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刃——我的黑道生涯之学生时代 血刃——我的黑道生涯之学生时代 三十一 和白兰一起走过的浪漫日子

梅戈 收藏 4 10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9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96.html[/size][/URL] 三十一 和白兰一起走过的浪漫日子 说起和白兰做男女朋友,还不如说我们俩成立了一个学习小组更确切些:虽然我们俩每周六见面也玩一会儿,但更多的时间都是白兰让我带着书包和她一起讨论复习这一周的功课,对于不明白的问题,她甚至让我用本子记下来,等下周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96.html


三十一 和白兰一起走过的浪漫日子


说起和白兰做男女朋友,还不如说我们俩成立了一个学习小组更确切些:虽然我们俩每周六见面也玩一会儿,但更多的时间都是白兰让我带着书包和她一起讨论复习这一周的功课,对于不明白的问题,她甚至让我用本子记下来,等下周再上课时去问老师。对此我很有些意见,白兰却一丝不让步:“韩永,你知道吗?咱们现在上的是初三,马上下学期期末就进行中考,这是决定咱们未来走向关键的一年,考上一所重点高中,咱们去考大学就很有希望。如果你是像我看的那样,是一名有理想有抱负的青年,那么就请和我一起努力!”

对于白兰的宏远蓝图,我是一个不字也说不出来,只好点着头同意道:“好,那我们就一起努力学习,为考上重点高中,为上大学一起努力!”

看我同意了她的意见,白兰显得很高兴,她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道:“既然你这么乖,我也实在想不出拿什么奖励你,这样吧!我把我的手让你握一分钟!”

虽然和白兰已经交往了一段时间,但我们始终没有身体接触,就是连手白兰也没让我牵过,现在白兰提出以此来奖励我,我当然是很高兴:“握五分钟吧,你看我多听你话!”

“不行!”白兰立刻表示反对,同时把已经伸出来的手又缩了回去。

看她说一不二的样子,我知道是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的,只好道:“一分钟就一分钟吧!”

白兰见状噗哧一笑,把手又伸了出来。

握着白兰又软又嫩的小手,简直是柔若无骨,我用两只手紧紧地握着,同时不错眼珠的看着,心想:“和白兰一起的日子真是愉快,真希望我们能永远在一起!”

握着白兰的手,我的心思在遐想,虽然时间早过了一分钟,可白兰并没有抽回去她的手,我的眼睛在望着我们的手,她的眼睛也是在望着我们的手,只是不知道她的心里在想什么,不过据我对她的了解认知,我想她和我想的多半也一样。


不经意间北方已经进入了冬天,青年湖公园也已满是萧瑟,眼看着公园再不能去,我就和白兰商量冬天如何度过。白兰觉得我们村人多嘴杂去了不方便,我又说她家住的那里也全是认识她父母的人也是眼杂嘴杂。望着晴空万里的天空,白兰有些愁眉不展,想来想去我对白兰道:“白兰,咱们两家都不能去,我这里到是有一个可以去的地方,保准没事儿!”

白兰一听有一个保准没事儿的地方,立刻眼睛一亮:“哪里?”

“就是我们班的刑力强家啊,他你也见过,跟我关系特别好,而且他家就他奶奶和他,我们经常去他家玩儿,现在咱们背着书包去他家学习,他奶奶不定怎么乐呢!”

白兰听着,有些高兴又不无担心地问:“我一个女孩子跟着你们去他家合适吗?”

“刑力强家有三间卧室,一间他奶奶住,一间他住,还有一间是留给他在外地的父母的,可他父母在外地工作很忙,有时就是过春节也回不来,这样吧!如果你还有些担心,咱们把杨丽红一起叫上如何?我们是同班同学,有她跟着,别人就是想说什么也说不出来!”

白兰听了我这建议,立刻满心欢喜:“你到是真聪明,这办法也想得出来,一会儿回家我就去找杨丽红,估计凭我们俩的关系她应当没问题!”

我看白兰同意了我的想法,也是非常高兴:“那你和杨丽红商量好了就让她下礼拜上学时和我说一声,另外去刑力强家路上还要耽误十几分钟,你看咱们是不是以后每周六就改为一点半在这里见面?!如果你还觉得晚,一点来我也没意见?”

