驻台美军成就了台湾都市的某种繁荣。美国大兵上岸买醉,经常喝酒闹事。老美打架有意思,和台湾流氓不同。他们一个对一个,旁边同僚不但不劝,反而鼓噪助威。


打不了多久,一车“SP”开到,出棍就狠打,打得闹事水兵呼天抢地……



在台美军分两种,一种是派驻在台,包括台北的美军顾问团、美军协防司令部,但个中大宗仍为台中清泉岗空军基地(美军称为CCK基地)。

另一种在台美军,则为赴台休假之驻越美军。1968年,驻越南美军人数达于最高峰,多达54万人,相当于台北市当时三分之一人口。1973年元旦,美国和北越达成停火协议,开始撤出驻越美军,但驻越美军人数仍极可观。这批驻越美军,定期会往东南亚其它驻有美军国家休假,泰国曼谷、菲律宾马尼拉、台湾台北、基隆、台中、高雄,皆为目标。

这两类美军加起来,成就了台湾若干都市里若干街道的繁荣。例如,台北的中山北路、台中的自由路、高雄的七贤三路、基隆的忠一路。

以高雄市七贤三路为例,这条路,从五福四路口到高雄港这一段四百公尺左右的路面上,当年两旁不是酒吧,就是唱片行。这里的唱片行,货色特多,什么稀奇古怪合唱团都有,只是从不卖国语唱片。

最新刊载于《中国时报》的一篇《我见我思:美军电台在台湾(二)》文章中提到,七贤三路上满街乱逛的美国大兵,永远是白兵和白兵一起,黑兵和黑兵作伙,颜色绝不会混同。有一种水兵,三人一组,手臂上挂着“SP”臂章,手掌握拳,提着警棍,满大街巡逻。那叫“Seashore Patrol”,是美国军舰上派下来的军纪纠察。

美国大兵上岸买醉,经常喝酒闹事,当街打架。老美打架有意思,和台湾流氓不同。他们干架,一个对一个,讲究公平,旁边同僚也不劝,反而鼓噪助威。打不了多久,一车“SP”开到,出棍就狠打,打得闹事水兵呼天抢地。

打完,两个SP侍候一个水兵,抓住四肢,往车里扔。车子是美军顾问团驻左营顾问小组派出的,只要有美国军舰开入高雄港,顾问小组就得张罗一切。


美国军舰入港后,大兵离舰一概不检查所携对象,但回舰时,舰上则仔细检查归舰水兵所携物品。之所以如此,是为了安全。


不过,因为离舰时不检查,以致于大兵动辄偷窃香烟、烈酒以及诸般什物,带到船下盗卖。

七贤三路过了五福路口之后,向市区走几百公尺,就是Seadragon Club,也就是“海龙俱乐部”,这是美国海军的休闲俱乐部。

另外,在建国一路大仁国中和道明中学之间,三十多年前有个美军顾问俱乐部,是栋白色的两层楼房。这栋楼房大概在七十年代初期,被一家冷冻水产工厂接手,整栋楼腥臭腥臭的。不过,白色房顶上,仍有MAAG,这四个字是Military Assistant Advisory Group,也就是美军顾问团的英文缩写。

自五十年代开始,美国在西太平洋建立防线,北起阿拉斯加,往西南延伸,防线拉过日本、南韩、琉球、台湾。再往南,则是菲律宾、越南、泰国。这当中,菲律宾尤其是美军在东南亚的军事重镇。

美军在亚洲各国,都有叫得出名号的基地,像是汉城K─14基地、琉球嘉手纳基地、台湾清泉岗基地、越南金兰湾基地、新山一基地以及岘港基地、泰国乌打抛基地。

在菲律宾,则有两个美军主要军事基地,一个是克拉克空军基地,一个是苏比克海军基地。这两个基地,规模之大,仅次于夏威夷与关岛。并且,两个基地一直存续到九十年代初期,才由菲律宾收回。

1974年初夏,驻菲律宾克拉克空军基地美军,组了一支篮球队,到台湾访问。这支球队,队员只不过是基地美军,也没什么职业或半职业球员,可是,却横扫台湾,把台湾所有篮球队打趴。