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大汉名将的难隐之痛!

西北洗胡沙 收藏 21 5810
导读:引言:我从来不隐饰我的无知,所以我谦虚,不张扬,虚怀若谷 汉处名将如云,这些将军在战场上一呼百应,斩将夺旗,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可一旦离开战场和刀笔之吏交锋时他们就成为中国历史上最憋气的将军了。 周勃是西汉开国功臣,可谓为大汉立下汗马功劳,而后来更是诛杀诸吕的关键人物,与诸大臣共立汉文帝,匡扶汉室,算得上是大汉中兴之臣。后来为了避免功高盖主,就主动辞去丞相位置回属地去了。估计周勃平日或许与河东守尉有间隙,所以来每当河东守尉来巡视的时候,周勃害怕那厮公报私仇,加害于他,所以会见河东守尉的时候,周勃总是

引言:我从来不隐饰我的无知,所以我谦虚,不张扬,虚怀若谷

汉处名将如云,这些将军在战场上一呼百应,斩将夺旗,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可一旦离开战场和刀笔之吏交锋时他们就成为中国历史上最憋气的将军了。


周勃是西汉开国功臣,可谓为大汉立下汗马功劳,而后来更是诛杀诸吕的关键人物,与诸大臣共立汉文帝,匡扶汉室,算得上是大汉中兴之臣。后来为了避免功高盖主,就主动辞去丞相位置回属地去了。估计周勃平日或许与河东守尉有间隙,所以来每当河东守尉来巡视的时候,周勃害怕那厮公报私仇,加害于他,所以会见河东守尉的时候,周勃总是全身武装,连家奴都分发兵器,防着河东守尉。总感觉周勃或许年纪大了有些神经兮兮,不过有的人看的就不是这样了,他们善于偷过现象看本质,他们从中看到了谋反,于是一纸告状将周老先生告到朝廷,罪名是谋反。

古代谋反可是大逆不道,罪不可赦的严重罪行,碰到这种案子,朝廷自然会特事特办,对这种案子的审讯效率也很高的,很快朝廷把这件

事交给廷尉府处理了。很快廷尉府就周勃逮捕、审问。周勃虽然当年是驰骋疆场,都说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可是当兵的遇上刀笔吏那也如出一辙,有理无理不是你说了算,所以周勃血战沙场,虽千万人吾往矣,字典里根本就没有害怕这2个字,可这次遇到御用刀笔吏他又一次害怕了,都不知怎么辩解,说不清自己究竟是不是谋反,而国家机器的最下层监狱里面的狱吏也欺凌起周勃起来了,没有办法,进了小黑屋,等于虎落平阳被犬欺,英雄无用武之地了。

周勃虽然不再是威风凛凛的将军了,但是他退休前拿过大汉朝廷不少俸禄,也攒了不少金子,总的来说金子排名应该在大喊朝廷里面排的比较靠前。

毕竟老周也在官场上混迹多年,识时务者为俊杰这句话他还是比较清楚的,狱吏吗,平常俸禄才几个金子,所以老周选择了贿赂,一出手就是千两黄金。有钱能使鬼推磨,更可通神(此语见唐•张固《幽闲鼓吹》卷五十二:“钱十万可通神矣,无不可回之事,吾惧祸及,不得不止。” 注:本来想学论坛某人以写论文方式把出处一一注明,但是现在想想,有必要吗,需要吗?)

千金在手,再蛮狠的狱吏也不会也不敢无动于衷,于是被贿赂的狱吏便在公文板的背面写上“以公主为证”几个字,然后故意让周勃看到,这样看来这个狱吏智商倒也挺高的,估计一开始他暗示过周勃他有千金之法可解周勃之忧,毕竟监狱里面不独他一个狱吏,金子到手后,帮周勃又帮的那么天衣无缝,了无痕迹,算得上是一等一的人才,不得不佩服大汉是人才辈出啊。这狱吏所写的公主是文帝的女儿,自己的儿媳,不得不佩服此是狱吏的眼光,找到了翻案的突破口。

周勃嘴上功夫不行,可这大脑挺灵光的,属于那种一点就通的人,很快他就派人去贿赂薄昭,薄昭是汉文帝的舅舅,绕来绕去他和周勃还有些亲戚关系,自己人好说话,当然了金子照收不误。薄昭还算是守信用,以后的日子里就常常到姐姐薄太后(汉文帝的母亲)那里说周勃的好话,可喜的是薄太后在周勃有没有谋反的问题上和她弟弟保持了高度的一致。

没多久汉文帝去朝见薄太后,薄太后是气不打一处来,白痴都知道周勃不会谋反,越想越气,老太后把头巾“砸”(虽然在逻辑上有些不对,但是唯有此字最能代表老太后的心情:哀家怎么生出这么蠢的不孝子)向自己的儿子,“砸”后依然是怒气难消道(当然了“女人头发长见识短”,怎能理解他儿子的心机,以及权谋的奥妙呢):“周老诛杀诸吕的,可算是统领天下大军,在当时问鼎天下可谓易如反掌,现在在一个偏僻的小县里,手无寸兵,要反还不是难于上青天,那时不谋反,难道会在现在谋反不成,你是不是把我当傻帽啊,你个不孝子?”

