榜下捉婿 宋代科举造大批剩男剩女

水师军品2 收藏 0 8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大龄未婚青年,是当今世界一道景观,中国也不例外。香港文汇报今日刊发马承钧先生的文章称:不少晚婚者自诩“单身贵族”,我身边就不乏这类“贵族”。好像越是大都市,“待字闺中”者就越多。上海、北京、深圳等地,三四十岁的未婚者多的是,其中不乏硕士、博士。




其实翻看历史,早在一千年前的宋代,就不乏“单身贵族”了。




如今的独身者,多源于晚婚潮流、个人意识或生活压力及“无婚主义”的影响,似不难理解,且其中一些早已悄然进入“同居时代”了。在并无晚婚观念的宋代,一般人十七八岁就成家生子,当时也绝无“同居”之说,缘何冒出众多剩男剩女呢?研究发现,宋人的晚婚,根源在于科举制度和禁欲主义。




宋朝是我国科举制度最完善的时代,考试取士为朝廷选拔官吏的主要途径,科举胜出者名利双收待遇丰厚,致使人们把赶考走仕途作为人生奋斗的终极目标,“不及第不成家”便成了一些人的誓词。连宋真宗赵恒都在诗中表达了这层意思:“富家不用卖良田,书中自有千锺粟;安房不用架高梁,书中自有黄金屋;娶妻莫恨无良媒,书中自有颜如玉;出门莫恨无随人,书中车马多如簇;男儿欲遂平生志,六经勤向窗前读。”该诗力挺了“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处世哲学,告诫人们为一朝登第,何必急着娶妻呢!




“十年寒窗无人问,一日成名天下知”,当时评价一个家族兴盛的标志是看其有几人登科或几个女子嫁给士子。这样,金榜题名的士人就成了豪富之家择婿的首选。但大宋官位毕竟有限,经不起天下人争抢,只有佼佼者才有望胜出。所以大家只得卧薪尝胆寒窗苦读,期望在书中找到“颜如玉”、“黄金屋”,这便造就了众多未婚大龄青年乃至大龄壮年。这也影响了大宋的女士们,“女怕嫁错郎”,既然做官的吃香,大家闺秀们便挤破头争当“官夫人”,于是出现宋朝特有的“榜下捉婿”怪圈。




“榜下捉婿”,即在发榜之日各地富绅们全家出动,争相挑选登第士子做女婿,那情景简直就是抢,坊间便称其“捉婿”,宋人笔记对“榜下捉婿”多有涉及。一些富人为攀新科进士为婿,每每不惜重金,堪称人文史上奇观了。朱彧《萍州可谈》卷一载:“近岁富商庸俗与厚藏者,嫁女亦于‘榜下捉婿’,厚捉钱以铒士人,使之俯就,一婿至千余缗。”这种近似金钱交易的“捉婿”蕴涵了特定的社会文化内涵,它说明宋时经济崛起,富裕起来的平民阶层渴望跨入上层社会,指望金榜题名封官进爵,还能当富绅的乘龙快婿,何乐而不为乎!




“捉婿”者中还不乏当朝高官。宋真宗时河北人范令孙登甲科,宰相王旦就把他招为女婿。有位新科进士叫高清,品学平平,宰相寇准却将自己的侄女嫁给他,寇女死后,另一位宰相李沆又将女儿为他续弦,时人称这些人“天子门生宰相婿”。及第士人中也有不媚权势者,宋高宗时奸相蔡京就在“榜下捉婿”时遭挫:他欲把女儿嫁给新科进士河南人傅察,傅婉拒,令蔡大不快。




在年复一年的官场博弈中,多少读书人熬掉了青春熬白了头!有位叫韩南的书生,多年苦读终于考中进士,便有人来“捉婿”,他并不回绝,却写了首诗奉上:“读尽文书一百担,老来方得一青衫。媒人却问余年纪,四十年前三十三”,该士子已高龄73岁了!可见当时“捉婿”市场与官场一样,供不应求货源奇缺,能抢到好女婿者极少,抢不到的只好苦等,长此以往,自然等出一批“大龄女”来。




大龄未婚乃至奉行独身主义者,江湖上更大有人在。我们读《水浒》,108将中“单身贵族”多矣!“托塔天王”晁盖,乃东溪村首富、又被宋江称兄,起码四十岁了,竟未娶老婆,终日里打熬筋骨。80万禁军教头“豹子头”林冲,威名远扬、官职不低、收入也丰,38岁时被高俅陷害蒙冤,发配沧州前他写下“休书”云:“自蒙泰山错爱,将令爱嫁事小人,已经三载……”可见林教头35岁才与林娘子结亲的。书开篇提到另一禁军教头王进,也相貌堂堂,娶个“美眉”自不在话下,也年过不惑而独身。看来“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古训,人们并未照办矣。




影响古人最深的儒、道、释三教里,都含禁欲思想的成分。所以古人深谙“万恶淫为首”,大多“谈性色变”,练武修道之人更是如此。《水浒》常以“相貌堂堂强壮士,未侵女色少年郎”作为对处男的赞赏,认为远离女色才是顶天立地的真英雄。武松在蜈蚣岭见王道人搂个女子,一怒之下便杀了他。鲁智深出家五台山后,依然凡心不改喝酒吃肉,甚至大闹禅堂杀人放火,但智真长老却说他最有佛性,比其它僧人有出息、能成正果。为甚么?盖因智深虽有违佛规,但绝无“淫欲”,仅此一点足可“一俊遮百丑”了!我想,倘若鲁达未皈依佛门,也会是坚定的独身主义者!




风风火火的“黑旋风”李逵头脑简单,但心如古井胸无旁骛,赢得众人大加赞扬。李逵对女性有天生的排斥感,他见宋江在东京与妓女李师师饮酒,误认为他外出淫乱破了梁山的山规,他心中宋江的高大形象瞬间倒塌,他怒不可遏吼道:“我当初敬你是个不贪色欲的好汉,你原来是酒色之徒。杀了阎婆惜,便是小样;来东京养李师师,便是大样……我早做早杀了你,晚做晚杀了你!”说着不分青红皂白抡起板斧就要向他一向尊重的大哥砍去……




《水浒传》第九十三回《李逵梦闹天池》有段描述,堪可回味。那日李逵喝多了酒,迷迷糊糊进入梦乡。来到一处庄院,里面打成一片,一大汉骂道:“老家伙,快把女儿交来与我做浑家,万事干休;若说半个不字,教你们都是死!”李逵怒不可遏上前喝道:“你这伙鸟汉,如何强要人家女儿?”那伙人大嚷:“我们要他女儿,与你何干!”李逵拔出板斧,只几斧便砍得那伙人七颠八倒横尸遍地。李逵见有白发老儿和老妪在里间啼哭,道:“我路见不平,那伙鸟汉被我杀了!”那老儿扯住李逵道:“虽除了恶人,连累我吃官司。”李逵笑道:“俺乃梁山泊‘黑旋风’李逵,莫说那几个鸟汉,就是杀他几千也不怕!”老头于是筛酒敬李逵,老妪领了个少女上前道:“将军如不嫌弃,情愿将小女配与将军。”李逵听罢跳将起来:“这样腌脏歪货!难道我要谋你女儿才杀那几个撮鸟?快闭上鸟嘴,休放那鸟屁!”一脚将桌子踢翻,跑出门来。




有道是“梦是心语”,李逵此梦,演绎出他的真实思想,凸显了这位梁山英雄“嫉女如仇”的秉性。凭此个性,李逵不当“单身贵族”才怪!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