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大惊:中国就是最大奇迹!“一切例外的例外”!

laoshu45 收藏 72 1095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冷战以西方的大获全胜而告终。自此,世界进入西方民主一元化阶段。然而,二十年过去了,世界却开始呈现相反的景象。照搬或全盘西方民主化的国家,大多水土不服,困境挣扎。而传统的民主国家,仿佛一夜之间,活力顿失。而这一切在2008年达到了一个新的顶点----即使是说转折点也不为过。民主资本主义再次遇到了空前的挑战。不得不使人惊呼:究竟是民主得了病,还是得了民主病?


对于传统强国美国、英国等国家来说,显然是民主得了病。自上世纪八十年代由里根和撤切尔夫人主导下再次兴起的新自由主义,在二十年后,终于穷途末路,以"百年一遇"的经济危机的独特方式划上了句号。这场危机,不仅撼动美国,整个世界也为之拖累。各项指标(全球竞争力、民主程度、新闻自由度、廉洁程度、人均GDP等)均居世界前列的冰岛成为第一个破产倒下的国家。随后希腊由于两名警察无端受到数十名青少年的袭击而开枪打死一名15岁少年的偶发事件,居然引发全国骚乱和全国罢工、罢课,国家瞬间瘫痪,政府部门包括内政部、甚至其驻国外的领馆都被占领和冲击。而深层原因则是腐败与经济危机的冲击。可以说,此次前所未有的金融危机即使不能毁掉西方价值的正当性和合法性,其一向鼓吹的唯一性则不复存在,世界各国都在以超载历史的目光探索其他可能的发展途径。


转轨国家俄罗斯在九十年代拥抱西方民主,则迎来了"三百年来最黑暗的时刻期",并在付出极其惨痛的代价后,痛定思痛,重返西方定性的"回头路",才重新确保了国家发展和稳定。以至于俄罗斯宁愿回到"斯大林极权时代"的民众也远远多于愿意回到"叶利钦民主时代",令人深思。其他东欧国家保加利亚、罗马尼亚、捷克、波兰等国,在经过初期的政治动荡后,迎来了贪腐时期。2008年,保加利亚和罗马尼亚甚至由于过于严重的腐败和黑社会犯罪被欧盟予以经济制裁。如果仅仅是经济下滑、社会腐败还不能动摇这些国家的民主制度的话,罗马尼亚刚刚举行的议会选举却发出了严重的信号:由于投票率仅39%,投票的合法性大为令人质疑。更显示罗马尼亚人民对民主制度的信心丧失。特别值的一提的是当年罗马尼亚是唯一付出血的代价才得到西方的民主与投票权。


曾被美国总统布什誉为"亚洲的民主灯塔"的台湾,则真的实现了其"民主史"上的突破,终于完成了"民主三部曲":从过去可以"选总统",再到可以"骂总统",终于可以"抓总统"。然而,这种"突破"带给台湾人民的却是耻辱与社会的继续分裂。如果纵观台湾民主化二十年,发展到今天,带给台湾人民的是经济沉沦、生活水平下降,政党的空前腐败、社会严重对立和族群割裂以及在此基础上无处不在的政治暴力。但不管如何,台湾仍然最低程度的守住了"以投票箱出政权"的民主底线,没有出现军事政变和暴民压力导致的政权非正常更替。然而,在已经民主化七十多年、号称"微笑之国"的泰国直到今天仍然在军事政变、街头暴力进行政权更替的方式轮回。2006年议会选举引发的政治危机导致军事政变后的政局在2008年迅速恶化,长达数月之久的"街头民主"席卷全国,电视台、国会大厦(为阻止修宪)、总理府长期被反对党发动的民众围困、冲击,流血事件层出不穷,总理也不得不翻墙而走。事件最终发展到示威民众手持棍棒非法占领、封闭国际机场。在事件达到最后的爆炸点时,最高法院决定解散执政党,对于主要领导人禁止从政五年的方式结束危机。这种结局对任何在野党都是一种鼓励,重新集结的执政党在成为在野党后也毫无疑问将予以效仿,以尽快的拿回政权。在这里不得不再说两句的是,他信是泰国历史上唯一一次民选连任的总理。支持他的是广大农村力量,而反对党民盟则是代表城市中产阶段。他第一次被反对派以军事政变的方式推翻而出逃国外,其盟友或代理人(妹夫颂猜)则被席卷全国的街头民主推翻。而民盟虽然打着民主,但骨子里却是一个民族主义的、拥护君主制的组织,它否定"一人一票"的民主制,希望有更多议员由国王指定。对于泰国七十年的民主教训,现代政治哲学奠基人马基雅弗利的观点可以称之为最好的解释:既不相信权利不受限制的君主,也不信任行为不受约束的人民。


