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前传:碧血丹心,红河怒吼 杀机一线(8)

山鹰2007 收藏 2 5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


就在我们眼见将要成功引起敌人溃退的大雪崩,随之大成我们杀尽来敌的意图之时,“砰!砰!”两声ПM马卡洛夫9mm手枪的猝然作响,如醍醐灌顶一般再度惊得敌人一颤,更几乎惊破了我们的顺利全歼其敌的美梦——

那被我们留得一条生路的逃兵在手枪枪响声中应声倒地,透过M3瞄准镜与夜视仪目送他成功脱逃的许光赫,甚至见到了那毛都还没长齐的小狼崽生命最后一息兀自瞪大的双眸里,痛苦、无助、绝望、不甘和难以置信;那四个正准备脱逃的敌人正在石坎之下仅露出一线的背脊正不由得剧烈的瑟瑟发抖,随之是凄切哀求,愤怒的兽嗥,还有数声马卡洛夫手枪的再度作响……

“砰、砰……”那声声脆响在敌我的耳朵里像重炮轰击一样那么响亮,仿佛压倒了我方一切的枪炮声响。更如记记重锤擂击在剩下敌人的心底里,痛苦无助、惶恐彷徨中的敌人在我1排、2排勇敢冲锋,4排、5排凶猛火力的掩射中,神色再度越来越变得绝决起来!但也是在这决定我六连在敌我实力悬殊之下,是否能再度取得完胜的关键时刻,两个人彻底击碎了敌人奋勇一搏的最后决心!

“大徐……”立闻敌人手枪声响,陶自强迅速唤了声。

“轰!”徐渊伟应声举起了手里的BG_15,间不容发里,飞快又一发40mm破甲弹迅即如离弦之箭奔出膛;距离4、500米,徐渊伟的超射界,抛射枪榴弹在陡坡之上竟如长了眼睛的迫炮弹一般精确;没有耀眼的红光,没有侧耳的轰鸣,一道眨眼湮灭入浓黑夜色的抛物线,如地狱三头犬嘴里弯月般锋利的犬牙,向那正严整战场纪律的敌人猛咬上去!

“轰!”又是黑夜里红光乍现,火星激溅,碎石飚射,那个同样距离不远石坎下深藏不露,用马卡洛夫给自己人‘点名’的敌人发出一声惨吼被轰得抛了出去。但徐渊伟近乎神奇的一击并没有令敌人直接毙命,重伤彻底陷入最后疯狂的那敌人,迅速挣扎着,一个扑爬直起身来疯狂张口要向自己人叫嚣;熊熊的烈火,冲天的红光映着他满身残破,血肉淋漓的佝偻身形;愤怒扭曲,满脸糊着人血泥浆的面容恍若修罗地狱爬出的凶兽、恶鬼;血红的双眸,暴射出锋芒毕露的腾腾杀气;脱口而出的第一声兽嗥,便如夜地坟地上夜枭冷峻,惊悚的长鸣!

但愤怒,目光,嚣叫无济于事;因为他瞬间将要面对的是死神!只属于南疆战场之上的死神!陶自强用他固有的淡然处之态度,却偏生最凛冽犀利,霸气纵横的神枪,迅即回应了那敌人的疯狂叫嚣——

“砰!”枪声嘈杂,弹雨横飞之中,M40亮出一声悦耳清啸;一粒冰冷的子弹在幽深的夜色中散发出火一般炽烈的热情,殷勤的带着死神深情的召唤,飞快射向那敌人的左眼!

穿越400余米,“嘭!”在迅即间一声令在场所有人心惊胆跳的沉闷声响中,那敌人的脑袋便如猛力用铁锤砸上的西瓜般碎裂,红色的瓜汁,白色的瓜葫,如定向燃放的烟花般飚射碎裂;一弹中的,一蓬火红热血便糊着乳白的脑汁粘着零星的碎骨烂肉暴喷而出,在浓黑的夜色,猎猎的火光中彰显着别样诡异狰狞的别样妖冶,诉说这生命的无限美好。

敌人的半个脑袋便这般爆碎开来,空剩得一具完好的躯干和半个残破的脑袋,在腾腾的火光中,顽强着左右摇摆着身子,半秒这才不甘的终于倒落下去。

虽然战场上枪炮大作声之中,敌我双边,众人心中顿然一片冷寂。见过死人,见过尸山血海,见过碎肉残肢;就是没见过这般恐怖死法的!王八羔子的,虽是有了必死的觉悟,但要若这般没了气抬回去,死了连老妈都认不得,还TMD像是诈尸了似的,爬出棺材来吓活人一大跳;这可就别提兄弟们连同敌人们多揪心了!

在瞬间领教了陶自强‘南疆死神’暗地里的真正面目后,只剩下一片刷白刹那爬上了毋分敌我颜面。就还有个大不咧咧的许光赫同志,哈哈大笑着直向陶自强猛摇大拇指, 笑爬下了似的,上气不接下气起来。

可后面事在场的兄弟们差点没被敌人打死,却自己人搞得笑死。到那时候我们才知道,原来‘南疆死神’的杀伤力也不止战场——

“MD!谁动了我的弹匣!?”但见那敌人头部中弹的,刹那半脑袋爆碎了出去,陶自强立马意识到自己枪里的子弹不对劲儿,气势汹汹的怒喝道。

“平子!距离481米,7.62mm‘邱氏达姆弹’穿眼爆头……老陶,您真是太有才了!”许光赫毫无风度的笑得爬在了地上,几乎就要在地上打起滚儿。

“我说今儿个打起咋这么低难度?原来是:狙步配达姆,挡都挡不住啊!堕落啊,堕落,越来越堕落了……”陶自强摇头兀自轻声哀叹着,飞快拉动抢拴又是一枪将个正在石坎下冒出头来,大声怒喝的敌人,一枪掀开了那人头盖骨。令战场之上一片惨殆,惨不忍睹的死法令还欲拼死抵抗的敌人彻底击碎了敌人顽强的意志。

