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铁骨柔情

你们来爱我 收藏 13 2976

警察的铮铮铁骨同时也有柔情绵绵。我是个很普通的警察,因此具有这个群体里的大多共性,同时也具备了上述的特征。我的工作伴着我的爱情一起走过,因此必须要说说我的爱情。

我们恋爱后,我就一直沉浸在爱情海中。恋爱原来可以充满欢笑,充满幽默。工作和爱情的时间分配在我这里变得很容易。因为我们的同事还兼有另一个身份就是战友,战友可以为你挡住射向你的子弹,可以献出自己的生命不使你受到伤害,自然为爱情牺牲一下休息那更是不在话下。在此我以崇高的敬意向四哥说声“万分感谢”如果不是四哥,我将难谈成恋爱。

在我见到小宗后,我很兴奋,莫名的兴奋。张海见我当晚借“老培”出钱我去消费的机会和小宗见了面后屁颠屁颠地跑回宿舍拉住我问“干什么去了?”

“玩去拉!”

“坦白从宽,是不是去相亲去了?”

我笑笑,不出气伸手去张海口袋中掏烟。张海按住我的手,“是谁,我认识吗?”

我挠挠头,“也许你认识吧。”

张海笑吗到:“狗日的,不说我也会知道的。”

我头也不回就进了宿舍,又折出来“哐哐”将“老培”和另外两个同事的门敲开,用手指着他们指示到“谁也不许和我抢!”说完他们木呐地看着我进了宿舍,我的门是虚掩的,被我一个飞腿踢开了。

第一次约会刚巧碰上我值班,我向副队请了假,说是请假,实则是换了班,跟四哥换的。副队问我干什么,我说去相亲,他说那你开桑塔纳(当时我们最好的唯一的一辆轿车)去吧,我说不远,不用了。

到小宗单位的时候,我说实在的,因为第一次见面过于兴奋不敢望她的脸,找到她时因为她没有穿第一次见的那件衣服,我不敢肯定是不是约的人找对没有(当时的我蠢的有点过头)。结果,在小宗笑着向我走来时,意外出现了,四哥和“烂烂”各骑一辆摩托驮着一个人到小宗单位处来“巡逻”,并且围着我们,大幅度地绕圈。我忙称小宗不注意冲着四哥他们摆摆手,他们会意了,立马消失了。我低着头、搓着手问小宗:“去哪?”她说:“随便。”我想在她之前那个大眼睛曾对着我得意地说有个男的约她去喝茶,很烂漫。于是我就说:“我们去喝茶吧。”小宗点点头,跟着我走。在我去找她的路上,四哥说过要喝茶去什么地方。要吃饭去什么地方,要散步去什么地方,既然是喝茶那自然是去了四哥介绍的一家新开张的“迪迪冰果屋”。一路上,我找不到什么话题,我在见到她到进“迪迪冰果屋”前问了她三次“饭吃了没有?”,她回答了三次。这时四哥的车队一直都在我们身后跟随,忽隐忽现的。我在“迪迪冰果屋”里隔着窗望见他们在“迪迪冰果屋”周围的巡逻密度相当大,一个小时内来回过了十多次,并且每次过都是慢悠悠的,有一次他们过的时候四个人的头斗偏着望着冰果屋里的我们,两辆摩托竟然追尾了!幸好他们是慢悠悠地过,不然非要挂彩了。期间我问小宗“有没有安全感?”她说像被关在保险箱里,太安全了。

我们认识第一百天的时候,我想我还没有送过什么礼物给她,我就冥思苦想该送点什么给她才好?刚巧,在想的时候传来台湾人邰振霄的《九百九十九朵玫瑰》,我眼前一亮便冲到花店问老板娘,九百九十九朵玫瑰有多少,她说抱不下,我又问她,九十九朵呢,她说有很大一抱了,我想小宗长得娇小,还是不让她为难,就买了九十九朵玫瑰给她,是“红衣主教”红得艳丽可人。我送给小宗的时候正巧她在上班,我直接到的她单位上,她们单位上八成以上是女的,我将玫瑰送到她手里时,她们单位的女的把她嫉妒得快烤熟了。她下班后我送小宗回家,一路上“人面玫瑰相映红”惹得过往的行人驻足观望。小宗的喜悦此时明显地挂在了脸上。

