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山之剑 第一卷 第一次较量 第五章

jiangjun851219 收藏 12 5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1.html[/size][/URL] 黑色一直笼罩着整个大地,天和地之间已经没有任何区别了,完全连在了一起。寂寞的夜色中只能偶尔听到一两声凄凉的鸟叫声。微风摩擦着树叶,发出飒飒的声响,草和草互相敲打着,总感觉在山冈上有着什么东西在蠕动一样。 马一鸣独自一人在山上的小路,脚步虽然很小,可是速度快的让人无法想象,不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1.html


黑色一直笼罩着整个大地,天地之间已经没有任何界限了,完全连在了一起。寂寞的夜色中只能偶尔听到一两声凄凉的鸟叫声。微风摩擦着树叶,发出飒飒的声响,草和草互相敲打着,象什么在山冈上蠕动一样。

马一鸣独自一人在山上的小路,脚步虽然很小,可是速度快的惊人,不知道是他在走还是路在他脚下移动。他不时的用自己的袖管擦拭着额头,从出城以后,一刻也没有停止,他有点累了,只希望用最快的速度赶到王军奇说的那个地点。他现在比以前更清楚,如果无法及时赶到那里将意味着什么。

此刻的武田很得意的坐在汽车里,他的心理却流淌着一种成就感,自己想要的东西已经完全掌握在自己手里,只不过是个时间问题。可想到这的时候,他的心理却浮现出了王军奇死的场面,他握着军刀的手微微的渗出一些冷汗,眼睛有点耷拉的,从王军奇死的那一刻他就在想,要是对方刺杀的是他呢?到目前为止,他只知道黑山之剑四个字,具体黑山之剑是什么?力量多强大,他什么都不知道,他只知道几个人的名字而已。

“少尉,加快速度,猫耳岭。”声音有些兴奋,可又有一种琢磨不透的感觉。

“嗨”少尉只是轻轻的答复着。听到猫耳岭三个字后,他脑子一片开朗,疑惑完全解开了。

日军车对在山间的公路上没命的奔跑,好象要征服这里的一切。车队的轰鸣声,咆哮着寂静的大山。


从一个山冈上穿过以后,马一鸣走到一个山凹,突然听到隐隐约约打鼾的声音。他觉得很是奇怪,现在什么时候了,谁还半夜在这大山露宿?总不可能是鬼子的在这里设置哨所吧?在想这些问题的时候,他已经从自己腰间抽出那两把枪,手段非常的利索。轻轻的潜伏在那里,贴着草地前行。在这个地带他有点陌生,虽然来过几次,可是都是在白天。要在平时,他根本不需要这么做,而此时,他只能通过身体贴着地表来辨别和观测对方以及周围的情况。鼾声依然没有断开,声音离他越来越近了,可是马一鸣已经从对方几种不同的声音中辩清一些事情。对方最少有三个人,而且从浑厚的出气声中能感觉到对方不是一般的农民或者是士兵。

时间对他来说已经没有多少,他没有时间饶过这里从别的地方去猫儿岭。他已经对武田有了一些初步的了解,这个人和别的日本人有着很大的不同,在看到王军奇被自己刺杀后,他不会去马上寻找杀手,他的目标肯定是猫儿岭,说不定已经快到了。

马一鸣完全凭自己的感觉和对方的声音。他已经能感觉到对方鼻孔出气的热量了,轻轻的将冷冰冰的枪管对着一个人的脸,把另一个枪对着旁边的人。虽然一直无法看清楚对方,可是他却准确的判定了所有的一切。两个人已经完全被自己控制了,其余的人对他没有任何一点威胁,因为他或者他们都离这两个人比较远,并不在自己的后面和两侧。在不知道对方虚实的情况下控制其中的某几个对他来说是非常有利的,如果到时候出什么意外,那也是很容易处理的。

“起来”声音很低,但很有气力。

睡觉的几个人被突然的声音被惊醒了。受马一鸣控制的两个刚准被转身,可是脸直接就碰到了冰冷的枪管。他们已经知道自己怎么了,没有多说话,也没有更多的紧张,心理在责骂着自己同时想着怎样摆脱控制。随着马一鸣手枪的方向,两个人站了起来。而马一鸣此时也已经感觉到有个什么东西正从自己对面指着自己,他的心理只是笑一笑,因为被自己控制的两个人很容易就能为自己挡子弹。

“大家都别动,我们又没有犯法,也没有做什么亏心事,怕什么呢?”在马一鸣左手的一个人在说话的同时,手已经放在了怀里。因为他不知道对方到底是什么来历,所以只能这么含糊的说了。听着这声音,马一鸣感觉到心里暖暖的。而他右手的那个人已经张开了嘴巴,手里并没有别的什么动作。