“噗……”闻言,刚才勉强强压下胃里翻江倒海的恶心劲儿一旁的狙击小组兄弟们瞬间一时撑不住,将不久前才下肚今天的第一餐全给呕了出来,肥实了贫瘠的大地。

看似高山一般不可仰止的陶自强出丑了。唉,牛顿都有范迷糊的时候,更况乎牛人?愿上帝保佑,阿门……又一个被可恶的混蛋祸害上的可怜人。

他们并不知道就在我们打得热火朝天,炮声隆隆里;邱平那混蛋还蜷在飞土四溅的堑壕里,酣畅的打着呼噜;没吃饱似的,流着口水,霍霍磨牙。(PS:獠牙的绰号就是从这儿来的。想不到吧?)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这祸害……

伴着陶自强再一枪另一个敌人脑袋直接敲碎,立时,在我又一蓬似鞭策的死亡火雨中,又二、三人被扫倒,血肉被枪榴弹炸得横飞的敌人坚如顽石的战斗意志彻底崩溃了。

“啊……”,再经不起打击的敌人骤然间爆发出一声半夜里,惊恐万状,声嘶力竭的惨嗥,数个敌人飞快接着山势连滚带爬在一簇簇弹雨里,痛苦哭嚎翻滚下去,随之敌人滚下山去逃跑的敌人在就像滚雪球一般越滚越大;再没了当官和督战队的强力压制,数秒之内就演变成了全部残敌仓惶奔逃!在我子弹、炮弹、榴弹齐出,却故意留得几分稀松的覆盖之下,滚下山去;但与之那些幸运儿共同滚落下去的还有我们密集打击中不幸者的尸体、残肢、碎肉;猎猎的山火映着的是光秃秃的陡坡岩石壁上,一路路斑驳狰狞的焦黑与血迹!

敌人溃退了!?四排长肖剑卿心头顿然涌起一通狂喜,现在是时候收套,彻底将这股敌人彻底诛灭,对我们狂吠要全歼我们,以无耻卑鄙手段壮烈含冤我二营逝去兄弟们,那所谓敌人精锐之精锐,王牌之王牌狠狠扇他一耳光的时刻来临了。

“全员开火!”随着肖剑卿飞快一声高呼。六连终于爆发出了几乎全部的猛烈火力;突步枪,狙步枪,轻、重机枪,高射机枪,弹幕如雨!高射炮弹,迫击炮弹,手榴弹,枪榴弹,火箭弹,声如雷鸣!

子弹如秋风扫叶,炸弹如滚汤沃雪!幽暗的夜色里,700米长,300来米宽广阔的陡坡峭壁空间里,汹涌的子弹如赤潮澎湃,狂暴的炸弹如巨澜般碎裂;道道凛冽的罡风蹂躏里,火星四溅,赤灼滔天,带着穿透人脑子的尖声,带着轰隆隆似若雷鸣的强音!

子弹似雨点砸在雨篷上‘噗噗’着的沥沥声响,千百朵耀眼夺目的瑰丽在幽暗的黑夜,如春花怒放,花团锦簇,争相斗艳起来;在幽暗的夜色里闪烁着诡谲妖媚的美丽;炸弹似死神粗鲁的臂膀一般撕扯着敌人淡薄脆弱的生命,罡风好似狂飚巨澜,破片更胜惊涛拍岸,如花绽放的生命在有如狂风暴雨里风雨飘摇,摧残凋零。鬼哭狼嚎似的惨叫;凄楚痛苦的哀鸣;在这暴栗似的密集枪击爆炸声中孤魂野鬼似缥缈着的声声悲嚎被撕得支离破碎!

敌人最大的错误仅仅在于最后选择仓惶的逃跑而不是选择了继续在山坡之上继续与我顽抗。在这上不接天,下不着地的陡坡之上将自己的后背露给了居高临下的我们,而自己几乎没得什么有效掩体,这无异于将自己的生命彻底交给到了我们和死神的手上。

不过数息在随着枪声,爆炸声渐渐零落,一声79狙步的一声脆响,最后个侥幸的踏上外围阵地缓坡上的敌人摇摇欲坠着倒落在地。呼呼的夜风终于渐渐将持续弥漫在611东面山坡的遮云蔽月的呛鼻硝烟淡淡扶去;隆隆的炮声,闪现的红光里,静谧的月光投射出一片惨白的颜色,500余敌人的尸体就这般无声散布在陡坡与石坎、乱石之间;阴风低吼,炮声长鸣,500余敌人鲜活的生命就这般被我六连摆上了祭奠不久冤屈壮烈的二营战友的心灵祭坛之上。

是役,我六连以阵亡6人,重伤2人的相对轻微代价充分利用凭借险恶的地形,在众兄弟部队迫炮和火箭炮兵部队的齐心协力,采用后发制人的战略以凶猛的火力,在正式接火一刻钟之内,近乎全歼作为先锋的敌338师一个加强营。当然,若不是有陶自强狙击小组的对敌巨大的心理震慑和杀伤;连长冷峻,近乎残酷的指挥和精心布置构筑的壁垒掩体和火焰喷射伏击阵地,6连即使能胜也必须付出更惨痛的代价。但这仅仅是扇了骄横跋扈,自以为是越军王牌中王牌的338师一耳光,真正的战斗才刚刚打响。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