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坐拥40位娇妻美妾的风流民国将军

沉默的麻雀 收藏 1 693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8_12_13_30617_8430617.jpg[/img] 川将范绍增名舜典,号海廷,绰号“范哈儿”(四川方言“傻”音同“哈”,意为傻儿),“大老造”。属马,四川省大竹县清河乡人。自幼不喜读书,常到茶馆“听书“,对江湖豪侠劫富济贫心向往之。13岁入袍哥,终日在外游荡。   清宣统三年(1911),大竹县,渠县一带袍哥首领,同盟会员张作霖聚众而起。范绍增随之摇旗呐喊,随机应变,受到张赏识,收为袍哥小兄弟,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川将范绍增名舜典,号海廷,绰号“范哈儿”(四川方言“傻”音同“哈”,意为傻儿),“大老造”。属马,四川省大竹县清河乡人。自幼不喜读书,常到茶馆“听书“,对江湖豪侠劫富济贫心向往之。13岁入袍哥,终日在外游荡。



清宣统三年(1911),大竹县,渠县一带袍哥首领,同盟会员张作霖聚众而起。范绍增随之摇旗呐喊,随机应变,受到张赏识,收为袍哥小兄弟,并介绍加入同盟会。民国2年(1913),张作霖参加“癸丑反袁”失败,被迫率部上山,在渠竹,达边境一带抢劫财物,购枪支,扩充实力,范则为张当总管事。民国5年,范绍增随张参加反袁护国战争。张在邻水县一带活动时,张被亲袁川军袭杀。范率部继续反袁。民国7年4月,受川滇黔靖国联军援川陕第二路总司令颜得基收编,任模范营营长。不久,编入征缉五旅王维舟团任营长,王离职后,范即升任团长。



民国9年10月,颜德基参加唐继尧发动的倒熊(克武)之战失败,范绍增改编在熊系第一军第六师余际唐部任团长,驻扎云阳。此间曾回大竹县清河场,将被其抢过财物的人家请来,偿还损失。



范绍增在余部受到排挤,日夜思变。一个风雨之夜,率部袭击驻夔府的第二军唐式遵部,夺得枪械上千件,集结两千多人,活动于酉阳,黔江一带。



民国12年3月,杨森回川。范绍增受杨收编,任第四师第八旅旅长。次年,杨任四川军务督理后,委范为第九混成旅旅长。民国14年10月,杨企图以武力统一四川,失败后下野充川,行前将部分武装交范统率。翌年3月,杨由湖北回万县,范即率部来归。9月,杨森脱离吴佩孚,被蒋介石委为国民革命军第二十军军长,范任该军第七师师长。民国16年,杨森派范部与北洋军合谋武汉,受到武汉革命军痛击,范受伤回川。



“四·一二”政变后,范曾收留与他共过事的共产党员王维舟在军中避难。是年秋又暗中出人出枪,支持大竹县团练驱逐杨森驻防大竹县的师长白驹。年底,杨森因范发展袍哥势力,不为已用。拟俟机杀之。范得讯后。于夜间乘汽艇逃命,旋在长寿约集杨森部师长郭汝栋等,通电讨杨,被蒋委为川鄂边防军司令。不久讨杨败,防地尽失,遂转而投靠刘湘,任第四师师长。



民国20年2月,刘文辉任四川省主席后,后与刘湘争夺四川霸权。刘文辉重金50万收买范绍增。范即将刘文辉送巨款之事告诉刘湘,询问处置办法。刘湘叫他把钱拿到上海去玩。范用钱在重庆修建一所华丽的范庄,并挟巨款到达上海。在上海受到青帮头子杜月笙,张啸林等人的盛大欢迎,并被流氓集团“仁社”的老头子张锦瑚破格收为关门弟子。杜月笙还送范可装备一营人的英国式军需品。



民国22年,范绍增奉令出川攻打洪湖的红军贺龙部。所属一个团被歼,范亦受伤。之后范绍增对红四方面军的围追堵截。民国26年,何应钦到四川整军。刘湘借机改编范部,免去其师长职务,名义上升为副军长。范对刘十分怨恨。抗日战争爆发后,范请缨杀敌,只身赶到上海前线,任第十一兵团副司令。上海沦陷后,随军撤退到汉口。时刘湘正在汉口万国医院治病。范受戴笠之托,监视刘与韩复渠的往来函电及代表联系情况。

