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的从警故事--小警察故事(一)

你们来爱我 收藏 13 5461
导读:本文系在我的新浪博客里我写的一点本人的小故事,今天拿来给大家乐一下,有空大家到新浪博客《斧头归来之情感世界》里转转。

一晃眼十年过去了,从握了你的最后一次手后意味着我的警校生活彻底结束了。我的初恋也将成为我的回忆,可能以后不在会相见了,你一路顺风!我透过即将工作的单位派来接我的车窗看着你对同宿舍的女伴相拥而哭的时候这样想。我要是不为了能照顾家人,也许我还能和你在一个单位工作,距离产生美,那是放屁。我狠狠地咽了一下唾沫,再回头看了一下警校那破烂的大门,再见了,我的校园生活!永别了,我的刻骨铭心的爱恋!

伴着呛鼻的汽油味,有气无力的发动机声响,我们一路憧憬着美好生活,同车伙伴的嬉笑将我的思绪拉回现实中。是啊,刚参加工作,我会好好干的,老爸、老妈,我不会让人家说你们的儿子不如人的。

终于等到正式报名的那一天了,我们从单位的车将我们接回的时候就想立即冲向岗位,将所有的犯罪分子统统抓完,然后立马就能立功,哪怕是个嘉奖也行,虽说只是三天的修整,我好像觉得过了三年。报到的时候,政治部袁主任一个顺一个地用他那胖乎乎的小手跟大家握了手(我还没有从学生转化过来,真不适应握手),向我们介绍了“这位是我们的局长,这位是你们的副队长。”我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已分定在那了,怎么就会有什么队了?但管他呢,先工作再说,反正由不得你不听安排,我们在学校里接受的就是严格的纪律教育。结果,听了一阵很长的客套话后我知道了我们一起毕业的十七名同学除了蕊蕊是分在一个边远的山区派出所外,其余的全部进了局里刚组建的巡警队。当天的工作动员会(也是报到时候领导的客套话)我现在只记得局长说的一句“刑警是公安的拳头,巡警是公安的门面”。

接下来的是如火如荼的组建工作。刚组建那会儿我们的条件很差,只有一辆快报废的昌河面包车,两辆借来的摩托车,两间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的办公室兼作办公室、会议室、值班室......当然这是后话。开始,大队领导很注意我们的安全,用自己的工资垫着将全部的车辆就是那一辆快报废的昌河面包车,两辆借来的摩托车的油箱加满,将我们带到一块空旷的大场上让我们练车。然后是利用任何时间强化培训我们的法律知识。这样弄了一个星期后我们终于上岗了!橄榄绿的制服笔挺、金红的袖章耀眼、阳光下的小伙精神抖擞。随着大队长手一挥“出发”,我们正式在全县人民面前露面了,我们也开始了真正的工作生涯。

第一天上班,除了在县电视台的记者的摄像机前晃过来晃过去外没有接到任何警情,乏味!下班后唯一讨论的是谁在镜头前露了几次脸。大慨街上的蟊贼和混混在看我们的形势吧,我想。

第二天,我值夜班(我们上班分三班倒,八小时一班,从早上八点开始轮),我八点就到办公室里等着上班,离我上班还有十六个小时呢。到九点的时候,对讲机响了,是110,我立马竖起耳朵来,果然是一起警情,再一听原来是一起纠纷。怎么没有我想象的“抢劫、杀人、劫持人质......”,真没劲!一连好几天,不是这家的小孩和那家的小孩正在打架就是那家的门钥匙丢了门打不开这些鸡毛蒜皮的事,看来警察的工作真是不如电影里到处都是轰轰烈烈的英雄形象那种。

