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我觉得大学应该改造成学术自由、大学自治、教授治校的地方。我们不但不这么改,反而加强官僚控制,加强意识形态控制。把它变成计划经济最后的一个堡垒。能不出事儿嘛?

(晕了,怎么招你惹你了,计划经济到他那里已经成了万恶的代名词了)



“人人自危,时时堤防,这让人怎么活。”(操,你不是反革命,你怕什么)


“我没听说哪个民主国家鼓励告密”(是啊,那你去美国吧,咱这里不是民主国家,还需要很长的路要走)



“从小就培养打小报告,培养最卑劣的这种品行。实际上人人讨厌这种习性,我们社会却有组织地来培养,这个社会不是有病么。”(日,完全把民主当个屁,怎么着,完了,我想问一句,一个贪官被偷偷告发了,算什么?大家来评个理)

“谁去打小报告,我这门课让你不及格。你们谁要是去打小报告,别让我知道。让我知道的话,我肯定要报复,我这门课让你不及格。如果学校没把我处理的话,我以后每门课都让你不及格,我就能做到这一点。”(无语,你要在你的官僚面前要权利,怎么没让你学生行使自己的权利)

“大学官僚化就是把教授变成奴才,这是权力支配的结果”(是啊,权利怎么没给你们这些心里一点没装着学生的人,你们连那些官僚都不如,垃圾。一旦掌了权,学生完了,有什么意见就要不及格,没办法,只好拿起菜刀。。。)


最后补充啊,这个教授我也不是完全否定啊,只是有些话气人,尤其是气大学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