民国27年初,范绍增因支持川康整军和揭发刘、韩勾结有功,被蒋介石委为第八十八军军长,自募兵员抗日。他很快在四川编成4个团,但武器破旧不堪。范找到老部下,某武器修理厂厂长李文彬修理,自已拿出半数以上的修理费。他对官兵说:过去打内战,都是害老百姓。这回抵抗日本侵略,我就是倾家荡产,拼命也要同你们在一起,把日本人赶跑。



民国28年初,范绍增率八十八军出川,在江西东乡一带同日军作战;次年夏,又转移浙西作战;冬,调太湖张渚地区担任防守。日军第二十二师团长土桥一次指挥敌伪.两万多人进犯,在宜昌一带展开激烈的拉锯战。范亲临第一线督战,终于击败日军。民国30年春节时,老百姓慰问范部。范在张渚各界劳军会上说:这回打日本人,不是老百姓帮忙,还是打不赢的;二回我们不把仗打好,老百姓要吐我们口水! 范虽在前线打了胜仗,却被蒋介石调任为没有实权的第十集团军副总司令。范一气之下,于民国31年初回到重庆。



回川后,范绍增交友甚广,与张澜,熊克武,陈铭枢来往密切,并在重庆南岸杨杰家里参与黄琪翔,章伯钧,杨虎等的民主活动,思想逐渐倾向反蒋。抗日战争胜利后,范面见顾祝同,要求把他原来的部队调去搞开垦。顾示意还要准备与共产党打仗。范对打内战已无兴趣,旋去上海,参加民盟,民革等组织领导的民主活动。他在沪凭帮会及川军旧部关系,成立“益社”,自任理事长。该社在经商过程中与中共地下组织有过联系,曾将药物,纸张等运往苏北解放区。



民国37年3月,国民党召开“国大”,范绍增被选为国大代表。选举副总统前,蒋介石召见范等,要他们联系一部分代表支持孙科。范直说已经答应支持李宗仁。蒋对范当面抗命非常恼火,不久又得知范和杨啸天等人进行不利于国民党的活动,立即手令上海警备司令宣铁吾等将范等逮捕。范得讯后逃脱。



民国38年春,范绍增回到重庆,与民革成员交往甚密。秋,经顾祝同旋,蒋介石委范为国防部川东挺进军总指挥。范在大竹县,渠县一带,成立了纵队。12-14日,率所属官兵二万余人在渠县的三汇镇通电起义。



30年代中期,他有名分,无名分的姨太太,计达三四十位之多。1933年左右,范绍增为了金屋藏娇,花费一二十万银洋,在今重庆大礼堂对面的民国路,修建了约占半条街的公馆——范庄。该庄为花园式建筑有小洋楼三幢、每幢均为三层。从高到低,横向排列。最上一幢,一楼设男女客厅、舞厅、饭厅,二三层各有住房十套,设计新颖,装修华丽,花园为亭台榭、怪石奇葩,绿树掩映;还辟有健身房、台球馆、游泳池、风雨网球场;大门侧面养着狮、虎、熊等动物。稍后,他又在来龙巷修了一座规模稍小的公馆,在南岸修了别墅(抗日战争时期成为孔祥熙的二小姐孔令俊等名媛消夏游乐之地)。范庄落成后,范每日公务之余,便在新公馆里拥妻搂妾,男欢女爱。为了管好几十位太太的生活,范专设了总管事、管事几人,其下配汽车司机、弁兵,花匠、跑街的、打杂的,中厨、西厨和饲养员等各色人等,林林总总,不下百十人。重庆,早在清代即被辟商埠,商务发达,人文荟萃,外侨也不少。范绍增为了让太太们跟上时代的步伐,专程从上海聘来一帮教师,培养妻妾们学习西方文化。太太们开始西化,尤其是年轻貌美、文化较高的赵蕴华、何蜀熙,以后成了重庆上流社会的两位花使,对范以后的飞黄腾达带来莫大的好处。抗日战争爆发后,国民党政府内迁重庆,一时间,陪都权贵云集。