另一个实行民主已经六十多年的印度则是另一番景象。2008年,先是总部设在德国的国际透明组织公布了最新的腐败榜。去年尚和中国并列72位的印度,由于存在严重的政治贿选现象,排名一下跌到85位。不久,总部设于华盛顿的国际食品政策研究所发布的饥荒指数印度又很不幸的排在88个国家中的第66位(中国15位), 而凡是倒数三十位的国家,都是饥饿严重存在而迫切需要首先解决的国家。与此相印证,在联合国公布的全球贫困人口中,印度又以4.5亿高居榜首。尽管印度目前最大的挑战是饥荒,但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印度多年以来仍然是粮食净出口国,而且政府还提供大量的补贴用于鼓励出口。但最为荒唐的是,2008年当印度政府终于觉悟,负责任的决定中止出口粮食时,把印度列为饥荒名单的西方(世界粮食组织、世界银行、美国)居然群起而指责。年中,由于利益、种姓制度和选举造成的骚乱席卷全国,造成多人死亡。而临近年终发生在经济首都、造成近二百人死亡的孟买恐怖袭击事件则更是震动全球。短短三天,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高达1000亿美元,而这三天印度的汇率损失约为200亿美元。直接打击了已严重受全球经济危机冲击的印度。面对一片为民主的印度进行辩护的声音(包括中国),倒是印度人有着更清醒的认识:在孟买受袭前,当过议员和拉吉夫政府发言人的印度资深新闻工作者阿克巴尔(M.J. Akbar)接受新加坡《联合早报》访问时便断言,粮食无保障和人命无保障会是明年大选的关键课题。而根据英国《每日电讯报》评选的全球高危的二十个国家和地区,大多数都是民主国家。显然,这并不是巧合。


针对2008年民主令人失望的表现,为之辩护的人并不在少数。而其辩护的武器也无非有二。一是引用邱吉尔的话:"民主是最坏的政体,只不过其他政体更糟糕",认为民主是迄今为止最不坏的制度。这显然无法视"叶利钦时代"为"俄罗斯三百年来最黑暗的时期"的俄罗斯人民所接受。二是认为没有实现理想民主的国家,那一定是做得还不够。这种逻辑模式显然对于经历过文革的中国人来讲是难以接受的。当年三年"自然灾害"爆发,中共召开七千人大会,林彪就以此逻辑发表过讲话:只所以出现问题,是对毛主席路线坚持不够造成的。其实关于民主的普世性,西方无论理论界还是外交界都有清楚的认识。美国学者科恩在其专著《论民主》就鲜明的讲道:过去、现在和将来都有不适合民主的国家和地区。另一位大名鼎鼎的学者享廷顿在其巨著《文明的冲突》也认为***教和儒教与民主难以融合。美国在向全球推销其民主价值的时候,则对中东网开一面。无论其原因为何(不符合美国利益,会导致极端势力上台,影响美国甚至全球安全),也是这种理念在外交上的折射和应用。


最后,我们再回望中国----这个被黑格尔称为"一切例外的例外"的国家。自1840年以来,中国在制度模式上照搬他国一共两次。一次是模仿西方建立宪政共和,即中华民国。二是模仿苏联建立僵化的社会主义体系。这两次均以失败而告终。而唯独中国决定走自己的道路实行改革开放,才创造了今天的经济奇迹和北京模式。这一点在2008年的背景下显得尤为突出和弥足珍贵。


7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