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13日,天气阴冷,高楼间嘶鸣的北风中夹杂着淡淡的血腥味。71年了,比起当年的那一个寒冬,鲜血的味道已经消散了很多,后人们,无论是我们还是他们,都开始怀疑那场人间惨剧是否是一个梦,虽然有太多的证据证明它确实存在过,而且每一年的冬天都会伴随着寒冷的风一次次的拷问着我们的心灵。

昔日的仇敌早已选择将1937年的南京忘记,反倒是年复一年在广岛原子弹爆炸的纪念日中,试图将自己打扮成一个战争的受害者,却对由他们亲手造成的这场兽行避而不谈,说句残酷的话,那些在原子弹爆炸里,在短短的几秒中就死去的人们以及他们的后代,是无法体会到曾经在地狱里生活了长达近一年之久的人们的心情的。

仇日,对于1937年以后的中国人来说,是个近乎永久的命题。曾经因为这个命题,在群里和一位朋友争吵过,我的这位朋友主张宽恕以及仁爱,反对一切报复和以暴易暴,他愤怒了,为此还给了我以及和我持相近观点的一个丫头以“法西斯,反人类”的罪名。我知道,他是对的,从泛人类的角度来说,我的观点很残酷,很法西斯。

我希望向我的敌人讨还他们拖延了70余年的血债,我希望我的儿女永远不再受到家门外野兽的威胁。

我不原谅他们,因为他们从来没有认错;我不宽恕他们,因为他们从来没有放弃过对我的家园的企图。

我没有亲眼见到七十年前他们在我们家园里犯下的罪恶,但是,我见到了,时至今日,他们仍然在和某些国家一起,不遗余力的遏制着我们国家的崛起;

我没有亲眼见到七十年前他们的军队闯进我的家门,劫掠着所有的一切,但是,我见到了,时至今日,他们仍然试图将我们的宝岛割裂出去,纳入他们的怀抱;

我没有亲眼见到他们的国民狂热的献出自己的儿女、丈夫,狂热的献出一切的财物,将他们投入到对华侵略的战场上来,但是,我见到了,时至今日,他们的民选领袖仍然在向那些双手沾满鲜血的战犯们顶礼膜拜,仍然在发表着侮辱我们祖国的言论。

我怎能原谅此国此民?

或许,你可以让我试着忘记过去那场血淋淋的罪行;

但是,你永远不能要求我无视如今身边那恶毒的眼神。

我承认,我很自私,我不是国际主义者,更不是泛人类的博爱者,我只能将我有限的爱给予我的家人、我的亲人、我的朋友,为了他们将来,不再遭受我们先辈们曾经遭受的苦难,我,选择残酷。

和平鸽很可爱,但能获得它的,只有朋友。对于我的敌人,我能奉献给他们的,只有我背后的法西斯。

对于他们,你,可以选择做一个善良的宋襄公,

但是,我,不惮于去做那千夫所指的秦白起。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