我们从此后不停地约会,不停地出去玩耍,有一次她说她怕以后老了记不得自己年轻是的模样,就到省城照了一套写真。拿相片时她一人去的,回来的时候是座公交回来,我在公交到站之前一个小时就到站台那里等她。将她从站台接回的时候我已经冻得瑟瑟发抖。那次,她很感动。

还有一次让她感动是个下雨的天气,是在她训斥我一通后才感动的。当天我和“静静”下班后去逛街,逛的时候下雨了,我和“静静”都没带雨具,我就叫上“静静”到一家精品店买了一把相当漂亮的雨伞,“静静”说我很会体贴人,下雨还买把伞为他遮遮雨,“静静”见我拿起伞出了店门跟我一同出去,又见我继续望前走,忙呼到:“嗬,傻鸟,打伞啊!”我头也不回仍继续望前走,任凭“静静”不停地骂“傻鸟”、“憨蛋”。我走到小宗单位上,小宗见我身上被雨淋湿,腋下却夹了把伞,诧异地问我:“你怎么啦?”我说:“我见下雨了,我想你肯定没有带伞,就买了一把,怕你被雨淋。”小宗先是哈哈大笑,说她每次上班都会带伞,要么遮雨、要么挡阳光。旋即又对我说教,训斥了我一番,说知道吗,许仙和白娘子就是因为断桥送伞将情断了,你不知道吗?我说不知道。这时“静静”十分狼狈地跟来了,见我就十分发火,怒道:“这个傻鸟,我说怎么那么心好,下雨还买把伞给我,原来自己被雨淋着不打却送到这来了,真是没义气!”小宗此时才转怒为喜,很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当然,因为得罪了“静静”,我免不了吃了苦头,当晚花钱请“静静”和小宗吃了顿好的。

我和小宗认识近一年的时候,一次我们一起去散步我崴了脚脚疼得落不了地,那时已经是深夜了,周围什么车都没有,我又走不动,小宗急了抓住我的双手就将我背起来。我说不行,你怎么背得动,压坏了怎么办。小宗不吭声,背着我一摇一摇地带我到一家我朋友开的骨伤科诊所,一看坏了,脚掌骨上的骨头裂了一块。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日”,小宗自我脚伤后,一直照顾我,为我洗脚,为我喂吃的。脚好了以后,我跟小宗说,你真厉害,居然背得动我,结果试了好几次,她都没能再将我背起来。

我工作的第三年头,我调到一个山区派出所,那里条件很艰苦,交通十分不方便,晚上肚子饿了都拿钱都买不到吃的。那时我们是以所为家,平常根本不怎么回家,想回也不方便回。小宗平日里只要有空就打电话给我,说的基本上是“我想你啦,我太想你啦。”之类的话。然后每到周日的时候,她就从外边买了大包大包吃的、用的到派出所看我,战友们都喜欢她去看我,因为她们不但有零食吃,有酒喝(当时还没有五条禁令,上班喝酒还不受限制),并且她一到来就会有个干净整洁的环境。后来她问我,怎么她一到我们派出所就会有鸡吃?因为她知道,我们那个派出所平常都是五天才能买一次菜,错过那天就买不到,买多了又摆不住。我告诉她,我们派出所当时的规矩,谁家的家属到派出所探亲,来男的杀公鸡、来女的杀母鸡。鸡都是当地山民自家养的,在她来之前我们就到山上将鸡买回来了。那鸡是不喂人工饲料的纯生态的绿色食品,肉质很好,不用放什么佐料就很香。