“你呀?!”白兰笑着指着我,“是真贪心!呵呵!那就一点半吧!“白兰完全赞同我的提议,然后眨了眨眼睛道:”不过咱们从这里去刑力强家我不要你再骑车带着我,那样遇上熟人不好说,我自己也有辆自行车,而且我骑车的技术也很好,以后我自己骑车带上杨丽红,路上遇到熟人、同学什么的你就到前面等我就行了!“

我点点头:“一切都照你说的办,这些事我会注意保密的!“

白兰又是呵呵一笑:“你这嘴巴是真会说,明明是两个人商量出来的,你却说一切都听我的!那好,以后再有事就我一个人说了算,你不许发言!“

望着白兰娇羞俏皮的样子,我的心醉了:“是!一切全凭小姐吩咐!”我学着戏里的唱腔答了一句,白兰顿时逗的咯咯笑,举起她的小拳头,作势欲打道:“我打你个贫嘴!”


第一次到刑力强家白兰就讨得刑力强的奶奶非常欢喜,她是每说一句话就喊一声奶奶,刑力强的奶奶乐的嘴都合不上了:“这姑娘,真乖,尽说我老太太爱听的话!”

白兰忙紧跟了一句:“不是啊,奶奶,那只能说明我和您对脾气,咱们能说到一块儿去!”

刑力强的奶奶擦着乐出来的眼泪:“你们看,这姑娘,多会说话办事,以后也不知道哪家的小伙子有福气,谁要是娶了这姑娘,那祖上不定烧了多少辈子高香了!”

刑力强的奶奶这话一出,白兰的脸上不禁就是一红,我偷眼看她时,发觉她也正含情脉脉的看着我,我向她一笑,站在我旁边的杨丽红用手指不轻不重地捅了我一下:“便宜你!”

看白兰有些不好搭话,刑力强出来解围道:“奶奶,韩永他们是来咱们家学习的,您怎么把话扯到那方面去了?您这可真是的!好了,好了,我们要开始学习了,您去忙您的吧!”有白兰在,刑力强也是一改往日和她奶奶说话的方式腔调,老太太一听孙子下了逐客令,虽然还有些舍不得走,可也只能就坡下驴转身向自己的屋子走去:“那是,那是,你们要好好学习,学生不好好学习怎么行?”说完这两句,老太太又扭回身对我们叮嘱道:“我在我那屋也是瞎忙活儿,不会睡觉,你们有什么需要的就喊我!”

白兰看刑力强的奶奶还是很客气,就跟了一句:“奶奶,您好好休息,我们和您不客气!”

老太太咂着嘴又赞叹了白兰一句:“这姑娘,就是乖!”进了自己的屋门她还是感觉不放心,又转过身笑着和我们说了一句:“你们好好学习,我把我这屋门关上,省得妨碍你们,你们有事就叫力强喊我!到了奶奶这儿,就跟在自己家一样!”

我们齐声道:“奶奶,您放心吧,我们会照顾我们自己!”

老太太笑着关上门:“那就好,那就好!”


落了几场雪,大地变得一片白,整个世界到处都是银装素裹,瞧瞧就快到元旦新年了,人们都忙着采购各种物品准备过节,学校的学生们也准备着各种节目准备庆祝新年。

这天是新年前的最后一个周六,下午快一点半,我和刑力强、宋建国三个人骑着车去青年湖公园门前接白兰和杨丽红,离着老远我们就看见白兰穿着一件绿棉军大衣,围着一条鲜红的围巾,如何鹤立鸡群般站在青年湖公园门前的小广场上。

在这冰天雪地的冬天里,一身军绿,系着一条鲜红围巾的白兰显得是英姿飒爽,和她往常的装束相比,更是别有一番风味,看着无可伦比的白兰,宋建国由衷地赞叹道:“难怪许多人都疯了似的想拍白兰,这白兰是怎么打扮都显得异常出众,韩永,你真是命太好了!”

