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难忘的使馆支队(如有一起战友看到请留言)

时光飞逝,不知不觉中我离开喜忧参半的部队已经十多年了。往事历历在目,回想起来总是无限的感慨。很多人对武警使馆支队都有美好的憧憬,他们光辉的外表下不为人知的辛酸和无奈,却深深的刺痛我的心。把经历的几件事和大家一起分享,痛并快乐着。

使馆支队担负着各国驻华大使馆的外围警戒,特殊的护卫对象造就了特殊的使馆卫士。面对着士兵简单的“清白”和三里屯使馆区强烈的西方生活氛围,差距感时刻萦绕在我们头顶。中西方的文化差异我们都很明白,看着整夜的花天酒地、看着对面的豪华轿车半夜突然开始的摇晃,看着高挑的混血儿女记者开着使***0216车牌的豪华宝马在面前飞来飞去,我们更多的是无奈。因为我们一方面羡慕眼前的奢华,一方面也在默默的守护者祖国荣誉和小兵的尊严。有一点大家可能想不到,我对日本人的“偏见”竟然是在这期间无意形成的。当时我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中国办事处站岗,由于是联合国驻外机构,来往的大多是老外,尤其是小日本多。经常是组团来访,很多来宾第一件事就是在办事处门前合影,也有很多人要求与我们合影留念。而令人气愤的是日本人和我合影后重来没人给你邮寄回来,反观西方人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日本人小,气度更小。

比起老外,当时的国内人也令人气愤。基金会驻华办事处有个中国办事人员,自认为是公务人员,总是看不起门口的卫士。进门重来不出示证件,对这些默默无闻的小兵还冷言冷语,简直比老外还可恨。我忍无可忍每天遇到他上班必须出示证件,而且还要仔细“核对”。不光对她,她带来的每个人我都要严加核实以防“鱼目混珠”,成了我看到她来消遣时光的好借口了。直到她每天面对我的警棍和枪后第一反应就是掏出证件备查。这只是个小小的插曲,我在卡塔尔驻华使馆遇到的事情才叫个无奈。一段时间我上早晨6到8点,每天早上总有个老者提个鸟笼遛弯,每次走到使馆门口就做出要硬闯进去的姿势,每天早上就当防贼一样的防着他。他反而骂骂咧咧的说你多管闲事,到后来反正什么难听骂什么了,竟然骂出“外国人的看门狗”之类的话。而我们不能打、不能骂,有什么委屈只能藏在心里自己受。只能照《使馆卫士条例》所说的“人民内部矛盾”来解释和告诫,每天见面还得当贼一样防着(不是阶级敌人,只能当作贼)。后来演变成我拿着警棍严阵以待,他站在对面给我讲哲学和人生观,讲他们那个年代的北京和他们眼中的所谓信念。总之那段时间早上就成了我的大学预班了,据说老者是某大学的离休老教授,可能是没人听课了就拿我们来消遣。本来听课也不是不能接受,关键他讲的太深奥,我都听不懂,再者看着他对着使馆蠢蠢欲动,我真是欲哭无泪啊!!

最让我困惑的是94年5月下旬的一天晚上11点,我孤独的站在阿尔及利亚驻华大使馆门口的岗哨上,对面是宽阔的东三环,看着公路上飞驰的车辆在农展馆灯光的照耀下分外的清晰。附近没有一个行人,百般无聊的心情下开始分辨每辆经过小车的车型和牌照。终于在农展馆右手的通道上出现了个人影,心里一阵激动(这一班岗路上很久没见过人影了),有意无意的就多留意了下。走近灯光后发现是个女子,快到馆门口的花池时候后面有个男子快步追上来,和女子说着什么。紧接着开始争吵、动手,然后男子把女子按在花池里。我以为又遇到恋人压马路了,还准备欣赏一番,紧接着传来女子的尖叫,没想到还来了一曲霸王硬上弓的好戏。现代人就是开放,什么地方也能就地取材。片刻后听到女子叫声隐约传来(当然不是叫床声)“救命”,连续发出几声清晰的“救命”后我才发现这不是那一场所谓的风花雪夜。急忙给值班时打电话报警,然后就是在门口焦急的等待。穿着武装警察的制服,左手攥着警棍,右手拿着手枪,却只能眼睁睁看着马路对面,不到50米距离处,一出悲剧正在上演。突然我对这个职业产生了深深的排斥心理,我提出回连队站岗,然后没多久就调离圣神的使馆支队去总队后勤部开车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