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刀连长尖刀兵 第四章管理守则 5

whq197988 收藏 10 4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14.html


“江发,你当兵多长时间了?”

“一年,怎么了连长?你不会连我当兵多长时间都不知道吧。”

“这一年你都在哪呆着了?”

“哎哟,要说起这个那还真挺惭愧。”

江发口说惭愧,但是脸上确显出得意相:

“我新兵下连就回家了,一直呆到上个星期,在家里有吃有喝有玩,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本来呆的好好的----”

说到此脸上突又现出怨愤之意:

“都怨我爷爷,非让我出来煅炼煅炼,给我扔这么一个兔子不拉屎的破地方,成天挨人管起早爬半夜还得干活,哎,连长,你知道我爷爷和二叔、三叔是谁吧?”

赵军立一直默不作声在听江发讲,闻言点点头,面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你放我回家,以后你升职或想调动什么的,和我说,我都给你包了,保证好使。”

“呵呵,是吗,你真有这么大能量?”

“哎,连长,看你那意思不相信我是不,当然了,我是没这个本事,不过你可别忘了,我爷爷是谁,还有我二叔三叔呢,在咱们全军,谁不得给点面子啊,别说在这么一个小小的团里,就是师里军里咱想干什么还不就干什么。”

“这么说你很厉害了?”

一丝不屑和鄙夷在赵军立眼里闪过,江发还在侃侃而谈:

“当然了,我要人有人要钱有钱要关系有关系,天下没我解决不了的事。”

“哈哈哈----”

赵军立陡然放声大笑,这笑声一下把江发搞蒙了:

“连长,你笑什么啊?”

“我说江发,你今年才多大啊?”

“十八,怎么了?”

“你啊,还是太小了。”

“我不小了,连长,你千万不要小瞧我,放眼咱们全国各地,无论是名胜古迹,还是美食佳肴,或是星级酒店高档场所,哪我没去过,就连大明星我都见过不知多少个了----”

“就这些吗?”

“这还少,要不你提问我一下,什么大活动我没参加过,什么大场面我没见过啊。”

“那好,我问问你,抗洪抢险你参加了吗?”

江发一下愣住。

“重建家园你参加了吗?”

江发无语。

“国防光缆施工你参加了吗?”

江发低下了头。

“军事演习、军体测评、紧急拉动、夜行军、这些你都参加过吗?”

江发彻底没了声音。

“江发,你怎么不说话了。”

江发抬起头,没有了刚才的意气风发,声音嗫嚅道:

“连长,你说的这些我确实没参加过,不过-----”

陡然又转变过来:

“这些和我请假回家好像没多大关系吧。”

“好,刚才拐的确实远了一些,那现在回来说你休假这事-----”

“嘿嘿,连长,这么说你同意了,我马上回去收拾东西,一会儿坐车就走。”

江发乐得一蹦高,赵军立话还未说完,他转身就要走。

“你站住,回来。”

陡然声音变冷,赵军立喝住江发。

“哎,连长,怎么了?”

“我的话还没说完呢,我点头同意你走了吗。”

“那你接着说,连长我听着呢。”

江发满脸不在乎的又走回来。

“你现在是什么身份你清楚吗?”

“军人啊”

“军人,哈哈哈----”

赵军立再一次放声大笑。

“哎,连长,你不笑行不行啊,你总这么笑都把我笑蒙了。”

“江发,你自己衡量一下,你距离军人这个标准有多远。”

“这----”

江发又呆住,突然明白赵军立话的涵义,面现窘色。

“江发,你要知道,你是才进衔的一名上等兵,根本不够探亲条件,而且你刚来二连才两天,现在休假对你以后的工作可是会有很大影响的。”

“连长,这些我都知道,但我就是想回家,您就让我回去吧。”

江发突然换上一脸乞求相,随既从裤袋里掏出一个信封往桌上一拍;

“这事我不让你白办,这是我的一点小意思,连长你拿着。”

“你这是在贿赂我吗?”

一股怒火陡然升起,赵军立猛然脸色冰冷。

“连长,这绝不是贿赂您,就是我的一点小意思---”

“行了,把这小意思收回去,你刚进二连,对连队是什么情况不了解,念你初犯我不怪你,我可以明确告诉你,在二连送礼这一套行不通,你年纪还小,应该多学学正道,以后不要再搞这些歪门邪道了,要记住,人间正道才是沧桑。”

“连长----”

“怎么,还要我多说吗,你回去向战友们打听打听,在二连生存靠什么,跟我讲条件要靠什么。”

“连长----”

“如果谈工作我欢迎,如果还是送礼,你死了这心吧。”

“连长,我实话和您说吧,我来当兵一不入党二不当班长三不考学四不想提干,我就是想走个过程,然后回家安排个好工作,您就别难为我了----”

“呵呵,好个一二三四,江发,我发现你的口才确实不错,来,你坐下,咱们好好谈谈。”

江发,长春人,刚调入二连两天,在他来之前陈国强特意交待,集团军江副军长是他亲爷爷,军务处江参谋是他亲三叔,团后勤处江处长是他亲二叔,而他爸爸又是长春某知名药业董事长,可以说江发既是关系兵又是富家子弟,这种兵是最难带最让人头疼的,江发被调到团里时,哪个连队也不要他,最后赵军立为了帮助团长解决这个难题而将他接收,并安排门大亮来带他,刚来这两天,江发各方面表现都还不错,门大亮还表扬过他两次,哪知道,才消停了两天,这就来事了。

江发拉了把椅子坐下:

“连长,谈倒是可以,但是前提你得答应让我回家啊。”

赵军立面带笑容,将身子前探,双肘支在桌上:

“你告诉我,回家干什么呀?”

“我能干什么,连长,部队太苦了,我受不了了,就是想回家。”

“家里人都同意你回去吗?”

“当然同意了,我都在家呆一年了。”

“那你怎么又来了?”

“这----这都是我爷爷的主意,他非让我在部队里煅炼煅炼。”

“既然这是你爷爷的主意,你说我还敢放你回去吗,他老人家要是知道我放你回去,你说我这个连长还当不当了。”

“不告诉他啊,你不说我不说,这事我爷爷不会知道的。”

“呵呵,这么说咱俩还得订个攻守同盟喽。”

“嘿嘿,连长,你放心吧,保证没事,去年我在家呆了一年都没让老头子发现---”

“老头子?”

“就是我爷爷。”

“你怎么能这么称呼你爷爷,他可是一军之长啊。”

“哎呀,没事,我从小到大都叫惯了。”

“那也不能这么叫,尊重长辈是我们的优良传统,到什么时候都不能把这些好东西给丢了。”

“好好好,连长你说的都是真理,咱们别拐来拐去了,你让不让我回家?”

“不行。”

“切,那你和我说这么多干什么。”

站起身,江发转身就走;

“你站住。”

“干什么,你不让我回家,我走还不让啊。”

“把你这东西带走。”

赵军立手指桌上的信封。

“哎,我说连长,你怎么就这么死脑瓜骨呢。”

江发又折回身来:

“你看你,一月就那么几百工资,成天累死累活的你图啥呀,照你这么干,累死都也发不了财。”

“江发,钱不是万能的,如果你做什么都用金钱来衡量,那么早晚有一天你会在金钱上栽倒。”

“你别给我讲大道理,我不懂,今天我找你请假是给你面子,但你反倒不给我面子,好,明天我找我叔叔去,我告诉你,这个假你批不批我都是回定了,哼。”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