有一次替人开门拿钥匙我去了,想想当时怎么就转不过弯来,怎么不叫个人用大锤将门砸开(当时我们那里还没有开锁匠),非要冒着生命危险用根细绳勒着要从六楼吊到四楼从窗户里爬进去?要知道,我们以前实习时的一名师兄不久前为了救一名爬到电线杆上唱歌的疯子,被那个疯子踩了一脚在手上当场从电杆上摔下当场牺牲了(请我们为平凡的英雄默哀!)。那次我们去拿钥匙开门时,我没系绳子往下吊,我是拉绳子的,因我比系绳子那人重了两公斤。当时瘦子下去时忘了将集群电话取下来,结果放绳子时刚巧刮了一头风,将瘦子吹的凌空摆动了几下,瘦子带的集群电话当时就被五楼阳台上的一根铁条碰了一下,一台价值六千元的宝贝就这样从十多米高空自由落体,来了个粉身碎骨。我们帮那个五大三粗的房主开了门后,那人进到家忙看有没有什么被损害的物品,我们喝住他要他在出警登记上签了字后尿也不尿那人,小心翼翼将已为玉碎的宝贝儿全部捡起来带回大队等着挨批。结果,大队长将那些零件全部一股脑丢到垃圾桶里,大声呵斥我们:“从今往后我们再也不出这样的警,你们出了事,我怎么向你们的父母交代,个个连婚都没结,还是些娃娃!”

终于等到该我们出手的时候了。

因为我们地处全省交通要道,因为地理环境特殊,当地成为一个毒品聚散地,也导致吸毒人员众多,为打击吸贩毒,局里将我们抽出来参加打击吸贩毒行动,那时我们没有什么向电影电视里的好听的行动代号。什么“猎鹰”啊、“闪电”啊、“利剑”啊、“天网”啊那都是文艺工作者为了丰富文艺想出来的,而后来是我们根据电影写成行动计划的。那时都是“打击XX专项行动”之类的,直来直去一目了然,不像现在不看内容还以为是什么绝密文件。

到了天刚黑的时候,我们在当地派出所民警(自读警校起我们就禁止称“干警”,因为那样会被认为脱离群众路线,真不知道现在的编剧为什么还一个劲地编什么“干警”、“干警”的)的带领下分成几个小组去抓吸贩毒的,势必要捣毁吸贩毒窝点。我和我的钢板“烂烂”(其实人挺不错的,不知为什么起这样一个名)分在一组,因为我出枪快,枪法好便领了一支“七九”式微冲。枪大,不好带,我就一只手握住枪把将枪藏在怀里用上衣盖住。我们在片警“阿平”的带领下到了一个以前我没去过的地方,那里孤零零的只有一座土坯房,没有窗户是俗称“闷气房”那种,门是用几块破木板钉的。我们确认了房里有人后一脚将门踹开后冲进去,不想那房主是吸毒吸得穷困潦倒而以贩养吸的,连电灯都用不起,一进去,黑黑的,看不清。进门的右手边里透出一丝光亮来,我就势再一脚将门踹开,只见眼前出现一条黑影,我条件反射地一个后滑步将枪掏出上了镗“跪下”,随着我的声音那条黑影便跪了下来。“当啷”一声金属撞击的声音一把三十公分长的匕首从那条黑影的手中掉了下来。我心里一惊,才看清楚里面除了那条黑影外还有一名长得像鬼一样的女子和一个枯瘦如柴的小女孩(那女的四年前因吸毒感染艾滋病死了,小女孩三个月前因涉嫌抢劫现在已被执行逮捕)。刚看清楚,旁边另一道门里传来“烂烂”的呼叫“快来人”,我忙将已被控制住的人交给同去的两名片警又冲到“烂烂”那,才迈出屋子,就见“烂烂”手向前挡,身子向后闪,来不及多想,我忙再一个箭步冲上去用枪托朝“烂烂”手挡的方向砸去,只听得“哎哟”和“当啷”一声金属撞击的声音响起,“烂烂”对着那团黑影一阵猛踩,我也急了跟着“烂烂”也是一阵猛踩,后来用打火机一照将那团黑影拉起来一看,好家伙,狗日的身高足有一米八五以上,体重至少九十公斤(都说吸毒的都是瘦的,其实不然,我抓过好多长得比较壮实的)。在一看,那家伙身旁还丢着一把菜刀。等将人带回派出所后,我问第一条黑影,他说要是没有见到枪他一刀就刺上来了,而且他还说当时如果不是我闪得快就刺中我了,刀尖最多离我的胸膛也就一两公分那么长。

(每年云南的警察因公牺牲的占全国的大部分,而且大多是缉毒警察,看到这里我为我那些为了国家和人民献出生命、抛下家庭的战友致以最崇高的敬意,你们英灵长存,精神永垂!)