这当儿,汉文帝能有什么好说的,再说周勃确实有功,就借了个台阶下,意思是自己日理万机,没有注意此事,现在下面的官员报告说周勃是无罪, 自己马上就派使节去赦免周勃连爵邑也给恢复了。


周勃出狱后发出感慨:“吾尝将百万军,安知狱吏之贵也!”大意是:我也好歹统帅过百万大军,但想不到这狱吏比老子还拉风! 明显有股酸酸的味道。


老子领教了狱吏之贵,没有想到他儿子周亚夫不仅领教了狱吏之贵,还领教了狱吏之苛!


话说周亚夫儿子见周亚夫年老了,老子戎马一生,所以儿子就想用五百甲盾(汉朝禁止私自买卖)周亚夫发丧的时候使用。不成想周亚夫的儿子太苛刻,结果被看他不爽佣工告发,罪名是他私自买国家禁止的用品,要谋反。

好笑,周勃谋反,文帝查,周勃的儿子周亚夫谋反,文帝的儿子景帝查。上面说到古代谋反可是大逆不道,罪不可赦的严重罪行,碰到这种案子,朝廷自然会特事特办,对这种案子的审讯效率也很高的,很快朝廷把这件事交给廷尉府处理了。这回朝廷比较重视,由廷尉亲自审问,廷尉问周亚夫为什么要谋反啊,周亚夫比他老子EQ明显高一点,至少懂得怎么辩解,

周亚夫当场反诘,大意是儿子给老子买丧葬品,天经地义,怎么扯到谋反上呢,这不是瞎扯淡嘛。话说这廷尉也够损的,你面前好歹也是为立下赫赫战功的大汉名将啊,留点口德也好,这厮回击周亚夫道:“君纵不欲反地上,即欲反地下耳!” 晕,感觉秦桧的“莫须有”简直是小儿科,秦桧在韩世忠面前支支吾吾了,半天就挤出了这3个字,这家伙倒好,都算计到阴间了,而且从逻辑上讲,天衣无缝,无懈可击,真作假时真亦假,无为有时有还无! 如果放到今天这个高科技社会这理由真的是扯淡,可是在古代那个盛行迷信,追求长生不老的社会,前世今生纠缠不清的年代还真的扯不清。可怜的周亚夫受此屈辱,忍无可忍,还不能无须再忍,于是绝食抗议,最后气的吐血身亡。


另外一位立下赫赫战功的大汉名将--飞将军李广在追击匈奴时,部队因无向导,犯了不可弥补的大错—迷路,在大漠里武装大游行,白忙活了几天,还过了约定的军期,没有完成指定的任务。军法如山,有错必纠,所以部队统帅卫青就派长史问询李广迷路的情况,也许长史是唠唠叨叨个不完,也许老李天生怕面对抓笔杆子的人,所以李广选择了沉默。这下卫青到急了,毕竟皇帝还要战报呢,就又派长史去催李广的手下配合问询李广,以查明原因。其实这个原因很简单,没有向导嘛,又不是消极避战所致,当然了李广也是有责任的,毕竟他是指挥官。

李广的性子比较刚,容易得罪人,“李广杀霸陵尉”,“李蔡为人在下中,却是封侯者”大底能说明些问题,让他复对刀笔之吏,那是万万不能的。李广回卫青道:“诸校尉无罪,乃我自失道。吾今自上簿。”又对自己的部下说:“广结发与匈奴大小七十余战,今幸从大将军出接单于兵,而大将军又徙广部行回远,而又迷失道,岂非天哉!且广年六十余矣,终不能复对刀笔之吏。”言毕引拔刀自刎。可怜一代名将就这么陨落了。可见当时狱吏之贵的地步。


汉朝廷尉为九卿之一,主管刑法和监狱以及审判案件,廷尉设有监狱,称为廷尉狱,系最重要的中央监狱之一。虽然廷尉审理的重大疑难案件判决意见须报皇帝批准,最后裁决权归皇帝,但是廷尉的无疑就是皇帝的影子,代表了皇帝,廷尉刁难重臣也无可厚非,可是一般的狱吏也是牛冲天,韩安国因犯法被判罪,蒙县的狱吏田甲侮辱韩安国。韩安国说:“死灰难道就不会复燃吗?”田甲说:“要是再燃烧就撒一泡尿浇灭它。”不过幸运的是后来韩安国死灰复燃成功,不过韩安国也没找田甲麻烦,这就叫得饶人处且饶人吧。


刘邦草创初期对父老乡亲说:“与父老约,法三章耳;杀人者死,伤人及盗抵罪。” 可是到了文景之治时,则重法制了,而且任用酷吏。文帝算是比较仁厚,他儿子景帝就不同了,晁错就被视为典型的酷吏,其他著名的还有两个,一个叫宁成,还有一个就是害死汉武帝哥哥刘荣的郅都。而得到武帝赏识的张汤用法严酷,后人常以他作为酷吏的代表人物。汉处的几个皇帝都喜欢任用酷吏,应该是他们维护政权的手段吧,除了用拉拢的手段巩固权势外,打击重臣也是一项很有效的措施,于是便酷吏成风。


可怜这些汉处名将,在战场上是挥洒自如,一马平川,可一旦为囚,则沦为他人砧上肉!还不能申述,因为皇帝是最大的黑手,悲矣,大汉名将的难隐之痛!。


按规定编辑掉无关内容部分!

本文内容于 2008-12-15 19:16:36 被蓝色高度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