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我期待着

秋萍 收藏 0 35
导读: 我期待着 冷雨凄风六十春,贫居闹市苦弹筝。 感怀国事风骚激,哀叹民情草木惊。 一支秃笔抒胸臆,满怀优患叹余生。 多少难言伤怀事,且付东流湘水中。 我一生之苦,皆因祸从口出,然白头难改“疾首贬时弊,挥泪书民情”。 我们这一代人最大限度地饱尝了以往历史凡是能想像得出的一切灾难,反右、大跃进、过苦日子,十年文革浩劫、上山下乡、下岗等等,我们都从头到尾饱尝过。 在苦难面前,我们默默地承受着,在我们心里,总是期望着祖国的强大和人民的福祉。希望、失望,希望、失



我期待着


冷雨凄风六十春,贫居闹市苦弹筝。


感怀国事风骚激,哀叹民情草木惊。


一支秃笔抒胸臆,满怀优患叹余生。


多少难言伤怀事,且付东流湘水中。




我一生之苦,皆因祸从口出,然白头难改“疾首贬时弊,挥泪书民情”。


我们这一代人最大限度地饱尝了以往历史凡是能想像得出的一切灾难,反右、大跃进、过苦日子,十年文革浩劫、上山下乡、下岗等等,我们都从头到尾饱尝过。


在苦难面前,我们默默地承受着,在我们心里,总是期望着祖国的强大和人民的福祉。希望、失望,希望、失望,一次又一次的希望和失望,但我仍以极大的勇气追求着希望。


我们这一代人,是共和国在历次政治运动中沉浮挣扎的历史见证。我们始终和时代休戚相关。如果我们能以自己的见证,为下一代人留下我们那个时代反复折腾煎熬的真实情况,哪怕是一星半点,也算是我们没有完全枉度一生。


作为历史与时代的见证人,我真诚地希望朋友们尤其是有良知的知识分子更勇敢地迎接与承受灵魂、良心、意志的考验,尽力为十分勤劳又十分贫困、十分勇敢又十分善良、十分可爱又十分可怜的中国农民、中国老百姓、多做一些实事、好事,为我们这个既是天堂又是地狱、既是绝望的冬天又是希望的春天的现代,当好一个历史见证人。


如果将我们的国家比喻作一颗千年老树,真正的知识分子,它应是这棵老树身上的啄木鸟. 树越老,这只啄木鸟的作用就越大。 遗憾地是, 我们这棵老树上落满了喜鹊, 它们无视这颗千年古树满是蛀虫和伤痕,天天在树梢上高歌“形势大好”“喜事临门”。


一个国家如果只有齐声歌颂,而没有舆论监督,历史已经证明,这将是很可怕的。


知识分子应该是一个国家的良心、良知,知识分子不要只做驯服工具,还应该四下张望,关心国际形势、国内形势,应该冷眼看一些东西,如果都成了驯服工具,我觉得对国家、对民族前途未必有利。


现在大家都学乖了,绕着圈子说话,直截了当的不多。现在的知识分子很知趣,能够和领导和平共处,上边对知识分子也不搞什么运动。人从本能来说都是追求一个平安,谁没事爱给自己找麻烦啊。


过去的运动,最突出的一点就是扭曲了人性,把很善良的人变得很凶恶,把诚实的人变得很狡猾。大家经过历次运动都学得油滑了,因为人要保全自己,这也无可厚非。但不同的声音少了,这种表面上的和谐,正是社会的悲哀。


我只有初中学历,算不上什么知识分子。但我的心始终是热的。除了几十年在本份工作中竞竞业业外,总想为国家民族多尽一点心。


退休后,在失落和空虚中我找到了新的精神寄托,这就是网络。


网络是个好东西,它扩大了我的视野,尤其是建了博客以后,它更成了我与千千万万网友交流学习的平台。


我的博客用真名,讲真话,关心国运,针砭时弊,旗织鲜明地讴歌改革开放,反对历史倒退。但一年多的博客生涯,我深深感到网络上同样只喜欢喜鹊,不喜欢啄木鸟,你如果指出这千年古树上有伤痕,你如果想啄出蛀虫,赶你走,封你博。


我的博客一年内三次被查封、三封三启,为什么?是有黄睹毒? 是宣扬了色情和暴力? 是违反了什么管理条例吗?非也,仅仅是谈了政治,揭示了这颗千年大树的历史伤疤和蛀虫。


国学大师季羡林先生对温总理讲:“假话全不讲,真话不全讲”。要做到“假话全不讲”容易,但“真话不全讲”难啊!这个 “不全讲”的尺度难以掌握,这尺度更因人而异。


为了寻找这个尺度,我在网易博客被封以后。一口气在人民网,新浪网、搜狐网、博客中国、新华网、时光网、百度空间、asdfgadfhg的个性化空间、豆瓣doubau、360doc十个网站建了十一个内容相同的博客。我发现,各个网站对讲真话的允许尺度各不相同。


如我的博文《杨佳案的法律遗产》和《这些房地产商还有良心吗?》,网易博客都全文刊出了。而人民网、新华网、新浪网等博客,无论怎么删改都通不过审核,不许刊出。


又如《谁是最可怕的人?》《民谣》两篇引用博文,网易一直屏蔽着,在其他网站博客中却畅登无阻。


同在网易,审核标准也不同:如引用的《下岗工人歌》在我《恒(抱朴子)的防屏蔽备用博客》上刊出了,同是网易博客《浊酒一壶醉日月,破书几卷度春秋.》却审核通不过,非得将《下岗工人歌》改名为《新长恨歌》才予刊登。


去年,也是网易博客,我一篇《田家英之死》一直通不过审核,无奈之下,我将《田家英之死》改为《由家英之死》,通过审核刊出了,原来田家英不许姓田只许姓“由”。刊登了一个月,不知被什么人举报,此文又被封禁屏蔽了。经人举报后,田家英不许姓田也不许姓“由”了,唉!不知九泉之下忠魂何感?


不过,凭心而论,我还是喜欢网易一些。网易博客丰富多彩,便于操作,人气很旺。其他不少网站博客限字数,贴图也限额10幅以下,我的《青春祭》、《暗恋四十年》、剧本《魂断湘江》及几次画展和《我想为灾区捐一所希望小学》等多图片的长篇博文根本无法在其他网站博客中刊出。


因为对讲真话的尺度和审核标准不同,多建几个博客可以东方不亮西方亮,黑了南方有北方。但言论自由的人权的决不是谁恩赐的,是宪法赋予每个公民的,作为人是理所当然不能被剥夺说实话的权利。但真正的言论自由至今却不得不在夹缝中寻找。


什么时候,我们这个社会才能“假话全不讲,真话全能讲”呢?什么时后,啄木鸟与喜鹊都能享受到同等的欢迎,让我们的千年古树更枝繁叶茂更生机蓬勃呢?我期待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