“我们是山上的猎户,本来想早点回家,可是为了能多打点猎物,节省时间,才在山山露宿的……”说话很镇定,没有任何的恐惧。没有等他把话说完马一鸣已经感觉这个声音多么熟悉可是他更感到的是一种威胁,这个威胁不是来自他对面远离他的,而是来自他左手的那个人。他无法继续去想那人到底是谁,他考虑的是怎样才能更好的控制现在的场面。突然,马一鸣抬起左腿,准确的蹄在了左手那人的腰间,在那人顺势倒下的时候很利索的踩在了他的手上,那人只是轻轻呻吟了一声再没有做出任何反抗。原来,那人在倒下的时候已经用自己的身体将一个胳膊压在了身体底下。

“说,你们到底是谁?”话音冷静,脚上的力气也加大,右手的枪使劲摁在了那人的脸上,左手的枪也对准了自己对面的那个人。

一个声音把所有的人都给惊呆了。

“队长,我是二狗子”,声音从马一鸣的对面传过来的,并夹杂着兴奋。马一鸣已经感觉到了自己脚上的力气使不出来了,浑身如同热流滚过一样。在黑暗中,他不知道所有的一切到底是不是真的,可对方的声音以及刚才那两个人那熟悉的声音让自己却好象再说那不是假的。

一个微弱的亮光从自己对面照射了过来,是他对面那个人点着了火柴。时间好象在此刻凝固了,他看清楚了,对方只有三个人,而站着的两个人都高兴的露出了牙齿,被自己踩在脚底下的那个则是扭捏了一下身体。很快那熟悉的面孔完全被黑暗吞没了。对面那人再准备点燃火柴的时候,马一鸣低低的说了句“别点了,小心。”声音很文弱,可是在对里,所有的人最怕的这点,因为只要他用这种口气的时候就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所有的一切都沉寂了。马一鸣把手里的枪收好,脚了也收了回去,一个人走到旁边的山梁上坐下了。他们三个人也紧跟着过来。

“廖阳,疼吗?”声音中显得很是抱歉。

这个叫廖阳的,刚到自己身边没有多长时间,十七八岁的样子,表面上没有什么值得人注意的,看上去就是一个很普通的农家孩子。可为人处事团结同志以及在本领学习上可以说在队里都是最出色的,并且还有着自己的绝招。在他心理,已经将廖阳当作一根好苗子。从这次和自己的偶然对抗中也让马一鸣感到了欣慰。

“副队长,我没事”说话时有点调皮,可能和自己年龄有关的原因吧。

“二狗子,那事情办的怎么样了?”还没有等二狗子回答呢,他有开始说话了“得江,你和廖阳配合的不错呀,不愧是我们队里的无敌双星呀,哈哈”好长时间了,马一鸣都没有这么开心的笑过。其实这样叫他们无敌双星在整个队里也是第一次,没有人叫过。

得江和廖阳的心理都有些得意。马一鸣这样评价他们也可以说是对他们的肯定。在整个队里,他们可是形影不离的两个人,每次训练或者执行任务的时候两个人都可以说配合的天衣无缝。其实这次就让马一鸣领教了。看到自己的手下一个个都不错,也是马一鸣现在高兴的一个原因。

好不容易二狗子插上了嘴,他是个老实巴交的人,问什么答什么,不过却有着自己的特点,那就是认准了一个人就会跟着他,哪怕是死。在队里,也惟独马一鸣可以让他这样死心塌地。

“我都告诉队长了,他让我告诉你,队里有叛徒,让你小心点”听到叛徒两个字,马一鸣的心有一种被震碎的感觉。有点疼,可是又有一种兴奋的感觉。

队里在几次执行任务都失败了,而几次执行任务都好象敌人的防范没有那么严格,好象每次都是敌人刚刚在自己人到达时候才知道的。虽然自己的人马都安全脱身,可是却让他感觉到有一张大网给自己张着。并且并从一些日军内部送出来的消息看得到了证实。在二狗子回去把事情都告诉队长后,他也很快的让二狗子带着这个消息并且让廖阳和得讲一同跟来帮助马一鸣。

三个人也走了很远的路了,晚上鬼子一般不会在山上,现在路上尤其是晚上封锁的很厉害,再说也是夏天才在这里露宿的,没想到碰到了马一鸣,他们几个可是又喜又惊,幸好遇到的是自己的人,要是鬼子可就不好说了。马一鸣也没有说他们,只是要他们以后注意。

马一鸣知道现在的任务不是去寻找叛徒对他来说,还有更需要他的地方. 马一鸣回过了神道,“你们自己的东西都拿着的吧?现在我们需要执行任务去。”他们三个人感觉到一头雾水,怎么突然就有任务呢?可是他们从马一鸣的说话声中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都没有说什么,只是同时恩了一声,算是回答了马一鸣刚才的问题。空气马上紧张了许多。

东方的天空有了一丝的微亮,一切还是那么安静,三个人紧跟着马一鸣,谁也没有说话,谁也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事情,就连马一鸣也不知道。

此刻另一队人马已经走在了他们的前面。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