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达赖

南洋水师 收藏 0 59
导读:11月29日到12月2日,达赖喇嘛受到捷克前总统哈维尔和论坛2000的邀请,访问捷克四天。 11月30日下午,在布拉格四区文化宫,达赖发表《幸福之源》的演讲。 中午一点左右,文化宫门前开始聚人,有些人脖子上挂着牌子“买票!”。因为人多,以及入口处安检,入场程序持续了一个多小时,到二点钟,全部观众才得以落座。 达赖,用小孩子的话说,就是那个戴着眼镜光着头的老头,这是他们从时常能看到的宣传画中得到的印象。 台上摆放着一张沙发式座椅,两张椅子,还有一张桌子。一位穿着僧袍的老者,身背布袋走上

11月29日到12月2日,达赖喇嘛受到捷克前总统哈维尔和论坛2000的邀请,访问捷克四天。


11月30日下午,在布拉格四区文化宫,达赖发表《幸福之源》的演讲。


中午一点左右,文化宫门前开始聚人,有些人脖子上挂着牌子“买票!”。因为人多,以及入口处安检,入场程序持续了一个多小时,到二点钟,全部观众才得以落座。


达赖,用小孩子的话说,就是那个戴着眼镜光着头的老头,这是他们从时常能看到的宣传画中得到的印象。


台上摆放着一张沙发式座椅,两张椅子,还有一张桌子。一位穿着僧袍的老者,身背布袋走上前台,这位就是达赖喇嘛了。他身后跟着一个同样穿着藏袍的年轻人,和一个英语捷克语翻译。我的座位很远,在这个能容纳三千人场地里最高层观众席的最后一排,因为这类讲演票向来不派发座位号码,我们进入得晚,就只有最后面的空位了。舞台背景上大屏幕,放大着台上人员的动态形象。


我觉得达赖并不善于幽默,但是,他还是用认为比较幽默的方式,开了几个玩笑,比如,“都问我是不是很抗寒冷”,又对着舞台上的聚光灯,说这里光线太足,需要戴上太阳帽,然后,从他随身的布袋中掏出一顶和藏红色袍服配套的遮阳帽戴上,后面大约二个小时的讲演,就一直带着这顶帽子。整场演讲中,他会经常变换坐姿。说到业余爱好,他一边做姿势,一边说,现在的业余爱好就是睡觉。一个并不善于幽默的人的幽默,会让人感到表演的痕迹。


前来听演讲的观众,看起来多半对这位宗教领袖很熟悉,他们很善意很入情入景地跟随着演讲者的情绪,对一些有趣的话题,达赖英语陈述之后,还不等捷克语翻译,多数人就会意地笑起来。我问前排的听众,为什么捷克人对西藏问题如此关心,这位三、四十岁年纪的先生说,我想是因为捷克曾经被苏联压迫的历史,所以,同情弱小民族。


当晚,捷克总理杜布拉奈克和达赖进行私人会晤。


12月1日下午,在达赖下榻的查理四世酒店,举行了小型记者招待会,捷克主要媒体都参加了。主席台上,达赖本人仍然身穿僧袍,另外两位代表团成员则身着西装,同时就座的还有论坛2000的负责人,翻译,前日演讲时协助达赖的那位年轻人站一旁。


达赖还是使用英语,记者们也都是英语提问,不像演讲的时候还通过现场翻译。达赖可以用英语发表长时间的演讲、大段地流利地回答记者提问,他的语速不快,语气和发音,听起来远不如那位年轻藏人,另外两位同行偶尔说的几句英文,听来也十分地道。达赖有时候听不太清记者的问题,那三位同族会帮助用藏语适当地提醒和解释。


记者提问多集中在2008年3月以来中国与西藏关系,近期因达赖即将会见法国总统萨克奇,中国取消中欧峰会,以及有关达赖访台等焦点问题,而达赖的作答也一如既往。


他花了将近10分钟的时间,表达传递人生价值的愿望,他说,我的访问是非官方的,我出访的目的之一,是宣传人的价值,基于我是地球六十亿人口中的一员,每个人 都有责任对地球的未来负责。每个人都有获得幸福生活的权利,现在很多人认为钱是幸福生活的重要因素,但是同时,我们都有感情。我们可以看到有些亿万富翁,很富有的人,但同时是很不快乐的人。哪里出了问题?这里,情感,有太多恐惧和担心了。爱和同情心,容忍和宽恕都很重要。快乐的未来基于行为,行为基于长期的良好的希望……


