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中华民国”何其不幸 出了这一家败类

sunsky2020 收藏 3 392
导读: 2008-12-13 09:48:42   中评社台北12月13日电/联合报今天社论说,特侦组起诉陈水扁,未见“具体求刑”,而“向法院请求予以最严厉之制裁”。  起诉书说,陈水扁二度就任“总统”,皆依“宪法”宣誓:“余必遵守“宪法”,尽忠职务,增进人民福利,保卫“国家”,无负国民付托。如违誓言,愿受“国家”严厉之制裁。”  起诉书指出:“讵其(陈水扁)行为竟与上述誓词完全相左……”,“毫无悔意”、“危害非轻”、“犯罪手段恶劣”、“犯罪后态度不佳”、“一再攻击司法”,因此“请(法院)审酌其

2008-12-13 09:48:42

中评社台北12月13日电/联合报今天社论说,特侦组起诉陈水扁,未见“具体求刑”,而“向法院请求予以最严厉之制裁”。

起诉书说,陈水扁二度就任“总统”,皆依“宪法”宣誓:“余必遵守“宪法”,尽忠职务,增进人民福利,保卫“国家”,无负国民付托。如违誓言,愿受“国家”严厉之制裁。”

起诉书指出:“讵其(陈水扁)行为竟与上述誓词完全相左……”,“毫无悔意”、“危害非轻”、“犯罪手段恶劣”、“犯罪后态度不佳”、“一再攻击司法”,因此“请(法院)审酌其辜负国民付托之程度,依其誓词,给予最严厉之制裁”。

社论说,按扁珍所犯法条,“最严厉之制裁”可处无期徒刑,这应即是陈水扁在“总统誓词”中所宣誓的“严厉之制裁”,亦应是特侦组此次所求刑的“最严厉之制裁”,可谓是以扁之道还治扁之身;然而,特侦组毕竟未“具体求刑”,这应是出自侦诉策略的选择,不希望因具体言明求刑目标,而再次提供陈水扁在起诉阶段制造政治冲突的杠杆。

这是一个具有“宪法高度”的刑案,特侦组将本案拉高到“宪法”的高度,可谓点出了本案最深远的意义所在。依据“中华民国宪法”,陈水扁信誓旦旦“无负国民付托”;如今,扁既严重“辜负国民付托”,检察官将其起诉,即主张“依其誓词”,予以“最严厉之制裁”。因此,扁案起诉,非但是司法的大突破,亦是宪政的大成就;证实了“中华民国”之宪政,已然臻至可放(选扁为“总统”)可收(将贪污的扁起诉)之境界。

这可谓是一本针对“第一家庭”的起诉书。陈水扁俨然是一名以贪污为常业的“总统”,因此“请予以最严厉之制裁”;吴淑珍则“大肆干政、搜括财物、紊乱体制、败坏官箴”、“贪得无餍、贪婪成性、犯罪后态度卑劣”,亦“请从重量刑”;至于陈致中、黄睿靓夫妇,则检察官不采其为“受支配、受指使”之角色,反而指出,虽然“本应以血亲共犯减轻其刑”,“惟其迄未交代其掌控之海外资产,恶性不轻”,亦请“从重量刑”。除了对“第一家庭”四口从重求刑,检察官对其余十名共犯皆请法院减轻其刑或免除其刑。因而,这一本起诉书俨然成了一本针对“第一家庭”四人求处重刑的起诉书。

社论说,“总统”一人因贪污被诉,已是宪政耻辱;如今竟是“第一贪腐家庭”两代夫妇一起成为贪污共犯而一体被诉,更是举世罕闻。“中华民国”何其不幸而出了这一家宪政败类?但“中华民国”又何其有幸而终能以“国家”司法审判这一家宪政败类?

扁案发展至今,在陈水扁的操作下,始终是司法与政治二途并行;如今起诉,亦仍将是两路分进。司法部分,一方面已经起诉的“第一波”四案将进行公开审判;另一方面,则二次金改、外交弊案、企业贿赂,甚至SOGO案重启调查等侦办工作,亦可望同步进行,而这“第二波”的案情应当较“第一波”更令人惊悚。

政治部分的变数较大。就司法部分言,陈水扁一家应是罪无可逭;但是,在这场宪政灾难中,国人所更加期待的却是,陈水扁对其“辜负国民付托”的种种重大罪孽,能够省悟忏悔,还国人一个公道正义。这是扁案的政治面。毕竟,法律制裁一个犯贪污罪的“总统”,可视为司法对陈水扁个人的惩罚;但对于多数国人而言,更重要的则是要疗伤止痛,以重建民主宪政的公义与价值。然而,尽管起诉书上种种罪证已经摊在国人面前,陈水扁却仍不认罪,更俨然要继续进行政治操作,与司法审判及多数国人的良知对抗到底。

社论说,这其实才是扁案带给“国家”社会的最大痛苦。陈水扁非但始终不认错,反而一直想用“台湾国”、“建国基金”、“政治迫害”等手法,来撕裂“国家”社会。然而,起诉后,事实摊开,多数国人应当不会再受陈水扁的欺愚蛊惑;“国家”社会虽然蒙受被撕裂的痛苦,但陈水扁其实不可能操控主流社会,亦不可能令多数民众同意他的立场。然而,在起诉后的情势中,陈水扁却显然仍有可能以挟持深绿极独来挟持民进党,这将使民进党不能自拔,亦将是台湾政党政治的悲剧。

就民主宪政的大是大非言,国人自当不惜唾弃一个贪腐祸国的“总统”;但若因而竟亦失去一个正常的反对党,致使未来对政党政治无可期待,则想必是多数国人所不愿见。因而,倘若国人已不能寄望陈水扁能认罪忏悔;但能不能见到民进党认错悔悟,还国人一个公道,并挽救这个已经高度扭曲变形的民进党?