有段时间,正在家赋闲的范绍增,为了巴结国民党要员,特别腾出范庄,盛情邀请显贵们进驻。先后在范庄住过的有蒋介石、宋美龄、孔祥熙及南京警备司令杨虎等等。参谋总长何应钦、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顾祝同,在整个抗战期间更是举家进驻。聪明的范绍增专派赵、何两妾成日陪伴在何应钦夫人王文湘、顾祝同夫人许文蓉左右,并经常送去时鲜食品、新款服饰,甚至金银珠宝。功到自然成功。以后,范先后擢升至军长、集团军副总司令。范在众多太太中,特别宠爱天生丽质、千姿百媚的十七姨太,球场上、泳池中,常可见到两人追逐嬉戏的身影。这位美妾的风流韵事,重庆颇多传闻,有好事者将其撰为《十七姨太外传》,出版后不少人争相购买,一时渝市洛阳纸贵。



这位老兄之风流也令人侧目,呵呵。娶姨太太的多了,但是能做到下面这件事的恐怕就没有几人了。



1933年春天,范绍增的小妾紫菊(原为小老婆张绍芬房里的丫头),在重庆城里开明学校读书时,同青年校长王世均(未婚)好上了,两人情书往来不断。事情暴露后,范绍增狂怒。王被抓到范庄关起来。眼看大祸马上降临二人头上。这时,被张绍芬请来的两位亲家王瓒绪、陈兰亭求范饶他俩一命。涕泪纵横的王母也跑倒尘埃,叩头求情。闯荡江湖多年的范绍增虽然没有喝过多少墨水,但重人情,讲仁义。他思虑再三:开头,痛感自己一个堂堂皇皇的师长,遭无名小辈戴上绿帽子,气得七窍生烟;继而一想,紫菊毕竟同自己有夫妻缘份。一夜夫妻百日恩;再想,年青人嘴上无毛,办荒唐事难免,自己早年就干过些荒唐事。这样左思右想,权衡利弊,最后决定把人情做到底。当众宣布:一、收紫菊作干女儿,王世均作干儿子;二、备办几桌酒席,为二人道喜;三、送紫菊大洋5000,作嫁妆费。全场皆大欢喜。王瓒绪竖起大姆指连声夸道:“范哈公,你搞得漂亮!搞得漂亮!”上述佳话在山城传开后,都称道:“范师长讲情义。”



解放前,范绍增是有名的川军师长。他在家乡迎接解放,人民政府对他既往不咎,将他作为起义将领对待,调任湖北省沙市军分区副司令员。



“文化大革命”爆发,全国搞得乱糟糟。正在上大学的范老三年幼无知,受极左思潮影响,跑回家中宣称要造反,还指着范绍增的鼻子称他为“老军阀”,表示要与他划清阶级界限。范绍增勃然大怒道:“哪个说老子是军阀?老子1949年就参加了光荣的解放军,是响当当的革命干部。你龟儿子看见没有?这是老子的荣誉证书,朱德总司令颁发的。” 范老三想了半天又问道:“那么,你那根有国民党党徽的牛皮腰带又是怎么回事?你舍不得丢掉,莫不是还想变天复辟?”



那根皮带是范绍增黄金时代的见证,是他留着的惟一纪念品,跟这个小杂种讲不清。他越想越气,返身进屋,找出一枝滑膛猎枪,对着儿子吼道:“翻天了!你不知道自己能吃几两干饭,再跟老子胡搅蛮缠,老子一枪崩了你!” 范老三抱头鼠窜而去。



统战部门尽最大努力保护范绍增,但终因贺龙冤案的牵连,他也被收审关押了几年。不过,当有人想从他那里搜集贺龙的“黑材料”时,他把心一横,半句坏话也不讲。作人要有良心,他坚信贺胡子是好人。



解放后,范绍增历任中南军政委员会参事,解放军四野五十军高参,河南省体委副主任,省人民政府委员,省人民代表和政协委员等职。粉碎“四人帮”后范绍增得以平反,被安排为全国政协委员,补发工资,增加住房,1977-3-5日在郑州去世,终年83岁。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