接下来,达赖表达对媒体的关注,他说,为什么我频繁见媒体,不管你们是否感兴趣,你们知道,在现代生活中,媒体人有很重要的地位,带来更多的信息、幸福、联合……,也带来公正、 责任,……媒体人应该有大象一样的长鼻子。


“我对中国官员的信任越来越薄弱。”达赖在记者会上重复了接见流亡藏人大会代表时的说法。


有记者问,有的政要会担心中国方面的负面反应,所以,不敢与达赖会面,达赖称,“应该重视对华关系……”,同时,他还说道,“原则问题,比如自由、人权、民主,… 要态度明确强硬,不能让步”,他称赞德国总理莫克尔“十分强硬,她很好!”


中国因为萨克奇即将与你会面,取消了欧盟峰会,对此,你认为是否显示着中国政府的强硬?达赖


把双手放到头顶,比划成牛角装,“现在中国媒体称我为魔鬼,也许我现在头上长角了!”


“和萨克奇的会面,有如此重要吗?”达赖说,我在法国的时候,总统的妻子,他那有魅力的妻子,受总统委托,来跟我打招呼,当然,不仅是打招呼,还传递了口信,我不能在此讲述口信的内容。


谈到几位国际政要,达赖说,哈维尔(捷克前总统)就像兄弟,而很“爱布什”,因为布什很直接,初次见面就可以很拉近,虽然他并不赞同布什的实施的部分政策。




当地华语媒体问到访台计划,达赖回答说,“许多台湾人都非常渴望我的访问,到2002年的时候,我去台湾就变得很困难。中国政府非常反对我访问台湾,尽管我的访问并不是出于政治目的,纯粹是一种精神上、宗教上的。每年都会有几百个台湾人去印度我住的地方听我讲道。尽管很渴望去台湾见信徒,看起来像是我把他们遗忘了,但是我去台湾目前没有在计划之中。但是我们再看吧,看情况吧”。


谈到11月份举行的西藏人大会,达赖极力表示,“我没有参加,就是因为要避免我的个人影响,保证充分的民主和决策。”他说,“流亡藏人大会代表中的大多数,支持继续支持现在实行的中间路线,”达赖也称,“同时,也有强烈的声音要求独立,但是我们充分地民主。”


有人问道中国应该借鉴欧洲和平演变的什么经验,达赖直接说,“我不知道”。


12月1日晚些时候,达赖和哈维尔会晤,12月2日,由捷克外长施瓦森贝格陪同,一起飞往比利时。


2008年这已经是达赖第七次到访捷克,而捷克这个国家,除了足球和百塔之城尼采的“神秘”说,时不时冒出来的援藏现象,更让中国人对它别有一番滋味。捷克人或者捷克政府首脑为何对中国的藏族问题如此“热心”呢?


也许这背后有着更深厚的政治背景,是我们普通人不具备能力去猜测和分析的。但是,对几个风头人物的情况略有耳闻,也听过一些普通捷克人的说法。


捷克现任外长施瓦森贝格是欧洲政要中“旗帜鲜明”的人物,“不要到北京奥运当演员”就是他的话语。


2007年6月5日,布拉格总统府马提亚斯门前,捷克有关政要一字排开,等待美国总统布什的到来,队首的副总理翁德拉有些左顾右盼,他旁边的先生,也是中粗身材,流着一左小胡子,旁若无人地用手挡住风,点燃烟斗……这位就是世代贵族的外交部长施瓦森贝格。他祖上曾是奥地利帝国对抗拿破仑的军事指挥官,捷克南部的世界文化遗产小镇克鲁慕洛夫就曾是他的家产。生于1937年的卡瑞尔·施瓦森贝格,在1948年他11岁的时候,随家庭被迫离开捷克出走,回归故里已经是41年以后的1989年,同年,他获得欧洲议会的人权奖章。1984年到1991年期间,施瓦森贝格担任国际赫尔辛基人权委员会会长,1990年起,进入当时的哈维尔总统顾问委员会,2004年12月起,进入捷克议会,并随后入主外交国防和安全委员会,2007年1月9日开始,担任捷克外交部长。由于政治原因,52岁才得以回到祖国并在政坛中有所作为。


