调这次随军记者的采访活动。接待我的是艾丽莎·斯密斯上尉和罗恩·斯泰纳少校。艾丽莎看上去像黑白混血儿,性格开朗,很是热情。她请我在电脑上核对了我的有关电话、单位、地址等具体内容后,就叫我站在房间里拍了一张快照,很快给我办妥了随军记者证。

记者证正面除照片、姓名、单位、职业、签发日期和有效期外,还赫然印着“美军中央司令部”字样和一个该司令部的军徽。中东地区作战由中央司令部主管。证件的反面写着:“该国防部记者证持有者是获得授权的记者,经战区司令同意,有权在有人陪同下进行采访。此卡美国政府财产,离开时请交回。”我的记者证签发日期是3月8日,有效期至5月8日。斯泰纳说,如有需要可以延长。只要自己愿意,我可以一直在航母上呆下去。

艾丽莎告知,我将被安排在”小鹰”号航母上随军采访。“小鹰”号是“小鹰”级航母的首舰,属常规动力。它是美国唯一部署在海外基地的航母,其母港是日本的横须荷海军基地。“小鹰”号航母隶属管辖美国第七舰队,常在太平洋海域耀武扬威,因此中国读者一定不会陌生。

据艾丽莎介绍,从10日开始,美军就可以派飞机陆续把新到的记者运送上舰。

美国在海湾目前驻有5艘航母,其中在第五舰队辖区海湾的有“小鹰”号、“林肯”号和“星座”号。还有两艘航母停泊在地中海,归第六舰队指挥。每艘航母上安排30名记者,一共有150名左右的记者上舰随军采访。到目前为止,他们已经将10名记者运送上”小鹰”号,9日将运送另外10名记者上舰。而我只能等下一批了

艾丽莎给我看了看随军记者的名单,有美联、路透和法新等世界性通讯社的记者,也有许多来自美国国内和日本等国的记者。我在名单中还看到了台湾中央通讯社驻美国记者陈正杰的名字。

32条“军规”

当天晚上6点半,美军新闻官员在旅馆的会议厅为我们介绍了随军注意事项及有关安排。在吹风会上,我见到了电话联系过的大卫·沃纳中校和约翰·科纳里奥少校。

关于记者在舰上的住宿问题,艾丽莎说,他们已把随军名单报给“小鹰”号,请舰上作出安排。我可能与美海军官兵同处一室,也可能与其他随军记者住在一起。总之,我能得到一张床位,但获得一个单间简直就是妄想。“小鹰”号上现在已经有5000多名士兵,再挤上30名记者,住宿确实也是一个问题。

关于我最担心的舰上发稿问题,沃纳中校说,出于安全考虑,记者的电脑不能与舰上因特网系统连接,只能用软盘以附件的形式发稿。

在吹风会上,美方说,随军记者除需要递交有关在战场发生受伤、死亡或财产损失美国政府概不负责的“生死状”外,还须与美军签订一份有关战地守则、哪些内容可发、哪些内容不可发、对伤员和战死军人的报道、涉及敏感和机密信息等内容的”君子协定”。

战地守则上写道:”为了美军和随军记者的安全,记者必须遵守战地守则。违反战地守则将导致立即终止随军的后果。”

战地守则内容有:

——所有对美军人士的采访都可以发表。在作战任务结束后可以对飞行员和舰员进行采访,但发稿必须遵守战地守则。

——文字和广电媒体稿件的电头写作须符合当地战场守则的要求。当地战场守则由中央司令部通过指挥渠道协调制定。

——随军记者不得携带武器。

——灯光使用将受到限制。在夜间作战时,手电筒、电视灯、照相机闪光灯不得使用,除非事先得到战地指挥官的同意。

——为了作战安全,发稿时间将受到控制。一旦不再涉及作战安全,发稿禁令随即取消。

美军还列了32条禁止播发的内容,其中包括:

——军和海军陆战队远征军以下军事单位的具体人数;

——空军远征队或以下单位飞机具体数字

——涉及其他武器和重要军需设备的具体数字(包括大炮、坦克、雷达、卡车等)

——除非得到国防部和美国中央司令部的许可,否则中央司令部战区军事设施的具体名称或地理位置不得公布。有关能够导致军事设施被认出的新闻和图象资料不得公布。

——涉及未来作战行动的信息。

——军事设施的具体保护措施(可看见或特别明显的除外)。

——士兵在何种情况下可以开枪的规定。

——战斗开始前要求报道特别谨慎。随军记者在空军基地、地面和舰上对军事行动的现场报道将在战斗结束或得到战地指挥官的允许后才能发表。

——在军事行动正在进行时,有关能够导致作战和人员危险的友军移动、战术部署等情况都不得对外公布。对正在进行的战事的报道未经战地指挥官的允许不能发表。

——有关美军情报收集的消息。

——有关推迟或取消的军事行动的消息。

——有关飞机或军舰失踪或被击落击沉但搜救工作正在计划或进行之中的消息。

——能够认出是敌方战俘或被俘人员的照片或图像。

——有关被俘人员接受审问和被拘押的照片和图像。

美军给大家发了一份舰上安全提示,比如乘飞机上舰时不得携带手提行李,以免在降落时甩出去;在遇到战斗情况时要及时就位;在飞机起降时要特别注意眼睛看不见的气流,以免被吸入或遭到冲击。在飞行甲板上要眼观四路,因为上面声音嘈杂,耳朵听不见,舰上人员多用手语。

为了让大家到舰上适应快一点,美军还给我们发了两页纸的海军术语,这些术语要是没有解释,对我就像天书一样。有些即使有解释也看不懂。只好见机行事了。

9日晚6时左右,美国海军上尉艾丽莎女士给我房间打来电话,说是告诉我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10日就可以登上“小鹰”号航母了,坏消息是明早5点45分就得在旅馆大厅等候。看样子,4点多就得起床了。我立即给旅馆大堂打电话,要了“叫醒”服务,以免因劳累而延误上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