经过一个多月后,我们的表现得到局长的肯定,特批我们可以配枪。这事要是换到现在根本不可能,因为我们是见习警员,还没有配枪资格。并且局长还叫管后勤的将我们的警衔换成“一杠二”(老警衔的二级警员),每人增发两套新制服。穿的不怎的,最让人兴奋的是终于有自己的枪了。每人一把“五四”手枪!虽是老得掉牙的枪,满身锈迹斑斑,但那足以让我们兴奋得整整两个晚上没有睡觉。嗬,这下神气了,咱有枪了!我那支枪我每天枪不离身一直带到二零零三年,直到所有的自卫枪变更为公务用枪才解了下来。其间我为了伺候这支枪我为他换了三条警用腰带,五个枪套。从我们表现出来我们的热情为民、英勇无畏后我们队的装备改善了许多,有了足够的车辆,此时我们隔三差五地骑上摩托车,向酒馆里讨来几个破酒瓶飞奔到无人的山谷中看看没有什么危险便支起酒瓶对着“乓乓”放上几枪。

工作九个月后,局长对我们的表现仍然充满好感,指示大队领导“不管多苦多累,一定要将这些小伙子全部送进县委党校入党积极分子培训班。”于是我就这样不用排队进了入党积极分子培训班,而此时我也开始谈恋爱了,女朋友就是现在的妻子。

在警校有我的初恋,但结果后来我很喜欢她,她很不喜欢我,于是我在她心目中连“我正在谈恋爱”这样的概念都没有的状态下消失了,至少是在她心目中消失了。我正式的恋爱很偶然的开始,说来当时我还忘不掉我的初恋,一直还幻想和那个眼睛会说话的女孩或是女孩警察在一块儿。

事件是这样开始的:我的同事兼同学“老培”因为胸怀大志想考个好学校,但一直未能如愿,最后只有屈就和我一起读了警校,结果还害他补习了好长一段时间,“老培”二十六岁了,一直想让父母早日实现抱孙子的梦想一直努力地在寻找对象。另一名早恋的同事兼同学“老猪”处于好心就准备将其女朋友的女同事介绍给“老培”,那天“老培”见我没上班独自一人在街上闲逛就叫上我,我问他干什么去,他说相亲,我说走吧,帮你看看去。于是我和“老培”又叫上另外两名同事兼同学如约而至。我们到了后“老猪”十分成熟地向我们介绍了一番,我随着“老猪”的介绍发现一名身材娇小、面容清秀、虽谈不上有倾国倾城貌但笑容绝对是阳光灿烂的女孩。可能是天意吧,“老猪”兴许是昏了头,偏偏将我安排在那个女孩边上坐下,将“老培”安排在她对面,身后“老猪”说是为了让她更好观察“老培”增加了解。结果一说经历,原来她中学和我一个学校毕业、并且读书时教室和我仅一墙之隔。这下“老培”没辙了,没有共同语言啊,我至少可以和她讲讲以前读书时的逸闻趣事。就这样我们谈得来,就约会了几次。后来有一次接到任务要我们设法抓获一伙逃窜的持枪抢劫的嫌疑人,我在行动前犹豫了一阵向张海借了他的电话(其实是他老爸的,他老爸是我们县的一名县领导)打了个传呼给小宗(就是那名阳光灿烂的女孩,当时能用上传呼说明至少日子还过得去可以让很多人羡慕),传呼是留言的,因为她用的是当时不太平民化的中文机,因此我留言说无论如何祝她永远幸福。结果好像她有预感,便查了传呼台的来电号码会了过来,问我说是什么意思,我说有任务,等回来再说。结果我们在执行抓捕任务的途中又接到命令称那伙人现在逃跑的方向变了,不需要我们去了。等我回到单位拿起放在办公室里的传呼就见传呼机上快被打翻版了,全是小宗的留言,等我好容易挤到电话前回了传呼,才接通就听见电话那头传来略带哭腔的声音“你还好吗?受伤没有?回来了吗?我当心死了......”就这样我正式恋爱了!

未完待续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