总理杜布拉奈克,1989年33岁时开始从政,2002年11月被选为捷克公民民主党主席,2006年9月开始出任捷克总理,以言辞和行为激烈而著称,民众对此颇有微词。2008年10月22日,以这位总理组阁的政府刚刚险些通过议会的不信任投票。奥运之前,杜布拉奈克前脚说不参加开幕式,但是,要陪儿子上北京看比赛,后脚就在记者招待会上佩戴雪山狮子旗徽章。12月1日,又和达赖进行“私人”会晤。


一位和中国有多年贸易往来的捷克籍商人说,既然他是总理,他的行为就不是私人的,他(佩戴雪山狮子徽章、会见达赖喇嘛)的行为就代表捷克政府的姿态。“我也有我的个人看法,但是他作为总理,他的行为应该考虑政治和经济上的得失才对,我这样认为。”对中国文化颇有研究的汉学家乌金女士说,“一些大国和中国政府有多方面的政治经济利益,政府会考虑,捷克从1989年,过去的经济往来割断了,新的民间企业家与中国的经济往来正在建立,政府不会考虑那么多综合利益。”她说,“我知道中国的西藏问题很复杂,但是捷克民众(包括高层、总理)其实并不了解中国和西藏,只是对弱小民族和人权问题很关心,而且,既然是民族问题,捷克人认为当然有权利表达自己的观点。”她认为,绝大多数捷克民众并不太在意总理在公开场合表达他的立场,毕竟西藏问题不是和本国政策息息相关的事情,没多少人会想那么多。她还表示,其实捷克也存在没有解决好的民族问题。


学习汉语多年,曾经多次亲身到过西藏、印度、尼泊尔的捷克籍导游克拉拉小姐,在旅藏后写下这样的文字“多数西方人相信西藏是世界上最有信仰的地区,藏民是最和平的人,这其实完全是误解。每个寺院都拥有武僧组成的军队,用于和其他寺院争斗。很多寺院的喇嘛为了金钱和权力互相斗争7-13世达赖喇嘛都在还是小孩子的时候或者非常年轻的时候就死去,多数是谋杀。1959年以前的藏民社会十分像欧洲的中世纪。……所有的藏人都说他们热爱达赖喇嘛,他们热切地盼望达赖喇嘛回到西藏,但是没有人希望重建1959年以前旧的社会体系。……我想和大家分享我所了解到和理解的西藏,没有事情只有黑白。之前的西藏不是天堂,现在的西藏也不是天堂。”


“应该考虑到,我们生活在民主国家,而西藏1959年之前还是封建奴隶制,然后,转变成社会主义中国的省份。藏人(普通藏民),和现在中国其他地方的人拥有同样多的自由。这些他们以前从来没有获得过。我相信,整个西方指责中国对西藏的所作所为,是因为中国是社会主义,而我们是民主主义。”


而通过对美伊战争的联系,她写到,“我并不想证明中国的政策是正当的,只是想解释,我们没有权利去训教,同时还认为我们更好。”


普通捷克百姓关注西藏问题,支持中国政府或者同情达赖,可能还有更多的历史因素。在大历史范畴,欧洲“分治”为常态,“统一”为罕见,所谓持续了几个世纪的“神圣罗马帝国”,事实上是名义上的松散帝国,各个王国、公国、教区还是各自为政。而中国自秦始皇统一中国以来,统一为主流,割据为异态。所以,捷克人从历史观念上,并没有像中国人那样,把统一看得那么重要。统一和民族自决的民主制度孰重孰轻,很多人倾向于后者,对于自由表达,更没有什么禁忌。当今时代,更是一个西方观念中人权大于主权的时代。同时,捷克是一个小民族,一直在争取在强大民族压迫下的民族独立,还有过数次驱逐异族的历史,最近的当属“苏台德”问题。他们比较容易同情其他的相对少数民族,当然,也有民众愿意善意地站在中国多民族统一的高度位置去思考问题,表示“我们理解中国西藏问题和捷克与斯洛伐克问题是完全不同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