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证:从扬叫兽的言论看上海教育界的问题

教师担负育人的重任!而在我国的一些大学,一些披着叫兽外衣的反动份子却在天天向祖国的未来们输送着毒液!特别是近来发生在华东政法学院的,学生控告叫兽扬师群在授课时向学生散布反动言论,为敌人做反华宣传的事件。以下就是该校学生发表的此人言论!从此人言行看其立场完全站在台湾和西方一边,其人可能就是台湾国民党在大陆的地下党员。联系到上海教委以朱学勤为代表的反动右派势力近年在所编馔的教科书中的所作所为,说明在上海教育界存在一个亲西方反华反共的势力! 这次看到杨叫兽被人举报,我在想这一天终于来了!我就是华东政法毕业的,此人教过我几节课,什么为人什么水平有的朋友不知道我知道,现在把他过去上课的一些话一些事拿出来,让大家看看这个人到底冤不冤。 1、国粉言论。我估计杨叫兽是战沙的铁杆粉丝,是我见过的年纪最大的国粉。这个人有一点很奇怪,就是明明现在完全公开,早就被大家所知,官方媒体都广为宣传的东西,他非要说成是他“勇敢地仗义执言”的。上到中国抗战史一开口就是“你们过去看的学的历史书完全就是胡说八道,在你们过去的教科书中,被描述成抗战的唯一主力,彻底地抹杀了当时的国民政府做出的巨大牺牲。其实在当时,国民政府才是抗战的主力,而当时的在干什么呢……”于是就把“X分应付X分发展”的烂调拿出来吹 最后还一本正经地“历史是不容污蔑和抹篡改的,我们国家什么时候才能走出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的糟粕,走向包容和客观呢……”一脸痛心疾首状。谁要是跟他说现在的教科书上这些老早就讲了,立马跳起来冷嘲热讽,骂你红卫兵、共产党洗脑的产物…… 2、台独言论。“我看台湾就是要独立,独立没什么不好,大陆这么不民主这么专制,跟现代文明社会的主流格格不入,台湾凭什么要和你统一!” 3、美帝民主神话。“美国宪法第一条就规定公民有武装推翻暴政的权利,所以美国公民有持枪权”、“南北战争中北军虽然代表了正义的一方,但是在战争中始终保持了绅士风度,战争结束后南军的武器一律不收缴,全部让南军带回家。这种宽容和理智,和某些政党一旦取得政权就肃反、土改、反右能比吗?”…… 4、关于苏德战争。“在我看来,斯大林是比希特勒更可怕的暴君”、“苏联建立的极权政治极大地影响和破坏了中国传统的和谐稳定的社会模式和当时正在进行的民主革命,把中国革命引入歧途”、“苏联在二战当中的胜利是用人海战术和草菅人命换来的,广大苏联人民为了这个极权政治集团付出了巨大的惨重的代价,可是,却什么也没有得到”、“你们以为苏联的胜利是苏联自己取得的吗?我告诉你们这又是你们教科书编造的谎言。苏联军队当时装备的全是美式武器!”(大能啊!!!!!)“苏联对待战俘是非常残酷的,红军官兵只要被俘,不但自己就是终身的反革命,家属也要被处决被流放”、“你们的教科书隐瞒了不止这些,教科书上编造了苏联军民支持苏联政府支持红军抵抗法西斯的谎言,真实的情况是大量苏联人组成了反苏游击队和德国军队并肩作战” …… 5、关于朝鲜战争。“朝鲜战争完全是毛泽东对国际形势的误判和为了巩固个人权力进行的一次失败的政治大冒险”、“美国当时根本不想进攻中国”、“我们支持的朝鲜现在是什么样?反对的韩国现在是什么样?这个不就摆明了告诉我们我们当时是正义的还是邪恶的吗?”、“我看就算美军打到中国来了,也没什么不好!” “毛岸英被炸死某种程度上是件天大的好事,否则中国肯定又会陷入毛家世袭专制统治之中”、“其实朝鲜战争中我们根本不是什么胜利者,大部分战役我们都是惨败的,阵亡的数字远远超过了官方统计的数字”……这个人也很阴险,他利用相当多数学生中学阶段历史课都不当回事,基础知识很差的特点,胡乱编造,但又会加上一些“正确”的东西来误导学生,使自己的这种煽动更加隐蔽和难以揭穿。比如说到朝鲜战争的时候故意大讲反右开始后我国对待战俘的错误政策,让孤陋寡闻的学生大吃一惊,然后趁学生失去判断力的时候继续放毒用这一点否定整个朝鲜战争。讲到朝鲜战争中“我军其实是惨败,伤亡极其惨重”时,就大讲“180师全军覆没”……这样就算有学生怀疑他的话,但通过网络、书籍发现错误的战俘政策、180师失利(远不是全军覆没)都是真的的时候,也就误以为杨师群讲的全部都是真的了。 6、“8平方事件为什么不平反?!” 另外,杨叫兽的学术作风也相当不踏实(没法踏实,心思都在反G上了),在学校里教历史、古汉语等课程,很多起码的历史知识都不知道。有一次我听他的《世界历史》课,他居然说“**不吃猪肉是因为猪是他们祖先的救命恩人”。我当即就指出他的错误。其实这个误解很多人都有,承认一下也一点都不丢人。在学校里另外一个老师的课上,我也指出过同样一个错误(这是个常见误解,不稀奇),当时那位老师很坦然地承认“哦看来我一直是搞错了,谢谢你!”而杨叫兽却马上岔开话题回避问题,“这属于不同的认识,要知道***教是分不同教派的,逊尼派和什叶派是不一样的……”(我操这个问题不管那派可都是一样的好哇!!!!)当我继续纠正时,马上不耐烦起来了:“好了好了,我们不要在这些枝节问题上纠缠了,就要下课了,我们早点下课!”匆匆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