听着好朋友发自内心的赞美,我的心里是美滋滋的,心里一高兴,脚下就没留声,刚使劲一蹬车,我就感觉地上一滑,我的人连同骑的自行车,一下就摔了出去。好在是没太使力,人车虽然摔倒了,我却摔得不重。

看我骑着骑着车摔倒了,刑力强哈哈笑着从宋建国骑的车上跳下来,准备赶过来扶我。可他跳车时也是没注意,一下也是跳到一块冰上,他的脚下一滑,人就向后摔去,不由自主的他两手一抡,把宋建国也跟着带倒了。摔在地上,我们仨是哈哈大笑,笑着彼此的狼狈相。好在这时路上的车不多,不然肯定是一个连锁反应。站在青年湖公园门口的白兰和杨丽红此时也看见了我们,看着我们仨接连摔倒,两个人牵着手就跑着过来看我们。

看她俩小跑着来看我们,我急忙喊道:“别跑!小心摔着!”

我的话音还没落,白兰脚下一滑,人就摔在了地上,手里拿着的一个报纸包也跟着摔了出去。她这一摔,杨丽红也是不能幸免,两个人顿时全摔在雪地里。

看着她俩都摔在雪地里,我和刑力强、宋建国三个人不能再坐在地上互相傻笑,赶紧都爬起来跑着去看她们俩。

白兰和杨丽红都不是那种娇气的女孩,两个人虽然都摔了,但摔的都是不重,看我们赶过来看她们,两个人连忙都试着往起爬。等我们三个跑到她俩身边时,两个人正笑着互相给对方拍打身上的雪。我奔到白兰身边关切地问:“没摔坏吧?”

白兰用眼睛温柔含笑地望了我一眼,轻声道:“没事,你们呢?”

我看了看刑力强、宋建国,两个人也是完全没事的样子,我放心地对白兰道:“我们也没事,叫你们别跑别跑,你们俩就是不听,看看,摔了吧?”

白兰没理我的话,给杨丽红拍完身上的雪就过来给我拍,杨丽红看着不满道:“你还给他拍雪?这人是把别人的好心当作了驴肝肺,我们要不是赶过来看你们,能摔着吗?”

面对杨丽红的咄咄逼人,我没敢还嘴,刑力强和宋建国就在一边笑了,白兰瞅着自己的好朋友,笑着道:“你知道他这样还和他计较什么?总不能让他再摔一次吧?”

白兰的话明着是在说我,实际上却是在帮我,这话谁都听的出来,所以不等杨丽红再说什么,我连忙打开了岔:“白兰,你刚才拿的什么?我看手里飞出去了一个东西!”

白兰哎哟一声,四处寻找着道:“是我给你们买的新年礼物!”

报纸包摔的并不远,刑力强一眼就看到了,他捡起纸包递给白兰道:“什么好礼物?”

白兰接过刑力强递给他的报纸包边打开边笑着道:“别以为我会送一支枪给你们,我送的都是学习用具,你和宋建国每人一个笔记本,韩永是两个笔记本加一支钢笔!”

宋建国听了在一旁逗趣道:“偏心!韩永凭什么比我们多?”

白兰瞪了他一眼:“你说呢?明知故问,看来你是刚才给摔傻了!”

我们几个听着白兰的话是哈哈大笑,对于白兰的善解人意,我是非常感激的。我上中学这几年用的钢笔是父亲已经用旧了的,以前还凑合能使,最近这小半年可就变得很不好用了,笔尖分叉不说,笔杆也全摔坏了,现在是用胶布缠着,本来是想弄些铁卖了买只新的,可认识白兰以后,我觉得再去做那些偷鸡摸狗的事让白兰知道就太不好了,所以从结识白兰以后我就再也没去参与偷铁。我人不去,别人弄来分钱给我我也不好意思要,所以这几个月我手里是紧巴巴的。接过白兰递给我的礼物,我不好意思地小声道:“白兰,我……”

白兰知道我要说什么,饱含深情的笑着低声道:“韩永,你别说什么客气话了,我不要你送什么礼物给我,我想的就是要你好好学习,你只要能好好学习,能跟我一起考上重点高中,那就比送什么贵重礼物给我都强,我说的都是心里话,你可要记住啊!”

我点点头,眼泪虽然没流出来,但白兰对我的一片深情我是刻骨难忘。


(未完待续)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