小宗天生胆小,很怕事,特别怕鬼啊,死人什么的。一次在那个山区派出所的一个晚上十一点多,我正在值班就接到报警说一个村里有两个小孩到水库游泳现在还没有上来。当时派出所里就我和一名内勤在,那内勤不过也是也是一名着警服的小姑娘。我想不妥啊,叫上内勤去,再有什么电话,小宗怎么应付得了,我就叫上小宗跟我一起去出警。开车走路我带着小宗赶到时已经是凌晨四点了,事实上在去的路上就意识到我即使赶得再快也是去收尸,料理善后的事。到的时候,其中一名最小的小孩已被村干部们打捞上来了。用草席盖着,静静地躺在地上,很可怜。大的那个还在水里,一定要将尸体打捞上来!我和村干部、村民们当时穷尽一切办法要将尸体打捞上来。先是用绳子绑上钢筋从水库头到水库尾想将尸体挂起来,后单用绳子挂不行,又砍了一棵一抱粗的桉树钉上钢筋去挂,还是不行,最后向村里的老人请教,老人教我们将水牛赶到水库里搅水,水库低下的水一动就会将尸体带上水面来。于是我就请村干部发动群众将各家各户的牛都赶了出来到水库搅水。而小宗同样也没有闲着,被我安排去陪着先被打捞上来的那小孩的妈妈。小孩的妈妈趴在小孩身旁哭得死去活来,听着就让人感到揪心。到了次日早上十点,终于另一具尸体漂浮出水面来脚朝下,头朝上倾斜着只露出个头来(在深水中的尸体都是这样的,因为在水里脚的浮力没有上身的大,不知道为什么电影上拍的水中的尸体为什么会全身都浮出来)。将尸体打捞上来后,我做了相关的手续后便离开了现场。路上,我望着小宗的两个大黑眼圈大笑,小宗没好气地用拳头锤我,委屈地掉下泪来,下辈子再也不找警察了,说她又冷又饿,还十分害怕。我说还来得及啊,反正我们又没有结婚,结果被小宗将我的两只胳膊掐的青一块紫一块的,一两个月后才好了。

爱情需要经过生离死别后才显得珍贵。小宗平日身体很差,在我在山区派出所的第三年她做了胆囊切除手术。那次,我一生即使得了老年痴呆症也不会忘记,进手术室的时候,医生照例说了一些吓人的话,如果是平时我会认为,在医生看来,哪怕是帮病人贴一块创可贴都会有危险。但那次我真的很怕,怕小宗会出什么事。结果进了手术室后我焦急地等待了一个多小时,医生出来了,对我说,手术很成功,但她体质太弱,麻醉一直还没有下来。说完护士将小宗推出手术室,在手术室的门外过道上观察。我跑了过去,看着小宗,小宗脸色向张蜡纸一样的,很吓人,小宗一动不动躺在担架上,我拉着她的手,她嘴唇动了一下,我摇摇她,她没有任何反映。我心里怕啊!这时过来个医生,医生是麻醉师,他告诉我,你要不停和他说话,有什么不对赶快叫医生。我猛一把揪住麻醉师说:“你保证她没事,否则你完啦!”麻醉师张开大嘴看着我,我不管他,继续拉着小宗的手,这时我的泪不由自主地流了出来。一滴眼泪滴在小宗手上,小宗艰难地出嘴里挤出声音来,我将耳朵贴在她嘴边听,原来小宗是在呼唤我的名字。我摇摇她,小宗还是没有反映,我拉着他的手说:“你放心,这辈子我永远都不会抛弃你,你快醒来吧!”

手术后第五天我的同事们(那个山区派出所的)大包小包地带着礼物来看望小宗,小宗很感激他们。他们座了十分钟不到就走了,我送他们出去时他们说你不要告诉老大我们来过。我很纳闷,问为什么,他们说刚发了一起命案,死的是个小姑娘,被砍了三十几刀,他们是称出来查案的空隙来的,还说老大不让告诉我这事。送走他们,小宗见我一个上午都魂不守舍地样子,在他一再追问我下,我才说了,说有个小姑娘被杀了,死得很惨。小宗二话没说,爬起来就要去办出院手续,拦都拦不住。当天小宗就出了院,而我当天就抛下小宗一个人去上班了。


本文内容于 2008-12-16 0:40:18 被你们来爱我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