民进党“立委”叶宜津说,即使扁是犯人,亦是兄弟姊妹,不能切割;但像陈水扁贪腐若此,即使是兄弟姊妹,也应叫他认错悔罪,不能与他一起攻击司法,撕裂“国家”。陈水扁为脱罪而不惜让整个“国家”与他玉石俱焚,但如叶宜津者,难道竟然只是为几张选票,就能如此不知羞耻、颠倒是非、泯灭天良?

蔡英文呼吁停押陈水扁,这应当只是不得不尔的政治姿态;倘若陈水扁放出来,四处趴趴走,民进党必将难以收拾。陈水扁续押,却是民进党自救的一线生机,应知好自为之。放下陈水扁,解救民进党。

社论说,这一本起诉书,可谓是一本“低姿态,高战果”的起诉书。全文用语平实,少见情绪性及说教性的议论,亦无可堪传诵的金句嘉言,又未“具体求刑”,显见检察官们并不追求一时的视听效果。然而,在平淡平实间,检察官一举起诉了扁家四口,而未如传言所说将放过陈致中夫妇;这证明了检察官们只讲法律,而摆脱了政治顾忌。

毕竟,若要救陈致中夫妇,这是扁珍为人父母者未来在法庭上的责任;陈致中夫妇犯行如此恶劣,犯后态度又如此倨傲,能怪得了特侦组手下不留情吗?

扁获释 网友讽马政府连这个过气政客都搞不定

2008-12-13 12:02:23

中评社台北12月13日电/13日凌晨陈水扁获得无保释放,在网路上引发热烈讨论,有网友调侃说是扁妈拜的惠安宫显灵,才让这个过气政客得以自由,也有民众力挺陈水扁,说无罪开释普天同庆,看来陈水扁的案情,在网路上还会不断发酵。

今日新闻报道,凌晨陈水扁无保释放,紧盯案情的网友也没闲着,立刻在网路上发表心情。有人毒舌说,一切都是扁妈拜的惠安官大显神威,才让陈水扁自由;也有网友说台湾司法已死,这出戏还要演多久?连保释金都不用付有够夸张,还顺便调侃一下马政府连这个过气的政客都搞不定。

不过也有民众力挺,说陈水扁无罪开释是普天同庆啦。除了网路,民调也是重要指标,根据平面媒体的调查,民众看陈水扁交保不赞成的将近5成2,赞成只有2成4,跟没有意见的比例差不多。

这次特侦组的表现,有46.7%民众满意,不满意的也有25.1%,另外的28.2%没有意见。民众看扁家弊案的发展,有4成9的人肯定司法独立,1成5的民众感觉政治迫害,没想法的人则高达3成5;根据民调来看,大多数的民众还是希望陈水扁还押看守所,但法院最后做出当庭释放的决议,想必已经布好下一步棋。

中时民调:52%民众反对让陈水扁交保

2008-12-13 07:54:26

中评社台北12月13日电/扁家涉嫌贪污洗钱等四案侦结,陈水扁夫妻与子媳均被起诉,依据中国时报昨日最新民调显示,近五○%的受访者认为这是司法独立的展现,并非政治迫害。四七%的民众肯定特侦组的表现,五二%的人觉得扁罪行重大,反对让陈水扁交保。

依据让报于当日完成针对台湾地区八百余位成人的电话民调显示,民众对司法单位处理本案,多给予正面评价。

非政治迫害 泛蓝肯定司法表现

陈水扁案发后一直强调本案是政治迫害,但此种说法并未获得多数民众认同。调查发现,四九%受访者表示本案检调单位秉公处理,展现司法独立精神。一六%的民众认同陈水扁的说词,觉得本案是政治迫害。表示对案情并不了解,而回答不知道者,有三五%。

进一步分析得知,有关扁家被起诉,泛蓝支持者中有八三%的人认为此为司法新页,是司法独立的展现;深绿人士则有四七%认为此案是政治迫害。立场中立的受访者,四四%觉得起诉是公正独立,一五%则认为是政治黑手介入的结果。

负责侦办本案的特侦组,深入天涯海角搜集扁家洗钱证据,表现也获得民众好评。调查发现,四七%的受访者对特侦组表现感到满意,不过也有二五%的民众,对侦办过程表示不满。回答不知道者有二八%。

特侦组表现 深绿逾五成不满意

交叉分析发现,泛蓝支持者,多肯定特侦组的表现,比例达七一%,深绿拥护群表示不满者,有五八%,立场中立者,四五%给予掌声,二四%不表认同。

陈水扁目前收押禁见,起诉之后是否可以让他交保呢?调查发现,五二%的受访者觉得扁罪行重大,不应该让他交保。二四%的民众则表示既然已经侦结,不妨让陈水扁交保候传。二四%的人认为此属司法专业问题,无法回答。

政党属性不同对陈水扁是否应该交保看法有所不同。偏泛蓝的民众多反对陈水扁交保,占八四%,深绿受访者多支持陈水扁交保,有七一%。无明显政党倾向,觉得应该交保者,有二一%,反对交保者,有五○%。

本次调查于十二日晚间委托艾普罗民调公司执行,以台湾地区住宅电话簿为抽样清册,再用抽出电话号码的尾二数进行随机取号。共成功访问八○四位成人。访问结果并依照台湾地区人口之性别、年龄与地区分布进行加权。在九五%信心水准下,抽样误差为正负三.五%。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